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五年 刘晓波精神遗产仍在黑暗中照亮中国

0
21

2022年7月13日,海外友人在英国伦敦举办刘晓波悼念活动。(吕熙 摄)

2017年7月13日,中国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渖阳逝世,临终前仍被中国政府囚禁,不得自由。五年过去,他的海外友人未忘刘晓波留下的精神遗产,在英国伦敦继续举办悼念活动,并在全球多地同步连线。他的生前好友以视像形式发言,表示中共虽然使中国民间运动边缘化,但只要继续悼念刘晓波,就会有更多「刘晓波」勇敢站起来,为中国争取民主自由。请听本台记者吕熙发自伦敦的报道。

中国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中国国内的声音几乎被禁绝,刘晓波的海外友人则连续第六年为他举行悼念活动,今年更从德国移师到英国伦敦,并和全球多地同步连线。

廖天琪:中共正意图抹去刘晓波的印象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吕熙 摄)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吕熙 摄)

在伦敦的皮卡迪利•圣詹姆斯教堂内,约50人聚首,缅怀刘晓波这位「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由德国赶到伦敦的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发言时提到,刘晓波一生曾四次入狱,但最后一次未能活著重获自由,批评中共正意图抹去刘晓波在人们脑海的印象。

她形容刘晓波一生笔耕不断,其诗歌及政治论述显示了他对被欺压者的同情,赞扬他支持台湾和西藏人民,批判中共意图夺去港人的言论自由、民主和法治。而他当日的警告,今日已成现实。廖天琪形容,即使刘晓波已离世五年,他的精神仍安抚无数人的心灵。

廖天琪说:刘晓波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即使对迫害他的人,他也只是说一句「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他的甘地式非暴力精神,在这个充满纷争的世代,安抚了我们的焦虑和恐惧。

港人代表郑文杰发言时表示,刘晓波是香港人的一个集体回忆,从他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到逝世,香港人曾经有声援和悼念他的自由,如今却已不复存在。他认为即使部分香港年轻一代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但仍和中国人拥抱共同的人类价值,而今日中共之手已伸向香港,香港人和中国人面对同样的命运,必须共同起来捍卫民主。

王丹:纪念刘晓波 就是启发更多「刘晓波」

刘晓波的友人、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吕熙 摄)

刘晓波的友人、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吕熙 摄)

刘晓波的友人、八九学运领袖王丹以视像形式发言,他呼吁世人不要忘记刘晓波,因为这不单是纪念一位为众人而死的英雄,亦让世人记著中共如何超越文明社会的底线。

他形容习近平执政后,中国公民社会遭受严重打击,然而刘晓波的经历告诉世人,即使在六四屠城后最艰难和黑暗的时期,中国公民社会的反抗之火亦从未熄灭,因此继续纪念刘晓波,就是启发更多人继承他的理想。

王丹说:中共可能消灭了一个刘晓波,但中国不会只有一个伟人,我们不应对中国国内抗争者失去希望,而应继续支持中国国内的抗争。纪念刘晓波,就是一个启发更多刘晓波的过程。

王军涛:刘晓波从桀骜不驯变得温和

刘晓波的友人、现居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吕熙 摄)

刘晓波的友人、现居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吕熙 摄)

另一位刘晓波的友人、现居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通过网络发言,他忆述刘晓波刚开始从文学走向政治时,是一匹「黑马」、桀骜不驯。而刘晓波在六四后亦一直批判和审视反对运动失败的教训,但后来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接触后变得温和,才有了其后温暖无数人的招牌笑容。他认为即使中国的民间运动被边缘化,刘晓波亦明确指出了中国未来的方向。

王军涛说:中共现在以暴政的手段,使中国的民间运动被边缘化,但在被边缘化的过程当中,中共并不可能扼杀中国的民间运动。其实我看到愈来愈多的年轻人,正迈向和刘晓波同样的步伐。所以我觉得今天我们重温刘晓波走过的路,我们知道刘晓波的方向、角度是中国的未来,刘晓波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中国的未来。

台湾驻德国代表谢志伟也以视像方式发言,他形容刘晓波不会白白死去,他留下的人文精神,对公义、自由和民主的追求,将永远长存。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同日发表声明,表示刘晓波虽已离世五年,但他仍然是在中国寻求公正、自由和人权的人们的标杆,委员会将继续缅怀刘晓波留下的遗产。

声明还说,委员会将继续揭露中国政府的人权压制行为,加强对中国和流亡民主活动人士的支持,并继续敦促美国政府和盟友也这样做。声明最后强调,虽然遭到压制,但委员会坚信,中国人民争取尊严和人权的斗争必将胜利,到那时,刘晓波将被尊为中国的英雄。

记者:吕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