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康复者遇就业歧视 被迫睡公厕一个面包吃三天

0
9

因为遭遇就业歧视,阿芬只能住在火车站公厕,每天到特定位置连接免费WI-FI。 网络图片

面对新冠病毒疫情,中国政府厉行种种厉苛封控,间接造成新冠康复者遭遇就业歧视,有人甚至被迫露宿街头。中国社交平台近日疯传文章,上海一名农民工因感染过新冠,康复后未能找到工作,被迫睡在火车站公厕,一个6元的面包她要分三天吃。上海市政府呼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传染病病人」,但陆媒则踢爆,上海当局明文指企业是防疫「第一责任人」,并引述企业表明,出现「招聘歧视」实属「无奈之举」。

近日中国微博热传一篇〈我躲在上海虹桥的卫生间,不知道去哪〉的文章,刷爆全网,也让网友认识到了一个新词汇——历史无阳(从未核酸检测呈阳性)。

文章的作者在上海虹桥附近工作,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这个地方。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她发现虹桥地下通道住满了人,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这个疑惑在她心里扎了根,直到她认识了一个女生,名叫阿芬(化名)。文章提到, 3月来到上海的女工阿芬,遇到封城并感染新冠,在解封后又因为「阳过」遭遇招聘歧视,积蓄花光,只能在火车站周边地区流浪。

上海火车站周边都是流浪汉。(网络图片)

上海火车站周边都是流浪汉。(网络图片)

在火车站里,阿芬和其他农民工朋友一起过著拮据的日子。每天到特定位置连接免费WI-FI,下载软件签到、抢红包,攒上几天再提取现金。共6元人民币的两斤面包,她能吃上3天。衣服洗完,就晒在行李箱上,或搭在火车站围栏。若要洗澡,就用盆子接厕所水,一直把手放在感应处让水流出。洗头没有风筒,就把头放在烘乾机下烘乾。

文章指,从5月底到7月,招工平台和中介都表明,需要「历史无阳」,不考虑进过方舱或曾阳性的工人。阿芬表示,她一直在等待,希望有一天「阳性康复和正常人一样」,在求职时不会受到歧视。

因应当局严苛防疫措施,上海雇主招工时都列要要「历史无阳」。(网络图片)

因应当局严苛防疫措施,上海雇主招工时都列要要「历史无阳」。(网络图片)

而火车站近期开始清退闲杂人员。晚上12时在通道坐下或躺著,不到半小时就会有人「清场」。阿芬说,以前「每个能睡的角落她都睡过」。

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尹欣11日回应事件时声称,根据就业促进法、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人;又称社会各界应对阳性康复者更多关心关爱,不能给他们贴标签。据澎湃新闻周二(12日)报道,阿芬在多方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工作,将到顺丰速递任职。

问题根源:上海政府列企业是防疫「第一责任人」

但据财新网报道,多名企业透露,如果康复者不幸「复阳」,公司所有员工都要算作密接者,被隔离2天。办公场地也要封闭管理,这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很大影响。同时上海发布的复工政策里,企业是防疫「第一责任人」,一旦有复阳传播,企业负责人要负直接责任。报道一名企业主说,「企业招聘也不想歧视,实属无奈之举」。

在中国政府发布的复工政策里,企业是防疫「第一责任人」,一旦有复阳传播,企业负责人要负直接责任。(网络截图)

在中国政府发布的复工政策里,企业是防疫「第一责任人」,一旦有复阳传播,企业负责人要负直接责任。(网络截图)

也有网民反映,在〈我躲在上海虹桥的卫生间,不知道去哪〉文章惹来关注之后,不少在社交平台转发这篇文章的帖子都遭到网管删除,也有网民指火车站的流浪群体已不见踪影,但他们怀疑这批流浪民工并非都找到工作和住处,已是被「强力部门」赶离了中国传媒和普通民众的视野;有网民以「中国速度」来形容上海政府这场「维稳运动」的「效率」。

虹桥地下通道住满了人,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网络图片)

虹桥地下通道住满了人,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网络图片)

另据「第一财经」周二(12日)报道,广东佛山市佛山大剧院最近张贴「历史有阳」不得入内的公告。该剧院在周一(11日)为此道歉,称有关禁止入场的表述「不准确」,并更改为「尚在居家健康监测期内的已治愈的确诊病例」不得入场。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