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额垫付难止民怨 观察人士:河南村镇银行暴雷仅冰山一角

0
在中国河南一些农村银行前抗议银行冻结存款的储户们。(2022年7月10日)

台北 —

河南爆发村镇银行储户大规模抗议后,当局自7月15日起启动小额垫付,但有储户隔日向美国之音反映,全村村民“都没有结到钱”。该储户质疑,当局遭大规模抗议后,才出台垫付方案,只是为了平息民怨的缓兵之计。对此,观察人士表示,河南金融弊案恐潜藏钱权勾结的黑幕,并可能只是中国金融问题的冰山一角。后续逾400亿人民币的资金缺口要如何偿付?问责哪些单位?中共若无力善后,民怨恐持续沸腾。

河南四大村镇银行冻结储户资金近三个月后,自7月15日起透过微信小程序 “村行垫付”,结算5万人民币以下的小额存款给部分储户。

综合蓝鲸财经、第一财经等中媒报道,虽然首日频传系统拥堵、身分证上传卡关或信息核实缓慢等波折,但预估应有超过300人取回小额储金。

不过,一名住在河南省郑州市、因议题敏感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性储户7月16日以书面形式告诉美国之音,他们全村符合首批垫付资格的储户“都没有结到钱”,因为系统一直显示仍在“核实信息”中。

储户抗议后 河南出台垫付方案

该储户说:“肯定有人拿到(钱)了,我知道。但我们村真没有,千真万确…实际上要核实信息一天就够了,大数据那么厉害,它(当局)要真想给你结,次日就可以,这都几天了。”

这位自解放军退役的储户自己并不符合首批垫付资格,因为他在河南上蔡惠民村镇银行的存款额达20万元人民币。

根据河南省银保监局和地方金融监管局7月11日的公告,符合首批垫付资格者为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单一机构单人合并存款仅5万元人民币以下的储户,垫付工作由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代理组织实施,至于存款额超过5万元人民币的储户,未来将另行公告垫付安排。

河南当局虽已跨出垫付的第一步,但多数储户仍怨声载道,尤其存款额5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大户更是焦急观望,担心毕生的积蓄“被清零”。

据统计,河南村镇银行的金融烂帐约涉及40万储户的权益,资金缺口也高达400亿人民币以上。

另据网媒《无冕财经》引述腾讯新闻的网络投票数据显示,截至7月12日,储户反映其遭冻结的存款额仅5万人民币以下者约占总投票人数的10.2%,5万-50万人民币者占比为67.6%,50万人民币以上的储户占比为18.5%。换言之,近九成储户的权益恐仍悬而未决。

储户:河南急推垫付方案 分化维权储户

因此,这位郑州的退役军人储户质疑,当地政府此时出台垫付方案,目的在分化维权储户,因为包括他在内,有高达3千位储户7月10日于人民银行郑州分行外积极维权,但部分储户一听到垫付方案出炉,现已打算放弃维权,即便他们仍未拿到一毛钱。

这名储户悲观地说,储户被冻结的存款“肯定没戏了…我个人判断就是,这五万(人民币)就是个缓兵之计,没打算真给结。”

储户近日的抗议活动是河南村镇银行暴雷案爆发以来规模最大的维权活动,后来引发流血冲突,这位郑州储户说,他现在回想起来,仍气愤难平。

综合外媒报道,储户除了当日遭警方强力驱离外,部分女姓和年长储户还遭便衣警察或身分不明的白衣人痛殴,甚至有人事后仍持续遭骚扰和跟踪。

针对河南金融弊案的善后,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批评,河南当局刻意使用“垫付”一词,而非“偿付”或者“赔偿”,显示官方仍在敷衍储户,多数储户恐难领回毕生的积蓄。

谢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河南银行的烂帐仅是冰山一角,暴露出中国金融体系的不健全和金融监管的不到位。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

谢田说:“我认为,河南村镇银行(暴雷)并不是偶发事件,更应该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其他省份的(银行)还没有开始爆发,中共补(储金)可能补不齐、补不完,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事情发出来。所以对北京来说,这确实是非常严峻的问题。”

学者:循包商银模式赔付

此外,河南当局对于垫付资金来源交代不清,也引发质疑。

据官方公告,首批小额垫付乃“根据案件查办和资金资产追缴情况”办理。但此弊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吕奕已于年初潜逃出境,四大村镇银行的大股东新财富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包括集资平台也大多在完成资金转移后一一被注销或解散,警方未来如何追缴回数百亿人民币的赃款?而如此庞大的非法吸金案背后是否涉及任何官商勾结?都是各界持续关注的焦点。

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7月10日发布公告称,以吕奕为首的犯罪团伙自2011年以来通过新财富集团等公司“以关联持股、交叉持股、增资扩股、操控银行高管等手段,实际控制禹州新民生等几家村镇银行。”近期,公安机关又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案件侦办工作正有序推进”。

网媒《无冕财经》推测,若暴雷银行的资金缺口最后由地方政府买单,恐引发全民争议。该报道称,河南省5月份的财政总收入仅359.4亿人民币,也不够补高达400亿人民币的资金缺口。

不过,位于湖北省的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研判,资金来源“肯定不是政府的”,因为公告称由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农信社联社)垫付,未来应是自追缴到的赃款报销。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贺江兵提供)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贺江兵提供)

贺江兵表示,河南省应是借鉴包商银行的模式来补偿储户,这对储户的保障也较高。

位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城市商业银行包商银行2019年因大股东违法占用资金,爆发信用危机,随后遭中国人民银行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接管,并委托中国建设银行托管,对5千万人民币以下债权全额保障,其余债权则采部分保障。

贺江兵告诉美国之音:“为什么是河南省农信社联社(垫付)?因为这四家(村镇)银行的主办行是许昌的农商行。许昌农商行的主管行是河南省信用联社,全省有好几十家,它规模大、有实力。银行处理不良贷款、兑付也好,网点也比较够。包商银行当时也是这样,先是兑付了小额用户,然后是大(额)的用户。它(河南)来处理这个事件,就如同当年是由建行来处理包商银行一样。”

储户款项若列“投资”民怨恐再起

除了资金缺口,当局如何认定储户的款项性质也是一大争议。

中媒《成都商报》指出,官方目前只偿付属于“存款”的储金,且依“存款保险条例”,每帐户最高可获偿付人民币50万元。不过,就涉事银行目前曝光的吸金方式来看,资金掮客恐向多数储户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其中“金融产品”若属投资,而非存款,储户恐须自行吸收亏损,引发哗然。

对此,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说,若多数款项被列为投资失利,无法赔付,恐埋下民怨伏笔。

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所所长刘孟俊

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所所长刘孟俊

刘孟俊告诉美国之音:“如果说,银行没办法理赔的时候,就把相当大的一个比例的存款就列入理财商品,这样子的话,可能后面的民怨或争议就会更多地浮现出来。”

河南金融弊案越演越烈,中央金融监管机构的职责也屡受苛责。

为稳定人心,官方频频出面喊话。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于7月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河南村镇银行发生暴雷事件以来,人民银行“指导分支机构履行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的责任,做好流动性风险监测和应急保障。整体看,我国金融风险收敛,总体可控,99%的银行业资产处在安全边界内。”

学者:“外包式镇压”恐失效

至于合法维权的储户日前遭身分不明的白衣人施暴所衍生的案外案,调查结果为何,至今各界也一无所悉。

美国之音致电河南省公安厅、郑州市商务区派出所及该市公安局郑东分局,但均未获置评。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系教授王惠玲(Lynette H. Ong)(照片提供:王惠玲)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系教授王惠玲(Lynette H. Ong)(照片提供:王惠玲)

对此,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系教授王惠玲(Lynette H. Ong)透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白衣人对储户施暴时,警方也在现场,证明他们“存在某种联系”。她推断,当地官员此次对储户采“外包式镇压”,恐让民众怒火中烧。

王惠玲著有《外包式镇压》(Outsourcing Repression)一书。她说,北京当局常以“雇用暴徒”和“动员群众”等方式来镇压民众,以稳定政权,降低大型抗议的频率,并与暴徒划清界线,借此规避责任。

王惠玲说:“当行动是秘密进行时,‘外包’给临时特工的‘镇压’能最有效地减少(社会)反弹,并让伤亡人数降到最低。当警察眼睁睁看着身份不明的特工粗暴对待抗议人士时,这暗示官员也是暴力行为的共犯。在郑州事件中,我们无法确认白衣人的身份。但当他们与警察一同出现在现场时,表明他们有关系。在此前提下,外包式镇压不再能有效减少抗争。”

2022年7月18日 08:47
林柏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