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昆玉:安倍丧礼是下个世界战略棋盘的起点

0
8

安倍的葬禮可能是最近一次,自由世界的領袖們的集結場合,而且是下一局世界戰略棋盤的起點。(美聯社)

安倍的葬礼可能是最近一次,自由世界的领袖们的集结场合,而且是下一局世界战略棋盘的起点。 (美联社)

上周不知是岁星角冲,还是又有几星连珠?实在动荡剧变得令人心惊胆寒。英国首相强森下台,日本前首相安倍被刺身亡。军友们重翻《八月炮火》,这本描写1914年塞拉耶佛枪击案前后以至一次大战爆发的名著。政友们想起周奕成多年来说的「1920年代会再来」。我们现在所享用的,很可能跟1920年代一样,只是「大萧条之前的繁荣」、「大战争之前的和平」、「大独裁之前的自由」。

人类并没有那么愚蠢,不会盲目循着覆辙再次掉进战争泥沼。但人性,尤其是集体的欲望与权力的诱惑,却会让人们推着挤着,想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却总是一起滚进另一个未知深渊。历史的轮回,常常是结构性的变因持续发挥作用;而终结轮回,依赖的经常是几个大智慧领导者与一整代人的努力扭转。世界危机很像两头对撞而来的灰犀牛,所有人都知道这样会出大事,却没有人能阻止,因为灰犀牛背上并没有可控制方向的缰绳。

中国网民的低级反应

安倍被刺杀后,中国小粉红们欣喜若狂,同声庆贺,买一送一,淘宝上卖双管软弹玩具枪的,甚至立马改广告「安倍同款」(附图)。胡锡进等高级红头,也知道这种气氛极为不妥,却不敢明言压下。要不是中国够大够强,一百年前的这种群情反应,早就引发世界大战。但奇怪的是,全世界舆论监控最为严密的中国网监,并未将这些不妥言论下架或封锁,反而放任蔓延。日本国民与全世界政要,将这些低级反应与统治者的不作为都看在眼里,他们也知道中国政府必将以「人民自动自发的反应」为由甩锅不管,所以没啥好抗议的。但在心里,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从此被默默定位为一群「野蛮人」。尤其日本,对中国的敌意必将迅速蔓延,而对抗意识也将因此大幅上升。而且这群野蛮人,最近才与俄罗斯一起派军舰来绕日本耀武扬威。不管凶案调查结果是孤狼犯案还是阴谋狙杀?不管未来修宪会不会成功?即使安倍已经不在,安倍的精神与政策走向应不会消失,日本的「再武装」应是无可阻挡的趋向。

这一切都怪不了别人,正是习大大与中国小粉红们愚蠢且失控的民族主义所以致之。只要在这三天中,有几个公知出面制止,政府发言定调降温,网监出手删掉帖子,两国人民的情绪动员都不会上纲到如此尖锐对立。但中国政府却两手一摊,乐观其成,这笔帐,也就只能算在习大大和小粉红们头上了。

其实,不论安倍或日本,一直是很想跟中国作生意的,对抗中国并非日本的历史主题。明朝以前的日本与中国,本就有旺盛的海洋贸易,其次是沿海岸走到东南亚越南一带。但明朝海禁,片板不许下海,实施「朝贡贸易」,亦即只准在宁波等特定口岸,特定年度,以进贡和皇上赏赐的方式进行贸易。白话文就是官办的垄断特许贸易,禁止自由买卖,断了多少商人海员生路? !实施「朝贡贸易」的根本心态,源自于「中国地大物博,无需外洋供应」这种自大的封闭式帝国主义。又怕奇技淫巧蛊惑人心,更怕贸商致富打乱了地方仕绅,借传统科举晋仕与圈地围事的封建阶级。两千年来中央朝廷的国安政策,向来是禁绝商贸,限制口岸,控制商品数量,以防「资敌」。这跟现在中共官员成天计较,「不允许有人来赚中国的钱又回去搞台独」、「不允许干吃饭砸锅的事」,其心态如出一辙。意思是,天下没有凭本事凭品质赚钱这回事,你能来我家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老子我赏你的。

「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是基本常识

因此,日中贸易在明代受到了很大损害,15世纪大航海时代,从美洲、欧洲来到东南亚、菲律宾、东北亚的三角贸易又让人垂涎三尺。中国当年仍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不跟他作生意实在没有道理,但这市场又被封死,怎么办?抢啊!于是就有了中国海盗与日本浪人的合作,此即「倭寇」的由来。其实回头想想,历朝历代匈奴与西北边患,那个不是起自于贸易纠纷?最后和亲赐币之外,还不是要限定口岸,「开市贸易」、「茶马互市」,然后得个几十年安宁? !同样的,当大航海大交换的全球化时代来临,日本可以往东南亚、菲律宾获得各种商品与贸易利益,也就不太跟中国闹事了。反而作为地理上的必经之道,台湾成为日本南向航道上最重要的贸易中继站。 「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不只是安倍的名言,更是15世纪以来,日本整个国家经济与生存战略的基本常识。

换句话说,安倍只是直白的说出了日本国家生存的结构性常识,但中国的玻璃心就受不了了。换个角度来看,安倍也想跟中国好好作生意,只不过无法接受中国那种愈来愈倾向「朝贡贸易」模式,才会转而加入欧美抗中联盟。而安倍之死,小粉红的欢欣鼓舞,与中共中央的乐观其成,更加深了两个民族间的对立与仇视。走到这一步,已非什么简单的外交折冲或经济互惠可以化解,不演成世界大战,已属万幸。

俄国无畏级驱逐舰(上)与守护级护卫舰穿越钓鱼台列屿。 (取自日本统合幕僚监部)

总体来看,2022年自俄乌战争以来,整个世界正朝两大集团的对抗格局前进。俄中两国,即使百年恩怨使其无法绝对信任的「背靠背」,现在也在利益共生趋使下「手勾手」。而欧、美、日本等海洋国家,也在结成锁链围堵欧亚大陆核心的两大强权。这是一场麦金德的陆权论,与马汉海权论的战略对决。二战以来的集体安全体系已经失效,整个世界正在洗牌重组,各自拉帮结派,形成新的集体安全对抗集团,造就一个「集体不安全」的世界体系。

「集体不安全」的标志性事件

安倍之死,无疑是这个「集体不安全」路径上的标志性事件。安倍的主张,抓住了日本国家安全的结构性要素,不是他的标新立异,更不是改朝换代或那个首相可以改变的现实,顶多就是急一点或缓一点的差异。而中国小粉红与习政权的反应,同样标志着习大大们其实已被过热的民族主义绑架,根本控制不住局面,只能愈来愈与普丁北极熊相拥取暖。 「一带」被俄乌战争剪断,「一路」被日美围堵封死。愈想耀武扬威却愈被卡脖子,愈被卡就愈生气,愈生气就愈去吸食民族主义鸦片,弄到连基本人性与道德底线都破底,惹毛更多原本中立的人们与国家。呛大声没人理他,真动武他又没必胜把握,还能怎么办呢?说实话,未来景况与演变,可能连习大大心里都没个底。

面对世界战略格局的快速演变,台湾已不能再依循传统国际关系思维或模型决定行止。身处全球战略地理结构上的战线前缘,在两大集团愈来愈尖锐的对立下,我们能够左右逢缘的机率愈来愈小,甚至不存在。在结构性的冲撞磨擦下,私人情谊或外交折冲这些个人动作,其实起不了什么作用,顶多只能当成暂时不要意外出火的润滑剂。我们只能用最坏的打算,做好一切准备,用最善良的心态,期待最好的机遇。

安倍的葬礼,是下一个值得关注的焦点。如无意外,各国政要可能都会前去致意。那可能是最近一次,自由世界的领袖们的集结场合,而且是下一局世界战略棋盘的起点。

※作者为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