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绍平:夜班惊醒,上帝催促我离开中国,如今我要在美国继续为狱中同仁呼吁

0

(美国德州-2022年7月19日)在离开中国前一天晚上,也就是2019年12月29日深夜,吴绍平在睡梦中,听到很大的敲门声,他惊醒后问身边还未入睡的妻子:“是谁在敲门?”妻子说:“没有啊”。夫妻两人特地去门口查看,确实没有人。吴绍平顺便看了看手机,刚好看到一通来自美国的未接来电,回电后,对方告诉他,中共还在继续抓捕厦门会议的参与人,26号已抓了丁家喜等四人,29号又抓了黄志强,之后还要抓。这件事让他觉得危险,凌晨就飞到了香港。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觉得就是上帝在提醒我有危险。当我把这件事告诉傅牧师,傅牧师说这简直是神迹。”吴绍平回忆起此次来美国前在中国的最后一夜,他这样说。

吴绍平的童年比别人多了几分窘迫和忐忑,他的母亲在他还不满2岁时就离世,不到11岁父亲也因病离世。家里没有大人,为求学不得不申请一点政府的救助,要向村、校、乡打申请、开证明,期间几乎没有成功被免过学杂费,但申请的整个过程却充满着屈辱感,能拿到手的钱也是杯水车薪,连交个几块钱的学费不够(小时候五、六年级学费十几块钱)。

在小学升初中的时候,吴绍平凭借优秀的成绩考到了县里面最好的中学,当时小学老师给了他申请一本“希望工程”的救济册,这是中国政府特别设立、帮助贫困家庭儿童的福利工程,可是满怀希望到了新的学校,却发现这本手册并没有作用,他没获得任何的希望工程帮助,那时便对中共所谓的“慈善”深感失望。

初中三年后,成绩优异的吴绍平又考上了县里面最好的高中。但窘迫的家庭情况,使他不得不中断学业,远赴上海、厦门打工存学费和生活费。初到上海的十几岁少年,没有体会到大城市的繁华,反而看见弄堂里贫困、落后、还不如乡下的局促居住环境。这让他怀疑电视上的宣传都是假的。学校的课本一直宣扬无产阶级工人是领导阶级,是国家主人、共产党先锋队,然而这个光荣似乎只存在于共产党编制的课本中、新闻里,现实生活中的普通工人生活吃不好、住不好,收入很低,工作也难找。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反差,让17岁的吴绍平有了第一次觉醒——学校思想政治课教的东西、电视里宣传的一切,显然是虚假的!

带着这样的觉醒,吴绍平也变得直言不讳,把自己的观察和体会带到学校中,在课堂演讲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在歌颂党,而他在质疑中共,这让他获得了“反动派”的外号。面对学校乱收费的问题,他组织同学带头抵制,写了两篇文章并印刷出来,趁着夜里,和伙伴们一起发到各个班级,又在晚上的家长会上带着口罩发给家长,事情闹大了,学校收电脑课程费的事情在那学期只能不了了之。“这是我第一次具体的反抗行动,”吴绍平说。后来参加工作了,他还组织学校教师罢课、抗议教师待遇不公问题等。

在成为律师以后,吴绍平认为自己终于可以通过法律武器来保护当事人。但时间长了,就发现中国的很多问题不是法律问题,而是制度问题,没有自由民主,才是中国的病根。于是他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2015年年中,吴绍平遇到了杨恒均组织的羊群活动,当即参加了,在这里认识了杨恒均、熊飞俊很多同路人,此时他觉得自己并不孤独!同年,中国爆发709事件,政府对于709案的涉事律师有诸多抹黑,其中有一项罪名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吴绍平早在同行中听到很多不一样的真相,他甚至想:为什么这个政权不能被颠覆呢?2016年,他成为了一名人权律师。此后每年都会接触一些良心犯、宗教信仰的等敏感案件,并经常转发敏感文章,参与709筹款,微信上常常发表一些异议观点,“喝茶”就变成了家常便饭。

在中国的时候,吴绍平对于基督教并不了解。小时候老家县城里有一座基督教堂,参加过教堂主办的平安夜活动,长居上海以后也曾参加佘山大教堂的圣诞活动,包括温州爆发的教案,一路走来,吴绍平和基督教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于基督教存着敬畏感的吴绍平,也想知道这个信仰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会有那多基督徒信靠上帝,抛下所有去跟随这个主。

来到709大家庭的灵修会,让吴绍平有一种“被爱包围”的感觉,大家彼此分享经历,彼此友爱相处。“在灵修会中,傅牧师和其他人带领我们祷告,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上帝赐给我们的恩典,这份力量让我感动。”在此之前,吴绍平一直相信有神,他也疑惑,这个神到底是谁?但是在灵修营中,当别人问你们要不要成为基督徒时,吴绍平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一切都像水到渠成,没有任何违和感。作为初信者,吴绍平对于基督教的认识还不多,不过他很赞同基督教的罪观,他认为每个人都有原罪,所以要悔改,寻求救赎。

在谈到对于美国的新生活时,吴绍平表示,在中国当律师,有着不错的经济条件,但是没有自由民主,中共极权下也不存在社会的平等。他表示自己小时候吃过苦,所以并不怕过苦日子,自由民主的生活比物质条件更重要,来到美国除了语言障碍,美国的体验一切都很美好,这是一个“人”的社会应有的状态与样子。定居美国的两年中,恰好遇到美国2020的大选,吴绍平深刻地体会到美国社会特有的、全面的人文关怀,及美国社会的自由、民主与平等的与众不同。

在美国,人是自由的、被尊重的、被信任的。所以美国人可以保持最基本的淳朴和善良,人与人之间享受着自由的生活,但却自律又有互助,很和谐。所有人相处平等,没有依附关系。“这也促使我觉得中国社会必须改变。同样是基层百姓,两国的基层人民的生活完全不是一个状态,中国的基层百姓更像是奴隶,而美国的基层百姓是一个人,被尊重的人!”

吴绍平说,自己已经身处在自由世界,尽管国内的亲友面临中共的威胁,但自己不会停止发声,不会停止为狱中的同仁呼吁。他一方面认为自己应该帮助不知真相的中国人,经历民主思维的觉醒,他希望看到中国走向民主、自由、公义、爱的公民社会。另一方面,也要向美国人宣传中共政权的邪恶。“我发现美国人很淳朴,因为没有在极权政治下生活的经验,不清楚中共这一套对人性的摧残、人权的迫害、社会的破坏。基于美国人淳朴的道德观、价值观,他们无法相信中共会如此之坏,我们有义务向美国介绍真正的中共邪恶本质,这样大家会更清楚我们有责任与义务要把上帝的爱带给中国人,让中国也变成上帝所统治的领地——许志永先生倡导的一个自由、民主、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任瑞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