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肿脸充胖子?中国债务高启再对外撒币 较劲欧美

0

中国债务达2.6倍GDP   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成长率在第二季度仅为0.4%,相关债务更高达GDP的2.6倍,但当局仍计划向世界银行疫情应对基金捐资五千万美元。有学者认为,在封城、清零等防疫措施下,习近平的“左转”政策已重创投资信心,再加上全球供应链正加速撤离,中国的债务偿还与经济复苏能力前景堪忧。

据台湾中央社报导,华裔美籍学者裴敏欣近日表示,中国自2009年起大幅举债刺激经济成长,如今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高达264%。而河南村镇银行爆发弊案,储户挤兑,中国资产规模约14兆美元的近4000家中小型银行正面临类似系统性风险。种种问题恐引发连锁反应,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比过去更高,加上中国对于疫情的清零政策导致经济成长快速放缓,债务炸弹倒数计时声越来越响亮。

台湾的中华经济研究院WTO中心副执行长李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这反映出中国村镇银行监管制度有很大问题,导致周转不灵。其中,温州也曾出现地下金融不受监理,导致资金使用不透明。但他认为,中国村镇银行事件还不致引发整体金融危机,虽然中国计划经济下滑,但仍有很多手段可处理区域性的问题。

房地产烂尾楼停贷 村镇银行挤兑潮 会引爆金融危机炸弹吗?

台湾云林科技大学财务暨金融系暨研究所教授郑政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到底负债多少有不同统计,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数字为例,“中国中央政府为主的国债占GDP九十几,地方政府、民间负债加起来大概超过GDP二百六十多、甚至有三百多,中国目前财政状况的确并不是太好。”

不过郑政秉说,美国国债比重占GDP一百二十几比中国九十几更严重,若纯粹从中央政府的债务来看,中国也比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相对还好,平均值比欧盟平均值多一点。但中国若加上地方政府和民间企业负债,比例的确非常高。尤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说,中国有6亿人口每人人均所得在1000元人民币以下,地方负债、人民穷困情况严重。

中国媒体报导,中国第一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4.8%,第2季年增仅0.4%,今年上半年GDP年增只有2.5%。中国财政部长刘昆近日仍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宣布,中国拟向世界银行的疫情应对基金捐资5000万美元。

郑政秉认为,中国政府即便财政不好,为了展现跟美国等大国较劲敢于挪用资源,不管在“一带一路”或向第三世界援助的金额还是非常大。事实上,中国的地方财政相当糟糕,地方官员被减薪,相关吸引尖端人才的计划被大量砍薪资、福利;加上中国在房地产领域一直存在很大问题,恒大集团、融创中国、上海世茂等大型企业违规跳票,烂尾楼停盖事件等已经扩展到22个省份,超过100多个楼盘(建案)金额非常大,各省份地方财政会更加恶化。

中国经济成长率第二季度仅零点四,中国举债已高达2.6倍GDP,但官员仍宣布拟向世界银行的疫情应对基金捐资五千万美元。图为美国华盛顿DC的世界银行总部大厦。(AFP)

中国经济成长率第二季度仅零点四,中国举债已高达2.6倍GDP,但官员仍宣布拟向世界银行的疫情应对基金捐资五千万美元。图为美国华盛顿DC的世界银行总部大厦。(AFP)

有中国学者建议向公众发放消费券

中国观察者网报导,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日前受访直言,中国今年若要达到5.5%的经济成长目标,下半年成长率就要有9%,这显然不现实。曹和平主张,提振消费的简单直接方法就是向老百姓发放每人2万元的消费券,补贴消费者要比补贴企业划算,刺激消费要比刺激生产有效。

但郑政秉认为,直接发放给中国民众消费券的效果有限:“目前财政负担重,再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也许有效果,但不会那么大。原因是新冠肺炎封城,上海最明显,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负十三点多。因为上海、北京、江苏这些主要城市封城,人员根本不能流动,商业民生消费停止。最近奥密克戎BA.4、BA.5在中国又传出像西安、上海很多城市、区域,因此进一步封城。消费券方式的确有刺激效果,但因封城未完全解除,疫情威胁还在,扩张性财政政效果有限。”

中国经济学家李稻葵近日在北京的一场论坛指出,经济发展趋缓首先要调动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但先前监管网路平台的执行过程“恐怕有一些问题”,很多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受到了挫伤。

郑政秉也认为,中国经济各方面出问题,不只需求不振、供应链商业行为出现问题,成长动能很大问题就是民间活力、企业创新投资不足。

学者:习近平意识型态大左转 重挫民间成长动能

郑政秉说:“重要的是,习近平‘大左转’。虽然李稻葵讲稿有替习的‘共同富裕’合理化,习推动‘共同富裕’自称是害怕资本无序扩张,对中国的创新跟资本活动进行打压,比如蚂蚁金服、腾讯、抖音等大企业;对互联网及相关产业打压,对中国创新投资、民营企业影响很大。李稻葵呼吁唤起民营资本家信心,并不乐观。”

郑政秉提到,几天前传出阿里巴巴又受到监管、约谈。即便学者呼吁,但中国以习近平为主向左转的意识型态难以改变,供给面不仅受疫情影响,供给民间创新活力都受影响。从房地产烂尾楼、村镇银行停贷,资产组合应重新规划,风险不要集中某一项,以平衡缓减风险。

李淳分析,不论债务多少,重要的是还债能力如何。只要还债能力持续提升,引爆炸弹的说法就有限。中国债务危机和经济趋缓有关,习近平预期今年GDP增长5.5%,但第二季度才0.4%,意味下半年需要很拼才能达标。但目前外界大部份舆论认为,中国不可能达到4%或4.1%的经济成长率。

学者:美欧供应链甩开中国 中国经济成长动能投下变数

李淳说:“债务问题连到经济成长减速问题,内需成长放缓、出口受到很多阻碍,加上资金投资力道下降,可能对它还债压力愈大。”

李淳提到,过去十年,每年都传出中国可能发生金融危机风暴。但这十年没有真的出现,关键是有没有办法恢复经济发展动能。中国经济学者提出用消费券回应,反应确实中国国内消费消失、投资力道减弱:“疫情下最喜欢讲一种‘慢性病’,这慢性病如果没办法控制就会变急症,就是所谓的风暴了。中国也许可以躲过这次村镇银行带来的问题,关键还是它接下来几年能否维持经济持续成长?这取决于刺激消费、带动投资的力道。整个中国在国际经济展望上不看好,因为美洲、欧洲也好,整个西方世界市场脱离中国的趋势愈来愈明显,再加上疫情,这会成为中国接下来经济能否维持成长的最大变数和隐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何平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