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赋红码事件再起 山东、辽宁、北京储户远程赋红码

0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遭到远程赋红码 (截图自微博)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赋红码事件刚刚问责惩处了五名官员之后,山东、辽宁以及北京等地的储户通过媒体和微博,上传自己的健康码显示再次被远程赋红码。中国法律学者提出,如果不将“码化治理”纳入法律控制的机制,而任由其泛化和滥用,无异于打开潘多拉盒子。

北京的储户:“左边是我的手机,右边是我女朋友的手机,我俩没有出过北京,我俩的行程一模一样,我是一个储户,我的手机变成红码;我女朋友的手机是绿码,正常的。”

储户:“同车的五个人,我们几个储户全都是红码。他不是我们的储户,他是绿码,剩下的全都是红码,我自己的也是红码。”

这是来自北京和其他地区储户在微博上传自己无端遭远程赋红码的心声,这些人不在少数。

第一财经8日报道,人在济南的河南某村镇银行储户梁振(化名),刚在当地做完核酸,却发现自己的山东健康码又变红了,“赋码信息显示,红码异常信息由河南省推送。”报道称,除了梁振,一些人在辽宁、江苏等地的一些河南村镇银行储户,也反馈称自己的健康码再次被赋“红码”。

第一财经致电郑州市12345热线,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接到多起村镇银行储户反映被赋红码,但目前他们尚未接到被赋红码的具体原因。”

本台记者同样致电郑州市12345热线核实,被远程赋红码的投诉是否增多,工作人员对本台表示,“每个人赋红码跟赋黄码的情况都不一样,如果你需要采访,建议关于赋红码的问题,纪检委已经介入了,建议你联系市委宣传部。”

河南赋红码事件引发法律人高度关注健康码滥权

#河南村镇银行多位储户又被赋红码#的消息在微博的阅读量高达2.7亿。

有网民发文称,河南四家村镇银行就是金融系统风险导火索,当地责任主体不是主动灭火,而是拖延,撒谎,甚至干出远程赋红码的违宪行为,限制储户维权,置银行信誉为草芥,置国家金融风险为儿戏。

还有网友留言,“这就是之前处理结果的必然结果!80天村镇银行的存款还不能回家呢,又能怎样?!河南就是无法无天了,中央又能怎样?!”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遭到远程赋红码阅读量达2.5亿。(截图自微博)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遭到远程赋红码阅读量达2.5亿。(截图自微博)

清华大学刑法学教授劳东燕针对河南红码事件发文称,此事件社会影响恶劣,不仅破坏防疫大局,而且严重影响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相关责任人员至少涉嫌滥用职权罪与非法拘禁罪,建议监察委依职权启动调查程序。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赵宏和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陈碧发文提到,将赋红码的目的与防止储户取款维权相关联,不仅是对赋码权力的无端滥用,且极大程度上伤害了公众对于政府的信赖。如果不将“码化治理”纳入法律控制的机制,而任由其泛化和滥用,无异于打开潘多拉盒子。

在北京执业的律师屈振红对本台表示,“我认为这个手段和方式是违法的,健康码只能用在疫情。其他的用在对上访户,这肯定是侵犯人权、也是违法的。你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担心,我有担心啊!我也认为这个方式很愤怒!”

网民留言叹80天村镇银行的存款还不能回家。(截图自微博)

网民留言叹80天村镇银行的存款还不能回家。(截图自微博)

中共党媒斥河南有关部门顶风作案、蔑视民意

连中共的党媒人民日报网评也发话,引用国务院上个月24日重申严格落实疫情防控“九不准”要求,还特地强调:“严格健康码的功能定位,不得擅自扩大应用范围。”网评批,河南有关部门显然把这些要求抛在了脑后,踩在了脚下。“顶风作案,蔑视民意。”

中国借微信监控维权者 健康码沦为监控工具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媒体人鲁难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中国在防疫期间,利用大数据通过网络手段远程监控到这些人,因为他们很精准地可以拿到这些储户的名单,透过非法手段很大程度通过微信,了解这些人何时要到河南“维权”。

“在出发前,他们就可以在网络上知道,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就是中国的微信,微信被各个地方维稳部门、国保、被政府在监控着。微信在中国有10亿人在用,你的一言一行被他们掌握。”鲁难说。

鲁难并称,中国所有人都被所谓的健康码、核酸检测、清零政策布在大网下,所有人的言行时时刻刻被监控着。“红码”事件只不过暴露中央政府的手伸得有多远,地方政府有多猖狂,如此而已!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 梒青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