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公务员遭遇降薪潮 地方政府深陷财政泥潭

0

今年上半年,大陆疫情此起彼伏,房地产市场持续加速下行,严重依赖楼市经济的地方政府捉襟见肘,出台刺激政策,并削减政府公务员、教师薪资。

对于中共政府试图通过各种政策稳经济,美国之音7月13日援引分析人士认为,多年畸形增长模式已不可维续。制造业萎缩、金融与房地产危机,叠加清零政策后,中国经济病入膏肓。

各地教师、公务员降薪潮此起彼落

今年3月开始,以高薪吸引名校硕博生当教师闻名的深圳传出降薪消息,有不少教师发帖称,他们年底绩效奖金将减少60%,还有教师薪资直接缩水到8万~10万。

6月15日,山东烟台开发区从小学到高中二十多所学校的一线教师集体维权。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数百名老师在烟台开发区高级中学门前罢课抗议,高喊“同心同德、不降不退”。他们称,近两年奖金没有发放,还被要求退回已发的5万~10万元收入。

江苏、浙江、上海已经成立降薪办公室。据网传通知,上海处级高阶公务员年薪从35万元降至20万元,主任科级24万降至15万元,降幅约4成。

浙江省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收入大概下降25%左右。广东省部分地区公务员暂停补贴,珠海公务员一年减薪6万至8万元,深圳地区降低5万到10万。

陆媒财新网6月21日报导,2021年下半年以来,多地规范清理机关事业单位津贴。

6月29日,财新网发出一篇题为“沿海多地出现公务员降薪”文章。文章称,沿海多地公务员陆续遭遇降薪潮,不仅各项福利、奖金、补贴等被取消,基本工资也被下调两三成。沿海地区尤其是广东、浙江、江苏等地的公务员受到的冲击比较大。目前文章被删除。

美国南卡莱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美国之音说,“大规模地要求公务员减薪,甚至退薪,要求退还它原来发的那些奖金,从这个角度看,财政确实出了大问题。”

现在地方政府还只是减薪,尚未裁人。他说,“如果经济继续下滑,这肯定是不够的。光减工资是不够的,最后恐怕不得不裁员。”

网友“龙华钟地”发博文说,“最近上海、浙江、江苏这些发达地区公务员都在减薪。公务员减薪是正常的,因为各地财政收入锐减。上海的一般性公共预算收入大降,导致必须给公务员减薪。这轮公务员减薪,从东部发达地区开始。地方财政收入下降太快,是公务员减薪的原因。”

“国内地产行业在刺激的政策下,也没有快速走暖,卖地收入大幅度下降,是财政收入下降的原因。”

网友表示,公务员都在减薪,各地财政收入锐减。(网络截图)
房地产市场快速下跌 地方财政腰斩

正如网友在博文中所言,财政收入下降,源于卖地收入大幅度下降。近几个月来,房地产市场持续快速下跌。

中共国家统计局6月15日公布数据显示,1—5月,商品房销售面同比下降23.6%;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28.1%。商品房销售额下降31.5%;其中,住宅销售额下降34.5%。

财政部6月16日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全国土地和房地产税收中,契税2,341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8.1%;土地增值税3,05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4%。

据彭博社6月22日报导,当全球注意力集中在中国各大城市的防疫封锁时,中国的住房市场正不断走低,一项追踪公寓与房屋销售的数据已连续11个月同比下降。

中共政府经济支柱就是土地财政,谢田说,“土地财政,房地产相关的,现在基本上都腰斩了。可以想像,对任何一个政府来说,如果你收入的主要支柱腰斩的话,肯定是很难支持。”

谢田说,“割老百姓韭菜也不会永远割下去。割到最后,房价太高,老百姓买不起了。现在中国已经有三四亿套房地产是空着的卖不掉。整个经济下滑的时候,很多人失业,也没钱去买。”

他表示,一旦房企破产,很多银行也就跟着垮掉,“现在银行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村镇银行挤兑的现象已经非常普遍了。还有资金到期被人偷走,公款卷逃,越来越多。这个显然是跟整个经济下滑有关。”

今年4月,上海评估机构“远东资信”研究员申学峰发表的题为“土地出让收入与地方财政可持续性”报告显示,近3年全国新建商品房销售均价涨幅连续下降,土地出让价格很难再上行。

报告称,2021年,土地出让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例高达41.47%,“在土地出让收入占地方政府收支比例很高的情况下,如果这部分收入大幅减少,就可能对地方财政构成冲击。”

地方财政深陷泥潭 分析:三大危机叠加“清零”

多年来,中国经济展畸形,过度依赖房地产,在房地产行业遭遇危机后,地方财政顿时陷入泥潭。

5月25日,李克强在“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上,对与会的省、市、县级约10万官员坦承,中国经济恶劣已严重冲击中央财政收入,4月份全国财政收入下降5.9%,地方财政收入下降6.6%。

6月7日,重庆市政府发布《关于2022年市级预算调整方案的报告》,宣布计划把年初安排的预算支出减少50亿元,继续落实中央关于政府过“紧日子”的要求。报告还提到,财政部4月初要求重庆市新增政府债务限额为1,350亿元。

6月27日,苏州市财政局局长刘小玫做《关于苏州市2022年本级预算调整方案(草案)》的报告时说,全市财政收支矛盾十分突出,需对年初预算进行优化调整。

该报告称,除了收入预算暂不调整,债券发行需追加预算支出,其它方面进行结构性调整,包括压减公用经费、追减各类非刚性、非紧急项目支出等费用。

6月16日,财政部发布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20,47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7.6%;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18,61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8.7%。

财政部预算司司长王建凡6月2日表示,面对基层财政困难的问题,今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近9.8万亿元,比上年增加约1.5万亿元,规模和增幅都是历年最大。

中国当下到处爆发经济危机,谢田毫不吃惊,“中国这个危机有点像美国的次贷危机,也有点像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危机,也有点像美国1929年大萧条。”

他说,“制造业萎缩,金融危机,房地产危机,三大危机相凑在一起了。这个经济的发展畸形,过度依赖房地产。所以本来就是万病缠身的一个人,现在又出了车祸:加了一个清零政策。就病情恶化,或病入膏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