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大陆人的民族主义 他们还有救吗?

0

每逢国际灾难发生,中国大陆总是会传出幸灾乐祸的欢呼声。这次日本前首相安倍遇难,也不例外。看著小粉红们满纸兴高彩烈的污言秽语,我不禁想:他们还有救吗?

大陆人的民族主义,有几种超级病态表现:其一,看见别人倒霉,自己特别高兴。安倍遇难的消息传出后,全世界几乎是一边倒的表示震惊、同情、难过与惋惜。但是大陆的微博和微信却传出几乎是清一色的幸灾乐祸之声,这像极了「911」事件后,许多大陆人喝酒庆祝,为凶手点赞,甚至说,多来几次这样的事件,中国就赶上美国了。这种和人类情感反其道而行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们,实在缺少一个人应有的基本素养和道德水准。

其二,自己的家园有那么多的苦难和灾难,却假装看不见,别国一有灾难,马上大声叫好。这些小粉红们,做人的勇气实在可怜,只能对外不能对内。勇气不够,算计倒是很精细,对别国的灾难说三道四最安全。他们知道,为911大声叫好,美国政府不会找喝茶;为安倍被杀叫好,日本政府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反之,他们对自己本国发生的灾难,知道不管说甚么都不安全,所以假装看不见。这和文明国家太不一样。文明国家看到别国有难,能帮就帮,至少表示同情与安慰。至于发生在本国的苦难与灾难,他们绝不罢休,一定要追究政府和相关人的责任,所以这些国家的抗议与游行总是没完没了。

其三,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世界,一遇安倍事件,就暴露其黑暗与愚昧。黑格尔早在1831年出版的《历史哲学》认为,中国落后,其原因是中国人内在精神的黑暗,「理性与自由的太阳还没有升起,人还没有摆脱原始的、自然的愚昧状态。」190年的光阴过去了,这个现在看起来处处由现代化硬件武装起来的国家,其许多子民的内心,依然处于原始般的黑暗,在该有同理心、同情心的地方没有同理心,没有同情心,似乎依然处于自然的愚昧状态。

当然,把大陆民族主义的病态表现,都算在小粉红身上,是不公平的。这些病态的民族主义者们,首先是被中共当作能够随时煽动起来一致对外的有效武器,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反美、反澳、反英、反瑞、反加拿大、反日、反韩等历次政治事件中,发挥中共政府希望他们发挥的作用。不过,这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在很多时候,也会造成相反效果,如增加文明国家对中国的反感等。

这不,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7月上旬出台一项最新调查结果,显示19个国家24525名受访者中,有68%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其中,日本人对中国负面观感高达87%,澳大利亚、瑞典、美国、韩国的比率也超国80%。中国政府其实也明白,一些民主国家对中国的看法近年来持续下降。根据中国国安部的一份报告,海外对中国的敌意已达自1989年天安门镇压以来的最高水平。

我相信,北京政府不会完全不在乎民主国家对中国如此不堪的观感,但此政府目前最关心的应当是,小粉红们的表演千万不要太投入,免得20大节外生枝。因此中国政府很快就会出手约束小粉红了。然而,习近平肯定安倍对中日关系的贡献,似乎并没有让小粉红们收敛。他们依然认为自己说的很对。他们说,安倍多次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仇视中国,支持台独,践踏中国的国家尊严和利益,他死了中国老百姓高兴一下有甚么不对?还说,中国人的敌人死了,开心;中国人的朋友死了,同情。谁死都伤心,那是病态。

缺少正常的人道情怀,反映了中国和文明国家的巨大差距。3年前,好莱坞推出电影《Midway》,再现了1942年6月美国在中途岛海战大败日本海军、奠定二战胜利的史实;片尾道,谨以此片纪念在中途岛海战中丧生的美日两国海军所有将士。德国柯布伦兹的军事堡垒建有一座墓碑,纪念自一战、二战乃至新世纪维权战中丧失生命的所有德军士兵。在消失的生命面前,没有战胜与战败,没有这主义那主义,只有尊严同在。这是最基本的人文素养。中国的小粉红们应该从这里学起。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