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爷:“超生子女被调剂”的问责通报来了,这一次真得感谢这种庸官的愚蠢

0
将爷 人格志 2022-07-05 18:43 Posted on 重庆

文丨将爷

开局就先来看下午3点多广西发布的相关通报吧:

这个通报上这样说:

7月5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不当处理信访事项引发社会关注。 事情发生后,桂林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派出由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到全州县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情况,责成全州县对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的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工作组将深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切实维护信访人合法权益。

这个通报,正是在回应今天爆火的“超生子女被抱走统一调剂”事件。上午事,下午回,可见这波舆情得有多么凶猛。
那么,我简单来给大家拆解一下最新通报的内容内核,请大家睁大眼睛看我有没有半点曲解。
从主题定性来看——广西通报把这事聚焦于“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不当处理信访事项”这一舆情导火索上,而不是““超生子女被抱走统一调剂”这起事件的本因上。
从处理问责上看——广西方面迅速对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局长和副局长进行停职检查,速度之快,动作之猛,绝对堪称从快从严问责追责的典范。
下午4时多,广西日报也发布了这样消息:
Image
从通报回应到上级介入,都没问题,从快从严,很能平复民意,也符合事情发展的程序和逻辑。
但是,“不当处理信访事项”,这个对问题的定性和判断,令我真是五味杂陈。
我相信,只要看过今天惹怒民意的这份告知书,但凡有一点点媒介素养和行政常识的人,都一定会认同,全州县卫生健康局这个告知书,完全就是一份自供状。
Image
签发这种红头红章的文件,就是自揭家丑,就是自取其辱,就是主动跳坑。
这是主动伸出脸找抽,主动迎接千夫所指,主动迎接口水狂喷,从权力管理的视角讲,这不是大有勇气,而蠢到极点。
局长和常务副局长被撤,半点都不冤。说得难听点,这也就是中国五线小城庸官懒官的典型特点。这纸红头告知书,完全暴露了他们的真实水平。既蠢,又笨,还懒。
但凡有点脑子,长点心,也不可能发这个告知书。现在上级部门以“行政不作为”等理由撤掉这种蠢官,理所应当。这些庸官受罚,断了前途,纯属活该!
对这种尸位素餐的庸俗懒官,我素来是毫无同情之心的。庸官害民,误事害才,太可恨。
但是,各位知道,老将是个极其注重逻辑的人,看问题要抓主要矛盾。很显然,广西全州这次暴露的最大问题,也就是今天亿万民众的关注点,并不是这俩二货局长的愚蠢。
比起庸官蠢官的丑态,这次人心被击穿撕裂的,是“超生子女被抱走统一调剂”这种践踏的人性伦理和法治文明的恶行。
原来,曾经的权力之手竟然参与过这样的丑行,不仅过去没有为亲情留存过任何纽带和记录,现在还拿腔拿调在用“统一调剂”官话套话敷衍民意,根本没有丝毫的无忏悔和救赎。
这种行为,自然堪称是恶的延续。愚蠢也是一种罪恶,这个结论判断说过很多次了。
可以说,体现在全州县卫生健康局身上,真是淋漓尽致了。小权力蠢到极致,恶性当然也就释放出来了。
但是,各位,今天,请原谅老将今天要第一次感谢这种“愚蠢”,原因也就是因为我看事情,抓大放小,抓主要矛盾。
且来如下试问:
如果没有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不当处理信访事项”的愚蠢,我们今天还能够被推到敞开谈论“超生子女被抱走统一调剂”的议程上吗?
如果没有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不当处理信访事项”的愚蠢,接下来我们还有机会和空间去为那些被“统一调剂”的孩子和家人去织成一条寻亲的纽带吗?
如果没有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不当处理信访事项”的愚蠢,我们还有可能把那种冠冕堂皇进行“统一调剂”的权力,带入到法律的框架下进行理性审判吗?
请注意一个基本的法律事实——计划生育法虽然修改过多次,但,任何时期的计划生育法,也都没有规定可以将“超生”孩子进行“社会调剂”。是的,从来没有。
正因如此,在今天,法律界也有一个基本共识判断——计生部门或工作人员强行抱走小孩的行为,涉嫌违反刑法,是一种与绑架罪比较靠近的行为。
只要依据人性、伦理和常识,也都明白,把没有任何力量反抗的孩子,生硬地从其监护人手中强行抱走,转交给别人,那就是恶行,是涉嫌违法的行为。
如果不是愚蠢的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做出了“不当处理”,今天,我们不可能能把公共议题理直气壮地推到这种地步!
所以,我是真的在感谢全州县卫生健康局,谢谢你们的愚蠢和不当。
这个事情,我想想都后怕——假如这个单位的局长、副局长、工作人员,都是一群和民意躲猫猫的“高手”,都是有权力敏感、治理常识和媒介素养的“人精”,他们一定会预料到,这种“统一社会调剂”无异于是一颗舆情炸弹,一定会挑战到民意容忍的底线。
越是庸官懒官,就绝是绝对自私利己,绝不会选择主动自供,把自己送到火山口,来斩断自己的前途通道。所以,比起他们的愚蠢,我更怕他们的精明。
谢谢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你们终于蠢到了一种新高度,以“白纸黑字加盖公章”的方式,把一种恶的盖子揭开来了。
假如你们太过精明,没有发这样的告知书,而是主动掩盖这根可能引发重大舆情的问题导火线,再对相关人员进行特殊手段“安抚”,然后以更聪明的做法,以“内参”形式去向上级表功,来彻底掐灭这种可能引爆的导火线,那么,你们或许就立下大功了,现在结果或许就不是停职而是高升了。
但是,问题被盖住了,更多离散的亲情就会仍在断裂,历史的悲剧隐痛就无法得到现实治愈。
其实,中国青年报也曾刊发《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一文,就是讲述23年前,达州把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的孩子交给单身人士领养,也被称为“调剂”;
Image
《财新》杂志也曾在那篇《邵氏“弃儿”》也称,“2002年至2005年间,以计生部门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为由、强行抱走婴幼儿的行为,在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达到高潮。”
Image
但是,这些报道都没有像今天广西全州这样,把问题真正引爆,拿到台面上来说。
原因很简单,相比于媒体的报道追踪,由地方行政单位部门加盖公章,客观真实地承认有这种涉嫌违法的可怕事实,无疑更具法律效果,更具情感冲击,更有议程价值。
或许,也正是这份愚蠢,才让广西方面把问题聚焦于“不当处理信访事项”。这样的说法,令我喜忧参半,哭笑不得。
喜的是,如此从快从严来调查处理,说明民意强烈的呼喊还是被听到了;
忧的是,“不当处理信访”如果只聚焦于发放告知书行为实在太愚蠢,把鞭子只是抽在眼前的庸官懒官丑态上,当初践踏人性和法治的恶行就难以被彻底追责。
正因如此,这一次,我真的感谢全州县卫生健康局这种蠢到无极限的小恶,因为它成功地划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把议程推到背后更大的法治问题上。
这种“统一”的规模到底有多大?被“社会调剂”的孩子有多少?背后到底有没有利益交换的拐卖行为?
一切都是待解之谜!接下来,都不应被漠视和虚置!
正是历史问题,解决历史问题,这才是一个文明和法治的社会,应该有勇气和理性去追求的。
假如全州县卫生局能用这次“愚蠢”,能搭成一条通往文明和法治的阶梯,我真不介意向这些庸官懒官的极致愚蠢说声“谢谢”。
谢谢你们以极致的愚蠢,为追求人性、伦理、文明、正义的社会,提供了一份极具法律效力的自供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