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北京获取西方科技的后门?美以对话升级直指中国

0

2022年7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与以色列总理拉皮德在耶路撒冷签署安全宣言。

华盛顿 —

在美国与欧洲联手筑起针对中国的科技壁垒之际,以色列曾被视为防止中国获取西方科技的薄弱环节。不过,美国总统拜登在出访中东之际,与以色列达成重要科技合作机制与对话,很可能就此堵住中国获取人工智能、生物医学等新兴技术的关键通道。

美以科技对话强调“可信任”

7月13日,白宫与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同一天宣布了美国总统拜登与以色列总理拉皮德签署的有关科技合作的共同声明。声明说,美以两国领导人致力于将两国间的战略伙伴关系提升到新的高度,将启动新战略性高级别技术对话,目的是建立和加强两国在关键和新兴领域的技术伙伴关系,以共同应对全球挑战,包括对流行病的应对准备、气候变化、人工智能实践和可信任的技术生态系统等领域。

白宫声明说,美以关系反映了两国的“共同价值观和利益”。声明强调,承诺促进双方的相互创新生态系统要基于“民主原则和人权”,以此推进和保护关键技术和新兴技术,并应对地缘战略挑战。

“美国肯定对以色列和中国的关系感到担忧,特别是在关键技术领域。”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科技与国家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马丁·拉塞尔(Martijn Rasser)对美国之音说。

美以官方声明说,美以两国的科技合作机制将由各自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牵头,在人工智能、技术生态系统等环节特别强调“可信任”、强调创新环境的风险管控,其中包括科研安全、投资筛选和出口管制,以及关键和新兴技术的技术投资和保护战略。

《以色列时报》说,美以两国的双边委员会将每年召开一次会议,由美国和以色列轮流召开,第一届会议将于今年秋天在以色列举行。

华盛顿智库保卫民主基金会负责研究事务的高级副总裁乔纳森·尚策(Jonathan Schanzer)认为,美以科技对话层级提高,表明在关乎地缘安全的问题上,以色列选择向美国靠拢。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是美国采取的一个步骤,以向中国表明,以色列仍然是一个亲密的盟友,是美国在采取主控。”

拉塞尔说:“美国和以色列在这类领域有了更大的一致性——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中国担忧的回应。”

以色列对北京提高戒备

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的重要技术创新枢纽,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大数据、水处理、精细农业等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由于国内市场狭小,以色列格外注重吸引外资。根据《2019年投资以色列报告》的数据,2009年到2019年,全球对以色列投资从约5.5亿美元跃升至约95.1亿美元,10年间涨幅达16倍。

中国对以色列投资从2013年开始大幅增长。《报告》说,到2019年,中国共有22笔对以色列的投资项目,投资金额约为6.4亿美元,其中包括医疗器械、生物技术、自动驾驶等技术领域。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电信设备龙头企业华为都在以色列设立了研究中心。

中国对以色列科技行业的兴趣引起了美国的警觉。外界认为,以色列在处理美国联盟和中国的经贸关系上面临两难。中国是以色列第三大贸易伙伴,而美国政府对中国在中东事务扮演越来越显著的角色提出担忧。

华盛顿的主要关切一直是在军民两用技术问题上。在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在美国的强烈反对下,以色列取消向中国出售费尔康空中预警系统。此后,以色列制定了相关法规,以防止向中国和其他国家出售与军事有关的敏感技术。

尚策对美国之音说:“在可能的情况下,中国一直希望获取更多的以色列的技术,而美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这场对话至少要追溯到五年前,可能还要追溯到更长的时间,讨论如何限制中国对以色列宝贵技术的收购,特别是在军事领域。但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几乎可以肯定,(中国会从事)军民两用。”

华盛顿智库“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分析发展部主任、渥太华大学专业发展学院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专家卡姆兰·伯卡利(Kamran Bokhari)说:“如果从(防止技术)泄漏的角度考虑,美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隔离自己,确保其本土技术让中国人无法获取。但为了做到这一点,你需要让与你共享技术的伙伴国家不去允许中国有同样的技术获取途径。”

“重要的是要防止中国利用以色列作为后门,试图获得这种技术。”伯卡利说。

伯卡利说,以色列在信息技术、高速计算,芯片制造等领域发展迅猛,如果被中国获取,可能会被挪为他用。

“他们(中国)以从事逆向工程而闻名,所以这是一个隐患。”他说。

美国施压见成效 中国对以色列投资难度增加

有分析认为,如何保护关键技术不被泄露一直是美以两国双边关系中的关键挑战之一。中国对以色列科技公司的投资,在很大程度上仍不受监管。虽然以色列已经不向中国出口国防技术,并对军民两用技术的出口制定了严格的规定,但民用和两用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以色列如何适应这一现实仍有待观察。

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的伯卡利认为,以色列正在逐渐提高对中国战略安全隐忧的重视。

他说:“必须要理解的是,中国问题之于以色列、不如中国问题对美国那么重要。这是很自然的,因为以色列的直接安全问题来自伊朗及其在该地区的盟友,无论是黎巴嫩的真主党,还是叙利亚政权,还是伊拉克和其他非国家行为者,什叶派民兵等——这些是以色列国家安全的首要问题。”

“但我认为,为了与美国合作,我们看到有证据显示,以色列与华盛顿携手,要确保中国不会掌握有关技术,并限制与中国行为者特别是科技公司的合作。”伯卡利说。

美国说服以色列谨慎与中国科技合作的努力取得成效,特别是在重点行业的投资审查领域。据彭博社报道,2018年,中国投资者对以色列初创企业投资4.24亿美元,约占该行业总投资的5%,而在去年,中国资本仅占以色列初创企业投资的1%。美国还一直敦促以色列设立类似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那样的审查机构。

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报道,以色列官员去年12月向美国保证,将向华盛顿通报与中国达成的重大协议,并表示如果美方反对,以色列政府会重新审查以中协议。报道说,以色列内阁中的安全机构、国防部和公安部对这一问题进行过讨论。

保卫民主基金会副总裁尚策认为,以色列与美国紧密的盟友关系是以色列选择向华盛顿靠拢的主要原因,但他同时指出,中国近年来在民主、人权等问题上的劣迹,也加剧了以色列对中国态度的警觉。

“这里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包括中国窃取知识产权的做法、侵犯人权的行为以及其他让以色列人感到不舒服的做法,因为以色列是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更倾向于西方。”

2022年7月16日 10:20
许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