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横风横雨,苦口苦面,怕死怕乱,冇心冇情——香港「回归庆典」的末世风情

0

习近平满腹心事来香港参加「回归」二十五周年「庆典」,这是一场从上到下﹑由始至终都没有喜庆气氛的「庆典」。参与这场大龙凤的权贵,一个个脸色凝重﹑提心吊胆,大多数事不关己的香港市民,骂娘的骂娘,耻笑的耻笑,全香港根本没有一丁点欢欣鼓舞的景象。这是什么劳什子的「庆典」,大概习近平也搞不清楚。

事情如此不堪,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首先是习近平面临绝境,连任机会渺茫,党内斗争激烈,社会危机四伏,外交一筹莫展,恶梦连连之下,没有一点好心情。

国安法镇压香港人的抗争,积累香港人的仇恨,习近平既怕暗算,又怕抗争,既怕病毒感染,更怕场面难看。要来很难冲喜,不来又难交代,万一出什么纰漏更没脸见人,这一趟香港之行,苦涩之处不足为外人道。

人是来了,心不在焉,香港不敢住,香港车不敢用,不敢见记者,不敢握手,不敢走入民居,不敢与市民交谈。街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重重护卫之下,一个很有「自信」却没有安全感的「大国领袖」,作了一次拙劣表演。

香港各级官员恭迎圣上,诚惶诚恐,步步为营,只担心出纰漏,根本没心情去享受一个「好」日子。林郑秋扇见捐,往后安顿家小都是难题,香港人与她势不两立,历史清算只待来日,她之心情恶劣自不待言。李家超黄袍加身,衣不称身,一介武夫不知如何应付来日的恶劣时局,内心之惶惑也写在脸上。至于梁振英﹑叶刘之流,早已被投闲置散,只有怨妇之心,毫无投入之感,强颜欢笑,满肚子不合时宜。

心事重重,气氛紧张,喜从何来,庆归何处?再加上老天有心作梗,偏偏风暴来搅局,横风横雨,市面停摆,场面萧条,人心懊丧,古往今来,再没有更落魄更无味的一场庆典了。习近平回程过罗湖桥,难免长叹一声,而香港这一帮权贵们应酬回家,也都如释重负。

作为香港真正主人的香港市民,看这一场与己无关的「庆典」狼狈落幕,无休戚与共之心,有兴灾乐祸之感。一场大龙凤除了费去纳税人不少钱之外,对香港所谓「一国两制」,只有抹黑,没有补益。

习近平刚下高铁,对着一个空荡荡的大厅发表讲话,身边只站着四个俯首哈腰的奴仆,场面之冷清落寞,寡人之孤苦寒酸,丢尽中共颜面,居然还敢对外发表照片,只能说勇气可「嘉」。至于列队欢迎的学生和年轻人,台媒报道都是从深圳运过来,看他们口号整齐,动作熟练,表情虚假,果然是训练有素的队伍,怕香港人怕成这样,也是世上罕见。

那边厢苦口苦面演猴戏,这边厢人间恨海填不平,习近平辛苦走这一趟,可悲复可怜。戏演完了,回去还有千头万绪的难题在等着他,而香港的处境正每况愈下不可收拾。

最近著名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针对19国24525名成年人进行的调查显示,平均68%的受访者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日本人对中国负面观感高达87%,澳大利亚、瑞典、美国、韩国的比率也超过八成,加拿大的比率创二十年来新高,达74%。

在中共国内,民众对政府的不满程度,随着病毒清零与经济下行而急速上升。近期中共为二十大假惺惺鼓励民众建言,不料适得其反,收获民间普遍的恶感,反对习近平连任,不满极左政策,民怨汹涌成潮。

自吹自擂是没用的,最要紧不是他自己说什么,而是别人对他说什么。连台湾国民党主席朱立伦,都公开谴责中共的一国两制谎言。朱立伦访美时强调国民党亲美不亲共,中共在台湾唯一的盟友国民党,也在悄悄调整自己的立场。

香港之行没有给习近平加分,反给他添乱。风雨交加,失魂落魄,一场充满末世风情的大龙风演完了,然后呢?

清朝末年宣统皇帝登基,三岁小儿溥仪在龙椅上嚎啕大哭,他身边的父亲安抚他说:快完了!快完了!谁知一语成谶,清朝很快就「完了」。李家超就职演说通篇废话,听得台下的习近平﹑林郑一干高官权贵各自打瞌睡,他们也会问:「怎么还没完?」﹑「快完了吧?」

专制王朝的覆灭都有不祥的先兆,在民智未开的年代被视为天意,在科学昌明的今日则是内部朽坏的苗头。 「回归二十五周年」本应「普天同庆」,却办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究其实,便在「完了」二字。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