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广西“社会调剂”超生儿童 挑战人类心理底线

0
9

资料图片:被移交社会福利部门之前在派出所的一名女婴–自由亚洲电台

广西文革中曾因出现造反派食人事件令世人震惊,7月5日,又一份桂林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对超生孩子进行“社会调剂”的截图,像一枚核弹炸翻中国网络和舆论。这份回应信访文件表明当地政府1990年代在执行计划生育过程中,曾以公权力夺走超生子女进行“社会调剂”,且不留任何纪录。而这一纸回复更显示目前中共当局对这类人间悲剧的辩护。迫于社会压力,桂林市已将几名相关官员停职检查,并组织所谓的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

该告知书说,全州信访局6月28日将唐月英和邓振生向自治区信访局反映“要求追究高丽君等人涉嫌拐卖儿童一案,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信访事项转交卫生健康局办理。

告知书称,根据20世纪90年代广西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划生育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正确决定。

有中国媒体表示,触动公众神经的是那句“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然而孩子不是商品,不是可以任人安排的资源,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调剂”一词挑战了人类的常识,也践踏了社会道德底线。

评论认为,即便该事件因为计划生育产生,孩子也不可能凭空消失,总要有个下落。将父母和孩子分开,何等残酷残忍,作为负责这件事的地方政府,本需及时纠错,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唐月英、邓振生夫妇找回亲生孩子。此事关乎人伦底线,绝不能一句“无任何记录”就打发这对夫妇寻找孩子的请求。

有中国媒体援引法律人士的话说,即便按照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当局也只能对超生者采取罚款等行政处罚,无权把孩子抱走进行“社会调剂”。

更有法律人士在网上惊呼,人竟然是可能被没收的,婴儿是可以调剂给他人的,是可以不做任何纪录的,是可以推出衙门不管的。这是发生在人间的事情吗?对待牲口对待宠物,也会比这善意一点吧。

事实上,中国过去也曾传出类似案例。2014年《中国青年报》曾发表一篇题为“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的报道,2011年《财新杂志》也曾发表题为“邵氏‘弃儿’”的报道,分别揭露了四川达州和湖南邵阳强行抱走超生婴儿的事件。而且这类事件遍及全中国,长达二三十年。

山东临沂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曾因关注当地暴力计划生育问题并替受害者维权遭受当地政府长期迫害和打压,并被判处4年徒刑。陈光诚表示,这实际上归根到底都是专制政权随意剥夺公民基本权利的一种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