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宏:蔡英文有个「政敌团队」

0

蘇貞昌與賴清德是蔡英文從政生涯讓她刻骨銘心的兩大「政敵」。(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苏贞昌与赖清德是蔡英文从政生涯让她刻骨铭心的两大「政敌」。 (图片摘自总统府网站)

如果要挑选一个让蔡英文从政生涯椎心刺骨的「死敌」,苏贞昌肯定榜上有名。早在扁政府时期,所谓的「苏蔡心结」是当时内阁的一门显学,从2006年苏蔡搭档正副阁揆开始,俩人行事风格南辕北辙,共事过程宛若一场灾难。当时的总统陈水扁后来证实,苏贞昌曾数度向他要求撤换副阁揆蔡英文,蔡英文在副阁揆卸任后更坚持不接受政院勋章。而2010年县市长选举里,苏贞昌抢先宣布参选台北市长,把时任党魁的蔡英文「挤」到新北市参选,更让当时蔡的幕僚群起不满,双方人马几乎要翻桌对干。

如果要再挑出蔡英文的另一位刻骨铭心的「政敌」,那就是赖清德了! 3年前那场民进党总统初选之争,一直到民调前10天,俩人都还难分轩轾,过程惊心动魄。据称,赖清德在刚宣布投入总统初选时,声势势如破竹,蔡英文身边幕僚都一度以为大势已去,台湾第一女总统将成为台湾第一个无法连任的总统,蔡英文本人更是几度茶饭不思,甚至在亲近友人面前潸然落泪,其压力之大远甚于两次真正的大选。

苏贞昌与赖清德都曾让蔡英文从政生涯备感威胁,有趣的是,迄今仍权倾半边天的蔡英文,却将她身边最重要的两项职务──阁揆与副总统交给这俩人。许多民进党人于是私下笑称,现在的民进党政府,其实是蔡英文的「政敌团队」。说这话的民进党派系大老笑得有点无奈,也有些尴尬,但语气中更多是钦佩。因为,要政治人物在自己权力鼎盛时期,毫无罣礙地将权力资源最丰厚的职位交给曾让自己撕心裂肺的政敌,那是一件多困难的事。

安倍晋三遭刺身亡后,台北政坛耳语不断:以安倍在日本的份量,以及他与台湾的友好程度,蔡政府应该派谁当「特使」才足以表达我方的哀思并象征双方的关系突破?当时多数人都认为,前副总统陈建仁既非现任官员,辈份地位又高,应能充分代表蔡英文,是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然答案揭晓,是现任副总统赖清德代表蔡英文前往日本向安倍家属致哀,再次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众所皆知,民进党内的「英系」正在纠集团队力挺陈建仁,希望能抗衡新系与苏系力挺的赖清德,在后蔡英文时代杀出一条血路。不过,外交讲究伦理与辈份,在向安倍家属致哀这件事里,「现任副总统」当然比「前任副总统」更具象征意义,也更能代表台日关系的进展与突破。蔡英文把过去10多年经营台日关系所搭起的舞台给了赖清德,而非自己更为亲近的陈建仁,也不过是再次证明,她是个不被党内派系思维绑架的党主席,更是一位以国家整体利益为重的总统。

昨天的民进党全代会,是后年总统立委大选前一次关键的民进党内党权选举,所有有志于总统立委选举的民进党派系无不卯足全力催票换票,希望能巩固自己所属派系在正式提名前的党内权力。不过,熟悉民进党权力生态的人都知道,这是民进党派系的「卡位战」,却不是明年总统立委选举的「前哨战」。民进党的(总统)大选提名是一个随支持者意向而流转的过程,派系在其中的作用甚微;若私心太过、逆势而为,把党权选举上纲到总统大选布局铺排,最后反可能会遭到反噬。

蔡英文的党龄甚浅,也没有明确派系属性,比起许多长期浸淫在派系政治的老民进党人,她极少师心自用,所以团队成员得以适才适所。如果蔡英文早已证明自己是一个从不被派系绑架的领导人,那少数的民进党派系何苦拿着鸡毛当令箭,枉做小人?

这几年下来,苏贞昌已成为台湾解严以来任期最久的阁揆,稳固的中枢领导,也造就蔡英文第二任期的高施政满意度;赖清德在过去四年谨守分寸,进退得宜,也巩固了后蔡英文时期的接班问题。一边是敞开心胸,知人善任;另一边也尽其所能,戮力以赴。这样的「政敌团队」,足堪台湾政坛的一页启示。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