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牧民 | 殒落的印度洋珍珠:斯里兰卡经济危机解读

0
7

陈牧民 / 思想坦克 2022 年 7 月 21 日

动乱不已的斯里兰卡

近几个月以来,有印度洋珍珠之称的岛国斯里兰卡陷入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与政治危机。由于外汇储备枯竭,导致无法进口燃料及其他民生物资,国内各类物资价格飙涨,且因缺乏燃料导致大规模停电,医疗系统也因缺乏药品而处于崩溃边缘。人民自四月起上街抗议示威,且规模愈来愈大;五月初,总理马辛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被迫辞职下台,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 马辛达之弟)任命政坛宿敌、前总理维克勒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再度出任总理,但经济情况仍未见好转,民众持续上街抗议,政府甚至在7月初宣布国家已经破产。 7月9日,多达60万群众聚集可伦坡示威,最后攻占总统官邸,戈塔巴雅总统搭机出逃至马尔地夫再转至新加坡,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宛如当年菲律宾人民推翻马可仕的翻版。

斯里兰卡抗议民众占领总统官邸高举旗帜抗议。图片来源:路透社/达志影像

斯里兰卡的现况看起来跟失败国家无异,但其实这个国家的发展程度相当高,被誉为南亚地区的优等生。根据联合国开发署所公布的2020年人类发展报告(Human Development Report),斯国人类发展指数(HDI)为0.782,在全球189个国家中排名72,属于高度发展程度;2020年斯国平均人民识字率为92.4%,而南亚其他国家都只有60-70%左右;斯国人均GDP虽然只有3,700美元,但仍高于印度的2,543美元与孟加拉的2,362美元。

包括笔者在内,许多曾去过斯里兰卡的人都对于该国的干净整洁与友善人民留下很好的印象。如今整个国家濒临破产,穷到连政府都宣布关闭大学,公务员可直接回家务农或放五年无薪假到海外打工,实在很难想像。

农业仍是大宗,观光业因疫情雪上加霜

斯里兰卡为何会走到今天的地步?这可从几个角度来观察:首先是斯里兰卡的经济结构。斯国的工业化程度不高,至今仍有3成以上的人口从事农业。由于其人力成本较高,加上过去因为内战而遭到部分欧美国家制裁,因此并没有像其他南亚国家一样吸引到足够的外资来发展制造业。迄今许多民生物资均仰赖进口,甚至包括粮食在内,但能够出口的也只有茶叶、宝石等初级产品,让斯里兰卡在对外贸易上长期处于逆差状态。

2009年内战结束之后,斯国政府致力于发展观光,也鼓励人民到海外打工赚汇。斯国本身就拥有绝佳的海洋景观,加上特有的茶园风光及过去佛教全盛时期留下来的古迹名胜,吸引大量外国观光客前来造访。 2018年有250万观光客到访,在地消费金额高达56亿美元,占国民生产毛额的6.4%。不过2019年4月复活节当天发生恐怖组织所策动的连环爆炸案之后,观光业就此一蹶不振。紧接着2020年全球遭逢新冠肺炎肆虐,仰赖观光收入的斯国经济更是雪上加霜,至今没有恢复。

斯国的经济危机的直接原因是向外举债过多,目前该国外债总额大约是350亿美元,在2022年共有86亿美元贷款到期,但是到3月底国家外汇储备只有19亿元,连购买石油粮食都不够。其实在疫情影响下,全球许多国家都面临通货膨胀、利率飙升、货币贬值等问题,但是对斯里兰卡来说,债务问题严重与错误的发展政策有关,特别是向中国举债进行一些华而不实且无经济效益的「白象工程」。

一带一路害惨斯里兰卡

表面上斯里兰卡向中国借贷的金额大概只占其外债总额的10%左右,但实际金额应该更高,且中国贷款大多是商业贷款形式,利息偏高。这些计画几乎都由中国国营公司承建,连原料与工人都从国外引进,对本地的经济毫无帮助。例如耗费两亿美元建造的马塔拉国际机场,因为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完工后每星期只有两班飞机起降。由中国国营港湾公司承建,2014年由习近平亲自出席动工典礼的可伦坡港口城,造价高达14亿美元,预计在可伦坡海岸造出269公顷土地,并在其上建造大型会展中心、购物商场、办公大楼等。完工后中国还可以拥有其中1/3土地的所有权。

但整个计画并未经过任何环境评估,还把举世闻名的可伦坡海岸景观破坏殆尽。 2015年初斯里赛纳(Maithripala Sirisena)当选总统后立刻下令停工,但中方要求支付违约金1.4亿美元,斯国政府最后只能同意让工程继续。与IMF等国际组织不同的是,中国政府向来不太考虑借贷国的经济情况与还款能力,而且这些计画全由中国国营企业承造,等于中国一开始就拿回大部分借贷资金,并让借贷国背负高额利息和债务。这就是一带一路的实际情况。

权贵家族垄断政治

其实今天斯里兰卡整个国家走到破产的地步,拉贾帕克萨家族仍要负最大责任。 1948年独立后,斯国仿效英国建立内阁制民主政体,由斯里兰卡自由党(SLFP)与联合国家党(UNP)轮流执政。 1977年的一次修宪公投把宪法改为类似法国的半总统制,让总统拥有更大权力,2010年总统马辛达拉贾帕克萨连任成功之后,更推动修宪让总统得连选连任,最后在2015年竞选第二次连任的时候输掉总统宝座。

不过他的继任者斯里赛纳(SLFP)与其总理维克勒马辛哈(UNP)原本就分属不同政党,同床异梦的执政结果是政策紊乱、经济也未见好转。马辛达重整旗鼓后组成新政党「斯里兰卡人民阵线」(SLPP),在2019年成功把弟弟戈塔巴雅拉推上总统宝座。后者上任后立刻任命马辛达当总理,让另一个哥哥恰玛尔(Chamal) 当灌溉部长,弟弟巴希尔(Basil)成了财政部长,连马辛达的儿子也出任体育部长,整个国家政权等于又回到拉贾帕克萨家族手中。过去三年来,斯里兰卡的经济情况愈来愈差,但拉贾帕克萨家族成员个个出任高官,却对国家危机束手无策,人民忍无可忍,最后只好走上街头抗议。

5月初的一波抗议行动中,愤怒群众烧毁了拉贾帕克萨在汉班托塔附近的老家,但总统戈塔巴雅仍然态度强硬。群众因此发动「戈塔回家运动」(GotaGoGama) ,把政治诉求集中为要求总统辞职下台,最后终于在7月9日和平占领总统官邸,戈塔巴雅总统出逃国外并宣布辞职。

截至目前为止,斯里兰卡政局仍处于不稳定状态,原本也同意辞职的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在戈塔巴雅去职之后也改变心意不辞了,并且在7月20日正式被国会选为新总统。今年73岁的维氏从政至今已经45年,在斯国政坛已经是元老级人物,还曾六度出任总理,但被许多人视为与拉贾帕克萨家族一样是长期掌握权力的菁英阶层。两周前示威群众还要求他一起下台负责,甚至纵火烧毁他的私宅。如今却转身一变成为新总统,他能否真的带领国家走出危机重建经济,仍待后续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