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外长三年来首次会面 然关系解冻前景难料

0

资料照:澳大利亚与中国国旗

华盛顿 —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五举行了会谈。这次会面释放出两国希望缓解近年来紧张关系的信号,但双方要化解长期存在的争端还存在挑战。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在会后表示,澳大利亚在保护其国家利益方面不会让步,但她称稳定与中国的关系“符合我们两国的利益”。

作为澳中关系解冻的最新迹象,两国外长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后举行了双边会谈,澳中两国外长上次举行会谈是在2019年9月。

“这是朝着稳定关系迈出的第一步,”黄英贤说。“我们是一个基于我们国家利益、国家安全和主权做出某些决定的政府,我们不会因此而退缩。”

黄英贤表示,在会谈中她谈到两名被关押在中国的澳大利亚人,包括作家兼商人杨恒均和记者成蕾,并要求中国解除对澳大利亚实施的额外关税。

澳中关系在过去几年呈断崖式下降,两国在技术、贸易和军事等问题上进行了激烈的交锋。专家指出,两国外长的会谈不太可能解决澳中之间存在的实质性分歧。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监管与全球治理学院研究员赫斯科维奇(Benjamin Herscovitch)对美国之音说:“在近三年没有进行外长面对面会谈之后,这一进展对澳中关系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这并不会极大地改善双边关系的发展轨迹。堪培拉和北京在广泛的基本政治和政策问题上仍处于对立状态。”

实质性分歧

自澳大利亚工党政府5月上台后,澳中两国逐渐开启了高层之间的沟通渠道。上个月,澳大利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勒斯(Richard Marles)在新加坡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举行了会谈。

在工党胜选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向新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发去贺电,称赞“上世纪七十年代,澳大利亚工党作出与中国建交的正确抉择”,并表示澳中关系的稳定发展“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

上述表态一改中国官方在过去几年对澳大利亚的严苛态度。北京自2020年起对堪培拉的牛肉、煤炭和木材等超过200亿美元的出口产品实施了贸易禁令或增加关税,并冻结了双边会谈,以回击澳大利亚在国内和国际社会上对中国影响力不断扩张而发出的预警。

澳大利亚是首个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帮助建设国内5G网络的西方政府,并禁止外国政府代理在该国进行秘密政治活动,这视为主要针对中国。时任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还呼吁国际社会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此举进一步惹怒了北京,两国关系跌至冰点。

前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官员、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莫德(Richard Maude)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可能也认识到,试图通过经济惩罚迫使澳大利亚改变对中国的态度,结果适得其反,导致澳大利亚政府和广大的澳大利亚公众对中国的信任度直线下降。”

莫德接着说:“在双边方面,除非中国放弃对澳大利亚的胁迫性贸易行动,否则两国关系无法完全正常化。”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澳大利亚铁矿石最大的客户。目前世界贸易组织已接受澳大利亚的请求,对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大麦征收关税的行为展开调查。

尽管在竞选中黄英贤就表示希望修补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但她在周五的会谈后重申,应由北京取消贸易禁令来改善双边关系,并称这样的结果符合两国的最佳利益。

“这仍然是政府的立场,这些贸易封锁应该被消除,” 黄英贤说。“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些时间。我们将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中国否认对澳大利亚“贸易胁迫”,并呼吁对方采取行动来重启两国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周五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希望澳大利亚“同中方相向而行,为两国关系重回正轨创造必要条件”,并称“改善中澳关系没有‘自动驾驶’模式,重启需要采取实际行动”。

在2020年,澳大利亚的一些媒体收到一名不具名的中国官员分享的14项澳大利亚引起中国不满的行为,包括对华为的禁令、在国际论坛上“带头攻击”中国在香港、新疆的事务、阻止中国的投资等。中国后来否认这些事项是恢复双边关系的先决条件。

阿尔巴尼斯政府主张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地区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可能会与中国在该地区扩张的野心产生冲突。中国在4月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了一份安全协议,引发了澳大利亚的广泛关切。

阿尔巴尼斯周五表示,太平洋地区正处于战略竞争时期,中国变得“更具侵略性”。

他在悉尼对记者说:“澳大利亚的立场是,我们将继续接触和合作,我们希望在力所能及的地方与中国合作。但在必要的时候,我们会捍卫澳大利亚的价值观。”

黄英贤在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后将前往斐济参加太平洋岛屿国家外长会议,届时18个成员国将就中国推动在南太平洋地区扩大其安全关系的问题进行讨论。澳大利亚对中国扩大存在的行动表示反对。

保持平衡

澳中关系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引发美国的关注。在莫里森政府时期,堪培拉拉近了与华盛顿的关系,澳大利亚新一届政府将面临如何处理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的挑战。

赫斯科维奇认为:“堪培拉在安全方面与华盛顿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这将进一步加剧中国对澳大利亚的不信任。与此同时,尽管外交关系紧张和中国的贸易限制,但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出口商来说至关重要。”

一些专家指出,澳大利亚不会为了经济利益而损害其安全利益,尤其是与美国合作将确保该地区的力量平衡。

阿尔巴尼斯已经表示,将保留莫里森政府与英美签署的国防技术协议。他的政府称,将继续支持在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中国在南中国海与该地区许多国家有领土纷争。

澳大利亚还继续与美国以及其他西方盟友保持一致。阿尔巴尼斯明确表示支持北约的最新战略概念蓝图,即中国为北约的“系统性挑战”。

与中国最新的价值观分歧是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态度,澳大利亚是最早制裁俄罗斯侵略行为的西方国家之一。

黄英贤本周表示,对俄罗斯有“影响力”的国家应该利用这种影响力来结束乌克兰战争。

她说:“这包括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一个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与俄罗斯有‘无上限伙伴关系’。”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荣休教授塞耶 (Carlyle Thayer)告诉美国之音,澳大利亚坚持认为,中国在运用其不断增长的实力时应该有所克制。

他说:“澳大利亚并不寻求平衡其与中国和美国的关系。相反,澳大利亚寻求与中国接触,应对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等全球共同挑战。”

2022年7月9日 05:37
杰西

(本文参考了路透社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