“社会调剂” 超生儿童挑战人类道德底线 当局一纸回复引爆舆论核弹

0

资料照:一个中国幼童手拿一面中国国旗。

一份广西桂林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的截图7月5日像一枚核弹,炸翻中国网络和舆论。这份回应信访文件表明当地政府1990年代在执行广受诟病的计划生育过程中,曾以公权力夺走超生子女进行“社会调剂”,且不留任何纪录。而这一纸回复更显示目前官僚体系对这类人间悲剧的冷漠。迫于社会压力,桂林市已将几名相关官员停职检查,并组织所谓的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

该告知书说,全州信访局6月28日将唐月英和邓振生向自治区信访局反映“要求追究高丽君等人涉嫌拐卖儿童一案,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信访事项转交卫生健康局办理。

告知书称,根据20世纪90年代广西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划生育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

“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因此,我局对你们提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

有中国媒体表示,触动公众神经的是那句“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而孩子不是商品,不是可以任人安排的资源,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调剂”一词挑战了人的常识,也践踏了社会道德底线。

评论还表示,即便该事件因为计划生育产生,孩子也不可能凭空消失,总要有个下落。将父母和孩子分开,何等残酷残忍,作为负责这件事的地方政府,更需及时纠错,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唐月英、邓振生夫妇找回亲生孩子。此事关乎人伦底线,不能一句“无任何记录”就打发这对夫妇寻找孩子的请求。

评论说,对于舆论的诸多疑问,相关方面还是要有详细的调查回复。若确实存在相关人员失职、渎职情况,要及时查清、追责,这是对唐月英、邓振生夫妇的交代,也是回应大众关切应有的态度。

还有中国媒体援引法律人士的话说,即便按照当时的计生政策,当局也只能对超生者采取罚款等行政处罚,无权把孩子抱走进行“社会调剂”。

更有法律人士在网上惊呼,人竟然是可能被没收的,婴儿是可以调剂给他人的,是可以不做任何纪录的,是可以推出衙门不管的。这是发生在人间的事情吗?对待牲口对待宠物,也会比这善意一点吧。

据桂林晚报报导,桂林市政府新闻办周二表示,全州卫生健康局“不当处理信访”,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被停职调查。桂林也派出纪委、组织部等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调查事件。

据中央社报道,事实上,中国过去也曾传出类似案例。2014年中国青年报“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和2011年财新杂志“邵氏‘弃儿’”,分别揭露了四川达州和湖南邵阳强行抱走超生婴儿的事件。

中国为控制人口增长,从1970年代末期1980年代初期开始实施严厉的“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并将此作为一项基本国策,长期仅允许一般家庭生育一名子女,直到2015年才有限地放宽,允许已婚夫妇生两个孩子,以期减缓老龄化人口给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的压力。从2021年8月起,可以生“三孩”。

在严厉执行“一胎化”过程中,曾有大量的强制堕胎、杀死女婴的残忍情况。在某些农村地区甚至强迫妇女大月份引产,对身心造成严重创伤,是中国计生史上一笔笔血淋淋的妇女苦难纪录。1991年,臭名昭著的“百日无孩”运动在山东发生。当年4月,山东冠县因为计划生育落后被上级警告。时任县委书记曾昭起发起“百日无孩”运动,要求从5月1日到8月10日,确保全县没有一个孩子出生。这三个月中,但凡怀孕的妇女,无论计划内还是计划外,第一胎还是第二或三胎,一律抓起来流产引产。

2008年5月23日,湖北洪湖市龙口镇村民张文芳,在怀孕9个月即将临盆之际,被当地计生干部强行带往医院进行引产。两天后,张文芳在被打催生针之后失去知觉,醒来后已经失去孩子,医院没有通知她的家人,孩子也不知道去向。更可怕的是,几个月后张文芳做身体检查时,发现子宫和右卵巢已经被切除。深受重创的张文芳,从此落下残疾,至今生活无法离开轮椅。

山东临沂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曾因关注当地暴力计生问题并替受害者维权遭受当地政府长期迫害和打压,并被判处4年徒刑。2010年他虽然获释,但之后和妻子、女儿一起遭到软禁。2012年4月,他从被长期软禁的家中出逃到北京,并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他最终于2012年5月19日抵达美国。这一事件曾引起美中两国的外交风波。

陈光诚不久前评论中国政府近年的生育政策时表示,中共为了需要调整所谓政策,实际上就是朝令夕改,治标不治本,没有一个长期的战略性的考量。今天生了就犯法,明天不生又不行。当年要生孩子,没有准生证,哪个医院哪个单位都不能接。如果谁帮忙接生那就是触犯了共产党的大忌,就会受处分。这实际上归根到底都是专制政权随意剥夺公民基本权利的一种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