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国的停贷断供,韭菜缠死镰刀?

0
28

从1998年开始到现在的近四分之一个世纪里,中共用房地产泡沫畸形化了中国的经济,攫取了中国人民天量的财富,还败坏了全中国人民的道德,使得整个国家的国民沉迷于房地产的泡沫之中,痴迷于一夜致富、用房子作为飞来横财,处于为一套或几套房子而癫而狂的精神病态。同时,房地产政策使得中共当局及其党羽和白手套们,镰刀斧头帮的匪首和爪牙,得以挥动专制的镰刀,一茬一茬地割中国民众的韭菜,源源不绝,直到韭菜人老珠黄、奄奄一息。后来,韭菜存量开始减少、民间财富到了山穷水尽之时,人们痛定思痛、才开始醒悟。如今,韭菜不但觉醒,似乎还缠绕在一起,拧成一股股的韭菜绞索,并且它还很可能会绞杀镰刀!

因为中国各地出现的断供和停贷,还让外界认识到了一个中国房地产业隐藏了十几年的一个秘密,一个丑闻和一个阴谋。那就是,可怜的中国买主为还不存在的房子付着抵押贷款!这真是非常的荒唐。所以,中国民众停贷烂尾楼,完全是合法和正当的,是有法律依据的。停贷潮和断供的风潮持续下去,会对中共整个的金融体系起到毁灭性的打击。

断供和停贷的区别,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人们必须澄清。在所有的社会,正常的国家和不正常的、类似中共国的社会,都会有断供的问题。所谓的“断供”,就是抵押贷款的债务人、买房的房主、产业的业主,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够继续支付定期的还贷付款,不能提供月供。断供的原因,可能是买房者收入减少,家人失业、生病、事业失败,利率升高使月供大幅度提高以至于难以负担,等等等等。因为不能继续偿还贷款,断供的后果就是失去作为抵押物的房产。

因为断供,房产会被债权人如银行和贷款公司提前收回,房子会被拍卖,拍卖所得会用于全部或部分地偿还原来的贷款,或者优先顺位的其它贷款。最后买房子的房主可能因为房子拍卖所得仍然不能够全部付清房贷的余额,而仍然欠银行一些款项,或者不得不走向个人破产。此后,房主的信用等级会受到极大伤害,以至于未来许多年都因此借钱困难,租房困难,不能从事许多敏感的工作,等等。美国当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后,许多人断供而失去了住房,许多人和银行业都因此破产。

但是这个“停贷”,则是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据业界人士透露,中国卖楼花的做法,是从香港房地产业学来的。所谓的“楼花”,是地产物业市场的名词,是一种投资不动产期货的工具,指的是预售尚未完成的地产发展项目。一般来说,房屋的预售许可证,被俗称为楼花。在中国大陆,“期房阶段”开始于开发商取得商品房的预售许可证。这时出售的房地产都是“楼花”。当建筑完工,开发商在当地房屋管理部门完成房屋所有权的初始登记,并获得房地产权证(大产证)之后,预售房屋就成了现房。

虽然卖楼花是中国大陆从香港学来的房地产经营方式,但中国大陆的做法,并没有完全学会、学到香港方式的精华和全部,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并刻意漏掉了其中最关键的、对消费者的保障。美国居民购买预售房时,会先选定地块,一般只需要交5%—10%的定金,这部分定金也基本上是等同于土地的价钱,不包括地上未来兴建的房子的成本。然后,买主会等待3—5个月,等房屋完全完成之后,再过户完成购买。现金购买或者抵押贷款购买之后,才正式开始付房贷,按5年、10年、20年、或30年的期限每月还款。

香港地产代理监管局的楼花项目指引中,就楼花价目、定金数目、代理陈述、公开信息、买家身份证保管、守法等等,有十项规范,以规管地产代理的行为,保障买家的权益。虽然香港也有买家对楼花按揭付款,一次支付发展商全部的楼价,但这样的前提是建商必须非常可靠,并且给予买家非常优惠的折扣。大部分香港的楼花付款,是在建筑期,分不同阶段每期支付楼价的5%,过户前一共支付15%,然后在交易日期支付余款。无论是一次付清或者按阶段付,买家都可以在交易前转售。因为以前曾经发生过开发商半路清盘倒闭、制造烂尾楼的事件,香港政府对地产开发商采取了严密的监控制度,开发商清盘倒闭的例子几乎绝无仅有。

但是,香港模式中对消费者的保护,对开发商的监控,对建房资金的控制,在中国大陆,却付之阙如。中共政府保护和维护的,不是普通消费者,不是普罗大众的买房者,而是中共政府的银行、白手套的房地产开发商、和裙带关系的建筑商。也因此,在中国这样独特的专制统治和腐败条件下,建商挪用建房款项,转移款项,甚至直接侵吞,让韭菜民众血本无归、望洋兴叹,就可想而知,而大量的烂尾房就“应运而生”。建商拿到钱后,就失去了按时完成建筑的动机,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低迷、资金流断裂、建商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他们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去完成那些烂尾的工程。中国特色的大面积烂尾,以及随之而来的韭菜小民开始觉醒,觉醒之后断然停贷,就这样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工程不能完工,业主不能进住,他们支付的钱哪里去了,钱为什么回不来了呢?说到底,就是中共的一党专制,导致的权力寻租,和道德败坏、没有监督的无限权力,导致中共上下一起烂掉、一起勾结、一起贪腐、一起侵吞百姓的财富。最近网上疯传的一个银行爆雷的追因,虽然还没有办法证实,但可信度非常之高,它恰恰说明了民众的财富是怎么样通过村镇银行、银行高管、红二代,一步步被中共高层及其裙带集团掠走。

这个资金转移/偷盗/抢劫的链条是这样的:河南村镇银行资金转移的背后大佬,是中共某常委高官,其女儿女婿占用了其中巨额的资金。去年河南银监局找到新财富集团董事长吕某谈话,吕氏答应资金逐步到账,但该常委女儿拿走的200亿人民币,则拿不回来。今年四月中共中纪委介入调查,该常委得知后,暗中下令中纪委副书记杨晓度放吕氏一马。吕氏吸储的400亿人民币中,200亿被中共最高层权贵拿走,三分之一(130亿)被吕氏用于贿赂封口行长和各级领导。韭菜们的血汗钱,就是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分走了。

所以说,中国百姓的这些钱,怎么可能拿得回来呢?根本没有可能。中国买主为还不存在的房子付抵押贷款,非常的荒唐,所以停贷烂尾楼是有天理和法律依据的。停贷潮对中共金融会起一个摧毁性作用。除非铲除中共,剥夺中共权贵的财富,才能还富与民。中共政权即将覆灭之际,这些拿到钱的权贵,当然知道形势的危急,也绝不会幡然悔改,自动把侵吞的钱退回去。所以,只有解体中共,才有中国百姓获得财富自由的可能。

中国的烂尾楼风暴,谁是罪魁祸首?谁不得不出来背锅?中共当局当然是最后的黑手。但中共的爪牙,已经开始狗咬狗了;中国的银行和房管机构,已经开始杠上了。中国业主强制停贷,烂尾楼风暴席卷,承办房贷的银行与主管部门房管局,面对“巨额监管资金被挪用”的最终责任,已经剑拔弩张。银行推卸责任说是奉命行事,房管局则要追究银行的责任。

停贷危机一旦蔓延,无论地方或中央,都面临极大的压力。停贷危机究竟有多大呢?烂尾风暴、停贷风潮开始后,中共高层紧急约见监管机构与银行业者,讨论如何因应停贷潮。因为处在二十大的前夕,这个金融危机已经上升到了足以导致政治危机的地步。但是,从中国各家银行罕见公布的、其持有的未完工房屋逾期贷款数量看,总额只有21亿元人民币,包括中国农业银行的6.6亿,和中国工商银行的6.37亿。但中国广发证券的估计是,此次抵制拒缴风潮可能影响高达2万亿元的抵押贷款。两者的差距,高达1000倍!广发证券的估计,可能也会被突破,因为连规模较小的中国兴业银行,也公布旗下逾期风险贷款达3.84亿元、邮政储蓄银行为1.27亿元。

再者,通过村镇银行的挤兑和国有银行提款难的问题,中国民众因失去了对银行和政府的信任。他们目睹停贷和断供的浪潮,他们也会跟风、效仿,越来越多购屋者加入拒缴贷款的行列,其后续效应会非常的可怕。随着房地产价格继续崩盘,业主对其手中持有房产净值的持续评估,会导致更多的购物者、业主采取放弃其资不抵债、淹没在水下的房地产的策略,停贷规模因此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这势必引发对中国金融体系风险的担忧。

为什么停贷事件是如此的重大,可能完全摧毁中共的金融体系呢?韭菜抱团取暖、维权,真的可能打败镰刀吗?真有这个可能。因为停贷造成的危机与村镇银行挤兑的危机,以及中国国有银行的取款难、现金紧张的危机,是同时发生、交织在一起的。

取款难不仅仅发生在中国河南,中国其它省市也出现了取款困难的苗头。《华夏日报》援引在海南工商银行开户的陕西储户说,其账户遭冻结无法提款、转账和消费。一个来自湖南的储户称,其银行卡被冻结,他多次往返湖南与海南之间,也解决不了问题。中国媒体《证券日报》也报道说,北京、山东等地都有类似情况的发生。

对正常国家的人们来说,烂尾的结果,是开发商或建筑商倒楣,与消费者无关。但在中国这样不正常的国家,建商烂尾,却让买家遭殃,真是岂有此理。一位自称“根正苗红的贫农”的网友说,“十年烂尾无人问,一朝停贷天下知。”许多人会问,为什么情况会这么样的严重?中共有没有可能“拆弹”消除这个大患?

按中共目前的做法看,他们似乎还没有打算“拆弹”,而似乎首先在“摀弹”,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中国烂尾楼的停贷风波,已经蔓延到了25个省。当局目前在试图淡化停贷的风波,在促进复工。但中国业主已经发现,复工根本就是演戏!民众发现,部分声称已经复工的建案,其实是假复工,当局指使一些工人到工地喊完口号、摆拍后,就再无动静。“摀弹”的结果,是捂不住,还惹起了更大的民愤。

中共可以“拆弹”吗?拆弹的成本,很可能就是金元券的翻版。断供潮目前在迅速升级,从烂尾楼开始,又出现了烂尾配套,再到房企供应商的商票被拒付!事态发展和深化的程度,超出了人们的预期,甚至超出了中共内部最保守的估计,更可能超出了金融维稳可控制的范围。中国的四千万套法拍房,加上三千万套烂尾楼,影响着至少三亿中国人。中国金融和银行业的崩塌,如果从房地产业开始,没有人会怀疑。中共金融维稳的努力,已经付之东流,中共甚至目前都难以维护国有银行的信用,而银行信誉一旦失去,更大的挤兑和提现,更多的社会动荡,都不可避免。中国人民悲愤地发现,中国的开发商、银行和地方政府,三者狼狈为奸,集体地割韭菜,其利益关系是公开的,其掠夺也是赤裸裸的,其合谋对中国百姓的盘剥,按海外观察家的说法,“敲骨吸髓也不过如此!”

中国十大银行中的几位高管,包括一位副行长,据报道说,已经从蒙古外逃至欧美。他们透露的消息是,中国银行超过50%的债务、账目和票据都是假的!这可真是骇人听闻,但人们可能很快就会痛苦地看到个中的真相。据说,中纪委要求,20大前金融和房地产不能出事,否则,就抓银行高管。这样的要求,按中共一贯的维稳方针看,是完全可能的。于是呢,这些人就只能逃离中国。

中共的土地经济,已经走到了尽头;因为土地经济和地方财政绑在一起,开发商的破产,带动银行的坏帐、挤兑和破产,中共虚假GDP的经济谎言,就会彻底地完结。中共政权的房地产、金融、和实体经济,都在迅速崩塌。中共如何拯救这个破产的经济呢?印钞,印钞,大量地印钞,天量地继续印钞,是“拆弹”的最后一招。但这也是最致命的一招。中共政权离国民政府破产时的“金元券”时代,只有一步之遥!

中国房地产和经济的问题,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已到了非常、非常严峻的地步。中国的百姓,断供和停贷的百姓们,开始抱团取暖,拒绝被继续剥削,拒绝被镰刀收割。他们抱成团以后,割不断,理还乱,反而能把镰刀给缠住。韭菜对抗镰刀,当然没有胜算;但韭菜有个长处,就是能缠绕。记得有民间一个偏方,鱼刺卡在喉咙里,拿不出来怎么办?用几根韭菜整个吞咽下去,就能解救无虞。

中华文字之妙,妙不可言。中国民众把共产党盘剥百姓,称之为“镰刀割韭菜”,一语双关。韭菜者,草本再生植物,一茬接一茬,生生不息;镰刀锋利无比,割韭菜易如反掌,并且韭菜供应源源不断。中国共产党的标志,就是镰刀斧头,用镰刀比中共,非常的准确。当年香港电影把中共喻为斧头帮,也非常贴切。如今,韭菜居然有了缠住镰刀的势头!它缠死镰刀加斧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