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拜登组合拳重击中共 中共野心越来越难以为继

0

拜登组合拳重击中共 中共野心越来越难以为继

7月20日,为期两天的“2022年供应链部长级论坛”(视频会议)闭幕。在美国主持下,为“努力缓解近期的运输、物流和供应链中断与瓶颈,以及长期的复原力挑战”,18个经济体联合提出全球供应链合作四大原则——透明度、多元化、安全、可持续性,即“在国际伙伴关系的基础上建立集体的、长期的、有韧性的供应链”。

虽没点名,但明显是针对中共的。中共不在“国际伙伴关系”之列。布林肯说得明明白白:“一个有韧性的供应链是安全的,使我们不容易受到政府或其他行为者的网络攻击;一个有韧性的供应链是可持续的,遵守我们已经同意的劳工和环境标准,因为这符合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忽视这些基准的政府往往是不太可靠的合作伙伴,也因为在2022年,任何不具有环境可持续性的供应链都不会持久。”

这个论坛是对拜登去年10月31日紧急召集的供应链峰会(Global Summit on Supply Chain Resilience)的推进,并从15国扩展到17国(外加欧盟),新增法国、巴西后共包含13个G20国家,还有民主刚果这样的不发达经济体,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与此论坛相呼应,耶伦在她作为美国财长为期11天的首次印太之行中,进一步呼吁深化盟友之间贸易关系,以巩固供应链,打击通货膨胀,并挫败中共“不公平贸易做法”和主导关键原材料和技术市场的野心。耶伦主张摆脱关键商品对华过度依赖,积极推动“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或使供应链多样化,更多地依靠可信赖贸易伙伴,加强经济弹性并降低风险。

这些表明,拜登政府正在有序推进全球供应链重组。

可以说,“Supply Chain Resilience”(供应链韧性)是美国国际战略的一大基点。拜登强调“中产阶级外交”,说“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策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我们在国外采取的每一项行动都必须考虑到美国的工薪家庭、推进为中产阶级服务的外交政策。”

2021年2月,拜登就职之初,就下令对关键产品供应链进行审查;6月8日白宫发布“百日报告”(《构建弹性供应链、重振美国制造业及促进广泛增长》),对半导体和先进封装、大容量电池、关键矿产、药品和原材料四类关键产品的供应链风险做出了评估,并指出疫情及其造成的经济秩序混乱暴露了美国供应链中长期存在的漏洞。拜登政府自此推动全球供应链重组,既应对短期供应链瓶颈和中断问题,又着眼长期,投资国内生产,重振制造业和中产阶级力量,促进国内竞争和增强国际竞争力。

美国重整全球供应链的布局大致形成

(一)在欧洲,与欧盟“跨大西洋协调”,重启美欧对华政策协调机制,建立美欧贸易和科技委员会(TTC),重点关注消除强迫劳动,提高稀土、太阳能及芯片产业的供应链多样化与透明度,并为未来的贸易和科技发展制定规则。(二)在印太,今年5月24日正式启动“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PEF),目前14国正在酝酿集体谈判,涉及“贸易,供应链,清洁能源、去碳化和基础设施、税收和反腐败”四大领域。(三)在美洲,6月6至10日的第九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上,拜登宣布西半球经济伙伴关系框架(“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未来“两到三个月内与合作伙伴讨论这个框架,目的是真正开始正式谈判”;其五大支柱之一的加强供应链,“帮助我们的半球减少对某些国家的过度依赖和集中”,即是对抗中共在该地区经贸、投资和基础建设的影响力。(四)在非洲,2021年7月28日,美国宣布重振“繁荣非洲”倡议(Prosper Africa Build Together Campaign),“提供与中共不同的繁荣之路”;今年7月20日,拜登宣布将于12月13日至15日在华盛顿举办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而美国主导的PGII,所公布的样板项目、重点投资区域都在非洲。

这里简要说下PGII。今年6月26日G7峰会上,拜登公布“全球基础设施和投资伙伴关系”计划(PGII),目标是在2027年前为发展中国家提供6000亿美元基建资金(其中美国承担2000亿美元,欧盟筹集3000亿欧元),以对抗中共的“一带一路”和“全球发展倡议”。如果说,一年前,为满足中低收入国家基础设施需求,拜登提出的计划投资40多万亿美元“重建美好世界”的基建倡议(B3W)还只是一个大致的概念;那么,PGII则是较为成熟的一个倡议,更具有可信度。

与中共比较,PGII有两大特点。第一,资金投入较为理性。PGII整合了早前欧盟“全球门户”基建计划对于非洲地区的1500亿欧元承诺,强调公私合作,比较依赖私人资金,建立在经济可行性的基础上,不会造成“债务陷阱”。第二,在项目上,PGII以“能够定义21世纪下半叶”的四个领域——清洁能源、卫生系统、性别平等及信息通信技术——为重心。以往美国不够重视信息通信技术的影响力,被中共钻了空子。华为等在非洲迅速发展,涉及到智慧城市、智慧政府等等安全领域,这不仅使中共输出“数字威权主义”(例如帮助非洲国家当局加强对所谓反对派的镇压,收紧对选举的控制),还使中共事实上获得对于他国安全领域的掌控(例如据法国《世界报》报道,自2012年起中共一直在借援建非盟会议中心对非盟进行窃听)。

对俄制裁为遏制中共妄动提供了蓝图

如果说,美国推动全球供应链重组是重塑中共战略环境的基础性措施,那么,拜登政府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所领导的对俄全面制裁(包括使俄罗斯无法获得维持战争所需的大部分技术),则为遏制中共发动台海战争提供了借鉴。

7月19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局长艾伦‧埃斯特维兹(Alan Estevez)表示,美国与其它37个国家联手,成功地降低了对俄罗斯的出口,这为建立新机制应对来自中共的威胁提供蓝图。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作证时,埃斯特维兹说,美国对俄罗斯的出口价值同比下降了约88%,其它国家则下降了约60%。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各国首次在军备、核供应、化武和导弹这四个现有多边机制外,联手实施出口限制。

作为BIS负责人,埃斯特维兹自称是“美国首席技术保护官”,“我相信我们需要一个新机制——我们一直在与盟友讨论这个问题,这不仅仅是针对俄罗斯。这也是针对中国(中共)的。”考虑到来自中共的威胁,以及中共将军民融合技术应用到侵犯人权、加强军力和威胁邻国等方面,“形成新机制至关重要”。

显然,美国已经把全面制裁作为遏制中共发动对台战争的一项战略手段,并为建立一种全面制裁机制而在纵横捭阖、运筹帷幄。

结语

中共面临两大难题:第一,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跌落,目前还没跌到底,前景难定;第二,中共的对外扩张和全球野心,越来越缺乏经济实力的支持,遭到美国、西方国家和国际社会越来越强烈的抵制。

而美国推动全球供应链重组,重塑中共的国际经济环境,将产生深远的影响。这是对中共的釜底抽薪。同时,美国谋划建立国际性的全面制裁机制,这对中共的军事冒险和对外扩张将发挥重要的抑制作用。

尽管中国是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已成为全球124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尽管2021年中国对外贸易额跨越6万亿美元大关,进出口额均增长了约30%(不过这是特例,比如2020年货物进出口总额增长只有1.6%,2019年甚至是-1%,这表明2018年中美贸易战后中共国际环境已经大幅恶化);但中共想借此来维持经济增长和对外扩张甚至军事冒险,已经越来越难,力不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