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C
Los Angeles
星期日, 12月 4, 2022

连清川:进过方舱的不要,阳过的不要”:警惕“万无一失”思维蔓延

0
6
风声OPINION|“07/11/2022

cdtimg

无锡扬名街道,黄码转绿的人,都要在手上臂上盖章,三天内不得消除。

据知情人说,这个章遇水即化。从图片上看,敲章的人还非常随意,有人敲在手臂上,有人敲在手背上。在手臂上的人不能洗澡,手背上的人不能洗手。古人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故而舍不得洗手。敲了章的人,则是不敢洗手。

这个后来有人出来致歉了,可是仔细看一下那个章,竟然是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我不知道这个卫生服务中心是个什么级别的单位,竟然有如此之大的权限,可以勒令整个街道成千上万的人必须保留这个章。

image

当然,它在这个特殊时期就有了这个特殊的权力:事涉新冠,便无大小,统统是弥天的大事。卫生服务中心很明白这个道理,就算它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小的单位,也能如此予取予夺。

至于这个章里上溯回去的几个单位:扬名街道、梁溪区、无锡市,要承担的责任也可以推个净净。不过,我猜想如果不是因为被暴露了出来触发众怒,因此而“扬名”,这几个上溯单位大约也是认同这个做法的。

在这个时期中,所有一切能够确保万无一失的措施,都是好的措施吧,对他们来说。

确保万无一失的理念,还发生在上海许多的公司里。《新闻晨报》的报道说,在上海的招工市场上,出现了“进过方舱的不要,阳过的不要”。

这不是个别小私营企业的个体行为,据媒体披露,还包括众多大公司,迪士尼、富士康、大金等。为了能够确认招工中不会被这些进过方舱和阳过的人“蒙混过关”,他们会查验应聘者的核酸记录,直至上溯两个月。

一个人的病史,是属于个人隐私的范畴。新冠病史,同样也是属于隐私部分,假如我们允许一个公司查验个人的核酸检测史,其实是等同于允许一个公司在招聘的时候,查验个人病史。

我们许多年奋斗得来的反歧视成果,竟然在一场世界性的传染病中,被消灭殆尽。

在奥斯卡影史上,有一部著名的电影《费城故事》,讲的是汤姆·汉克斯扮演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状告它的雇主律师行。这部电影,直接推动了美国雇工市场的艾滋病歧视政策。从那个时候开始,艾滋病病史成为了美国雇工市场中的一个敏感地带,没有人敢于歧视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在方舱中工作的,不仅有医护人士,还有大量的志愿者,与普通的雇工。这些工作,本身就是暴露在病毒危险之下的高危感染者,他们是勇敢者,是孤勇者,是我们这个时代和这个社会的勇敢的力量,而他们,竟然成为了被歧视者。

image

万无一失,这个极化的心理状态,使许多事都被扭曲。

对雇工市场的歧视,上海交通大学陆铭老师,联合了交大的另外两位老师郑子杨、李瑞峰,以及和勤律师事务所的吴刚律师,共同提出了《关于减少劳动力市场上新冠康复者歧视的建议》,在建议书中,他直接提到,这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劳动法》、《就业促进法》等多部法律的。

自上海停止全域静默之后,新冠疫情的严厉管控措施开始逐渐放松,包括取消星号的政策,本来已经给过度上弦的政策松了一点绑。而在过去三年里,因为新冠疫情,中国也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各级政府为了新冠的“万无一失”,不乏层层加码之举,因为在行政系统中,背后往往是硬邦邦的一票否决制。

有了无锡这样的官样歧视,就会刺激迪士尼、富士康和大金这样的私营歧视。官方如果对于出现疫情风险的地方一封了之,那么私营企业就更加不敢冒此风险,干脆一拒了之。因此,把私营企业的恐惧拿出来大加挞伐,更要上溯到行政层面上的层层加码。

在对疫情的极端恐惧与万无一失的心态下,公民的权利在许多情况下其实遭到了侵犯,盖章侵犯的是公民的尊严,招工歧视政策侵犯公民的隐私权、劳动权、公平权,而一律强制性的疫苗政策则侵犯了公民的选择权。

北宋时期,名将狄青已经官至枢密使,也就是副宰相。他年轻时作为配军,曾经在脸上刺字。宋仁宗不忍,劝他削去刺字。他回复说,要留得刺字,好让军中男儿,知晓如他这样的囚徒,也能够荣登庙堂,为国效力。但这是狄青的个人选择。

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作为一个公民,应当有尊严、有选择。在全民抗疫的那些层层加码的政策之下,有人失去了自由移动的权利,有人失去了自主经营的权利,有人则因为曾经罹患新冠而失去了工作的权利。被一些地方“万无一失”的管控,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身上、在手机里、在身份证上、盖了章的失去自由的人。

纵容这种行为,它就不是对个别人的歧视,而是对我们国家所有公民的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