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李恒青:金融危机 风起神州

0
17
专栏 | 中国透视:金融危机 风起神州2022年7月10日,大批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支行外聚集抗议。

路透社图片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李恒青先生,经济学家与政治评论家

1、 银行爆雷 储户维权

今年4月,河南有多家村镇银行因遇到资金危机,无法提供取款服务,共计有四百亿。一些储户此前已在郑州举行了多次维权和抗议活动,到6月更有维权储户声称自己的手机防疫健康码被“转红”,并因此被隔离禁足,怀疑是有人滥权利用防疫工具作维稳用途。 7月上旬在央行郑州分行门前的储户维权抗争,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储户聚集到中国人民银行郑州支行前,拉出“没有存款,就没有人权”、“反对河南政府腐败、暴力”等字样的白色横幅。

河南当局事后宣布惩处相关官员,但未能平息众怒。

2、河南垫付储户“封口费” 又出意外?

中国河南村镇银行暴雷后,事情愈演愈烈,最终当地政府不得不出面“维稳”,决定15日先“垫付”给存款5万人民币以下的存户,而单家机构单人合并金额5万元以上,则陆续垫付,垫付安排另行公告,以平息民怨,不料,15日兑现当天,因登记人数太多导致“垫付”系统当机,存户被
卡在身分认证环节,难以登记。

一位名叫孙姓存户从早上开始尝试登记,始终难以登录,感到很困惑。有存户立刻在中国社交平台爆料,称“今天登记,竟说我金额不对,有毒”,马上有许多存户留言“我也是”,存户怀疑:“这次系统问题是接口”、“就是阻挠”。一名张姓存户则比较幸运,直到中午过后顺利登录
并拿到钱,他说:“看到钱出现在帐户里,松了口气”,悲叹追回钱的过程“太累了,太复杂了。”

据报,河南村镇银行受害者约40万人,涉及金额人民币400亿,7月15日一天只有300人成功拿到垫付金额。而这些存户火速将钱转到其他银行,以免“重蹈覆辙”。

何以郑州储户呼吁“李克强,查河南”?

这场被暴力镇压的示威,罕见打出的口号,包括指习近平亲信、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有“通天关系”,又呼吁“李克强,查河南”。虽然扯出习近平和李克强,未必真有所谓境外势力或高层不同势力的搅和,是因为中共已经伤到了民众的底线——钱,所以人们一定会站出来。

数十年来,特别是六四后,经历中共“闷声发大财”的洗脑,人们若为精神信仰维权会被指为幼稚,于是一切看钱看。然而,“钱能载舟,钱亦能覆舟”,当局没有料到的是,现在中国人因金钱受损而进行维权的行动,反而形成威胁中共的风暴。

至于民众维权口号扯上习李,说明人们早已清楚中共高层的内斗关系。就像上海封城,上海人都知道中南海有两条防疫路线之争一样。

2、 政争引发停贷潮 还是停贷潮起掀政争?

  •  烂尾楼停贷潮缘何而起?

风暴起因,无关权斗

一场截至7月18日已横跨25省、多达逾52城,300多 个项目参与,持续扩大的烂尾楼停贷潮,风起云涌。目前中国房市正面临泡沫破裂危机、数百万民众拒缴房贷,整个风暴还在扩大当中,据估计,总金额高达近一万亿。再加上房屋滞销引爆的连环系统性危机,被视为如同2008年“次贷危机”风暴。

有人认为习派想制造金融风暴整李克强,让其背锅担责进而垮台。

实际上,习派没胆亦没能力制造如此大的风暴。这波烂尾楼业主全国性的集体强制停贷行动,从诸种现象分析,不是北京的某派势力的政治操作。它的初始原因,不必联想反习派借事件对习近平二十大连任搅局,或是习派针对李克强,而是中国的长期积累的房地产危机导致金融危机濒临临界点的大爆发。

  •  民间业主创发的精妙安全的维权措施

集体“躺平” 拒绝付款 无需集结 令谁焦虑?

人们看到,这次烂尾楼业主集体停贷,和前几年全国老兵进京维权一样,是经过串联的统一行动,说明维权者比过去聪明。特别是房产业主集体断供,一方面是人数众多、分散,令官方难以维稳;另一方面是本人无需出面上街示威,只是选择“躺平”不给钱,令当局无计可施。

  •  政府黔驴技穷

烂尾楼断供浪潮席卷中国各地,先前只是单一的民事纠纷,但现在由经济事件变成了政治事件。政府不敢弹压几百万的断供业主,银保监会面临巨大压力出面希图安抚人心,首要措施是:保交楼。将压力转到开发商头上。但开发商本来就是因为资金链条断裂而烂尾的。所以,政府不得不“出面做庄”,通过专款专用,以借贷等方式向开发商提供资金,要求开发商优先处理烂尾楼保交屋,问题是这些借款要怎么偿还?

烂尾停贷,又是政府先垫付款项?其实这样做问题多多。一是钱从哪来?上半年,全国财政赤字5万亿;二是,国家拿钱垫上了,会不会最后又成烂账?三是,烂尾、垫付、再逃债,会不会成为示范效应,催生新的烂尾楼。

反之,政府不拿钱垫付,开发商资金短缺,烂尾楼造成的巨大社会民生问题、银行金融黑洞和市场金融恐慌、连带政治影响力,将带来社会骚乱。

北京急了。假手银保监局和央行,祭出几招,企图挽狂澜于既倒。

第一招就是拿起号称监管的大刀,中共银保监局和央行出手,针对预售资金监管,给地方政府和相关银行施加压力,但是这个压力已经无济于事了,大家都没钱了。

第二招是“保交楼”。中央政府施压地方政府吐出一点卖地钱,让个别开发商做下“楼盘复工”假动作配合淡化危机的宣传,但也只是维持一阵子,地方本身财政亏空,连公务员都要减薪。开发商如果翻身乏力,维权者又很聪明,当局的缓兵之计并不起作用。

第三招,当局发出打击烂尾楼腐败的信号,要从烂透了的党的肌体割下几块烂肉,捉一批贪官以平民愤。7月14日,官媒指烂尾楼背后存在违规审批、滥用职权、权钱交易、失职渎职等腐败。

多个省份住建厅有关负责人陆续被查。问题是,这些官员是近几年落马的,拿下他们后,烂尾楼问题依然如故,只能说明无官不贪,“前腐后继”,在不同的领域都一样。另外,贪腐好像都只是地方的事,中央并未触动。人们常说,中央反腐的实质,只是因为下边的官员动了他们的奶酪,减少了中共顶层权贵们的收入。

根本问题是:政府已经捉襟见肘,没有钱来补漏洞了。

  •  习若想烂尾金融危机嫁祸于李,将反受其祸

若想把这把烂尾楼资金匮乏的火烧到李克强头上,习派有三个关口挡在前面,难以逾越。

1、习近平为控制房市过度扩张,在2021年1月1日推出“三条红线”控管房市底线“,直接令房市硬着陆,出现窒息状态,引爆房市泡沫破裂,包括数个大型房企破产倒闭,连锁致中小房企直接落跑丢下烂危楼,购屋人成了最大受害者。三条红线具体为:(1)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超过70%(2)净负债率不超过100%;(3)现金短债比不小于1。根据“三道红线”的触线情况,将房企分为“红、橙、黄、绿”四挡:红色档:如果三条红线都触碰到了,则不得新增有息负债。

实际上,各地政府现在房企是“救助”的,很少提习近平的“三条红线”了,这就意味着各地政府已实质弃守“三条红线”,否则房地产泡沫破裂将愈演愈烈。

2、习近平自己在河北雄安划了一个“千年大计”,建造了中国最大的“烂尾楼”。最近雄安新区被爆每天只有一趟往返北京西站的列车,实实在在成了“千年烂尾”工程。如果习为对付政敌,要搞烂尾楼反腐必先自习自己的雄安新区这个最大的烂尾楼开始反。

3、更为严重的金融困境是习近平防疫的清零政策造成的。中共的清零政策如今丝毫没有改动,说封就封。如果下半年这样的地区封控来回来去,经济萧条,3万多亿的地方专项债全年额度在上半年就用完了,政府还有钱来垫付银行和开发商的资金短缺吗?清零政策势将成为习的滑铁卢。

鉴于此,习当局要把烂尾楼引到政治对手身上爆炸,不会那么容易。但是它一定会有社会政治的后果的。

3、 何以金融危机易于产生政治后果?它与一般的其他经济危机有何区别?

  • 1) 历史案例: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烂尾楼断供浪潮席卷中国各地,它虽非政治起,却必导致政治果。

事实上,现在它已经由经济事件变成了政治事件。

联想历史上金融危机导致的政治后果:1948-1949年南京国民政府的金融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使亚洲国家多个政权倒下,韩国、泰国和印尼政府倒台)2008年金融海啸……

  • 2) 何以金融危机容易导致政治后果?

不像普通的其他经济危机,只涉及有关的经济部门的人群。

金融危机涉及所有的人,涉及他们全体的身家性命。没有人能侧身事外,幸免于难。

因此,金融危机常常引发政治变迁。

北京一直以为它能用钱买政权安全。但是,“钱能载舟,没钱亦能覆舟”。当金融危机大爆发,它没钱了,就惶惶不可终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