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镇安:感谢已故「支联会」各常委的舍身取义!

0

众所周知,中共对「支联会」恨之入骨,所以《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便穷追猛打;始料不及的是,现在「支联会」已经被打死了,但中共并冇就此罢休,反而变本加厉,加大力度,继续穷追猛打,秋后算帐,抄家灭族,连「支联会」的新知旧雨、亲朋戚友、骨灰灵魂,通通都不放过!
.
但由于时机尚未成熟,为免触动民愤,中共株连九族式的秋后算帐,放弃使用「间谍组织」和「特务组织」等字眼,宁愿改用令到自己尴尬万分的字眼,来起诉「支联会」:外国代理人!
.
2021年9月5日,香港警方国安处指控「支联会」为「外国代理人」,并要求「支联会」于两天内交出全部帐目纪录、财务资料、成员名单、联络资料等,即是所有「新知旧雨、亲朋戚友、骨灰灵魂」的清单,企图诛其九族!幸好「支联会」仍然是有义气和有良心的,拒绝交出,保护了需要保护的人;这些人,有些是香港人,有些是外国人,有些是国内同胞!万幸!
.
「外国代理人」一词,始于1938年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FARA)》,原非针对中共,但由于中共近年积极扩展其全球影响力,还有一带一路倡议,在世界各地进行的间谍活动和特别任务,与日俱增,世界各国为了自保,皆纷纷立法规管,有备无患,《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因而已经遍地开花!
.
现时,中共派驻各国的「间谍组织」和「特务组织」多不胜数,有新闻媒体,有旅游公司,有建筑公司,有通讯公司,有科技公司等等,最多被世界各国列为「外国代理人」的组织和机构,就是中共派驻各地的企业(包括民企和国企)、组织和机构,因为世界各国都看到这些企业、组织和机构,正在担当着「中共代理人」的角色!
.
有见及此,早于2018年,台湾当局已经计划通过和实施自己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但可惜因为难以于议会中取得共识,早已胎死腹中;加上中共并不打算设立自己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台湾便有民众认为如果自己先设立,反而不利!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因为虽然中共没有《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之名,但其实早已经有《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之实,早已经有《外国企业常驻代表机构登记管理条例》之类的政府规定,对外国机构进行约束管理,还有很多大小不同的行政法规;对外国媒体机构及外国「非政府组织NGO」在中国境内活动进行监管的严厉程度,可以说是冠绝全球;还需要什么《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吗?
.
虽然中共向来独断独行,无视民主、人权、自由等普世价值,也不跟随世界潮流,不玩、亦都不需要玩《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这套,但是中共的最亲密盟友俄罗斯,早于2012年已经跟随世界潮流,设立自己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与西方抗衡;2021年12月30日更宣布,把当地著名乐队Pussy Riot两名成员、一批记者及知名活跃分子,列为「外国代理人」,加强管制。
.
返回香港,中共除了要置「支联会」于死地,还要诛其九族,其实早已有迹可寻!
.
2021年8月25日,虽然「支联会」常委已经于两天前决定解散「支联会」,警务处国安处仍然去信「支联会」,要求「支联会」就《香港国安法》43条附表5提供资料。
2021年9月5日,「支联会」被警方国安处指称为「外国代理人」,需按要求,于9月7日或之前,提供所有帐目纪录、财务资料、成员名单、联络资料等。
2021年9月6日,「支联会」强烈否认是「外国代理人」及公然拒绝向警方国安处提交任何资料,质疑警方并无提出理据是滥权及不合理!
2021年9月8-9日,警方国安处正式拘捕「支联会」七名常委:李卓人(主席)、何俊仁(副主席)、邹幸彤(副主席)、徐汉光(常委)、梁锦威(常委)、邓岳君(常委)、陈多伟(常委)。
2021年9月9日,「支联会」在七名常委先后于两天内被捕后,被警方国安处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被冻结约220万资产。
2021年9月10日,「支联会」七名常委收到保安局局长邓炳强的信件,表示将会建议「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行使《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第360C条下的权力,命令公司注册处处长,将「支联会」自公司登记册中剔除。根据「支联会」提供的信件,邓炳强在信中说,考虑了警务处处长萧泽颐的建议及资料后,认为假若「支联会」属《社团条例》适用社团,则根据条例第8条禁止运作或继续运作,是维护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及公众秩序所需。
2021年9月13日,何俊仁发表声明,宣布辞任「支联会」所有职务,并退出「支联会」。
2021年9月20日,在狱中服刑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及前副主席何俊仁,透过「支联会」社交网站联名发表公开呼吁信,指就社会环境,认为主动解散是「支联会」最好的处理方案。两人在信中又指,知道「支联会」计划在9月25日召开特别会员大会议决解散事宜,公开呼吁各个成员团体代表支持解散「支联会」。
2021年9月29日,保安局局长根据《国安法》,继续冻结「支联会」约220万元银行资金。
2022年5月10-11日,就拒交资料案,「支联会」常委梁锦威和陈多伟认罪,被判囚三个月!他们表示,为了保护「支联会」的广大朋友们,失去三个月的自由,是值得的!其余三名常委(邹幸彤、徐汉光、邓岳君),决定选择不认罪,直接挑战特区政府和警方国安处的「无法无天」!案件编号:WKCC3633/2021
2022年7月13日,西九龙裁判法院开审三名常委,由于邹幸彤仍然是香港执业大律师,获准离开被告栏,坐在律师席后排自辩和处理案件。亲自应讯的邹幸彤穿黑西装,与旁听人士挥手,又将手放胸口喊道:「今日系晓波忌日,大家记得呀!」旁听席闻言后,数人分别高声解释和补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逝世五周年呀!」控辩双方在开审前,提出两个「初步争论点」(preliminary issue),包括辩方在审讯阶段可否挑战通知书的合法性、以及控方需否证明「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希望法庭先厘清相关法律观点。法官表示需时处理,遂将案件押后至8月2日。
.
笔者认为,无论8月2日香港法院如何厘清相关法律观点,「初步争论点」的裁决是如何,定必影响所有在香港的外国人组织,如果辩方的论点失败,即是香港警方国安处可以随意认定你是「外国代理人」,无需证据,可以即时向你执行《香港国安法》,你必须服从;要你交人,你就要交人;要你交资料,你就要交资料;资料足够,还可以起诉你涉露国家机密、间谍、颠覆政权、煽动叛乱等罪!
.
所以,各国领事必须派员旁听法院如何处理这单案件(案件编号:WKCC3633/2021)!不但是8月2日的聆讯,还有8月23至29日的聆讯!
.
尚未认罪的三位「支联会」常委,虽然尚未定罪,但是,相信他们已经作好所有准备,准备舍己取义,付出自己三个月或以上的自由,来换取「支联会」所有新旧支持者的安全。之所以坚持不认罪,就是要以身试法,就是要唤醒所有在香港的外国人组织,让他们清楚自己的处境,其实有多危险,叫他们都保重,好自为之!
.
各国领事必须派员到法院旁听,因为笔者认为,情况并不乐观,相信法院必定会站在国安处的一边,判定国安处毋须证明你是「外国代理人」,也可以执行《香港国安法》的相关规定。到时,相信任何在香港的「外国人机构」,也会自动变成「外国代理人」:「英国文化协会」是「外国代理人」,「法国文化协会」是「外国代理人」,「德国文化协会」是「外国代理人」,「摩门教」是「外国代理人」,「创价学会」是「外国代理人」,「日本人学校」是「外国代理人」,「日本文化协会」是「外国代理人」,「外国记者协会」是「外国代理人」,「外籍教师协会」是「外国代理人」,「大陆委员会」是「外国代理人」,「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是「外国代理人」,甚至所有外国商会,也是「外国代理人」,无一幸免,「美国商会」也不能例外!
.
最后,虽然「支联会」已死,但也必须感谢「支联会」各常委的舍身取义,宁愿失去自由,也没有让任何一个支持者曝光,为大家的安全而入狱,谢谢!
.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侯镇安
202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