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夏业良:多事之秋 狂澜欲起 ——安倍遇刺约翰逊辞职的启示

0

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遇刺前发表演说 Kyodo News vía AP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与政治评论家

1、 多事之秋

2022是诡异之年,多事之秋。近日有安倍前首相遇刺和英国首相约翰逊黯然辞职这两件大事在七月初几乎同一天发生,联系到2月24日普京突然侵入乌克兰,联系到习近平对上海4、5、6月的骇人听闻的清零封城,联系到近日河南郑州储户无法取出自己的银行存款,……。 事变蜂起,纷至沓来,人心惶惶。

有观察家注意到110年前,1913年左右,同样是多事之秋。当时发生了“英国首相(Herbert Asquith)下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遇刺”、“俄罗斯对外开战”及“中国有人(袁世凯)打算称帝”。多起历史事件与今日之事竟然遥相呼应,若合符节。

1909年10月26日朝鲜青年安重根刺杀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身亡后,导致日本反弹,1910年8月22日,日本迫使朝鲜签订《日朝合并条约》,10月1日,日本统监府改为总督府,开始了对朝鲜长达36年的全面殖民统治。

1914年6月28日在波斯尼亚塞尔维亚青年普林西普向奥匈帝国王储斐迪南夫妇开枪射击。结果斐迪南夫妇双双毙命。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俄罗斯宣布全国总动员支援塞尔维亚,随后奥匈帝国向俄国宣战后,俄国随即与德国交战,第一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

110年前的多事之秋,随之爆发的事众所周知:第一次世界大战。

今日的多事之秋呢,世界将面临什么?

1) 安倍遇刺及其政治反响

当代日本的重建者—安倍首相2022年7月8日,日本前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在奈良演讲中遭枪击身亡。对安倍其人,作为二战后日本最重要的政治家,他重塑了日本自二战后延续下来的国家身份和国际地位,作为日本国家正常化的奠基者和推动者,安倍经济学倡导者,当代对抗极权北京扩张的先行者、台湾中华民国的坚决支持者,所有民主国家领导人,从拜登到川普,从约翰逊到马克龙,从蔡英文到尹锡悅,从莫迪到朔尔茨……举世哀悼,无一不痛惜安倍的逝去。

印度和孟加拉国全国哀悼一天,巴西全国哀悼三天,奥运会降半旗三天。连遭到世界冷遇的普京亦立即发唁电,表示深切哀悼。放眼全球,安倍有口皆碑。

唯独在中国,有大批红粉对安倍逝世幸灾乐祸。

日本修宪获得助力,正常国家地位可以期待

安倍晋三不幸遇刺,“助力”7月10日这次参议院选举投票率创历史记录,右翼势力迅速做大。

日本第26届参院选举10日投计票,自民党单独确保了改选席位过半数的63议席,超过改选前的55个议席,获大胜,自民党和公明党两执政党议席数达到76个,加上非改选议席70议席,达146议席,大大超过了参议院的半数席位,被视为赞成修改宪法的“修宪势力”—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新会、国民民主党一共有177议席,超过在国会提出修宪法案所要求的2/3议席(166席),日本修改和平宪法呼之欲出。

在内部,日本参众两院的修宪派都大幅超过了2/3,安倍之死带来了右翼的狂热,很容易满足全民公投时的半数,而且,日本未来三年内没有选举,自民党有充分的时间来走手续。

这个结果意味着两件事:1. 日本启动修宪的最大障碍已经被清除;2. 岸田政府将迎来没有国政选举的“黄金三年”,长期执政的格局初步形成,他将有充分的机会实现其增加军费开支的目标。

在外部,俄乌冲突引发的军事集团对峙,中国因习式清零和联俄陷入国际国内困局,美国重返印太需要日本襄助,韩国左翼政府下台,朝鲜遭受经济重创,中美关系跌至历史冰点,深陷泥潭的俄罗斯无暇东顾。

自民党将迎来内外环境都极为稳定的“黄金三年”。

日本修宪涉及的内容很多,最令人关注的是第九条,规定了日本不能拥有军队,也没有发动战争的权力。

未来修宪有两个主要的方向,一个是把自卫队写入宪法,变成合法的军队,一个是增加“紧急状况”法案,允许首相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况,也就是首相未来有权力绕过议会宣战而直接调动自卫队。

日本的修宪需要经过两大步骤,第一步是在国会通过修宪动议,由于执政联盟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都已经握有超过2/3的席位,所以这一步已经不存在阻力。第二步是将修宪提案交由全民公决。

如果说安倍遇刺对第一步产生了重大影响,导致自民党在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那么中共对安倍遇刺近乎疯狂的庆贺行为,无疑将对第二步产生强有力的助攻作用。

安倍最大的政治遗产,是日本重返正常国家。这是几代日本人的夙愿,这一点是日本国民的最大公约数,可以说这是日本国民的“日本梦”。

中共丑化打击安倍,不但操纵民间舆论攻击,连习近平发一份唁电也要故意延迟一天以示怠慢,这种侮辱绝不可能让人认为只是针对安倍个人,而是其“日本梦”。所以北京实际上是在帮助日本民意在全民公决中通过修宪。

台湾中华民国副总统赖清德访日吊唁安倍的意义

中华民国副总统赖清德突然飞往东京。

7月10日,中华民国副总统赖清德突然临时取消所有行程飞往东京,并立即前往安倍的宅邸进行吊唁活动。这使得赖清德成为1972年台日断交半个世纪以来台湾访问日本的最高官员。

安倍在中国崛起的威胁下,从2017年开始,努力促成Quad(四方安全谈话)以围堵中国的扩张。

而中国的扩张,最主要就是台湾的危机。安倍一直坚持力挺台湾的外交立场,“台湾有事即是日本有事”。安倍之死对日本国情将产生逆反效应,日本将会获得更强的民意支持以维护台湾。

赖清德访日,几乎日本各大媒体都预言中共将报复。为什么?因为在外交层面,在台日无正式邦交关系的状态下,台湾正副元首、行政院长、外交部长等都是不能直接访问东京的。这次日本不但火速核发外交签证给了台湾现任副总统,而且由现任驻日代表谢长廷陪同进入安倍宅邸吊唁,摆明了就是官方行动,而日本也并不避讳。

日本人做事不喜欢高调作秀,但一出手就比较实在。

北京的反应日本当局显然是会有充分预料的,但既然已经这样做了,日本必然会有后续反制行动的沙盘推演。也许,有相当多的日本政治人物还渴望北京过度反应,以使日本和国际主流社会获得强力授权为台海和平安全,为台湾中华民国的合法正当权益和国格而两肋插刀,仗义支援,打开局面。

中国与战前日本地位的互换

有人认为日本国家正常化会危及东亚和平,甚至祸延我们的子孙。然而我们放眼全球,有几个像二战之后发展起来的自由民主国家日本这样的在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各个方面领衔世界的国家?日本国民的文明程度在全世界各国民意调查榜上常常在前三名,多次获选第一名。

二战后发展到今天的日本,与90年前上世纪30年代的军国主义日本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

成对比的,反而是今天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大陆,它已经取代了90年前的日本,成为一个(红色)法西斯化的军国主义极权国家,比当年的日本有过之而无不及,构成了对印太地区甚至全球秩序的重大威胁。中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实质上就是扩大版的当年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

有鉴于此,今天,中国才是非正常国家,是军国主义专制国家;而日本,则是模范的正常国家,应当实至名归,实现国家正常化。

谁 ,更有资格作为亚太地区的领头国,取决于其文明程度,取决于其制度形态,而无关乎种族。

这才是普世价值。

2、 狂澜冲向何方?

前面谈到,110年前的多事之秋,导致一战爆发,而眼下的安倍被刺,强生辞相俄乌困倦犹斗,中国清零扰民,军机扰台……眼下的多事之秋将导致什么?

最近,有一位朋友评论说:近期国际大事件纷至沓来,英相约翰逊下台、日本前首相安倍被刺杀,德国阻止欧盟对乌克兰的 90 亿欧元援助计画,说明目前乌克兰战争已经成了西方世界的鸡肋,英相约翰逊在乌克兰战争期间以积极姿态亲美并介入乌克兰战争,他被要求辞职只是大重置推行过程中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言下之意是说,约翰逊辞职是先兆,以后还有一系列多米诺骨牌倒下,都是对美英日主流国际社会不利的。

我眼拙,没有看出朋友预告的这一点。我只看到安倍被刺后,日本当局和民意将进一步强化安倍的政治遗产,甚至有望实现他的正常国家和捍卫台海和平的遗愿。也就是说,后安倍时代比安倍时代的对华政策更加强硬。

而俄乌战争我并不认为约翰逊辞职后将难于持续西方总体团结支持乌克兰的态势。虽然前一段俄国略有尺进,但已是强弩之末。俄国丢失蛇岛,乌克兰开始全面反攻乌东地区且不去说它。

更重要的是近日国际原油价格突然暴跌,这才是巨大的先兆。这可是对普京釜底抽薪的沉重打击。有分析称,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可能在今年年底降至65美元每桶,到2023年底可能跌至每桶45美元。这可是要了普京命门的大事。世界本来就不缺石油,回复正常是理所当然之事。就像当年里根总统时期一样。上世纪八十年代,沙特在里根时期配合美帝坑苏联,打压石油价格断苏联的财路,最后导致苏联破产。

而约翰逊的政治生涯就此了断?恐怕未必。这位效法丘吉尔的政客恐怕还会有他的政治影响力。他在等待自己的历史时刻。

所以,这个星球的多事之秋引发的狂澜,究竟冲向何方?是美英日的多米诺骨牌跟着眼下的强生安倍一路倒下,还是倒下普京习近平的一串骨牌,让我们拭目看看上帝掷下的骰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