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玉走马上任 习近平正在挑选新一代战狼

0

习近平已经开始挑选新一代外交“战狼”,预计他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北京举行的中国共产党会议上赢得第三个五年任期。

随着中共委员、72岁的杨洁篪以及外交部长、68岁的王毅卸任,中共外交部将进行几十年来该部最高官员的最大一次人事更替。

澳洲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麦克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和华盛顿的欧亚集团的中国分析员牛犇(Neil Thomas)在《日经亚洲评论》撰文分析,中共20大上,习近平可能会挑选何人接替退休的杨洁篪和王毅。

理论上讲,杨洁篪将在20大后离开政治局和中央外事委员会(CFAC)办公厅主任的职位;王毅的任期将于明年3月结束。

尽管习近平似乎愿意打破退休限制延长他的任期,但他并没有意愿或必要为其他人改变退休规则,如无意外,政治局委员将遵守2002年出台的“七上八下”规定。

67岁或以下的官员可以在党的精英决策机构中赢得任命或再任五年,而68岁或以上的人员必须退休。

习开始调出外交部现有高官 塞自己人

目前尚未有明确的接替杨洁篪和王毅的继任者出现,但近几个月的高层人事变动表明,习近平将利用党代会和政府职位更替来清理外交部门户。因为最有可能接替的两名官员已经被排挤出去了。

最早的异动是2019年,习近平罕见将组织部副部长齐玉调任外交部党组书记。文章说,这是一个从未有过的举动,让一个没有外交经验的人负责外交部的内部政治工作。

齐玉走马上任 习近平正在挑选新一代战狼

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齐玉  图源:中国网

“尽管外界对这一任命的意义知之甚少,但内部人士却毫不怀疑: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习近平希望党中央对中国的外交政策行使更多控制权,并根据对习近平政治愿景的忠诚度给予晋升。”文章说。

外交部同样也成为习近平反腐行动的调查对象。被逮捕的最高级官员是外交部部长助理张昆生,他于2015年被拘留,成为第一位在习近平任期内落马的高层外交官。

不过,从目前外交部高层官员的调动来看,习近平任命新人的过程看似充满变数。

最有可能接替杨洁篪的官员被调往政协

根据资历,最有可能接替杨洁篪的是宋涛,他在6月初之前一直担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负责管理与500多个外国政党的交流。

宋涛现年67岁,年龄上刚好可以担任政治局委员,并且他与习近平有着个人联系,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他曾在福建省跟习近平共同工作过。

宋涛也是为数不多的部长级别的外交政策领导人之一,在党的行政阶梯上比政治局委员低一级。但在6月下旬,他被调往政协,这种调动通常表明他即将退休。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部长级主任刘结一或许是接替杨洁篪的最资深外交官人选。与宋涛一样,他是党中央委员会200多名有投票权的成员之一。

刘结一在今年12月年满65岁,符合政治局的年龄标准。他曾任中共驻联合国大使,国际民主联盟副主任,以及外交部部长助理。

文章说,如果将刘结一从台湾事务中提拔为高级外交官将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表明习近平认为两岸关系正在恶化,需要更坚实的高层控制和更柔和的管理。

如果刘结一不接替杨洁篪,那么他也将是担任国务委员或成为下任外交部长的有力人选。

最有可能接替王毅的官员也调出了外交部

此外,之前被视为最有可能接替王毅的副部长乐玉成6月也被调出了外交部,这让20大前外交部长的竞争更加激烈,也更具有不确定。

乐玉成是最高的对俄事务外交官,他已是部级官员。作为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候补委员,他有资格参加党内重要决策的会议,乐玉成是唯一拥有这一地位的副外长。

他还出任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被认为与党的总书记习近平关系密切。现在乐玉成被习近平调到外交专业领域之外。据悉,除了在对俄事务上说错话,还跟习近平准备调整外交政策大方向有关。

《日经亚洲评论》6月的一篇分析文章说:“乐玉成的待遇与今年秋天举行的五年一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领导层改组密切相关,它还与明年春天在二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年度会议上组建新的中国(中共)外交团队有关。”

在热门人选乐玉成突然被排挤到广电总局任职之后,这场外交部部长的争夺赛被彻底打开。

从数据上看,自1982年以来,每一任外交部长都曾担任过副外长,在被选中之前都曾在北京工作过,而且上任时年龄都在62岁或以下。如果这些条件成立,现任的三副部长——马朝旭(58岁)、谢峰(58岁)和邓力(57岁)会是最有力的竞争者。

不管是谁接替王毅或杨洁篪,都可以肯定习近平将选出新一代战狼。然而,即使是最凶猛的战狼,也必须首先听从习近平的指导。

文章说,中共的新一批外交领导人仍可能会继续倾向于中、俄关系,以及推动北京在非西方世界的领导地位,这一立场将不可避免地加剧与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竞争。

可以预计,未来的中共外交部将加强对中共政治模式和领土要求的“维护”,并越来越多地利用该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作为外交政策的胁迫工具。

文章说,在最高外交官人选尘埃落定之前,那些认为有晋升机会的外交官们不但会提高嗓门,更不会放过中国与西方之间的任何一个冲突点搞事。反过来,这可能产生更多的中国与世界脱钩,并最终给中国经济及其长期增长带来更大的压力。

文章警告说,在最坏的情况下,中美紧张局势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印太战争,那习近平将需要一个熟练的外交政策团队来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