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前“各路诸侯”争先恐后颂赞习近平为哪般?

0

距离中国共产党预定今年秋季召开的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人们注意到,把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称为“领袖”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以各省市自治区最高负责人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声音最响。

中共各省市自治区的党委书记各显其能,赞颂习近平。例如,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把习近平称为“伟大领袖”,说他讲话是“闪耀着马克思主义真理光芒的光辉文献”,是“恢弘史诗”,是“指引党、国家、民族开创千秋伟业的行动纲领”。江苏省委书记吴政隆则把习近平赞誉为“马克思主义政治家、思想家、战略家,展现出非凡政治勇气、卓越政治智慧”,“有习近平总书记掌舵领航,是党和国家之幸、人民之幸、中华民族之幸”。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称“习近平总书记是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杰出领袖”。

实际上,中国设有中共党委书记作为最高领导人的省市自治区共计31个。根据现有公开资料,至少已经有28个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公开称习近平为领袖。

 

中国事务专家高新认为,共产党政权培养和提拔起来的所有官员,几乎都有这样一种特征。

他说:“他们的既得利益决定了他们不用冒险,决定了他们只用最简单的吹牛拍马的方式,阿谀奉承的方式就可以让他们自己这一生或者他们的后代们、他们的家庭成员们得到比目前更高一级的待遇,至少有这样一种可能,在中共政省部级官员里边,只有省委书记这一级是最有可能,在他65岁之前再晋升一级,就是进入副国级行列……,即使为了这一步,他们也要努力的去试一下。”

颂扬习近平最积极的是谁?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目前颂扬习近平最起劲的是陈敏尔、李强、李鸿忠和蔡奇。他们四个人都是政治局委员,也最有可能竞争政治局常委。

陈敏尔2017年11月9日在中共十九大结束以后说:“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给我们以信仰的力量、真理的力量、人格的力量,是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领袖。”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崇拜习近平的著名言论是:“最有力的行动是勇担总书记赋予的光荣使命。最生动的体现是践行总书记提出的重要理念。最深刻的启迪是用好总书记指导的科学方法。最强烈的自觉是遵循总书记给予的谆谆教导。”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表忠心的调门最高,称颂习近平是“英明卓越领袖”,并且声称“习近平总书记是率领全党全国人民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并继续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英明卓越领袖”,可谓达到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新高峰。

而在今年6月27日的中共北京市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显得更深情:“一句句嘱托言犹在耳。总书记非凡的雄才大略、远见卓识和领袖风范让我们深受感召。总书记岁月不改、枝叶观情的人民情怀让我们深受教育。”

似曾相识的歌颂

经过文革的人听到蔡奇这段充满感性的赞美之词,都会知道这段话和文革时期对毛泽东的过誉赞美没有多少区别。对于了解中国共产党吹捧最高领导人历史的人,听到今天各路地方大员对习近平的赞美之词都不会感到陌生。如果把文革时期对毛泽东的赞誉之词拿到今天,将“毛泽东“三个字换成”习近平“,大概很多文革十年中的话语和文章仍然适用于今天的氛围。

文革期间,当年的副统帅林彪在1966年12月16日的《毛主席语录》再版前言中写过这样让中国几代人耳熟能详的话:“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对于这种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中共在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已经彻底否定,明确指出在文革期间,“毛泽东同志的左倾错误的个人领导实际上取代了党中央的集体领导,对毛泽东同志的个人崇拜被鼓吹到了狂热的程度”。

然而,观察人士认为,今天和当年的不同之处在于,当年的中国是举国上下的亢奋和狂热,是盲目崇拜;而在今天的中国,究竟有多少人,尤其是有多少官员,省级高官,真正相信这些听上去近乎肉麻的个人崇拜和吹捧呢?

目前,中国官方承认经济遇到严重困难。在国际上,中国最大的盟友俄罗斯不仅由于对乌克兰发动侵略战争而与西方世界为敌,而且可能会陷入与乌克兰的长期战争,使中国在国际上可以联合和依托的实力大大下降。

同时,由于中国拒绝谴责俄罗斯,甚至声称支持俄罗斯;由于中国不断威胁台湾,并且使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形同虚设;由于中国在新疆和西藏的种族灭绝和人权践踏行为;由于被严重怀疑来自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肆虐;中国的国际环境相当不利。在这种背景之下,中国地方诸侯们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卷土重来,他们对习近平的吹捧显得相当苍白无力。

在中共自己通过党的决议正式否定个人崇拜四十多年之后的今天,中共各省市自治区的第一负责人纷纷高调夸赞习近平。观察人士认为,如果说一般中国人不了解中共过去这段个人崇拜历史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也许可以理解,但是对于这些“封疆大吏”,这种情况几无可能。

目前中国省市自治区的党委书记基本上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代中期出生的,都经历过文革,有些人作为城市知青到农村受过苦。例如中共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是1962年出生的人,文革结束时14岁;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是1959年生人,文革中曾经插队务农,1978年文革结束后上大学。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是1956年生人,文革中插队,1978年成为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是1960年出生。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1959年出生,当过工人,文革后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批大学生。北京市委书记蔡奇1955年出生,文革中有过和习近平类似的经历,下乡插队务农,加入中共,并且被推荐成为“工农兵大学生“。

有观察人士指出,这些来自那个时代的当今的省市自治区大员们,对文革时期那种个人崇拜一定非常熟悉,也应该了解那种赞美之中有多少不实的吹捧和肉麻的个人崇拜。但是,他们今天为什么还公开地“满怀深情”地用这种形式表示对习近平的忠诚呢?

现实版《皇帝的新衣》?

安徒生《皇帝的新衣》的童话中,由于骗子裁缝设下圈套,使大臣们确信,皇帝的“新衣”只有有智慧的人才能看见,看不见这件美丽的“新衣”是因为你笨,你蠢。于是,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皇帝眼中愚蠢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即使每个大臣看到的都是一个赤身裸体的皇帝,但是都只能一起赞美皇帝穿着世上最漂亮的“新衣”。

观察人士认为,尽管省市自治区第一号人物对于文革中的个人崇拜都很熟悉,对于文革后中共批判个人崇拜和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也应该了解,但是面对这股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之风,他们似乎谁都不想成为习近平眼中“愚蠢的大臣”,所以只能像《皇帝的新衣》中的众大臣一样,加入这场夸赞“皇帝新衣”的大合唱,表示对习近平的效忠。

当然,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历史学教授,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李小兵认为,面对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习近平可能会推迟中共二十大的召开。他说:“现在政策出现问题,社会不稳定,所以民生怨道,大家提出了很多具体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连任就会出现问题。

所以现在习就是面临着很大的问题。他是希望能推迟20大,在政治上做些调整,对社会有些安抚,能保证他的连任。但他又很担心,如果20大迟迟不开,可能反对的人声音越来越大,反对人越来越多,他的连任就会出现问题,所以习现在是骑虎难下。”

观察人士认为,这么多的省市自治区,显然并不是每一个省级最高党政官员都有机会在仕途上再上一层楼。但是在环境压力之下,就像在《皇帝的新衣》故事中的众大臣一样,谁不夸赞皇帝的新衣,就会被视为愚蠢无能的人;而在今天,谁不崇拜习近平,就可能被视为不忠诚的人。于是,为了不使自己成为愚蠢的人,大臣们只好纷纷夸赞皇帝的新衣好看;同样,为了不使自己被视为不忠诚的人,今天的各路诸侯也只能争先恐后地赞颂习近平。

然而,从中共十二大开始,中共党章一直都明确规定:“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机关报《学习时报》2010年8月31日刊登中共成都市委党校教授刘益飞的文章–《牢记和遵守党章的一个重要规定》,专题讨论反对个人崇拜问题,因此人民网在转载这篇文章时把标题改成《时刻不忘反对个人崇拜》。刘益飞写道:“反对个人崇拜是党要长期坚持的一个坚定的立场。”“对党章中‘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的重要规定,理应以清醒的坚决的态度贯彻之,维护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