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 | 十年磨一剑:北约从「脑死」到复苏(下)

0

2022/07/14・09:30田牧(记录与整理)

G7的七国集团峰会于6月26-28日在德国巴伐利亚埃尔茂宫举行。下左起:廖天琪、万润南、田牧。图/撷自G7脸书,民报合成

「亚洲版北约」能否制约中国

廖天琪:至于面对拿破仑两百年前就警告过的「睡醒的狮子」——中国,欧美国家真的「怕怕」了。大家心中想的是「亚洲版北约」,要都参与到印太的「漩涡」中,其实从地缘政治上说,这是说不通也难以做到的。 「北约」不过是表达一种姿态,传递一种「楼梯响」的声音,真正参与的是美、日、韩,和东南亚地区的国家,跟大部分北约成员国并无所涉。

面对「醒狮」中国,G7也抛出一项「全球基础建设倡议」来跟「一带一路」比肩,是否落子又晚了一步?中共从2013年开始就步步为营,海、陆两栖铺展,在亚洲和非洲都赢得了「基建狂魔」的名声,让许多第三世界国家陷入负债危机,但是也的确扶植了当事国的基建事业,某种程度上开创了当地社会发展的生机。七国集团希望在2027年调动6000亿美元的资金来推动全球基建项目,且不说这笔资金届时能否真正到位,单是这么多金主参与其中,事情就够复杂了。何况民主国家有劳工法、环保法诸多限制,哪能跟专制中国一人拍板就成定局的干净俐落相比。而且中国人吃苦耐劳的能耐也是西方人望尘莫及的。

总结一下,西方工业国和北约盟国的确把俄罗斯和中国当成了竞争对手、敌对势力,俄罗斯的侵略战争把西方阵营团结凝聚起来了,今后双方会形成对峙,但这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

「中俄联手抗美」不是好事

万润南:在一个新的世界格局当中,季辛吉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实际上川普是接受了季辛吉的建议,专门在赫尔辛基与普丁约谈,是否达成默契,不得而知。至少在现实的美国政治中,遭遇了「通俄门」调查的巨大阻力。季辛吉的大智慧「联俄制中」沦为泡影。

在普丁侵略乌克兰后,川普还称赞普丁是天才,说什么「我最懂他」之类的话,就说明他们之间确实是有过默契的。从大局上讲,中国本来处在一个十分不利的局面。倘若按照季辛吉的设计,美国应该联合俄罗斯,制约中国。但现在的结果呢,战略全局变成了俄中结成了死党,抗衡美国。所以从这个变化来讲,中国是得利的。


按照季辛吉的设计,美国应该联合俄罗斯,制约中国。但现在的结果呢,战略全局变成了俄中结成了死党,抗衡美国。左起:普丁、习近平、拜登。示意图/撷自网路,民报合成

季辛吉的原文是:「400年来,俄罗斯一直是欧洲的重要部分,在关键时刻俄罗斯一直是欧洲权力平衡的保卫者。欧洲领导人不应该忽视这种长期关系。」季辛吉的眼光,可说是「姜还是老的辣」。

季辛吉还说:「乌克兰的合适角色,是成为一个中立的缓冲国,而不是欧洲的边界。西方应该考虑俄罗斯的利益,避免其成为中国在欧洲的前哨。」现在实际上是这样,俄罗斯真的成了中国在欧洲的前哨了,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俄罗斯还求着中国。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讲,大意是:俄罗斯是中国跟西方对抗的最后一道屏障。也就是说,俄罗斯本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的问题是,它不靠中国还不行。

俄乌战争前,俄中能源贸易,中国提出用人民币结算,普丁不干,说要用欧元结算,现在是所有的贸易都用人民币结算了,连印度购买俄能源,已超过2000亿美元了,都是用人民币结算。

所以说,中国在大局上是得利了。季辛吉也讲得很清楚,他说:我不相信称霸世界是中国的理念,不过中国未来可能会变得十分强大,但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季辛吉这个老爷子,从他开始建议,要「联俄制中」,应该对俄罗斯什么态度?对乌克兰什么态度?要避免什么?讲得清清楚楚……。

结局是什么呢?季辛吉当年「联中制苏」,大战略是成功了;而现在的「联俄制中」,却得到了一个相反的结果。

欧洲弃俄政策能否摆脱危机

廖天琪:其实北约峰会召开之前,G7的七国集团峰会于6月26〜28日在德国巴伐利亚埃尔茂宫举行,德国担任了轮值主席。北约峰会是G7峰会的延续。 G7峰会已经定了调,要坚决支持乌克兰,并在气候保护、可持续发展,全球粮食安全和性别平等这些领域进行了重点讨论,提出了应对方案,轮值主席德国总理萧兹(Scholz)明确地提出,要减少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加强再生能源的发展,他甚至提出建立国际气候俱乐部的想法,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对于粮食危机,各国将提供45亿美元的资金来应对可能到来的粮荒。


G7轮值主席德国总理萧兹(Scholz)明确地提出,要减少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加强再生能源的发展。图/撷自G7脸书影片

不论G7 还是北约的两个峰会,都把俄罗斯看成是当前世界危机的直接肇事者,但是俄罗斯既是能源又是粮食出口大国,解铃还需系铃人,跟俄罗斯「死磕」不应该是唯一的选项,制裁和施加压力有其必要,像把瑞典、芬兰纳入北约,拉拢西巴尔干和黑海地区国家,形成对俄罗斯的包围圈这些作法都对,但是另一方面还是要对话、协商。三十年来,世界好不容易把东西对峙的阵营拆除了,现在不能又重新打造铜墙铁壁来围堵哪怕是魔鬼的对手。

结语:「北约」面对的问题知多少

廖天琪:「战略概念」文件提到不属于北大西洋地区的中东、北非等不稳定的地区,打击恐怖主义很重要。

恐怖主义依然是对世界的一大威胁,但是这种思潮和手段毕竟只能在狂热偏激的小众群体中发生作用,无法普遍广泛地欺骗广大群众,它能扰乱社会,却无法取得人心。我们看见连阿富汗的塔利班那些野蛮的伊斯兰狂徒也多多少少被中共政权「收服」了,对付恐怖主义并非「无解」,方法对,百炼钢也能化为绕指柔。

俄罗斯已经采用了核威慑手段,但是「战略概念」文件提到要为没有核武器的世界努力,是否言不由衷?

犹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民主共产阵营对峙尖锐,要求双方裁军、发展世界「无核」之声甚嚣尘上,西方的和平运动展露头角,欧洲许多理想主义者提出要民主国家单方面裁军,他们认为只要我们放下武器,对方解除恐惧,就不会继续扩军,假以时日,也会放弃使用武力。这种天真善意的想法,尚未得到应证之前,柏林墙就坍塌了。现在回头看,不禁捏把冷汗。放纵的权力就如同虎豹,不噬人是违反它天性的。当然进行核竞赛是危险的,但是适当地拥有核威力才具有谈判的筹码。当然无核世界作为大方向是对的,但距离遥远。

全球气候暖化问题严重,「战略概念」文件是否没有足够重视?关于气候变化的国际会议不断地在世界各地举行,6月间在德国波恩的气候大会上,各国领导人讨论并检验两年前在英国格拉斯哥的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各国承诺减少使用化石燃料,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污染环境的国家,占了世界碳排放的27%。中国答应并且也在今年来持续减少了排放,但这是否跟新冠疫情造成的减产有关,不得而知。印度也是个煤炭消费大国,目前还看不出它所做的努力。森林的砍伐是气候的杀手,亚马逊热带雨林多半在巴西,而那里对森林的破坏依然有增无减。目前全球暖化已经达到侵蚀大自然,绝灭生物物种的警戒线,任何这方面的努力都不为过,各国都应当将此议题提到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

【闲话三人行】: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子又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尽管是些闲言碎语,唠叨些普天之下满意不满意的言论,不敢冒然称是醒世警世之议,听不听由你……(全文完)

专栏属作者个人意见,文责归属作者,本报提供意见交流平台,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