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隐士:张献忠屠川,两个外国传教士亲身经历了这一切,还历史一个真相

0
 鱼羊作者团 鱼羊史记 2020-12-30 07:00
Image
文:鼓浪隐士
#01.
利玛窦来华后,不少来自西方的耶稣会士涌入中国,形成了西学东渐与中学西传的浪潮。而在明清交际的大变革时代里,耶稣会士因其掌握科学技能,成为了各方势力吸纳的人才。像效力清廷的汤若望,南明政权的毕方济、卜弥格等等。而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同样出现了耶稣会士的身影。
他们是意大利人利类思与葡萄牙人安文思。利类思在1606年,生于西西里岛一个贵族家庭,1635年来到澳门,并在三年后进入中国内地。而安文思则是麦哲伦的后裔,1609年出生,31岁那年来到中国。
1640年,利类思进入四川传教,为天主教进入巴蜀的滥觞。当时东阁大学士刘宇亮热心天主教,给利类思以极大支持,“为利君将中堂装饰一新,堂中悬救世主及圣母像,设祭台,上置黄蜡烛台及各花草,宛如圣堂然。利司锋常在此处,不独向各绅宦讲论圣教道理,而各等人民来游玩者亦为之讲道(成都人士从未见经堂,闻风来观者殊不乏人)。听者皆乐而忘倦。于是进教者实繁有徒。”
因着教务的发展,利类思难以应付,于是安文思于次年来到成都,协助他工作。他们在成都、重庆、阆中等地拓展教务,1644年,张献忠进入四川,在此称帝,年号大顺,建立大西政权。
当时两位传教士在绵竹的刘宇亮处避难。而他们的好友吴继善(文学家吴伟业的族兄)已经从成都县令摇身变成了大西国的礼部尚书。于是吴出于对张献忠“表忠心”的原因,就向他推荐了两位传教士,告诉他两人颇有才能,是国家的栋梁。张献忠虽然是个大老粗,但利玛窦、汤若望的事迹还是知道的,他也对西洋科技充满了好奇,于是召见了两位传教士。
#02.
张献忠被两位西洋人流利的中文所惊叹,一时“龙心大悦”。甚至出现了少有的“礼贤下士”。史载:“问泰西各国政事,二位司铎应对如流。献忠大悦,待以上宾之礼,请二位司铎驻成都,以便顾问。并令遵己命,同享国福。且许将来辅助教会,国家太平之后,由库给赀,建修华丽大堂,崇祀天地大主,使中国人民敬神者有所遵循云云。二司铎唯唯而退。”
不久,张献忠赠送了大量礼物给两位传教士,并让他们入朝为官,担任“天学国师”。尽管此前从信徒那里听过张献忠残暴杀人的事,但通过接触,尤其是得到封赏后,利类思的不安心情有所缓解,甚至发现张献忠具有“天姿英敏,知足多谋,其才足以治国”、“有智谋”等等品质。
当然张献忠优待两位西洋人,是别有目的的。他没啥文化,可好奇心人人皆有。于是他很快就下令利类思、安文思为他制造天象仪、地球仪了。两位神父接旨后,不敢怠慢,立刻绘制设计图,并指挥十几名工匠赶紧制造,于八个月后完成了两座铜制的科学仪器。
当两名神父公开展示科学仪器时,“见者莫不称奇,献忠尤为称羡,视若异宝。饬令将天、地球仪排列宫中大殿上,以壮观瞻。又令厚赏司铎。”而且“大西朝廷”还为此引发了地球是圆还是平的争论,但两名神父以深厚的科学知识驳斥了某些文人的“天圆地方”说,得到了张献忠的认可。他说到“地球浑圆之说,吾亦信之。然据中国天文家之理想,地系方形,中国在中央,四方为外国,故名中国,其坚稳可知。当有八百年之久长。”看来老张还是懂点科学知识,比晚清某些顽固文人还强。
张献忠为了与清军、南明等势力作战,也想拥有威力巨大的火炮。但两位传教士虽然来自西方,可没学过火炮技术。于是他们通过成都留存的明军大炮,依样画葫芦,居然造出火炮,这让张献忠非常满意。此外,张献忠为了“立言”,将自己平时说的一些话,编成了语录,并希望两位神父能够将其翻译成西语,让西方读者阅读。
#03.
可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而与张献忠这样的魔王相处更是恐怖。原来还优待传教士的大西皇帝,忽然有一天性情大变,居然认为他们是清廷、南明的奸细。于是他们失去了信任。当时清廷的肃亲王豪格经陕西进入四川,讨伐大西政权。于是张献忠就将两位神父收押军中,随军北上抗清。
而张献忠在离开成都前,大开杀戒,屠杀当地居民。利类思记载:“献忠出川,深虑各营中妇女众多,有碍行进,敕令次日将妇女引至大营外一律杀之。献忠除有正后四名外尚有嫔妃三百人,除留后妃二十人服役诸事外,余二百八十尽皆杀绝。至于各营妇女,齐集一处,号令一下,乱砍乱杀,叫冤哭喊之声,震动天地,妇女尸身堆积如山,血流成河。”而这仅是张献忠屠川的一个缩影,利类思与安文思作为事件的亲历者,为后人留下了更多四川大屠杀的证据。
两位神父随着大西军北上,途中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过着“饱受惊惶,坐卧不安”日子。于是两人向张献忠请求离开军中,返回澳门。此番请求无疑是作死之举,大西皇帝于是决定将他们处死。不过由于清军压境,张献忠准备打败了豪格再来行刑。可是他一出战,就被清军的利箭射中身亡,利类思、安文思就此逃过了一劫。
清军攻入大营后,将两名传教士俘虏。他们先是成为八旗的奴隶,不久后得到了释放。利类思与安文思于是在北京拓展教务,并于1655年在顺治皇帝特批下,在紫禁城东华门外一带建立了东堂,成为现在王府井商业街的地标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