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村镇银行最早吹哨人 二年前被电视认罪

0

高达400亿人民币的河南村镇银行储金爆雷。(受访者提供)

河南村镇银行事件风波未了。早在二年前,有吹哨人发布相关预警消息,却被当地政府拘留并被电视认罪。专家分析认为,中国中小银行风险很大,目前爆雷的五家只是千分之五的概念。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催债维权已近百天,要求开通五万以上垫付。二年前,此风波中的开封市新东方村镇银行,已被曝资金出现问题,并出现储户集中提取存款的现象。

有网友披露,二年前,开封祥符区居民朱某伟发布开封市新东方村镇银行相关消息,被以不实信息、造谣为名强迫电视认罪。

据澎湃网报导,2020年的7月14—15日,新东方村镇银行出现储户集中提取存款现象,祥符区区长王彦涛在视频新闻中“澄清”此事。

当时,中共央行开封市支行和银监会开封分局还发出公告,称“新东方村镇银行经营正常,资金充裕,足额缴纳了准备金,支付能力充足”。

新东方村镇银行吹哨人朱某伟被以“造谣”为名拘留。(网络图片)

网友表示,“互联网是有记忆的!”“现在东方村镇银行真的爆雷了……”“如果两年前果断出击处置,河南村镇银行的窟窿,肯定没有今天这么大!”

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多家村镇银行从4月18日起关停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线上业务。三个月来,储户经历了郑州维权、两次被赋红码、7月10日黑恶势力暴力殴打储户等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7月11日,中共河南银保监局、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出1号公告,称对5万元以下客户开始首批垫付。“若发现客户存在额外渠道获取高息或违法违规行为,保留追缴垫付资金的权力。”

7月17日,银保监会对河南村镇银行事件做出回应,称河南新财富集团操纵河南、安徽5家村镇银行,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方式非法吸收并占有公众资金。

银保监会称:“绝大多数账外业务普通客户对新财富集团涉嫌犯罪行为不知情、不了解,而且也未获得额外的高息或补贴。因此处置方案确定对这些客户的本金分批垫付。”

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河南村镇银行的案子有一定的特殊性。它有客观的经济原因,也有管理上的原因。针对互联网金融这种形态,监管不力出现大的漏洞。平时发现不出来,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关键时候就爆雷。

他介绍说,村镇银行门槛很低,它有一百万到三百万的注册资本,就可以成立发起。它实际上是相当于过去农村信用社的这一层。因为农村信用社成立了农商行之后,就把业务转向城市了,就等于农村没有这种银行服务,所以又成立了村镇银行。

村镇银行按说是小额吸储、小额贷款。它的利息会高一点,都会取利息的高限揽储,往外放贷也会利息比较高。村镇银行要跟大银行争存款,就得取高线。

他表示,村镇银行爆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它走出了线,变成全国性银行了。它的贷款规模增加了上百倍,通现互联网金融这种方式,在全国范围内吸纳存款。这次村镇银行等于把国家当冤大头,它干的是存单这种手续,但是做的是理财产品的事儿。

郑旭光分析,村镇银行,它是没有自己的所谓结算系统,得通过结算银行去报,交易记录、存贷记录要报给央行,但是结算银行长期没给它报,它就在整个监管体系以外,即所谓“账外存款、账外业务”。但这个不是储户的错。

“如果说这个银行的存款一下子扩张了一百倍,而且遍布全国各地,我想这个预警系统马上就能够警示。但是它只要在外面,一般按照官僚系统来讲很难发现这个事情。”他说。

应该赔偿保险金 而不是垫付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向大纪元表示,村镇银行爆雷首先是监管不力。银监会有责任或国家有责任的话,应该是赔付或者偿付。垫付等于中共现在是先把储户安抚下来再说,这个用词也很狡猾。

他指出,实际上是中共允许村镇银行成立,因为它们可以填补在乡镇、村镇的地方银行网点不足。村镇银行是独立的商业个体,股份制,它不是那些国有(商业)银行的分行。按理来说,中国存款保险公司是应该覆盖所有的这些银行。

“这就是监管不力、盗贼风起,地方政府和地方的资本结合起来的,等于是监守自盗。把这些储户的钱吸过来,卷入私囊。这绝对不会是只有河南这帮人这么做,有这个机会开银行了,他不把这银行东西抢走才怪呢。”他说。

对比美国银行,他说,不存在“爆雷”。美国首先没有国有银行,它有中央银行。银行接受美联储的监管,要投保FDIC(联邦存款保险公司)。银行一旦资不抵债,要破产了,美联储马上接手,转给其它银行来接管。

“所以对老百姓储户来说,他可能突然第二天发现他的银行换名字了,但是他的存款不会动的。”谢田说。

郑旭光也认为,既然绝大部分客户不知情,也没拿高息,他不就是普通储户吗?那应该直接走赔付。因为存款保险是银行早就交过的,这不等于是银监会赖账吗?

他指出,垫付五万以下,就把大部分储户就遣散了,钱多的人毕竟少数人,慢慢对付。现在最关键这些人要把这个储户的名分争到,而不是说简简单单地拿到垫付款,这不是保险赔付。

村镇银行爆雷敲响金融风险的警钟

河南村镇银行事件被认为敲响了中国金融风险的警钟。据吉林省一家村镇银行的官方网页介绍,村镇银行是中国银行业体系的组成部分,由具备一定实力的银行在农村地区发起设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

自2006年银监会启动村镇银行试点工作以来,村镇银行遍布在全国31个省。截至2021年末,全国村镇银行数量为1,651家,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数的36%左右。

据央行统计,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共有122家村镇银行为高风险机构,占全部高风险机构的29%左右。为化解风险,部分村镇银行开始兼并重组。

7月6日,河北银保监局官网发布公告,同意武强家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强村镇银行”)、阜城家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阜城村镇银行”)解散。其全部业务、财产、债权债务以及其它各项权利义务由张家口银行承继。客户存贷款“不受影响”。同时,监管批复张家口银行分别设立武强支行和阜城支行。

对此,郑旭光表示,“我感觉这就已经丧失了村镇银行原有的运营意义了。你变成支行,很多独立性就丧失了。作为管理系统来讲,大公司不理小业务,这种麻雀业务,不就得地头的小公司独立做决策吗?”

他指出,中国中小银行这块问题特别大,河南那五家应该只是千分之五的概念。全国有一千多家村镇银行,其它的未必就会健康,所以现在保监会要地方政府发债去充实中小银行的资本金。

他分析,可能大部分村镇银行都有问题。因为它有银行金融业的牌照,有国家信用的背书,一般储户警惕性实际上还是比较差的;很多项目在正规银行拿不到贷,也只有村镇银行胆子比较大,敢去搞这种投机性的借贷;这种银行也容易被操控,就像新财富集团一样,实际控制人掏空银行,通过各种贷款、质押的手段,规避了监管系统。

郑旭光认为,银行本质上是个高杠杆行业,就象房地产也是高杠杆。只要经济情况不好或预期情况不好,很多人就会破产。

他举例说,现在中国的人均商品房面积已经达到五十平方米,房地产总体来讲就已经没有扩张余地,难以为继。今年可能将是经济增长最慢的一年,就是百分之二。

近期,中国烂尾楼停贷风波已经蔓延至25省,银保监会要求地方千方百计推动“保交楼”。

“过去你觉得这个再烂的摊子政府都能够整治收了,但是未来还会不会这样还真不好说。中央政府没钱,这些中小银行实际上中央政府不想担,它就催地方政府赶紧发专项债,拚命发债去兜各种底。”郑旭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