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外交2.0?二十大后谁来领衔中国外交

0
19

中共主管外事工作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抵达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准备出席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的会晤。(2021年3月18日,资料照片)

2022年7月23日 19:47 林枫

华盛顿 —

随着中共二十大的日渐临近,中国外交系统最近人事变动频繁。由于中国外交两大台面人物—现年72岁的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和68岁的外交部长王毅均已到了退休年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会挑选谁来接替他们备受各方瞩目,外界也能从这两个重要位置上的人选窥探出今后五年中国外交的政策路线。

大热门宋涛出局

在今年6月之前,有望接替杨洁篪出任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最热门人选一直是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欧亚集团 (Eurasia Group) 中国与东北亚分析师牛犇 (Neil Thomas) 对美国之音说,宋涛在被调任到中国全国政协担任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前一度是接替杨洁篪的领跑者。

他说:“在我看来,早期的领跑者是宋涛,他是中共对外联络部的负责人。他与习近平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在习近平执政的这十年里,中联部的工作,即政党间外交,而不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得到了极大的推动。但是最近几个月,他被从这个职位上调到了政协的职位上,这通常是一个官员即将退休的可靠信号。”

6月2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宣布,中央外办副主任刘建超将接替宋涛出任中联部部长。刘建超也是另一位有望接替杨洁篪出任中央外办主任或者王毅出任中国外长的热门人选。他曾经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司长、中国驻菲律宾和印尼大使、外交部部长助理。他2018年3月起担任中央外办副主任。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平壤会见到访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 (2018年4月15日)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平壤会见到访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 (2018年4月15日)

但《中美印象》网战主编、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认为,由于宋涛缺乏在国际舞台上的经验,他可能从一开始就不是杨洁篪接班人的人选。

“宋涛跟其他的像乐玉成这样的外交官还不太一样,因为他是当时外交部从地方干部里选拔的那一批。当然,他也是在福建做过,后来到了外交部。他后来到中联部当部长,应该是还挺出人意料的,当时大家的判断是,他可能是比较被信得过的人,所以到中联部当了部长,”刘亚伟对美国之音说,“但他出头露面的机会不是特别多。杨洁篪以前是做外交部长的,所以在这种(国际)场合他是不怯场的,而且可以谈吐自如,对答如流。所以我觉得,像宋涛这样,可能这种历练是不是稍微少一点?”

杨洁篪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曾在伦敦政经学院学习。他是作为一名知美派建立起自己的外交官生涯的。1977年老布什访问中国时,他作为翻译全程陪同。他2001年至2004年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并在小布什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化解了美中海南岛撞机危机。

中央外办主任一职续留政治局?

也有分析认为,杨洁篪作为中共中央外办主任在中央政治局的那个席位可能会在二十大上被拿掉,从而使这个在传统上并不十分重要的职位恢复到它原本的位置上。

地缘政治风险评估公司Future Risk的研究主任特里斯坦·肯德戴 (Tristan Kenderdine) 就持这种看法。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以前,中央外办主任是不进入由25人组成的中央政治局的,杨洁篪的入局是因看重他处理美中关系的经验。随着杨洁篪的退休,外办主任这个角色也会从中央政治局中消失。

“我认为在未来五年里,外交政策的制定过程会更多地集中在党的机构中,而不是在国家机构中,实际上这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杨洁篪在这个层面上的那些职能可能会被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或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或者其他在中国精英政治中制定和部署外交政策的领导小组所吸收。这样一来杨洁篪的位子就不那么必要了。”他说。

但欧亚集团的牛犇则认为,考虑到外交事务对中国的重要性不断提升,杨洁篪的继任者在中央政治局的席位将在二十大上被继续保留。他说:“我的看法是,这个职位更有可能留在政治局,因为在上一次党代会上,外交事务在政治体系中的地位越来越突出,而且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重要性不断上升,无论是与俄罗斯等国家关系的加深,还是与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关系的恶化,它只会成为中国未来发展轨迹中更重要的一部分。”

另一种可能的安排是让目前的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以其他形式留任,比如出任类似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角色,但不会成为政治局委员。

牛犇说:“尽管王毅是仅次于杨洁篪的中国第二资深外交官,但王毅今年12月就满69岁。超过了正常的退休年龄。我们的看法是,七上八下的年龄规定将在本届党代会上保持。习近平在2017年的十九大上就执行了这些规定,比如让他的亲密盟友、反腐沙皇王岐山从政治局常委中退休。同时,制定这些退休年龄规范有助于习近平确保高层官员的更替,这样即使是与他关系密切的人也不会植根太深,并可能在他身边变得过于强大。。。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年龄的规定依然存在,那么王毅将会从一线领导岗位上退休。”

刘结一有望接替杨洁篪

在宋涛被排除,王毅又不会入局的情况下,现任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主任、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刘结一成为接替杨洁篪的最热门人选。在中共体制下,台办主任也是一个正部级领导。

《中美印象》网站主编刘亚伟说:“刘结一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考验了,又是美大司(北美大洋洲司)出来的,当过驻联合国大使。跟王毅一样现在又在台办。而且他太太章启月以前也是驻纽约总领事,后来担任驻希腊大使。就是说,无论是从background(背景)、从education(教育)、从experience(经验)来说,我觉得都没有问题。”

时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对朝鲜制裁时举手表决。(资料照片,2020年8月5日)

时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对朝鲜制裁时举手表决。(资料照片,2020年8月5日)

除了上述职务外,刘结一目前也是由200多人组成的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之一,他还出任过中联部的副部长。在年龄方面,刘结一今年12月才满65岁,符合进入政治局的年龄标准。在他的外交生涯早年,刘结一曾在中国常驻纽约和日内瓦联合国使团任职,并在中国外交部主管过军控、国际机构和美国事务。他能讲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

如果刘结一最终接替杨洁篪担任中国头号外交官,这将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向外界发出的一个强有力信号,预示着台湾问题在中国外交事务中的地位持续上升,正如人们最近在中国与美国和欧洲关系中经常看到的。

乐玉成出局耐人寻味

在刘结一之后,谁又是可能接替王毅成为中国二号外交官的人选呢?

自1982年以来,中国每一位外交部长都曾担任过副外长,并且在担任前都在北京工作过,而且上任时年龄在62岁或以下。按照这些条件来看,曾经是排名第一的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一度被看作是接替王毅的最热门人选。但今年6月,乐玉成被彻底调离中国的外交系统,现在担任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这一新的任命让中国外交界的观察人士大跌眼镜。

乐玉成曾被普遍看好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他是以俄罗斯专长开启外交官生涯,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也对俄罗斯情有独钟。

乐玉成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俄罗斯语言文学系,1986年开始在中国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工作,曾两度在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任职,2013年担任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2014年担任中国驻印度大使。

2019年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乐玉成在北京一个论坛上发表讲话。(资料照片,2019年10月22日)

2019年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乐玉成在北京一个论坛上发表讲话。(资料照片,2019年10月22日)

欧亚集团的牛犇对美国之音说:“乐是一位俄罗斯专家,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在中国驻前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大使馆常驻过。1991年底苏联解体时,他人就在莫斯科。众所周知,习近平对苏联的解体感触颇深,因为他想知道中国和共产党如何能够避免步苏共的后尘。而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也一直在稳步推进,我们看到就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三周前,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普京到访北京出席冬奥会开幕式时签署了当时相当引人注目的联合声明。”

乐玉成在那次中俄元首峰会后向中国官媒介绍情况时讲了一句“名言”。他说:“中俄关系上不封顶,没有终点站,只有加油站。”

牛犇说,很多中国外交的观察人士都猜测,乐玉成被调离外交系统或许表明中俄关系是有上限的。“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人猜测,也许这是一个迹象,表明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是有限的。我认为这一点是正确的。。。中国并没有违反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没有为俄罗斯侵略乌克的战争提供军事援助。”

但乐玉成到底因为什么被调离外交系统仍不得而知,或许并不一定与他对俄乌局势的“误判”有关。就在乐玉成被调离外交部一两几天后,习近平与普京又进行了一次通话,这场通话比两人在2月底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进行的那次通话气氛更友好,而且基本上没有讨论到如何推动结束俄乌战争。相反,中国的官媒上讨论如何深化与俄罗斯的战略合作热情丝毫不减。

《中美印象》网站主编刘亚伟说,乐玉成退出外长的竞争后,谁会接替王毅的迹象并不明显。现任的三位副部长—马朝旭、谢锋和邓励似乎都资历尚浅不具“外长相”。

“也有可能不按常理出牌,从外交系统之外找一个人来做外交部长,”他说,“现在我们看不到什么迹象,我觉得从现在开始到年底到明年3月人大之后,可能全世界都是一种等待的状态,因为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安排,而且都是在‘暗箱操作’,说的不好听一点。”

谁是习近平最信赖的外交参谋

但无论是谁最终接替杨洁篪和王毅,他们都不一定是习近平最信赖的外交政策顾问。欧亚集团的牛犇说,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中央政治局委员、主管与美国贸易谈判的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对美关系上发挥的作用远比王毅要大。他也认为,王沪宁在二十大上将留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因此可能会是习近平在外交政策上更为信赖的一名“高参”。

他说:“王沪宁是中共的意识形态沙皇,他曾写过一本关于美国和他在1980年代的经历的书,在他进入中共官僚机构前是一位国际关系教授。因此,如果他不向习近平提供某种类型的外交政策建议,那就很奇怪了,他以前的一些文章和他以前的工作表明,他可能是建议习近平在外交政策上采取更加意识形态化、更自信的方向的人之一。”

中共十九届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在人民大会堂的媒体见面会上(2017年10月25日)。王沪宁兼中央书记处排名第一的书记,有人称作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也掌管意识形态工作

中共十九届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在人民大会堂的媒体见面会上(2017年10月25日)。王沪宁兼中央书记处排名第一的书记,有人称作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也掌管意识形态工作

地缘政治风险评估公司Future Risk研究主任肯德戴认为,除王沪宁以外,很有可能入常的现任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也会是习近平信得过的一位参谋。

他说:“我可以想象陈敏尔、王沪宁和习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中形成的密切联系。他们三人才会是真正做决定的人。”

战狼外交何去何从

肯德戴预计,二十大后,中国的“战狼外交”将会有所收敛,这是因为“战狼外交”主要是面向中国国内民众,而在国际舞台上它的收效有限,甚至起到了反作用,而战狼外交的代表人物,比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和赵立坚在外交系统的仕途也许会就此打住。

“(战狼外交)以一种粗暴和粗糙的方式实现它的目标,但它在几乎所有国家都面临反弹,这意味(战狼外交)将是短命的,”他说,“无论中国新的外交政策目标是什么,它都会取代战狼,以及它的两个主要代表人物—赵立坚和华春莹。他们也许还会在仕途上往上爬,但将不在外交领域。”

被称为中国“战狼外交”代言人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资料照片,2020年4月8日)

被称为中国“战狼外交”代言人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资料照片,2020年4月8日)

牛犇则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说,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中国的自信心只会继续膨胀,战狼外交将进入2.0时代,亦或是所谓的“激情外交”。一些在2019年和2020年战狼外交初期的一些最有争议的策略可能会被更有效的宣传,比如通过推特等社交媒体和其他代言人取代。

“所有来自北京的权威政策文件,特别是去年11月六中全会上发布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共历史决议,我们只看到一种重申,甚至是加强中国的这种强势外交,以及在面对外国批评时不退缩,坚决捍卫中国所主张的利益,包括在与台湾、南中国海、东中国海、新疆和西藏有关的所有这些热点问题上。因此,我不认为我们会看到中国从捍卫它在国际舞台上所做的事情上退缩。”他说。

林枫   美国之音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