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跨国镇压与日俱增,美执法部门采取行动予以反击

0
资料照:美国司法部大楼。

华盛顿 —

上个星期,美国司法部宣布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一名前雇员和一名现雇员被一个联邦大陪审团起诉。他们涉嫌与中国政府针对在美批评人士的一起密谋案件有关联。

执法部门说,这两名男子协助了一个“跨国镇压”计划,该计划的目的是“压制、骚扰、诋毁和监控居住在美国、践行言论自由的人士。”

这个计划的受害者包括一位居住在加州的知名华人雕塑家和一名参选联邦众议员的纽约华裔美国退伍军人。

这不是中国第一次在美国进行这样的行动。但这是中国第一次招募了联邦执法人员来支持他们的行动,反映出美国当局所认为的北京对他国越来越明目张胆的干涉。

戴维·劳夫曼(David Laufman)曾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司法部反情报和出口管制部门的负责人。他说:“看起来他们进行这种非法行动有明显升级,这种行动不仅违反美国法律,而且有违我们遵守的民主价值观。”

“跨国镇压”是近几年流行的说法,指的是威权政权针对居住在其境外的批评者所采取的行动。他们的行动有多种形式,从网络骚扰和恫吓,到人身攻击和刺杀,等等。

随着越来越多的政府“使用相同的工具”来攻击批评者,倡导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警告说,这个问题正在变成“常态”。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自由之家记录了从2014年到2021年间发生的735起跨国镇压事件,其中中国做的超过30%,是全球使用跨国镇压手段最多的国家。

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员雅纳·格罗霍夫斯卡亚(Yana Gorokhovskaia)说,大约75%的跨国镇压活动发生在非民主国家。

“中国政府在美国如此活跃,这是令人震惊的,”格罗霍夫斯卡亚说。

美国日益警觉

跨国镇压曾经被视为人权问题,但是美国官员越来越认为这是侵犯国家主权,必须要予以回击。在美国近来关注中国的这些攻击行为之际,美国执法和情报官员对中国的间谍活动和影响力行动发出警告。

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事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乌兹拉·泽雅(Uzra Zeya)上个月在国会的一个听证上表示,中国政府“全球镇压的触及范围和频率一天比一天令人警觉”。

泽雅说,作为回应,拜登政府已采取一个全政府式的应对策略,其中包括签证限制、出口管制和对作恶者进行调查和起诉。

她说:“我们必须正视这个严重威胁,我们正在以其应有的关注力度、严肃性和资源予以打击。”

中国政府否认在境外违法犯罪。

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就美国这些指称回应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置评请求时说:“中方一贯要求海外中国公民遵守当地法律法规。我们从未要求也不会要求中国公民做任何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事情。”

他还说:“‘跨国镇压计划’完全是无中生有,美方以此渲染中国威胁、抹黑中国形象的图谋不会得逞。”

猎狐行动

专家们说,虽然众所周知中国一直以来都在世界各地进行跨国镇压,但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内加强集权、对外采取更加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之际,中国打压异议人士和少数群体的情况在近年来有所增加。

劳夫曼说,至少自2014年起,中国的跨境活动就出现在美国执法部门的雷达屏幕上。

那时正值北京展开了被称为“猎狐行动”的反腐运动。“猎狐行动”和之后的“天网行动”试图将逃往海外的金融案件的逃犯遣返回国。但是美国官员说,中国一直借由该项目来让批评者噤声。

据自由之家说,中国政府的多个安全部门参与到了跨国镇压活动之中,包括国家安全部、公安部和人民解放军。国安部是负责反间谍和保障政治安全的机构。

自由之家说,国安部的人员针对维吾尔人、藏人和国内异议人士,公安部的警察则与当地的政府当局合作,给流亡海外的人士打威胁电话。在另一些情况下,中国政府会保持距离,利用像在美国的“反邪教协会”这样的代理人来骚扰和攻击批评者。

中国最近这起以居住在美国的异议人士为目标的行动今年3月浮出水面,当时联邦执法人员逮捕了两位知名的纽约华裔美国人。

纽约知名的学术人士王书君(Shujun Wang)被控利用他在华人社区的身份,搜集著名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的信息,并且将这些信息交给他的四名国安部联系人。

自称是一家媒体公司老总的刘藩(Fan “Frank” Liu)被控雇佣私家侦探非法搜集几位异议人士的报税记录和其他信息。

这两人面临包括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在内的多项刑事指控。

美国土安全部人员被起诉

在7月6日公开的一份替代前项起诉书的最新起诉书中,一个联邦大陪审团指控国土安全部现任执法人员克雷格·米勒(Craig Miller)和前执法人员德里克·泰勒(Derrick Taylor)从一个限制访问的政府数据库中获取那些异议人士的机密信息。还有另一名最近退休的国土安全部执法人员在起诉书中被称为“同谋”,但是他没有被公开指控任何罪名。

根据起诉书,刘藩的联系人是一家科技公司在香港的雇员孙强(音译,Qiang “Jason”Sun)。

2021年初,孙强据信指示刘藩监视三名在美国的华裔异议人士并搜集可以诋毁他们的信息。

法庭文件没有披露这些异议人士的身份。但是其中的两位受害者——加州艺术家陈维明和华裔花样滑冰选手刘美贤(Alysa Liu)的父亲刘俊(Arthur Liu,又名刘俊国)——在那之后站出来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第三名异议人士在法庭文件中被描述为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活动人士,他的身份仍然未知。

刘藩的行动在2021年初受到了联邦调查局的注意。当时他让一名私家侦探去获取陈维明和其他异议人士的报税记录。这位私家侦探对这些来自中国政府的请求感到担忧,因此联系了联调局并开始配合调查。

在一个秘密录下的电话录音中,刘藩据信要求私家侦探获取陈维明的报税记录,同意支付3500美元去贿赂国税局的雇员,让他非法调取这些记录。

没有国税局的员工被贿赂。相反,陈维明秘密同意让调查人员将他的报税表交给刘藩。

在一份没有日期的文件中,刘藩向孙强解释了获取陈维明报税记录的目的。

刘藩写道:“他的艺术品要价很高,我们据此相信他肯定收入一大笔钱然后逃税,这在美国是重罪。获得证据后,花点出庭的钱和律师费,彻底除掉他。”

在获得陈维明的报税记录后,刘藩据信让另一名私家侦探马修·兹布里斯(Mathew Ziburis)去监视陈维明。

在法庭文件中,兹布里斯被描述为是前佛罗里达州惩教所人员,在纽约当保镖。

陈维明的艺术作品包括一个涉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雕像,令中国当局不满。

兹布里斯带着孙强的指示飞往加州,偷偷将GPS定位设备安装到了陈维明的车内。他还在陈维明位于加州耶莫的雕塑公园中拍摄了陈维明和他的雕塑作品。

法庭文件说,兹布里斯假装成一名艺术品商人,是在为“一名非常富有的犹太人和犹太社区领袖”工作,并声称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想要他建一座“民主博物馆”。

兹布里斯在今年3月被逮捕。

2021年6月,那座以习近平的脸作为新冠病毒球蛋白的玻璃钢雕塑完工,但是在一个月后怀疑有人纵火将其焚毁。没有人因与这起纵火案有关联而被逮捕,但是陈维明将这起事件归咎于中国政府。

陈维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非常、非常难过。我担心有太多人为中国政府工作,想要摧毁美国,摧毁美国的言论自由、人民的自由和新闻的自由。”

上个月,在天安门大屠杀33年周年之际,陈维明揭幕了一座替代雕塑,取名为《中共病毒II》。这个雕塑使用了难以被焚毁的材料。

国会议员参选人成为目标

参选代表纽约第十选区的联邦众议员的美国陆军退役少校熊焱(Yan Xiong)说,他对自己成为目标感到“震惊”。

他在一个采访中说:“他们试图搞垮我的竞选。”

熊焱在2021年9月宣布参选。不久之后,一名前中国国安部人员据信雇佣了一名美国的私家侦探,试图破坏熊焱的竞选,包括对他进行暴力攻击。

根据法庭文件,前中国国安人员林启明(Qiming Lin)写道:“现在,我们不想让他当选。”

在其它一些情况下,中国跨国镇压的目的是向批评者施压,迫使他们噤声。

目前居住在美国的香港活动人士许颖婷(Frances Hui)说,她2019年在波士顿读书时帮助组织了一场支持香港的抗议,在那之后她被一名中国政府代理人“骚扰和跟踪”。

许颖婷说:“那个经历真的让我的精神遭受折磨,因为那涉及到我个人的生活,我个人遭到了那个人的骚扰。”

家庭成员受波及

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 是维吾尔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组织的创始人和执行主任。她描述了中国当局如何在她2018年在华盛顿一个智库上发言后不久将她的姐姐拘押。

她说:“我批评了中国的政策,描述了当前的状况以及中国对穆斯林的所作所为,阐述了我姐姐姐夫一家的信仰,然后我姐姐姐夫一家人就被送到了集中营。在那场演讲的仅仅六天之后,他们就把我姐姐作扣为人质。”

格罗霍夫斯卡亚说,不仅仅只有著名的活动人士才成为目标。

她说:“甚至是我们做研究时交流过的普通人——不是非常公开高调的法轮功学员仍会被骚扰。”

这种影响的波及范围超出了受害者本人。虽然许多活动人士在继续发声,但是还有很多人选择了保持低调生活。

阿巴斯说:“在美国有8000多维吾尔人。我们中有多少人在发声?如果看看社交媒体,经常发声的甚至都找不出50个人,都不到10%,因为他们担心家人可能会遭遇到什么。”

法里瓦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