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洪森:压垮清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0

压垮清朝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保路运动。

清朝最初非常反对建造铁路,说会坏了风水。洋务派多年努力只建造了一条开平铁路,那是为了把开滦煤矿的煤运出来。甲午战争清朝大败,这才意识到铁路对军队的后勤保障有多重要,于是改变了对铁路的态度。京汉铁路通车之后,物资快速流通带来商业兴旺,增加了中央和地方的税收。火车一响,黄金万两。中央财政拿不出钱大规模兴建铁路,洋务派主张以路权为抵押向西方各国借钱来大干快上。地方官商看到造铁路的好处那么大,就以国家命脉不可掌控于洋人之手为由,要求下放路权给地方,由地方筹资自建。
爱国主义在专制国家永远是一门好生意。当初他们反对建造铁路打的是爱国主义旗号,如今他们要求自建铁路打的也是爱国主义旗号。清廷同意了地方的奏请,各地顿时掀起了集资造路的热潮。而真正热心铁路事业的地方官商,百中无一。他们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真正目的是趁机大捞特捞、中饱私囊。所筹资金一到手,就巧立名目贪污盗窃。结果,建造铁路反而只是成了摆门面装装样子,有的甚至铁路一寸未建,钱款已经不见了一半。有的即便造出了铁路,也因工程款被贪污挪用,质量严重不达标。各个省自造铁路,事先无统一标准,连路轨的宽度都没有统一标准,结果省与省之间都无法通车。各地自筹资金里,有不少来自底层百姓,有些人拿出了一生的积蓄投入其中。

这些老百姓,属于如今被称为脑残的应该是大多数,不然他也不会相信政府而把钱投进去。

这些脑残百姓,在菜市口看谭嗣同被杀头会齐声叫好,但是,你把他的棺材本弄没了,他的态度可不一样了。于是,随着建路弊案一个一个暴雷,各地上访抗议甚至暴乱不断发生。清政府接受洋务派建议,收回之前下放的路权,将所有铁路收归国有,也就是中央所有。铁路国有,那么老百姓购买的股权怎么算?对不起,中央财政现在无钱对付,过两年再说。

别说脑残,就是白痴也不能接受。清廷的这种做法把他们彻底惹火了,四川人不仅聚众闹事,还开始暴力抗争,脑残们一旦急红双眼,政府官员照样敢杀。

四川一共集了一千三百多万两银子。其中来自普遍老百姓的是九百八十万两。在筹建过程中,资金已经被各种明目耗去了三百多万两。如今铁路收归国有,干脆一分钱都没了。

再温顺的四川良民,这时候起了杀人放火之心,一点都不奇怪。

(朋友中不少人对中国现在脑残之多表示担忧,认为没指望,而我则时常以清末保路运动为证据,反驳这种观点。)

清廷为平息四川暴乱,从两湖等地调集军队前去镇压。因湖北兵力空虚,武汉新兵营擦枪走火的偶然事情,引发了新兵起义,清朝居然无力及时扑灭。星星之火,很快就延烧开来成燎原大火。这就是后来命名为辛亥革命的由来

说清朝无力镇压也不全是事实。当时最具现代化最有实力的军队在袁世凯手中。袁世凯如果下令镇压,他的部队架起机枪大炮,乘坐京广线到武汉,顷刻间就可以灭了起义军。

但袁世凯不想这么干。他知道清朝大势已去,不值得救。他要凭借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军事实力,为自己谋取点什么。

之前,革命党人曾经派人来游说袁世凯,如果他支持革命党,帮助革命党一起推翻大清王朝,革命党将拥戴他为大总统。这点颇让袁世凯心动:做开国大总统,岂不是人生顶级美事?

袁世凯迟迟按兵不动,等于向革命党以及各地官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于是,各省纷纷宣布独立。

革命形势排山倒海摧枯拉朽。被革命形势吓得胆战心惊的隆裕太后将袁世凯召进宫来垂问怎么办?

袁世凯反问,太后要保儿母身家性命还是要保大清王朝?保太后儿母身家性命,袁某还有这点实力。保大清王朝,袁某力不从心。

太后一看大势已去,吓得连连说,保身家性命。

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专制王朝,就这么以和平退位的方式终结了。

所以,我一直说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吴洪森写于2022年7月20日上海莘庄)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