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3丰 :全州的“社会调剂”,可怕在什么地方?

0
 张3丰 城市的地得 2022-07-05 15:39 Posted on 甘肃

早上看到一张图,认真读了里面的文字,感到不寒而栗。

Image

有朋友怀疑它的真实性,我认为不像假的,因为图片中有很多具体信息,包括电话号码。

有媒体采访到全州有关方面。他们没有否认这个文件的真实性,表示将进行核实。有人告诉记者,在90年代,这种抱走超生婴儿的事情,确实发生过。“社会调剂”应该是真的。

到了下午,全州县的上级桂林市进行了回应,再次证实了事件的真实性。

桂林方面的通报指出,“事情发生后,桂林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派出由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到全州县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情况,责成全州县对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的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工作组将进入深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切实维护信访人员合法权益。”

坦白说,在当前的环境下,这样的回应速度和态度,算是非常难得了。不信的话,看一下打人事件的某地吧。

当然,我们必须准确理解这份通报。桂林市处理了全州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处罚的是他们对信访工作处理不当,至于这件事的本质,抱走超生儿童,到底该怎么处理,并没有明确说法。人们只能期待,调查组在深入调查后,会有进一步的说法。

这个被传到网上的照片,其实讲述了一个非常悲惨的故事:当事人存在超生情况,被计生部门处罚,抱走了第七个孩子。过去很多年,这对夫妻应该是屡次反映问题,但是当地都没有给出说法,直到今年才准备了断,宣布彻底不认账。

“你们超生的孩子(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

这句话值得多读几遍。

第一,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这个“统一”,说明还真不是这一例,那么,90年代到底抱走了多少?

第二,这个“社会调剂”,是把孩子送给那些想收养的家庭,还是卖掉了?如果是后者,简直难以想象,那么,卖了多少钱,钱被谁拿走了,总得有个说法吧,不可能没有任何记录,当事人直接装进腰包。

现在,我将进行最善意的解读,就当孩子被“统一抱走”,统一分配给一些收养家庭。即便像他们说的,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也总得有具体的经办人,至少要交代出来,当时的计生委领导是谁,是由哪些人参与,相信这不应该是一笔糊涂账。

就这个意义上说,现在的卫健局局长还真有点冤。二十多年前领导决定的事,现在他怎么说得清呢,只有反复推诿,想敷衍过去,但是这个文件的曝光,让他成为了责任的承担者。

全州发生的事情,有点超出我这个河南人的想象。我一向自认为,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已经见到足够多的黑暗,现在发现还有比我们那里更黑暗的。我小时候知道有不少躲计划生育的,他们带着小孩到处跑,躲避计生部门的追查。但是,真的查到,也不过是罚款和关押,还真没听说有谁家孩子被这么“社会调剂”的。

这种所谓“社会调剂”,从根本上来说,是没有把人当人,而是看成了一种资源。你生下的孩子,如果属于超生,就不再属于你自己,而是国家的“财产”,可以进行再分配,给那些更需要的人,或者进行“开发”和“出售”。

感谢那对夫妻的顽固和坚持,他们始终认为孩子是自己的,权力无法剥夺,才坚持反映问题这么多年,想追回自己的孩子。他们的“自私”让我们知道天底下还有这样的恶行。

现在,就看全州县如何进行下一步回应了,希望他们至少交代出来,孩子到底流向何方。最近几年,寻找被拐儿童成为社会热点,人们都恨人贩子,恨不得判他们死刑,那么,一个县级计生委就可以凭借权力“社会调剂”吗?

全州县应该给公众一个交代,否则再打击人贩子,就显得异常荒谬。人们有理由对全州报一点希望,因为不久前他们刚刚纠正了一次错误。全州县检察院成立一个调查队,把《新华字典》当问题出版物给查封了,在事件曝光后,当地纠正了自己的做法。

那么,这一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