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最新发现:苏联想用回军阻挡日军以及新疆换取外蒙

0

党史最新发现:苏联想用回军阻挡日军以及新疆换取外蒙

作者:徐泽荣

一、马仲英降苏后四年被杀害

1959年,大陆上映八一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回民支队》,轰动一时。这支后被共产党收编的回民军队,兵员来源于华北、活动局限于华北。因是少数民族武装,中共突出宣传司令马本斋,极少宣传其他领导人,包括他的入党介绍人刘世昌。三八式干部刘世昌1964年便被晋升为空军少将。他女儿刘小妹曾是我穗外校的同学,低我一级,学法语的,搭伴下过海南。

于是乎读博期,当西北另一支回民军指统率者马仲英现于视野,笔者就上了心。不过马仲英并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曾被南京政府任命为新36师师长。孙立人是新38师师长。但实际上,南京政府对其并无饷械供应,他就是一个自生自灭的籍贯甘肃的回民掌门、军阀、流寇、土匪。打过甘肃、宁夏、青海、新疆。曾经多次成百上千海杀平民,无论汉回维哈,对于苏联人则见一杀一[见诸(瑞典)斯文•赫定著,凌颂纯、王嘉琳译《马仲英逃亡记》(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1985)赫定曾使丝绸之路再度扬名于世]。流传至今为人称道功在祖国事迹,恐怕就是一件:粉碎过企图令新疆脱离中国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其人军事业绩可称暴兴暴衰,有人说他:就像一颗天边划过的流星,短暂而耀眼。对于马氏生平、结局以及战绩、政绩的详细介绍,读者网查便能知晓,笔者于此悭赘。

网上这样说道:

1934年7月,马仲英在周围的共产党员的影响下带领200多名骨干到苏联学习。马本人学习飞机驾驶。次年,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进入甘肃,马仲英和苏联人准备迎西路军入疆,因后来西路军兵败没有成功。同年,他把一盘录音派人带到南疆他的新36师旧部。录音中说:“中国目前的形势,外患日益逼近,内政日益腐败,卖国贼无耻地卖国,日本帝国主义毫无忌惮侵占我国领土,西北地区也到了危急关头。我们要准备抗战!消极就要当亡国奴!同志们,本师长不久就要领导大家向光明的大道前进!”

马仲英最后的结局有多种说法:

1.在苏联大清洗中被杀;

2.在苏联学习飞机驾驶失事;

3.援助西班牙内战牺牲;

4.在苏德战争牺牲。

据苏联解密内务部(NKVD)档案,苏联从1935年起拉拢马仲英,并与其所率(国民党)新36师建立贸易联系。1937年新36师彻底瓦解,被盛世才收编。据2012年兰州大学学者赴前苏联地区研究表明,马仲英很可能是在盛世才的要求下,于1937年被斯大林下令杀害。

盛世才向斯大林报告他的妹夫俞秀松――中共最早党员之一――是个托派,斯氏就将俞氏逮捕押回苏联枪毙,由此可以掂量出来斯氏对于盛氏一度十分言听计从。他的妹妹盛世同后来远赴上海嫁给俞秀松弟弟俞寿臧,当了一名小学教师;余生都在为前夫平反奔走呼号,终得苏中两党中央隆重批准恢复名誉。

苏联解密档案当中,肯定会有关于马氏因何原因被杀记载。还望后学不懈寻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是近年出版的贾米里•哈桑雷(旅居国外维吾尔族学者)著,杨恕译《苏联政策中的新疆》(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21),在24页上,对于上述马氏结局记载,已经表示怀疑:

1934年6月,在收到苏联方面的军事援助以及做好了各种必要准备工作之后,(盛世才)政府武装开始发起夺取(马仲英部败逃终点)喀什的战斗。由于两军实力存在差距,回民部队的失败无可避免。考虑到这些情况,马仲英在6月份就开始与喀什的苏联领事马科斯•杜姆皮斯展开谈判。据一些资料记载,马仲英及其几位高级军官在苏联领事馆人员伴护下,经伊尔克斯坦的边境联络站被押送到了苏联,以马虎山为首的马仲英部残军随后向山区撤退……苏联为了保留向盛世才施压的砝码,最终还是没有将马氏移交给盛氏。马仲英提出在苏联政治避难的请求,起初他被押送到阿拉木图,尔后又被送到莫斯科。直到1938年,斯大林才透露了自己心中对马仲英的想法,世人才得以知晓:若对日战事开启,他需要一个可靠的人;而对斯大林来说,马仲英就是这个人(见诸《斯大林、莫洛托夫合付罗希洛夫同志在克里姆林宫与盛督办的会谈》,1938年9月2日,俄罗斯社会政治历史国家档案馆,全宗558,目录11,案卷323,页39)。但马的用处一直没有出现,而至三十年代末,他便在莫斯科因一些未明情况死亡。

这里用的字眼乃是通常用于战犯的“押解”,而且根本没有讲到“共产党员影响”、“学习飞机驾驶”、“迎西路军入疆”、“派人带回录音”、“转而准备抗战”、“抗日豪言壮语”。笔者相信这是大陆史家讨好某党为马脸上贴金之举。马仲英之所以提出在苏政治避难,就是害怕得到苏联奥援的盛世才对他赶尽杀绝。如此这般,可知他是十分明白,回族军怎么样也不是苏联人的对手。苏联军是顶着撤退入疆的两支军队白俄归化军、东北抗日,军的名号助盛灭马的。

                      

斯大林欲用马仲英阻日军

本节和下节都会先交代一番笔者对于本文所涉现代史大背景的更新框架认识。中共建国以后第一本官修党史,似为中宣部一干部缪楚黄所撰的《中国共产党三十年》(1921—1951),笔者幼时就曾拜读。读者若比较“更新框架认识”和“缪楚黄三十年”,必定会生恍如隔世之感。

越飞―孙文会谈,商定:护法政府割据广东乃是权宜之计,割据西北才是长远之计。此项战略后被共产国际责成其下成员中共继承。长征并非纯由五次围剿战败导致,亦是“西北革命中心”、“武装保卫苏联”战略之付诸实施。红一方面军首先设想会师红二方面军,目的乃是由荆江一带北渡长江经过鄂西进入西北;其次,一二两军均曾设想作为喘息阶段,割据贵州,“背靠云南,面向遵义重庆”,用意乃是由法共越南支部输送苏援饷械;红四方面军先是贯彻鲍罗廷“西北革命中心”战略,从鄂豫皖移师川陕边,接应一二两军,后是贯彻斯大林“四川革命中心”战略,南下川西天全、芦山鱼米之乡,并非完全分裂红军。既然本是执行斯大林新战略,就不可能不经请示苏共中央/共产国际,就对毛部加以兵谏。苏共中央/共产国际能同意吗?那岂不是前功尽弃、血本无归?估计到了川西之后,红四便可依靠苏联成都领事馆协饷,苏联哈密运输机协械。至今不知因何缘故,苏方计划蘧然改变,导致该部只得重新北上。被毛视为叛军。三军到达陕甘宁之后,只有东面临敌,北面有外蒙苏军,西面有新疆苏军,南面有行军作战极为困难的大巴天险。西北接受苏联奥援,千里边境几无哨所。飞机、汽车、人员、装备悄然入境,南京基本没法知道。有位仁兄贸然说道,共产国际盲目指挥,强迫命令,造成红军弃守瑞金苏区,被迫匆促踏上长征,它得为此挫败负上完全责任!还有的名学者,视毛泽东与斯大林平等,说啥“毛氏不信斯氏”。你钱啊枪啊命啊位啊都是他给的,这种情况,你能跟他平起平坐?

回到主题。不过这是一项双赢操作。苏联非常担心日本通过远东侵略自己,迫使它得西东两面作战,西面:早期,许多欧洲国家,中期,波兰、芬兰,后期,德国。日本通过远东进攻苏联,有着北与西伯利亚铁路平行,南与中国万里长城平行两条路线。1935年10月,中共三大主力会师陕北,可以担负起来武装保卫苏联任务。但在1934年6月,接受马氏投降之时,红军仍然远在长江流域,远水不解近渴。所以斯大林必得未雨绸缪:不惜冒险放虎归山,利用马氏重组回军,令其挺立长城南线西蒙、宁夏、陕北、甘肃地段,于此有效阻击西犯日军。苏联为其供应饷械(也就控制了他)。1938年的张鼓峰战斗,1939年的诺门罕战役,苏军对于日军大获全胜,日军今后铁路北线侵苏概率,急剧趋零。而于1938年,中共刚好建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可以国共两军携手保障南线安全,于是乎马仲英死期到。马仲英投降后第二年,斯文•赫定于其书中,曾记下新疆人对于曾经夸口:“给我50万军队,我可以从新疆一路打到伊斯坦布尔”的“打不死的马仲英”的评价,如下:

对于马仲英来说,一切都不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恶劣的地形、气候,比如冰山、沙漠、严寒、酷热,能够阻挡他的进军。他不怕任何障碍,总能够闯将过去。他若果在一处被打下去,必定会在别处浮上来……只要他像鬼船一样在沙漠的海洋里浮荡,亚洲的这一部分地区,便会永远不得安宁。(264页)

相信斯大林、盛世才更是这样看马仲英。若用不着,就放了他?绝无可能!

顺便说说:如欲摆脱两面作战危险,苏联对于日本,一要遏制,吓住它,二要绥靖,稳住它。如果遏制过度,惹毛了向将中共看成苏联在华配角的日本,会令它起意犯苏,直捣幕后主角苏联,苏联绝不允许。尽管毛泽东说过利用日本削弱国府的话,也得看到:一,美国人曾指责蒋介石猛囤积到手租借法案物资,准备用于内战。在这点上,毛蒋半斤八两;二,怎样抗战算盘珠子,是由斯大林而非毛泽东拨动。毛氏拒绝派兵苏联远东,抵御南满日军,斯氏略施小计,就借盛世才之刀巧杀毛氏之胞弟,以此警告、惩罚毛氏本人。毛氏怎敢/怎能过冷、过热抗战?防守住南线,忽悠住日本就是他的义务。少一分右倾,多一份左倾,会被整得半死。王明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现被证明属于苏联所设计的战略欺骗,目的是要使外界不再认为中共乃是苏联配角,而是国府配角。苏联此期奥援中共武器,有意令其数量和质量都不足以对日发动大型会战。中共兵工厂此期自行生产的步枪只有四万支,而且枪管寿命只有可怜的300发。如若宣称抗战末期中共120万人武装拥有枪支90万,大多都是来自缴获而非来自苏联,那岂不是等于承认中共武装部队歼灭日军至少高达六七十万?那样不就没国军的份儿了。待到战胜德国,一招猛虎反噬,苏联两周就将关东军消灭干净。海拉尔要塞争夺战,苏军涌现八位以身体堵枪眼的英雄,怎么能说此时日军已无昔日强悍?结局足以辩白一切。另外,绥靖方面,按照通用间谍作业守则,潘汉年完全可以勾连岩公馆,私见汪精卫;胡寿楣完全可以接近李士群、出入七六号。坊间就不要再纠缠这些事,称中共不抗日了。

左一个不幸将中国推下深渊,右一个可能将中国升级民主

 三、斯大林策划用新疆换外蒙

越飞―孙文会谈,商定:苏方答应供给中方金钱、武器、军校、顾问;允诺废除两国之间所有不平等条约(19个),归还先前侵占中国领土;承认中国对于外蒙主权;支持广东革命政权统一中国。孙文强调中方无意采用共产主义制度,但是作为善意交换,答应联俄之余,实行容共。看似不成比例,所以笔者猜测可能还有共同防御日本称霸条款。谁能抗拒不费一兵一卒就可收回沙俄(而非苏联)强力夺去清朝近五百九十万平方公里领土的诱惑?换作是你,会说不吗?说不者等同于卖国贼。吴佩孚乃是因为不愿背叛北洋,陈炯明乃是因为不愿出省北伐,而不是因为出于民族主义而拒绝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香饽饽的。但是过了两年,孙文见到废约、归土之事乃为欺骗,便给美国政府写信,要求西方权邦共管中国若干年份,协助中国从下到上各级政区建立民选政府,待其稳固之后,方才还政于华。但是,美欧西方国家政府再次拒绝帮助孙文。之后他就因癌去世。蒋介石在苏联支持下,推翻了北京政府,建立了南京政府。旋即分共绝俄,大开杀戒。苏联转而倾力接续1919年时开始的奥援中共饷械(早于1923年越飞―孙文合作)。但是由于苏中二共对于奥援秘密守口如瓶,致使蒋氏严重低估中共军事潜力以及壮大前景,甚至到了对于积极争取美英雄厚支援意兴阑珊地步;为了保全个人权力,坚持拒绝交出军权予罗斯福、杜鲁门使华代表史迪威、魏德迈,后又实际拒绝美国帮助建立三权分立政府。最终导致自身惨痛亡国,逃至蕞尔台湾苟延残喘。此为咎由自取,不关史魏罗杜“友共”之事。这是蒋氏御用文人代其巧言诿过之词。美方若是友共,咋会掀起对苏冷战、成立北约组织、参加韩战越战、封锁共产中国?一战协约国军队交由法国元帅指挥,二战同盟国军队交由美国上将指挥,后果有否形同吴三桂揖引清兵入关?法、美有否乘机霸占别国一寸领土?到了今天,台湾政权军事已然沦为全面仰美鼻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可以说孙中山对于导致俄毒入华负有开创性责任的话,那么不妨说,蒋介石对于导致俄毒入华负有决定性责任。蒋氏当时要是真心实行借美制俄对外政策――其时驻日美军高达46个师,可以随时西调来华,近过北京到上海,那么今天的中国本来大概率是变为经由蒋经国推行民主之后的中国!中共可以议会政党――譬如说“社会民主工党”――的身份参政,甚至经过选举胜利组阁主政。蒋介石十分愚蠢地自我剥夺了曾为孙中山――事实上也是华夏族――梦寐以求的千载难逢的机会!须知光靠我们自己,是搞不成民主的啊!美国对于中国格外重视,不像对待吴廷艳、塔利班那般举重若轻,否则不会早在战前就设想:战后赋予中国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地位――当然,人家必假设了美军带携华军于华大胜日军。所以,笔者认为,坊间朱紫莫辨芸芸众生不明真相指鹿为马,为蒋介石唱赞歌,对孙中山泼脏水,很没道理,很没良心。对于民主派来说,这已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头”了。经济方面,郭岱君说,他政策没搞公有制,但心理仇视私有制;仅在逃台十年之后,方才接受美援附加说明:产权私有、自由经济才是正道。

回到主题。前面已解释:为啥想过宁愿不杀马仲英这个丧门星,也要他率回族兵扼守住南线?现在要解释:为啥不留着他,待到盛世才重返中央政府怀抱,启用他代理苏联武力夺回新疆?

坊间流行谬论,说是国民党政权坚不承认外蒙独立。1945年8月,中国南京政府和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联势力此后主动渐从新疆退出,为何主动退出?有一词组这样概括苏联动机:“以疆换蒙”。对于苏俄,蒙古要比新疆重要,因为它居于外敌可能入侵本国北南二线中间,乃为咽喉之地。于是喜于再得新疆的南京政府对苏投桃报李,哈桑雷于其书根据事实澄清:

重庆政府(1946年5月迁回南京)同样也在1946年1月初通过了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决议。早先,在1945年10月底,中国最高国防委员会在研究蒙古人民共和国举行的全民投票结果之后,决定建议中央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中国立法院指示内政部通知蒙古国政府:中国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1946年初中国政府采取此类措施的缘由,就是蒋介石想让中苏关系走上互信的轨道。(198页)

这个互信轨道当然包括:希望苏联切断或者至少减少其与中共关系,尽管斯大林对蒋经国伪称:“莫斯科没有能力影响中共的立场。”

1950年,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废除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1952年,中国国民党政府在撤退台湾后,以苏联“违约”为由,向联合国大会提出“控苏案”,并经大会决议通过。1953年2月25日,中华民国外交部宣布正式废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并否认外蒙古的独立。但是这个否认已是“皮之不存,毛奚焉附”。

1919年10月,时任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的徐树铮,率西北边防军第一师进入外蒙,以武力迫使外蒙于1919年11月17日宣布外蒙撤治,由中华民国北洋政府直接统治。但是两年之后,外蒙再次脱离中国:1921年2月中国驻军被恩琴率领的白军击败;7月,恩琴白军又被苏联红军击败。如果此时中国出兵外蒙,决定性地击败苏联红军,那么就不会有外蒙独立。徐树铮号称段系灵魂人物,既有率兵首次伏蒙在先,此时(1921—1925)何不请缨再次伏蒙?是不是吃软怕硬?像徐树铮那样率兵巡游一次外蒙古,或像国民党那样派舰巡游一次九段线,乃至诉诸口炮据理力争,搏个口彩,就以为可以收复、巩固辖境主权,那是白日做梦。吹捧徐树铮,也没啥意义。咱喜欢来虚的,民族劣根性啊。

北京政府、广州政府、新疆政府、内蒙政府迭次反对外蒙独立,引起苏共中央焦虑。笔者苦思苦想,公安破案似地得出一个结论:

于是他们居然想出一个长远、渐进的诡计:“以疆换蒙”。苏联幕后策动(代理李大钊、冯玉祥)郭松龄、林长民起兵反奉,时在日本陆军大学留学的盛世才(盛氏娶了郭氏养女为妻),马上辍学,回国参与。兵败之后,奉张停了他的留学公费,并不认识他的冯玉祥为其筹够费用(苏联涉嫌供给)回日完成学业。盛氏毕业回国,得到南京政府军事机构一个职务。根据埃德加•斯诺披露,苏联政府设法说动南京政府同意盛氏调往新疆任职。过后,盛氏取得新疆政权。苏联通过三个上过黄埔军校、留学苏联归国中共党员,策动马氏率兵由甘肃入新疆与盛氏争霸,导致盛氏一边倒向苏联,祈求后者出兵援己灭马,成功。盛氏其后两次申请加入苏共,第二次时得其所愿;多次申请政府之后,苏联旋即策动三区革命。笔者相信苏联此举乃为以后以疆换蒙增添己方交换价值,并非真心推动疆独。证据:三区革命代表团的五位领袖及其三位助手后来惨被杀害。网上披露:“扎巴依喀勒山空难在前苏联解体后部分档案解秘:此一事件并非“空难”,而是斯大林与毛泽东共同进行的政治谋杀。三区革命的代表团是被克格勃关在原沙皇的马厩里,随后遭到处决。”

(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9%8E%E5%B7

%B4%E4%BE%9D%E5%96%80%E5%8B%92%E5%B1%B1%E7%A9%BA%E9%9A%BE。)此一诡计从设计到完成前后历时20年。应是苏军情报部战略欺骗局的大手笔。咱被人当猴子狠狠耍了一回。天可怜见!

顺便说说:其一,中国外交部及其上级心思远远不及老大哥慎密:唐努乌梁海、外蒙科布多相连两地共47万平方公里,并不属于前述19个不平等条约规定之内。江泽民任内,两国永久划定中苏边界,这帮仁兄丝毫不知提出:连同两地中苏边界划定之前,苏方答应廉价出售西伯利亚四条大河上游河水或者洪水予以中方,每年2000亿立方米,。否则重谈两地归属。这样不是就有北水南调了吗?这帮仁兄头头,应被判个玩忽职守罪。

其二,恶人自有恶人磨,强中更有强中手。就在苏联红军进占外蒙100年后,2022年,实行“第三邻国”对外政策的蒙古人民共和国,邀请到了美利坚合众国派出第11空降师进入本国参加多国联合演习。中国开放领空允许美军借道进入外蒙。历史的天平似乎出现向南回摆迹象。笔者希望这是中美合邦的“小荷刚露尖尖角”。李鸿章开放东清铁路建设经营项目予以俄国,还清俄国干涉还辽恩典;毛泽东出兵朝鲜成功驱赶美军回到三八线南,还清百万苏军扫满恩典;习近平签下二十五年高价购买俄国原油协定,还清一五二五苏援恩典。在这之后,我们可以考虑向俄“折扣清算领土债务”了吧?上述“北水南调”,属于界约里的商约。纯粹界约政约,笔者认为,只有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必得索还,因为那里气候不若其他失去地区无比苦寒,兼且土地肥沃,属于另一个北大荒。苏武牧羊,据查不在贝加尔湖,而在甘肃民勤白亭海湖。外蒙,就让它继续独立但是结盟美国好了。咱借美制俄。美国仇视的只是共产主义,不是炎黄子孙。西边,笔者还是主张,让新成立的喜马拉雅民主共和国成为中印之间的缓冲区。

至于苏共奥援中共饷械致其夺权成功恩典,尽管本人属于中共老营之后,但是还是要说:此惠已被俄毒携带马克思毒、西突厥毒对于我国朝野之创巨痛深冲销,甚至尚有不足。我们完全,完全不需感恩,而且“千万不要忘记”!

1960年代升任苏联战略欺骗总局局长的奥加尔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