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 F
Washington
星期二, 8月 9,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人贩子抱走孩子叫“拐卖”,官方抱走孩子叫“社会调剂”

人贩子抱走孩子叫“拐卖”,官方抱走孩子叫“社会调剂”

0

中国数字时代07/05/2022

7月5日,一份全网热转的“广西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告知书”显示,当地两位信访居民因孩子被拐卖一事请求立案侦查,当地县卫生健康局应信访部门要求做出回应:两人超生的孩子已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未留任何记录,否认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对于信访事项不予处理。这份官方落款的文件引起大量网民的关注、愤怒。


天目新闻|广西曾对超生子女进行“社会调剂”?广西桂林卫健委回应:上世纪80年代确有该政策

7月5日,有网友爆料,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唐某和高某夫妇信访反映了“XXX等人拐卖儿童一案”,其中涉及的被“拐卖”儿童,是两人的孩子。而后,一份盖有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公章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在网上热传,这份告知书显示,唐某和高某夫妇的孩子属超生,当年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此事在网络上引发广泛关注。#官方回应超生子女被社会调剂#

file

天目新闻记者从网传的告知书上看到,纸张顶部印刷着“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下方标注有“全卫信告【2022】2号”字样,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落款时间“2022年7月1日”,并有相应的公章。

这份网传的告知书中写道,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并称唐某和高某夫妇“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展开,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

7月5日上午,天目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全州县卫健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办公室未下发过这份“告知书”,此事应该是由负责信访工作的相关股室处理,“他们现在也正在开会处理调查,稍后会在人民政府官网上有通报。”

随即,天目新闻联系上全州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此事都很重视,已经在开会调查这份“告知书”的真实性以及其中所描述的政策在当时是否真实存在。此外,全州县网信办也回应天目新闻称正在调查该“告知书”的真伪。#调剂超生子女告知书真伪有待确认#

为了解“社会调剂”政策是否真实存在,天目新闻记者联系上桂林市卫健委人口家庭科的邓科长。邓科长说:“在上世纪80年代确实是有过这个政策,由当时的桂林地区下发。因为年代久远,现在正在查阅档案找具体的政策内容。”#桂林80年代曾出调剂子女政策#

天目新闻记者就此事咨询了相关律师,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蓝天彬律师说,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无权把小孩抱走,进行社会调剂的,这种行为显然是逾越职权的,是违反法律规定的,造成巨大的家庭伤痛和人间悲剧,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滥用职权罪。如果此事属实,根据《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不过,该事件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至今已经20多年,而滥用职权罪的追诉时效期限最高为10年,这也就可能面临超过追诉时效期限不再追诉的现实问题。具体如何处理,还需依据调查结果。


目前,该事件引发了全网关注,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网民普遍批评此事是政府机关进行变相的人口拐卖。然而微博为控制高涨的舆论热度已将相关内容限流,截至发稿时已撤下至少三个话题——“#全州”、“#全州超生孩子被统一抱走社会调剂”、“#官方回应超生的孩子全县统一社会调剂”。

相关截图:

file

网民对于撤热搜的批评:

file

file

file

filev

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报就有发布一篇“人口社会调剂”的相关报道。这篇报道提到:

这种把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的孩子交给单身人士领养的做法,被称为“调剂”,在23年前的达州是一种处理超生婴儿的举措。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民评论:

一挽解清愁:人犯子叫拐卖,官方叫社会调剂!

爱发呆的阿多:美国是世界第一人权赤字国。

Carlos-沉睡的记忆 :抱走活人社会调剂!!竟然还公然写在红头文件上!

杜英杰:每天都在刷新着认知的下限,没救了。

是汤婆婆的: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

防狼喷雾shop:敢不敢公开承认错误,不要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时代,错了就是错了。

无khb:低情商:拐卖儿童 高情商:社会调剂 请问我这是穿越了吗,笑话!!

我怎能如此倒下:不仅专业能调剂,孩子也能调剂。

交易沩泩:这下更要加大力度盯着米国堕胎法案了。

weylen:拐卖又出新词:社会调剂。

事先张扬的减肥事件:既然没有任何记录,又怎么证明不是拐卖呢?

夏言夏语说瞎话:编辑了几十个字评论,一个一个删了。回头再看红头文件右下角大红的印戳,脑中只浮现出一个词:“吃人”!

欣喜巨蟹:那四个字,浸泡着多少血泪。

羽田共 : 孩子被抱走,不留记录,官方拐卖?

狗飞爹:官方搞的怎么能是拐卖呢,建议把这两人拘留。

学习瑞秋好少年:以后也别打击拐卖儿童了,这不就是国企和民企的区别么?

正确的问题:真不敢相信,2022年7月1日。

树杈上的柯希莫:原来人贩子都在计生办。

小狗好乖·:这个事情很快就会被掩盖,当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深挖不得,牵扯出来的东西太多了。

放牛娃的黄昏:不用惊讶,能有百日无孩,为什么不能出现社会调剂?

围观也是种力量2019:任何编剧都想象不出“婴儿统一社会调剂”的戏码,人贩子以后可以骄傲的说出新身份“民营人口调剂师”。

LolaTola:有没有官员的多余财产、房地产也给我们调剂调剂。

灌呀灌呀灌:也许已经“人工结束”了。

鸭梨屎哆嘚:《不知去向》《但不是拐卖》。

苏隼同学:现在的一片天儿/是晴朗的一片天/孩子在光明的天空下/再也找不到爹/ 不知道爹是谁/不知道娘是谁/

我在前面看笑话:反人类的地方,全世界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