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兄弟阋墙

0

【按:「中国政变」是一个假话语,自从「林彪政变」失败以后,党内再无政变的胆儿。据称2012年有场政变被胡锦涛破除,否则薄熙来上台,习近平当家,完全是编造的,因为第一,它忽略了太子党「兄弟阋墙」的事实和本质,第二是更不符合「红二代」蔑视并清算给他们打工的「工程师执政团队」,其间脉络复杂而可笑,我已多次叙述过,源头还在「六四屠杀」。 】

一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恨难忘。
成王败冦,无处话凄凉。
法庭相逢应不识,心似铁,面如霜。
昔日红歌山城响,神州动,帝业旺。
相煎何急,命断一耳光。
料得来年肠断处,秦城月,小铁窗。
熙来虽薄,厚天下,
天下虽厚,薄熙来!

这首步韵东坡的《江城子》,颇有晚唐五代词韵,写出了「薄熙来」式惆怅,但是在中共的接班逻辑中是不成立的,只能算一个争储的失败者。

一、「工程师」执政团队

「六四」一劫,令中共老人帮恐惧江山倾废,「选储」余地又不大,挑出来的江泽民、胡锦涛两代,以他们的立场来评估,江泽民死守邓小平告诫「绝对不跟西方翻脸」,在国内放纵仇外思潮泛滥,大举引进外资,对内拆除「社会主义」,将中国转型为廉价劳力的世界工厂,重铸政权合法性于「经济起飞」基础之上,不可谓不成功。

江胡江胡,实乃两个江湖。

所谓「团派」并非起于那位颇有政治清明魅力的胡耀邦,而是成军于后来这个胡锦涛。我写过一篇《「红小鬼」源流考》(《开放》杂志二○一○年六月号),简略梳理从胡耀邦到「胡青帮」——「青」者,一谓「青年团」,又谓「清华帮」——的来龙去脉。这个十年中共的体制,即「中南海九个老男人」,皆为理工科出生的工程师,却由「胡青帮」总舵胡锦涛领队,余杰称之为「与世界文明完全隔绝」的残次品;张木生则说他们「在中国创造了让全世界震惊的经济奇迹,也创造了让全世界震惊的严重的社会问题」。这是有待日后政治史家去厘清的一个有趣课题。

按照韦伯对「科层制」的定义,国家机器只能是一个中立的、超越阶级和党派的有效技术工具而已,它褪去了「神圣的光环」,只剩下无情感的机械性(颇像胡锦涛那张脸)。这种「制度的现代化」,恰是文革唱过的「老子英雄儿好汉」(不管是不是亲生的)的反面。

今天可以总结如下,陈云因「六四」一劫定调「我们子弟坐江山」,因合法性不足而生「兄弟阋墙」,需要「打工团队」协助方能生效,这里有两个关键人物,将为太子党补足「合法性」,而日后务必除之为快:曾庆红、温家宝。

胡温胡温,不糊也不温。后面这个温,尤其厉害,不仅搞定太子党内讧,自己也「闷声发大财」,他乃习近平成功封储的大功臣,二〇一二年三月中旬北京「两会」爆出大新闻,闭幕记者会上温家宝抨击重庆薄熙来「搞文革一套」,旋即第二天薄遭免职,此为「六四」以来中共最大内讧,二十年「稳定」破局,北京人心惶惶,网传周永康或成下一个整肃对象,或者他绝地反攻推翻胡温也未可知,总之「击鼓传花」提前引爆,「十八大」前好戏连连。

二、有一个「薄熙来路线」吗?

正因为「陈云遗嘱」没有合法性,日后才会在「击鼓传花」的闷局里,杀出一个薄熙来,要当毛泽东传人。这部「政治连续剧」里最惊人的细节,居然也落了「魅力」话语的巢臼,原来薄熙来颇鄙夷中南海的「无魅力」,骂胡锦涛是「汉献帝」,习近平是「刘阿斗」。

2007年“十七”大后,跟习争储落败的薄熙来,上任重庆市委书记,从外地空降过来,把自己的亲信王立军从大连调来做公安局长,构陷炼狱、酷刑“治官”,重手荡平地方势力,称之为“打黑”,以民粹手段博得民众拥护,颇得毛泽东“文革”诀窍;“打黑”之后是“唱红”,2009年秋,中国最抢眼的事情,不是北京秦俑方阵式的胡锦涛阅兵典礼,而是重庆的“唱红”,嘉陵江畔传来高亢的“革命歌声”——红旗、红歌、红标语,组成“红海洋”,是被人遗忘了的一个旧景观,乃造势煽动,一种前现代的巫术,假如我们回到“文革语境”,便知道薄熙来是在搞“党内路线斗争”——他对治理中国,跟江泽民、胡锦涛有不同的思路,特别是他“善于”继承和发展毛泽东传统,正以更有效的新术,谋取最高权力。

恰巧有一份王立军口述被扔到网上,其透露的真相骇人听闻:「其实唱红『打黑』运动中死的人多著呢,只是都被包住了,没让媒体知道,告诉你一个准确的数字,有几十个非正常死亡,有上百个被打得残废或受伤,有上千个被刑讯逼供,有上万人受到株连,官方说追逃了三万七千人,实际上有十万人左右,光忠县就有六十一个追逃小组,可见,薄熙来搞的确实是『二次文革』啊,我是现代版的『谢富治』」。

三、没有「官二代」,哪来「太子党」?

到胡锦涛任内,国内左右两派都认为到了「革命前沿」、「八九」重现。太子党们更是恶言相向:老太爷走了以后这二十多年,被一帮秘书、太监把这个国家折腾得不像样,现在正宗传人们要集合成一个政治集团,出来重整山河。

他们是在骂「工程师团队」。

2013年建国日,北京有一个太子党聚会,毛泽东前秘书胡乔木之女胡木英昭告众人,她与习近平谈了一小时,其言可视作一篇《红二代宣言》:

1、江泽民对于腐败极力纵容,甚至怂恿;胡锦涛对腐败闭目塞听,默许放纵。以致今天腐败已经发展到万民怨恨的程度。如果没有力挽狂澜的措施,「亡党、亡国」就不仅仅是一个警告,而会变成现实;

2、我们的父辈,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经历千难万苦,才创建了红色政权。有人把我们叫作「太子党」,我坚决反对;有人把我们叫作「红二代」,我觉得恰如其分。我们「红二代」对红色政权的感情才最真挚,最深刻;我们「红二代」才是红色政权的继承人;

3、那些被叫作「官二代」的家伙,多得像蝗虫,拼命啃食我们的「红色政权」,就是他们不负政治责任的腐败搞得民怨沸腾。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退一步,就是前苏联命运那样的万丈深渊,甚至比前苏联还惨。 「红二代」必须形成一个共识,即要高举反腐败的大旗,进行清党,对败家子官员要大开杀戒。只有这样才能舒缓民怨,才能避免「亡党亡国」。

坊间还流传另一个版本的《太子党纲领》:

——「绝不做亡国之君」,必须「重整山河」,整顿官僚队伍,重新确立党的优良传统,恢复马列毛信仰,挽狂澜于即倒;

——要记取苏联亡党亡国的历史教训,绝不做戈尔巴乔夫,致使在历史转折关头,竟无一人是男儿,无人救党救国;

——停止继续批毛,否则会天下大乱;

——坚决反击普世价值和宪政道路,夺回意识形态阵地的领导权主导权;

——我们手中的这个政权,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控制了巨大的财富,即两个一百万亿(100万亿国有资产和100万亿现金),国家主义主导的「中国模式」已经成功,下一步要开疆拓土、资本输出、万方来朝,完成一系列战略举措;

——到2021是两个一百年:建党一百周年、从毛到习一百年,实现GDP人均从6000美元达到12000美元、经济总量从五十万亿人民币翻到七八十万亿,接近美国,坐稳世界老二的位置,国力军力超过当年苏联,成为东半球老大,并正式开始G2格局下的中美共治,这就是中国梦。

四、薄规习随

回顾这段历史可以看出,中国的改革开放非常成功,但是也充满危机,既引发剧烈的权力博弈,也蕴含着制度选择这样的根本问题。

然而,这个时候走向中共权力顶峰的人是习近平,他跟薄熙来博弈之后胜出,代表一个新的权力集团即「红二代」,既无执政合法性,也无民意代表性,必须创造出跟前面「邓江胡」三届不同的政治路线,而面对中国的危机,走向民主宪政是最佳选择,但是习近平拒绝走普世道路,因此只有返回到毛泽东路线,他的路线设计「共同富裕」,区别于邓的「一部分人先富」,更本质的是回到毛泽东「均贫富」的共产主义路线。

当然,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向「工程师团队」夺权,办法是反腐败。习上台六年中,有134万名官员因腐败而被整肃,部长或副部长级的高官有170多名被撤职、大多数投入监狱。自2012年以来遭到整肃的中共中央委员比整个中国共产主义革命史上的加在一起还多。

在习近平不仅是踏着薄熙来的尸骨登顶,中国也因经济发达而腐败横行,中共垄断一切社会资源、权力,而势必成为腐败的制度性根源,习的权力问鼎之路,也是一场场反腐的结果。习近平的发迹,底蕴就在这里——如果说「发财」是中共的「第一合法性」(后六四),那么「反腐」就是它的「第二合法性」(后开放),第二个颠覆了第一个,然而横竖都是它「合法」,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九月初,中国墙内疯传一段“中央北戴河会议的最新精神”,大力“宣传抗美援朝”、发扬“上甘岭精神”、备战备荒,像一篇小学生作文,然而六十年代“我们的黑白电影”单子里,也没《上甘岭》这部片子,而从电影里发掘“我党遗产”,是一个创举呢。但说这是“北戴河会议新精神”,你信吗?倘不在乎这些墙内词汇的隔世陈旧和荒诞可笑,其释放的信息,乃是习近平已从“大国崛起”战略转移为收缩抵抗。

然而更重要的是,他并未对此前抛弃“韬光养晦”、转而“大国崛起”的左倾盲动承担责任,有惊无险地扭转大战略,亦未见他找谁来做替罪羊。从耍横到装怂,不需付“学费”,这算“新极权”的一个特征?

但这不符合中共一贯性格和作风,即错误路线执行者必须负责下台,乃是此党“伟光正”的诀窍,也是毛泽东“战无不胜”的猫儿腻,否则该党会遭受巨大损失,早就挂掉了;否则从刘少奇到林彪,把老毛累得贼死,把全国人民也折腾个溜够,不都白瞎了?

看来这次“北戴河”神秘不宣,应是政治局常委们接受习的“转舵”而不追究责任,任“小学生”继续瞎闹。但是,这一点或许恰是此党当下的“成熟”,因为西方大梦初醒、正兴师问罪,而海外“换人”呼声震天,此局势下“团结”才能共度危机,换习恰恰“要上帝国主义的当”。

这便意味着,该党自觉他们的“合法性”并未损失殆尽,仍可继续为“习极权”支付代价;而国内百姓亦未觉得“换制”有那么要紧,或反正也换不了,就让习“下一盘很大的棋”吧。

一般的说法,是习不仅颟顸,也深通权术,乃中共三十年未见的狠主,直逼老毛。其实,六四屠杀以降,“合法性”成疑,该党若不走普世价值道路,只有相反走集权道路,而且必须越来越极端,俗话说,螺丝越拧越紧,松一扣就滑丝了,所以该党的前景,就是呼唤强硬独裁者,而牺牲社会发展和大众利益,且必须走到与西方和国际社会死磕的那一步,这是屠杀已经预设的前景,西方耗三十年从生意吃亏上才看到这一步。

习近平须回头发掘毛泽东遗产,不是什么“上甘岭精神”,而是“一穷二白”、“自力更生”之类,还有计划经济、票证制度、粮食副食布匹定量等等,而这样的社会也须有相配文化,比如当时全中国唱得最频繁的一首歌,《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被人把歌词改成这样: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嘿,九十号!九十号呀,九十号,九十号!
烟号票,酒号票,豆瓣儿豆粉全要票。
肥皂一月买半块,火柴两盒慢慢烧。
妈妈记,娃娃抄,号票不能搞混了。

舆论皆称美国“灭共”,会把中共逼回毛时代,而邓的“韬光养晦”已经露馅,那“光”既蛮又蠢无法再“韬”得回去了。玩毛术,习不幸未经文革锤炼,那时他还小,“打过老师”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有经验,可这三十年都贪腐了,据说都对他咬牙切齿。

我们不知道,如今在牢里的薄二哥,心里会不会嘀咕:瞧,我在重庆都替你预演过了,要让我来玩,指定比你玩得更花哨更娴熟;

大概曾庆红也会暗暗叫悔:早知有今日,当初留下薄熙来多好……。

无论是川普的“贸易战”,还是习近平的“细菌战”,或者两者兼顾,将中国逼回闭关锁国,漂亮的说法叫“内循环”,按老话儿说,那叫“洋务运动”闭幕了,回首三十年师夷,邓小平不过学了一回李鸿章而已,没什么“总设计”可言,然而的确令人感慨:中国起飞,黄金万两,贫富崩裂,山河破碎。如今鸣锣收鼓,缩回去“循环”雾霾和污水吗?

习近平“转攻为守”,除了大力宣传抗美援朝、“上甘岭精神”,备战备荒,做好粮食及能源储备之外,似乎应还有个“花木兰精神”吧,还有诸如:

——启动国家经济双循环体系;
——大力宣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以举国之力实现高科技及高端制造业突破;
——将国防开支提高到占GDP 4%以上;
——突破美国构建的第一、第二岛链,实现对美国战略突围;
——大力发展核武器,真正以强大的核威慑震慑美国的疯狂,等等。

这些都叫「色厉内荏」,更大的信号是「中国崛起」告吹。

—作者脸书

附:《中国对决》曝政变:原周永康任国家主席、薄熙来总理

记者赖锦宏/综合报导 2022-07-05 01:26

(取材自amazon)(取材自amazon)

美国之音报导,新书「中国对决」作者向阳透露,该书强调2012年中共有场政变:原本计画中共十八大时周永康当国家主席,薄熙来当总理,习近平当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但计画被胡锦涛提早动手破坏。

向阳说:「这些高层内幕都是我近距离接触到的,有的还是我参与的,都是真实的。这是它最大的看点。」

向阳说,他的家族与薄熙来家族交情匪浅,他和父亲甚至参与了周永康等人密谋的「宫廷政变」,试图让中共「改命」。

书中描述,2012年3月19日下午12时55分,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通过保密电话,连接到素有「拱卫京师」之称的当时第38集团军的作战室,下令奉命等候的该军军长许林平,以及政治部主任常跃和政治委员邹云鹏,调遣该集团军属下驻扎河北保定的第113师和陆军航空兵第八团,以及驻扎北京昌平的装甲第六师进入北京。

胡锦涛通过电话,命令第113师集结北京,包围中共中央政法委大楼;第六装甲师协同进京,包围公安部、武警总部、公安部八局,同时对抵抗的军事力量实施缴械;航空兵第八团扮演策应角色,掌握北京市的制空权。

不过,这次行动的文字命令上,仅有胡锦涛和徐才厚的签名,没有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的签名。这是不合规定的。

书中记载,就在同一时间,政法委大楼里,周永康与「太子党」成员陈昊苏(陈毅之子)、何光晔(何长工之子)同处一室;两名「太子党」正在劝说周永康不要迟疑,「下定决心发兵中南海」,他们担心,自己会落得与几天前刚被解职的薄熙来同样的命运。

不过,对他们而言为时已晚。他们所在的政法委大楼已经被军队包围;他们还隐约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公安部也来电告急,称他们也被包围,同时被包围的还有中央警卫局和电视台。

书中称,向来是胡锦涛「死敌」的陈昊苏与何光晔,一直策画借助时任常委之一的周永康「拿下中南海」。不过,风声走漏,胡锦涛通过内应掌握了动向,于是先下手为强,反戈一击。这才出现了开篇第一幕。

被困政法委大楼的周永康试图致电胡锦涛无果,最后只得向江泽民求救。江为他向胡锦涛说情,并利用权威压服胡锦涛,迫使胡「以稳定大局为重」就此罢手。

后来,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做了检查,一度掌握80万武警力量的周永康则被打入秦城监狱。

书中说,陈昊苏和何光晔与薄熙来是「铁哥们」,他们原本「希望改变中共内部一人身兼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三个职位的体制」,并策画通过「政变」达到目的。不过,半路杀出的王立军事件打破了原有的按部就班。

3月初的「两会」期间,「王立军逃馆」仍然是最刺眼的事件。书中说,这期间,在陈昊苏和何光晔的建议下,薄熙来安排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3月5日人大开幕当天,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

书中说,「黄奇帆傲慢地驳斥他为要回王立军,动用70辆警车围住成都美领馆的说法,称那是敌对势力的炒作」;他并称,那些警车都是成都的,这也引发成都警方的不满。

与此同时,胡温忧心忡忡,担心王立军事件干扰两会正常举行,「胡锦涛只好安排贺国强给正在视察重庆代表团的薄熙来捎信,希望他能低调,注意影响,配合中央不受干扰地把两会开完……不过,薄熙来并不买帐,而是利用两会平台高调亮相,为自己辩解……这无疑激怒了胡锦涛和多数常委。」

书中记载,人大闭幕前一天的3月13日晚,胡锦涛紧急召集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免除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九常委中除了周永康,其他八人都举手赞同。至此,「幕后元老江泽民也同意这个一边倒的结论」。

3月14日上午,人大闭幕,「薄熙来随后被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的人马控制住」;第二天,中共中央对外宣布,「薄熙来同志不再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一职」。

书中描述,薄熙来与周永康关系紧密,不过,这并不耽误薄熙来对周搞监听,「薄熙来送给周永康一支精致的手工金笔和一枚瑞士手表。王立军在两件礼物中安装了顶级窃听设备。」

这样一来,周永康与薄熙来的所有交谈,与政治局常委的所有对话,和所有武警、卫戍部队高层的互动,以及收到哪些国宝级礼物,甚至与各种女人的私会,王立军都「声声入耳」。

这些四面八方的内容,王立军都重点性地汇报给薄熙来,同时也制作了包括音像和文字在内的电子档案。薄熙来倒台后,陈昊苏通过他在重庆的内部关系获得了这些档案,这成了他推动周永康铤而走险的利器。

与此同时,陈昊苏并不知道,他的秘书李功达是胡锦涛的内应,所以,胡锦涛得以掌握陈昊苏与薄熙来等的「密谋」、并迅速调动军力予以包围。

书中还说,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温家宝的卫士长李润田则是薄熙来的内应。尽管他在王立军事件后被撤职,但之前为薄熙来所作的情报贡献可想而知。

书中说,事实上,王立军逃馆、薄熙来被软禁以后,陈昊苏与何光晔需要临阵说服周永康豁出身家性命来铤而走险,继续发动政变。他们知道,只有让周永康认为自己没有退路,他才会义无反顾。要做到这点,陈昊苏从重庆获得的一份文件至关重要。

这份文件说:「初级目标:……我们要努力争取在十八大以及随后的国家机构人事调整中,解决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由一人担任,从而产生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我们的初步设想是,应该由周永康出任国家主席,薄熙来出任总理或副总理,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兼任中央军委主席。经过两年的过渡时期,如果习近平不能胜任,那么他应该辞掉其中一个职务,只担任总书记,或者军委主席。我们的倾向性意见是,薄熙来应该在2014年出任中央军委主席兼中央纪委书记或者政法委书记。如果习近平同志不能胜任总书记职务,则应当由薄熙来同志担任。」

周永康和薄熙来都在文件中「获得最高任命」,这证明,两人都逃脱不了「密谋篡权」的罪名。不过,即便如此,在周永康出师「反叛」之前,胡锦涛已经先行一步。

向阳告诉美国之音,薄熙来事件中,他和父亲主要参与帮助几支支持薄熙来部队之间的串联,这包括隶属成都军区、驻扎昆明的第14集团军和驻扎重庆的第13集团军。此外,在徐才厚和郭伯雄的示意下,他父亲参与了串联徐才厚原来领导的第16集团军和郭伯雄的第21集团军。

英文版新书《中国对决》 揭秘2012中共内部政变始末 https://t.co/1pxQxSo1gq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ly 4, 2022

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474/6437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