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彻也刺杀安倍晋三的深层心理

0
9

A picture of late former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who was shot while campaigning for a parliamentary election, is seen at Headquarters of the Japanese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in Tokyo, Japan July 12, 2022. REUTERS – KIM KYUNG-HOON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7月8日在奈良市街头演讲时遭枪击身亡事件,办案人员在审讯中获悉,杀害安倍前首相的前海上自卫队员山上彻也(41岁,无业)供述称:“母亲信教后大量捐款,家庭垮掉了”“(将这一宗教从海外)引进来日本的是前首相岸信介,所以我就杀了安倍。”

山上彻也所指的母亲所信的宗教,是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原统一教会)。

原统一教会由韩国人文鲜明于1954年在韩国创立,其影响力非常之大,在1950年代后期传播到欧洲和美国等,并在1990年代传播到世界各地,日本分会成立于1959年,拥有60万信徒。

安倍的外祖父,已故首相岸信介虽然不是前统一教会成员,但被认为是前统一教会的支持者。

据媒体报道,刺杀安倍的山上认为,岸信介帮助前统一教会在日本设立的教会,他认为把前统一教会招入日本的是“前首相岸信介”。

有舆论认为,前首相岸信介,从前统一教会早期开始就与统一教会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例如,岸任首相时在涩谷南平台租下了影星高峰三枝子的住宅,他曾在旁边的原统一教会的设施里讲演,在教祖文鲜明来日本的时候,他和文鲜明握手的照片广为流传。

此外,岸首相的女婿是前外相安倍晋太郎,也就是前首相安倍晋三的父亲,据说和统一教会也不是没有关系,据报道,上个世纪80年代,前统一教会积极努力让他成为首相。此外,由于偷税漏税,统一教会的教祖文鲜明在美国被判刑,根据日本入境管理法规定,他也不能进入日本,那时通过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的斡旋,文鲜明在1992年得以进入日本。就是说,原统一教会在历史上就和自民党上层有很深的关系,也包括安倍家族。据日本《日刊现代》7月16日报道,和统一教会有各种关系的议员,仅自民党就有108人。

而安倍晋三在2021年9月12日也向前统一教会系统的“天宇和平联盟(UPF)”的集会发送了视频祝词。

他在视频祝词中说:我想向直到今天,一直与“天宇和平联盟”一起,为解决世界性争端,特别是为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而努力的韩鹤子女士为首的各位表示敬意。

韩鹤子是统一教会创始人文鲜明的妻子,现任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总裁。“天宇和平联盟”是韩鹤子于2005年在纽约创立的NPO组织。在安倍送去致辞之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也对同一集会发出了视频祝词。

而山上彻也的伯父向媒体透露了山上彻也的母亲向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原统一教会)进行高额捐款的实际情况。

据他伯父透露:1984年,弟弟(山上彻也的父亲)自杀身亡 此外,他的大儿子(山上的哥哥)患上了小儿癌症,并因服用抗癌药而右眼失明,癌症也转移到脑部。这可能是他母亲加入教会的最大原因。她的弟弟也在1976年小学五年级时死于车祸,她最爱的母亲(山上的姥姥)于 1982 年去世。

据他伯父说:他母亲向教会捐款金额约为1亿日元,她是奈良县原统一教会中的顶级捐款者之一。入会期是1991年左右(前统一教会解释说是1998年左右),据说她在入会后马上捐了2000万日元左右,几天后又捐款3000万日元,三年后捐款1000万日元,1984年自杀的山上彻也的父亲的死亡保险金约有6000万日元,再加上出售土地和建筑物总金额为1亿日元。

关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遭枪击身亡一案,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原“统一教会”)会长田中富广11日在东京召开记者会,表示山上彻也(41岁)的母亲大约从1998年起成为信徒。他表示已了解到其家庭经济崩溃,若作案动机是出于怨恨,“予以高度重视”,但田中未提及捐款金额等。

据称,山上彻也的母亲2009年前后一度与教会中断联系,但2017年前后开始大概每月一次参加相关活动,最近一次参加活动约在两个月前。

山上彻也供述说:“母亲擅自卖掉了祖父拥有的土地,并把钱捐给教会。”

根据登记记录,他母亲确实卖掉了土地,2002年破产了。破产后家庭陷入极度贫困,据说山上彻也在海上自卫队服役期间曾经自杀未遂,那时他希望自杀以后,把自己加入的生命保险的补偿金给哥哥和妹妹,援助他们的生活。

后来失明的哥哥也自杀了,据对他进行调查的警察方面人士表示,山上说:“因为到7月底我的钱就会用完,当时我想到那个时候去死,因此我决定在死之前必须做这件事。我下了决心去袭击前首相安倍。”可以说,他刺杀安倍的行为,也是一种自暴自弃的自杀行为。

山上彻也在杀害安倍之前给松江市的一名男子(71 岁)发出一封信,信中表现了他对统一教会的刻骨仇恨,他在信中写道:“我和统一教会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大约30年前。母亲由于信教浪费超过一亿的金钱,家庭崩溃,破产……随着这个过程,我的少年时代过去了。毫不夸张地说,那段时间的经历不断地扭曲着我的一生。”

他曾对朋友说:由于原“统一教会”和安倍家的关系,警方不能对统一教会进行搜查。

他也想刺杀统一教会的要人,但是又充满了矛盾的心情,他在信中写道:“我知道,即使我想杀死文家全家,我也做不到。就我而言,希望在现实可能的范围内,杀死韩鹤子本人,如果不可能,至少打算杀死他们亲人中的一个人,但鹤子和她的女儿死了,她的第3子和第7子可能会感到高兴,或者统一教会会重新集结?不管怎样,这都不符合我的目的。

经过苦涩的思考,觉得安倍本来不是我的敌人,只是现实世界中最有影响力的统一教会的支持者之一,但是对安倍之死所带来的政治的意义、结果、目前我没有余力去考虑。”

这里体现了山上彻也非常矛盾的心理,他痛恨统一教会,但是杀死统一教会的上层比较难,就是杀死了他们,他会认为他的目的也没有达到。他觉得由于母亲参加统一教会,他的人生完全被扭曲,在他刺杀安倍以前,他在心理上已经崩溃到了自杀的边缘,他知道安倍并不是他的直接的敌人,但是在死之前,他要表现出对统一教会的复仇,最方便、最有冲击力,并能把他的复仇作为一种永存于世的方式最大限度地传播开来的方法,就是刺杀安倍,他虽然还没有完全考虑成熟,但是他直觉到了这一点。

以如此间接的理由和偏颇的心理动机去刺杀安倍前首相,无疑是一种毫无道理的凶恶犯罪,但是原统一教会等引起的许多日本的社会问题,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日本现在正在对此进行深入的报道和讨论。

作者:东京特约记者 楚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