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三》王心凌战队改编《星星点灯》歌词 原作郑智化怒批

0

 RFA制图

台湾歌手王心凌在湖南卫视《乘风破浪》节目里,带队表演了《星星点灯》,得到最高分数。但是由于多处歌词被改,包括“肮脏”的一片天被改成“晴朗”的一片天,原唱者郑智化批评“乱改歌词”。郑智化曾在1993年登上央视春晚演唱同一首歌,当时歌词未曾更改,为何到了2022年歌词却需要被改动?

“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王心凌在《乘风破浪》第三次公演中担任队长,率领吴谨言、阿娇(钟欣潼)、阿Sa(蔡卓妍)、张天爱演唱《星星点灯》,拿下当日最高分数夺得第一。

然而原唱郑智化3日在微博发文写下,“关于我的经典歌曲《星星点灯》被乱改歌词一事,我表示震惊、愤怒和遗憾。”

“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郑智化在1993年就曾上央视春晚演唱《星星点灯》,当时的版本与原作相同。

两相对照下,王心凌队伍把“肮脏”的一片天,改成“晴朗”的一片天;此外,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被改成“总是看得见”。

原唱者郑智化批评“乱改歌词”。(微博)

原唱者郑智化批评“乱改歌词”。(微博)

胡锡进评《星星点灯》改词 不赞成政治正确

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发文表示,“如果这次对《星星点灯》的改动是为了迎合某种所谓的 ‘政治正确’,正如一些人担心的那样,那么我不赞成”。他写道,“政治正确的重要内容就包括尊重历史,实事求是,以及对文艺表现形式百花齐放的包容。”

“因为中国大陆就是肮脏的一片天,说了实话,这个国家不能说实话。只能说他们喜欢的话,他们喜欢的话,有几句是实话?”中国异议人士季风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在共产党统治下,把“肮脏”改成“晴朗”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共产党长期都是如此,所有东西都要靠近正能量、政治正确,不能唱反调。

“肮脏”的一片天有何意义?

北京新浪网一篇题为《<星星点灯>被改歌词,你站哪一边?》的网文提到,挑战时代的记忆是很难的。就算从未离开家乡,谁没有过四顾茫然,抬头不见星光的时刻?《星星点灯》不仅是游子的歌,它还是1990年代斑斓中的一条光带,用时代的故事抚慰了人最基本的情感:迷茫和希望。

知名博客主“楚天阔/影音亚空间”在“方格子”内容平台评论指出,1992年,郑智化唱这首“星星点灯”,对于过度污染的文明,看不到自然的原始星星,也暗喻人心遗落了纯真的一面,在遇到彷徨无助的时候,依然有希望如灯在某处等候来给予人鼓励。“如果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看得见,现在的天空很晴朗,那我干嘛去寻找星星点灯代表的纯真跟理想?你就乖乖地待在‘墙国’里面就好了。”他写道。

季风:没有自由,何来“晴朗”?

季风认为,郑智化辟谣完全没必要。季风的理由是,“郑智化没有在中国生活过。”。季风以自身近日的遭遇表示,今年六四他“被旅游”前后20多天,天天有人看着他。虽然吃好的、喝好的,但是不能见任何人,连与亲舅舅约好了都不能见。

“哪有晴朗的天啊!在我这里你们觉得晴朗吗?他们对我好得很,每个人都客客气气的,我想骂谁骂谁,旁边就是国保,你没有自由啊!你相当在监狱里,天天骂人都行。”季风说。

《星星点灯》2018年就必须“晴朗”“看得见”

《星星点灯》改词不是头一遭,有网友在郑智化微博留言,“央视春晚也用过这版本”。早在2018年中国歌手白嘉峻的版本已被改成政治正确版本:“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

同样的一首《星星点灯》,在1993年原来歌词还能一字不动地登春晚,为什么到了2018年乃至现在却必须符合“正能量”要求?

“当然某个程度上,有可能是整个言论的空间,或是政治氛围有收紧的迹象。以目前的状态来讲可以做这样的解释。”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吴瑟致对本台表示。

吴瑟致分析,在1990年代初期,当时中国看待台湾艺人或是创作相关文艺作品,比现在容忍度、开放度都高一点。现在有些媒体或自媒体可能自我审查相对比较严格。至于娱乐节目改编背后是不是有政治上的意涵,他认为某种程度存在但没那么严重。

季风则表示,节目首先必须先自我审查,审查完之后才能上,上了之后有问题就是网信办负责监督检查。季风说,“没有所谓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不存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温晓平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