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茶说天下:习近平有多少外号?

0

几天前看到自称“反贼”的“五岳散人”一段视频,其中说“当今圣上”习近平的外号太多,十个指头数不过来,加上脚趾也不够。山人当时很不以为然:常听到的也就是“习包子”嘛,哪有噶许多?

不料上网一查,才知自己孤陋寡闻。迄今为止,习近平的外号数量远远超过前几届党魁的外号总和,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不想青史标名都难。

先说说毛泽东的外号。毛在世时,谁听说过他有外号?何长工、彭德怀不过叫他一声“老毛”,文革中都被批为“大不敬”,挨了不少唾沫老拳。只有林立果叫他“B-52”,也只敢偷偷叫不是?至于后来的“腊肉”、“僵尸”之类,那都是死后追谥,算不得好汉。

再说邓小平。“三次复出”也没留下几个外号,好像只有“邓大人”、“矮邓”两个。关于“矮邓”还有一个笑话。物价闯关时,北京一公共汽车上有人发牢骚:“什么都涨价,只有邓小平和胡耀邦的个儿不长”,当即被便衣抓获。因为“六四”造下大孽,邓在退休前又博得“北京屠夫”的恶名,一失足成千古恨。

江泽民外号也不多,其主政时最流行的外号就是“戏子”,倒是此人强烈表演欲的真实写照。另一个是“戴三块表”,就没有“戏子”那般流行。还有一个“江蛤蟆”,据说是“大法”的发明。至于后来的“蛤蛤”、“长者”之类,好像都是他退休后得到的。

至于胡锦涛,此公不苟言笑,乏味得连外号都没有,只是到了任期快结束时,才勉强得到一个“面瘫帝”的尊号。

如果只算在位时的外号,毛的外号数是1,邓、江都是3,胡是1,一共8个。

现在盘点一下尚在位的习近平的外号。山人由于俗事缠身,没有太多时间精力专攻此学,这里只收集了部分外号并将其分门别类列出,以便各位学习领会。

一、包子系列 (8):

包子,习包子,习大包子,习二包子,包帝,包子帝,庆丰,庆丰帝

二、形体系列 (4):

习胖,习二胖,习猪,习猪头

三、文化系列(6):

小学生,初中生,小学博士,初中博士,宽衣帝,萨格尔王

四、智力系列 (3):

习大傻子,习二傻,习大撒币

五、姓名系列(6):

习禁评,洗净瓶,吸精瓶,细颈瓶,刁近平,翠

六、历史系列 (10):

崇祯,崇祯帝,习特勒,习涅日列夫,齐奥塞斯库,习奥塞斯库,袁二,袁二世,毛二,毛近平

七、扛麦系列(5):

扛麦郎,二百斤,不换肩,大力士,梁家河大力士

八、大大系列(4)

习大大,习大犬,习犬犬,习太大(注:“习大大”的其他衍生词因使用频率低而未列出)

九、维尼系列 (7):

维尼,维尼熊,小熊维尼,习维尼,维尼帝,习噗噗,歪脖熊

九、政绩系列 (3):

总加速师、大撒币、清零帝

十、其他 (4)

一尊,习一尊,习皇帝,习大帝

虽然只是不完全统计,习近平的外号也有十大类60个之多,真是当之无愧的“外号冠军”。

习近平有如此多的外号,而且绝大多数是负面的,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首先当然是此人遭恨,而且是不同阶层人士的痛恨,说明他的胡作非为已经给国民造成了严重伤害。第二个原因则是人们对他的轻蔑和不惧。过去的独裁者对“反贼”言论控制极其严厉,甚至达到了民众只敢“腹诽”不敢明言的地步。如今则不同,习在很多人眼中不是严厉的“君王”而只是一个小丑,用各种外号进行反讽,就是民众对这个自以为是的昏君的报复。第三,习近平外号如此之多,也是其屏蔽封锁自由言论造成的——你把“包子”禁了,网上立刻又出现更隐晦的新外号,结果是越禁越多,一发不可收拾,正是自食其果。

山人有个疑问:这么多的外号,习近平知道不知道?“人言可畏”,当年王朗被吾友诸葛孔明在阵前一顿大骂,就羞愤得坠马而死,可见他老人家尚有羞耻心。而面对这些代表民意的外号,声言“为人民服务”的习近平难道不觉得一丝羞耻么?纵使习近平不会上网,身边马屁精们又报喜不报忧,难道他在美国读书的爱女也不会向他透露一点?如果对这些外号心知肚明还不警觉,还要倒行逆施,那就是没羞没臊了。

一个人或者是大坏蛋,或者是精神病,才会做到厚颜无耻。姑且不谈习的个人品质,从他对自己、对中国乃至世界的严重认知障碍看,不能排除他罹患精神疾病的可能性。这不是危言耸听。据中国医学专家分析,每13位中国人就有一名精神有问题的。所以,中共政治局25人出一两个精神病人也不是不可能。把一个国家交给一个精神病人,还要“定于一尊”让他胡作非为,想一想都不寒而栗。

最近有人爆料说,习被反对派逼宫后承诺“和平禅让”,中共将实现“习下李上”,山人闻此唯冷笑而已。这些爆料者连京剧《大保国》都没看过,就敢信口开河。那出戏里的一句台词—“江山只有争斗,岂有禅让之理”—实乃至理名言。打个未必恰当的比方:一个赤身露体的疯子霸住戏台连说带唱,您好言好语劝他下台,他不但不会听您的,还会赏您两个大耳贴子。请几个壮实的“大白”把他拖下来送往医院,恐怕才是解决问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