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片《达赖喇嘛的一生》在台湾首映

0
9

遭中国禁演25年,好莱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执导的《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电影7月8日将首次在台湾上映。 (台湾发行商提供)

遭中国禁演25年,由好莱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执导的《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近日首次在台湾上映。

曾获1998年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等四项大奖提名的迪士尼电影《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8日将在全台影院商业放映。5日举办的首映会上,台湾发行商提到,这是1997年的电影,距今已25年,在中国遭禁演,在台湾首次上映。

发行商表示:“它在当年还惹怒了中国,导致于后来迪士尼承诺,只能盖一座迪士尼乐园补偿,不然永远不能在中国上映迪士尼的电影。所以,这部电影有相当重要的历史定位。”

以在上海盖一座迪士尼乐园作“赔礼”重返中国市场

台湾发行商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达赖喇嘛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在西方声名大噪,接着好莱坞影星李察基尔在奥斯卡颁奖舞台声援西藏、呼吁邓小平从西藏撤兵,李察基尔随即遭到中国封杀:“那时候,很多美国信徒出面声援,马丁·斯科塞斯导演也是他的信徒,常去拜访达赖喇嘛,也读他的书。那时,好莱坞有一种显学就是‘新达赖喇嘛’。”

发行商表示,迪士尼以拍亲子电影、阖家观赏的圣诞电影为主,没有意识到中共对《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反弹这么大。导演与编剧等团队被列为拒绝入境中国的黑名单,中共禁止所有迪士尼电影在中国上映。迪士尼最后以在上海盖一座迪士尼乐园作为“补偿”,交换重返中国市场。

导演亲赴印度与达赖喇嘛讨论 手法节制简洁以史实为本

马丁·斯科塞斯的这部《达赖喇嘛的一生》,在1998年的奥斯卡电影奖获最佳摄影、最佳原创电影配乐、最佳服装、最佳美术四项提名。

台湾发行商认为,《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具时代意义,导演手法和当今多数电影不同:“现在电影会比较煽情,会把颠沛流离的故事拍得大哭大叫,但马丁·斯科塞斯没有。他有跟达赖喇嘛讨论过,你会发现他拍得比较节制、简洁,不会让你感觉到很煽动,比较平和表达自己意见的电影,现在很少这样的电影出现。”

发行商表示,电影在台上映,在当今的时局,对台湾人或许可产生现实感,也作为达赖喇嘛87岁生日贺礼。他还说,以目前“香港加油”在中国都不能讲了的状况,这部影片肯定会持续在中国遭禁演。

好莱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执导的《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遭中国封杀已25年。(台湾发行商提供)

好莱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执导的《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遭中国封杀已25年。(台湾发行商提供)

学者:疫情和串流平台出现 好莱坞不再迷恋中国市场

台湾政治大学传播学院教授陈儒修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修复版能在台上映是好事,中共对非汉族地区包括西藏、新疆、蒙古进行打压,从没改变。但以过去世界局势,好莱坞会向中国叩头,面对中共打压会赔罪,怕得罪中国因此修改调整电影剧本,中国角色、中国元素硬塞进电影,如《功夫熊猫》明显讨好中国市场。现在疫情改变生态,串流窜升为重要平台。

陈儒修说:“连《捍卫战士:独行侠》不靠中国市场都能大赚,好莱坞变得有自己的骨气,不一定要完全迷恋中国的市场,也可以在全球赚钱,局势已产生变化。”

至于中共为何封杀《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陈儒修认为,这并不只是中共入侵西藏合法性遭质疑的问题:“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后,它占领全中国,对少数民族迫害。但中共立国基础是‘五族共和’,那五星旗上的五颗星可从来没有实现理想,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从没有尊重少数民族。这部片谈事实陈述,没有批判,中共为掩耳盗铃,不愿留历史纪录,怕后一代拿来算帐。”

该片的英文片名为KUNDUN,有“高贵”之意,是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尊称。“达赖喇嘛”意即“智慧的海洋”。片中描述农家出生的丹增嘉措2岁被选为转世灵童,两年后被带往拉萨的布达拉宫接受西藏领袖教育。1950年,中共以解放为名入侵西藏。达赖喇嘛14岁提前亲政,曾赴北京见毛泽东,以为“新中国”能给西藏和平共处的未来。最后中共撕毁协议,达赖喇嘛流亡至今63年。

《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台湾发行商提供)

《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台湾发行商提供)

首映会也吸引外国人观影。来自中东的一名导演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这部片贯穿和平的主题,不管任何宗教、种族或国家,人类应和平共存。另一名在台客座的美国教授表示,他曾在纽约看过这部影片片,片中呈现对普世价值、对自由和平的追求,不知为何得罪中国,相较在台湾则没有类似限制。

台湾影迷:看见达赖喇嘛流亡的痛苦和对西藏民族宗教的成就

前台湾教师联盟理事长萧晓玲受访表示,这部片子能让西藏年轻人认识到,所谓十七条和平协议是被迫签订、达赖喇嘛是迫于无奈才出走的:“最感动、最无奈的一幕是,一堆人去求他一定要离开。他们说,如果你牺牲了或是被杀了,他们就没有精神领袖。如今印证当初他的决定是对的,全世界都知道西藏这个民族和他们的宗教文化。”

国二生侯妍菉(中)、佛教徒林美玲(右)。(记者夏小华摄)

国二生侯妍菉(中)、佛教徒林美玲(右)。(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佛教徒林美玲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印象最深的是达赖喇嘛决心要离开的画面,坚持走他的路,默默承受痛苦的一切,放下他的子民。

国二生侯妍菉说:“每个伟大的人都有辛苦的一面。”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札西慈仁谈到:“中共每次都会说西藏原来就是中国的,看这电影就知道,西藏是不是我们说的,西藏原来是独立的国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 许书婷、何平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