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日

0

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日

2022年07月09日

总目录

第一节 影片讯息

  1. 曹雅学(主持人) – 改变中国 创办人及主编

  2. 杰夫.默克利(Jeff Merkley) –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

  3. 伯特-扬.瑞森(Bert-Jan Ruissen) – 欧洲议会荷兰议员

  4.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

  5. 瑞吉纳德.特纳尔(Reginald Turner) – 美国律师协会会长

第二节 中国

  1. 李方平 – 中国人权律师

  2. 陈桂秋 博士 – 谢阳律师妻子

  3. 郭荣铿 – 前立法会议员,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员

  4. 影片播放:八名人权律师谈被剥夺执业权

第三节 国际

  1. 贾奈特.杰纽斯(Garnett Genuis) – 加拿大议会议员

*第10项因故取消。

  1. 德里莎.里奇卫(Delissa A. Ridgway) – 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资深法官

  2. 劳瑞丝.克里夫(Laurence Krief) – 巴黎律师协会

12-1. 曹雅学:回应

  1. 江荣祥 – 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主任委员

  2. 让-雅各.马丁(Jean-Jacques Martin) – 日内瓦律师协会

  3. 托马斯.克勒克斯(Tomas Klerks) –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

  4. 伊藤和子(Kazuko Ito) – ヒューマンライツ・ナウ(Human Rights Now 即刻人权)副主席)

第四节 颁奖

  1. 周锋锁 – 人道中国 主席

17-1. 周锋锁:颁奖致词

17-2. 周锋锁:得奖律师简历

17-2-1. 谢阳

17-2-2. 覃永沛

  1. 周锋锁:介绍领奖人

  2. 陈桂秋、邓晓云:家属获奖致谢辞

19-1. 陈桂秋 – 谢阳律师妻子

19-2. 邓晓云 – 覃永沛律师妻子

  1. 周锋锁:结语

第一节 影片讯息

  1. 曹雅学(主持人) – 改变中国 创办人及主编

来自世界各地的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各位观众,我从美国首都华盛顿向大家致意。我是曹雅学,是律师节主办方之一「改变中国」的负责人。今天我们聚集在一起,召开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纪念七年前发生在中国的人权律师和维权公民大抓捕事件。今天来参会的嘉宾来自欧洲、美国、日本、台湾、香港和中国,其中多数是关心中国律师的国际律师同行。今天是周末,又是夏天休假季节,所以我代表主办方感谢你们拿出宝贵的时间,来参加今天的会议!

不久前有人问我,「709」过去七年了,是不是可以淡化一下了?我说, 1989年民主运动过去三十三年了,但对今天来说更加相关,更加紧迫。 「709」也是如此。因为不管是1989,还是「709」,它们呈现的问题,都是当今中国、乃至世界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我们不需要远看,只要看看香港就可以了,不管是纪念六四还是纪念「709」,现在都已经没有可能。香港是中共摧毁自由秩序的一个标本,其速度之快,应该惊醒每个爱好自由与和平的人,对制约极权产生前所未有的危急感,并起而行动。

在这一天,我们尤其要提到两位身陷牢狱、长期支持中国人权律师以及人权捍卫者的香港律师何俊仁和邹幸彤,我们盼望他们早日出狱,但香港却已无自由。


1. 杰夫 · 默克利(Jeff Merkley) –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

主席

让我们开始吧。先请播放美国参议员、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杰夫.默克利(JeffMerkley)的开幕词。


参加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日的律师、倡导者、学者、政策制定者和更多人,你们好。我是美国参议员杰夫 · 默克利。作为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我很荣幸为这个重要的活动提供一个简短的开幕词,向每天在重重困难和压迫下为维护中国人民的最基本权利而工作的勇敢的人们致敬。

我知道,7月9日这一天,对中国人权律师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这是2015年7月9日大抓捕周年纪念日,约有三百名律师和维权者被拘留或被传唤问话,其中一些最终被判处监禁。我尊重并敬佩他们的斗争和牺牲,正如我敬佩勇敢的中国和香港律师,他们每天冒着触怒共产党的危险,站起来抗议不公,抗议骚扰和恐吓,抗议长期非法拘留,以及被剥夺真正辩护机会的闭门审判,甚至站起来反对强迫文化同化,反对种族灭绝。

在中国做人权律师是一项艰难的、吃力不讨好、危险的工作,许多人–太多人–为追求正义付出了巨大代价。与他们所辩护的人一样,许多中国律师也受到中国当局的骚扰、逮捕和酷刑。然而即使面对这些恐怖,这些人权捍卫者继续站出来,继续捍卫正义。

国际社会、美国国会和拜登政府知道,中国的人权律师和维权者将他们的职业和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以维护中国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而你们这样做是因为你们相信法治,反对以法的名义治人。你们相信每个人都有和平行使普遍人权的内在尊严,无论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还是集会自由。

事实上,你们是中国长期民权运动的一部分。余文生是这场运动的一部分。余文生是一名北京人权律师,他不惧怕批评党,不怕支持他相信的事业如雨伞运动,也不怕接手政治敏感案件,所以中国当局摧毁了他的律师生涯,使他无法执业。然后,在2018年1月,他们在他送儿子上学的时候逮捕了他,因为他敢于发表一封呼吁政治改革的公开信。他遭到殴打和酷刑,被秘密审判,长期无法会见辩护律师。他被判刑四年,囚禁在离家一千多公里外的监狱,直到今年3月1日获释。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继续关注他的情况,我们知道,中国当局使用「未释放的释放」来限制律师的生活,即使他们在理论上已经获释。

65岁的李昱函也是中国民权与人权抗争的一部分。这个群体许多人叫她「大姐」。在办理一些政治敏感案件后被控「寻衅滋事」,已经被关押四年,直到去年10月才终于得到审判。李昱函在羁押期间一直受到虐待,而她身体本来就不好,有心脏病、高血压和甲状腺机能亢进,并且更加严重,以至于开庭时一辆救护车等在外面,以备需要。

还有周世锋律师,他七年前被逮捕,被判处七年徒刑,「罪行」是替当事人辩护。他预计今年会被释放。我们将关注他的健康状况,如果他继续受到监视或变相拘押,我们将大声疾呼。这些都是人权律师勇敢捍卫正义而每天面临的危险。但我不相信,如果有机会,余文生、李昱函、周世锋、唐吉田、高智晟,或任何遭受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迫害的人,会做出任何不同选择。他们已经知道所面临的挑战和危险,对他们的言论自由、资讯自由的限制,以及政府对中国公民生活的全面控制。但他们仍然选择坚持正义,这就是为什么,作为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我把向他们和他们的工作致敬作为优先事项,确保他们以及他们为自由和法治的抗争不被遗忘。通过社交媒体、演讲和书面报告,我试图讲述他们的故事,并让世界关注中国政府对国际法律和准则的蔑视,而且我决心继续这样做。因为我们需要尽一切可能,让中国政府遵守和尊重国际法律和准则。我们需要让中国政府尊重男女老少每个中国人的基本人权。

我知道,所有中国人权律师日的参会者和观众都有这样的愿景和目标。尽管这不会在一夜之间达成,但我确信,我们能够带来我们希望看到的变化。我相信这一点,因为你们所有人曾经并将继续保持的热情。因此,让我们继续努力,让我们确保支持所有被羁押的人权律师和捍卫者,以及所有仍然在为正义而战的人。让我们一起努力,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2. 伯特-扬 · 瑞森(Bert-Jan Ruissen) – 欧洲议会荷兰议员

伯特-扬.瑞森(Bert-Jan Ruissen)先生是一名来自荷兰的欧洲议会议员,欧洲议会对外关系委员会委员。他希望在律师节向中国律师表达致敬,也向中国政府送去一个信息。请播放瑞森先生的致辞。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主办方邀请我在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日上致辞。作为欧洲议会议员,我很荣幸也很高兴能参加这一重要活动。

中国的事态发展让我深感关切:对维吾尔族人犯下暴行、对宗教团体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在全国范围内打压异议、香港的民主被迅速摧毁。很显然,在中国,人权正受到大规模的侵犯。每个受害者都有名字,我想到像高智晟律师这样的人,他已经失踪了将近四年,还有正在服长期徒刑的牧师王怡和曹三强,还有香港陈日君枢机主教,他最近被逮捕。

一个月前,我们纪念了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周年日,当年许多人期望中国会发生积极的变化。然而三十三年后,同一个共产党仍然在执政,同样的强权,同样不尊重人类尊严和人类自由。

2021年3月欧盟对在新疆犯下暴行的中国个人和实体施加了制裁。你可能知道,中国立即回应,对我的几位同事以及欧洲议会人权委员做出了无理的反制裁,一年多后的今天,我可以说,中国对我们的反制裁使我们更加紧密,反制裁非但未使我们气馁,反而促使我们加强对中国当局施压,这样做非常必要。

在过去一年里,欧洲议会通过了六项批评中国的决议,我们对压制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采取了明确的立场,也对摘取器官的做法表示反对,我们表达了对香港的支持,以及支持台湾的必要。议会定期呼吁欧盟机构和欧盟成员国充分执行其准则,执行关于人权捍卫者的准则,以及关于促进和保护宗教和信仰自由的准则。我们提出了访问监狱和观察审判的要求,我们发表了公开声明,并向各级当局对一些案件表达关注。我们尽力帮助改善局面。今天,我们对所有受专制迫害的中国人以及他们在中国境内外的亲属表示支持和承诺,请放心,中国人权状况现在和将来都是欧洲议会的重要议题。


3.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

研究和观察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他,不需要介绍。下一位给我们送来视频讲话的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他和林培瑞教授1989年出版了《天安门文件》后,一直被中国政府禁止入境。几十年来,人们寻求黎安友教授的洞见,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场合,我们也不例外。


很高兴能参加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我因在外旅行而不能到场,但我很荣幸能以录影的形式与大家交流,感谢曹雅学邀请我这样做。

今年是2015年律师大抓捕七周年,许志永和丁家喜刚刚受到了秘密审判,所以七年前开始的不公正仍在继续。而维权运动从孙志刚事件肇始,到现在已过去了二十年左右。我认识一些维权律师,比如滕彪,还有一些我见过,还有一些我通过信,还有像许志永,我没有见过,但研究过他的工作、著作和生涯。

我印象深刻的是,这些维权律师真的是普通人。他们是非常普通而朴素的人,他们学了法律,因为中国政权在改革时期建立了法律体系,希望用一种更容易的方式治理社会,并能够与国际社会沟通。而这个人数不多的中国律师群体拿法律当真,相信法律,相信法治。

但在当局的法律概念不同,法律本质是政治手段,是一种马克思主义法律概念,是统治阶级的工具。维权律师除真诚相信法律外,还是具有非凡勇气和原则的人,他们不愿意折衷个人操守,因为他们看到了制度本身的腐败。他们希望中国的制度能够服从法律,但事与愿违。所以我非常敬佩这些人。我要是他们,我不会有勇气去做他们所做的事。对此我很抱歉而羞愧,但这是事实。

政权为什么对他们进行如此残酷的打压?这个政权害怕什么?我想谈谈一个与此相关的问题,即习近平政权与世界的关系,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与世界。习近平政权既在向外推进,也在向内挤压。不仅对维权律师,而且对维吾尔人、西藏人、香港人、法轮功信徒、基督徒和家庭教会、女权主义者,都在向内挤压。习近平政权热衷于绝对控制。在国内,他们害怕发生混乱,他们害怕人们说出真实想法。在国际上,习近平政权在对抗美国,对抗所有邻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越南、印度、和亚洲国家。

它在害怕……我们必须承认,中国被邻国所包围,美国通过我们的海军和我们的盟友体系,毫无疑问也近贴中国。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在这个邻国社区中感到不安全。它感到它需要掌控。中国政权有这种病态控制症,我几乎可以这样说。我想用英文词「Control Freak(控制狂)」。英语用这个词描述那种想要过度控制的人。习近平想控制他的邻区。

而现在我们发现相当有趣的是对此的回击。习近平的大多数邻居都在回击。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比如柬埔寨、老挝,它们确实没有实力抗拒,但日本现在说,「台海稳定」是日本安全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加入了AUKUS澳英美安全联盟。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加入了四方安全对话。越南游离其间但不想被中国支配。有很多回击,不仅是在中国邻区,实际上在欧洲,例如北约刚刚开会并通过了一个新的战略概念,首次提到中国对北约是个威胁。长期以来,欧洲人不视中国为威胁。我想「威胁」不是他们用的确切字眼,可能是「挑战」。但意思一样:回击。当然,美国的战略竞争转向,也是在进行回击。

所以我认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对内对外都在寻求压制和控制。也许香港和新疆是这种控制狂最突出的例子。它使用的方法和它想要的控制程度都没有限度。

我们能看见外来的反击。但在内部,反抗似乎真的被扼杀了。有些维权律师在流亡,有些在狱中,他们被消声了。我认识一位独立律师,我不便说他的名字,因为太危险了,他办了一些当局不喜欢的案件,但他设法免于一劫。但中国境内死一般寂静,所以我们外面的人,就像今天的会议,要弘扬维权律师的勇气,称颂中国法律人付出巨大代价而做的事,那就是挺身捍卫法治。

因此,我想再次感谢曹雅学和这个会议的组织者,让我有机会思考这个问题,并说这几句话。非常感谢你们。


4. 瑞吉纳德 · 特纳尔(Reginald Turner) – 美国律师协会会长

我们下一个视频讲话来自美国律师协会会长瑞吉纳德.特纳尔(Reginald Turner)先生。2016年,美国律师协会将首届人权奖颁发给中国「709」律师王宇,中国政府试图阻止,甚至威胁美国律师协会,因为他们想切断国际社会对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道义支持。而这正是我们必须做的。请播放特纳尔先生的讲话。


美国律师协会与全世界一起纪念「709」事件七周年。这场运动控制和压制人权律师和其他人权捍卫者、政治敏感当事人和议题。

美国律师协会致力于维护法律职业的独立性,并在美国内外促进司法救助和法治。我们认可联合国关于律师的基本原则,这些原则维护独立、多样和包容的法律职业,以及有组织的律师协会。

这种独立性确保对所有人的公平裁决,得力而合乎伦理地代表当事人,平等获得刑事和民事司法公正,支持人权。为所有人实现正义取决于是否有独立的法官和法院,不因为政治企图而损害其公正性。一个独立司法机构做出的裁决,得到政府行政和立法分支的尊重和执行。司法独立还确保法官能够保护人民的权利,反对腐败,而不必担心报复,因为他们有权推翻政府和其他当权者的法律和做法。

同样重要的是律师的独立性。作为客户的代言人,我们必须不受政治压力或人身威胁的约束。独立的律师机构是确保这种独立性的重要手段。只有当律师能够自由开展工作,在法律范围内专心代表他们的客户,才能实现司法救助和法治。

人权以及国家保护人权的义务已被载入国际法。中国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签署国,该公约保证每个被指控刑事犯罪的人有获得律师的权利,以及与自己选择的律师沟通的权利。律师无法充分代表其客户,如果他们受到他人、尤其是当权者的干扰的话。

联合国律师作用基本原则要求各国政府确保律师能够履行其所有专业职能,不受恐吓、阻碍、骚扰或不当干预,并且律师不得遭受或被威胁遭受起诉或行政及经济等惩罚,如果律师的行为符合公认的专业职责、标准和道德规范。

律师因其工作和代理客户而被羁押或取消律师资格,显然违反了这些原则。我们严重关切地注意到,有三百多名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在「709」打压开始时被拘留或逮捕,这种压制和恐吓律师及其家人的做法还在继续。我们也认识到非律师的人权捍卫者、记者和其他人在保护司法和法治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关注这些遭到攻击的职业和个人,谴责对人权之声的压制。

对于侵蚀法律系统的做法,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因为这构成保障律师执业以及生活方式的基础。我们必须对重新定义法治的做法保持警惕。法治意味着包括政府在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不是法律服从于执政党,政治人物凌驾于法律之上。

美国律师协会与法律界所有成员和盟友站在一起,支持他们按照国际标准在没有不当干扰的情况下开展工作。


第二节 中国

5. 李方平 – 中国人权律师

下面我们开始第一个小组讨论。由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律师以及律师家属组成。李方平律师1990年代开始执业, 21世纪初中国维权律师出现后,他代理过几乎所有类型的人权案件,包括为中国政治犯、权捍卫者、民间维权者、食品安全受害者、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以及布绒朗活佛辩护。几年前我和李平律师同在一个群组中,他说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警察去造访他父母的次数,比他探父母的次数还多。他不久前携全家到达美国。请李方平律师讲话。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各位观众,非常高兴参加这次律师节。作为一个在中国执业近三十年的律师,我希望和大家谈谈中国律师制度的变迁,以及中国律师的命运。

律师制度本是尊重法治、制约公权、保障私权的制度安排。 1949年政权更替后,新政权对继续执业的前政权律师非常敌视,司法部于1950年12月宣布取缔旧中国律师制度。 1954年《宪法》规定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新政权开始建立自己的律师制度。

但是,不到三年,57年「反右运动」又将律师行业再次置于「团灭」境地。据中国律师网刊载的一组资料,至少有30%的律师被定性为右派,可能是所有行业中比例最高的。如此大面积的律师被划右派横遭批判,缘由大致可以归结为:

一、攻击人⺠政权的司法制度、司法机关;

二、主张律师的超阶级性、独立性,否认律师是专政机器的一分子;

三、坚持无罪推定原则;

四、与检察院搞对立。

可见,从中华人⺠共和国成立伊始,不管是旧政权的旧律师,还是新政权的新律师,都是不受待见的。 1979年「改革开放」后,中国再次恢复律师制度,中国律师就是带着这些原罪进入新的历史舞台的。

首先,律师制度重建是当局对过往三十年社会失序痛定思痛后的共识。在文革期间受到严重打击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和彭真都曾经指出,要防止文化大革命再度发生,中国需要「健全社会主义法治」。 1980年,邓小平继续提出:「律师队伍要扩大,不搞这个法制不行」。在重建律师制度的同时,中国颁布实施了《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法庭辩护开始正常化。

但在1983年的「严打」中,法治和律师辩护遭到第一波冲击。 「严打」从严从重从快,中级法院忙不过来,最高法院将死刑判决权下放到基层法院。 「严打」时期我的舅父在法律顾问处做律师,被抽调到中级法院当法官,参加一线「严打」。这种运动式「严打」模式一直延续下来,律师辩护受到很大的制约。

邓小平1992年的南方讲话给1989年后政治冰封的社会带来一些消融。律师制度也迎来了市场化改革。律师制度从国办体制逐渐转型为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获得了更多的自主权。 90年代的十年,中国先后出台并实施了《行政诉讼法》、《⺠事诉讼法》。 1996年新《刑事诉讼法》实施,废除收容审查制度,律师可以提前到侦查阶段进行辩护。 1998年10月,中国政府签署《公⺠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1999年3月,「依法治国」载入《宪法》。中⻄方紧张关系松动后,法治交流也将一些先进国家法治、人权理念带到了中国刑事立法当中。 1999年4月,中国申请举办2008北京奥运会。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因为内部改革、外部开放,中国在与世界接轨的呼声中,也带来法治氛围的高涨,法律教育普及,律师数量大幅增加,整个社会开始恢复活力。进入21世纪后,互联网开始进入中国大中城市,公⺠有了前所未有获取资讯和彼此沟通的管道。媒体市场化改革也有了长足的进展。

2003年春,SARS席卷中国,带动了公民对公共卫生治理的高度关注和参与意识。 2003年2月,「孙志刚事件」爆发后,公⺠权利意识被启动,法律人参与公共事件开始成为常态。当时胡锦涛和温家宝新领导层上任不久,就顺应⺠间诉求,于2003年6月废止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

随着申奥的成功,当局为了改变对内对外的形象,于2004年3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 2007年4月5日,国务院颁布实施《政府资讯公开条例》。那些年里,新涌现的维权律师参与了这个时期诸多公共事件,如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陕北油田事件、临沂暴力计生事件、毒奶粉事件、北京律协选举事件、邓玉娇案件、《南方周末》事件、乙肝反歧视运动、福建三网⺠案件、艾未未税案、废除劳教制度连署、教育平权运动等等。

可见,维权律师群体在这个时期走向舞台既不是偶然的,更不是外来的,这是伴随着立法实施、权利觉醒、践行法治、国家保障人权而内生的时代产物。但是维权律师从出现开始,一直受到政府的戒备和打压。 2011年「茉莉花事件」,包括本人在内全国有十几位维权律师被强迫失踪,普遍遭到程度不等的酷刑。

2012年,中国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就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撰文,将「维权律师」列为危害中国社会稳定的首要势力。北京市司法局为了防范维权律师扎堆,特地设置不可逾越的门槛,冻结外地律师进京执业。

但是以上舆论引导和管理措施,甚至强迫失踪、酷刑折磨,并没有阻止维权律师群体的继续活跃。从事人权案件的律师数量也一直在增加。但从2013年开始,社会各个领域遭到持续不断的强力管控,包括媒体、高校老师、网路言论、高校课堂教学监控。 「709事件」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是针对律师的「严打」,手法更加强硬和残酷。紧随「709」之后,大批办理各种人权案件的律师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他们的人身自由、包括出境都受到限制。

从「709」审判可以看出,对人权律师的指控,与1957年反右运动时对律师的指控,本质一样,并未改变。 「709事件」后各个领域的社会管控仍然还在紧密编织中。从2017年到2022年当下,当局对中共干部的网路行为、对网路言论、对学校图书馆、对演艺界人士等各种群体和方面发布了管控规定,采取了打击行动。这个过程还在继续。

但是也要看到,即便在全面收束管控的今天,公民权利觉醒仍然势不可挡。今年的疫情封城期间,从上海做标本参考,公众对自由、权利和法治的期待和呼声依旧,不仅能看到全民性的权利启蒙,也能看到比比皆是的维护自身权利的起而行的事例。

民间社会表层建设看似已经七零八落,但何尝不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且更加茂盛?


6. 陈桂秋 博士 – 谢阳律师妻子

我们的下一位讲者是陈桂秋博士。陈博士是一位环境科学家,原在湖南大学任教。她的丈夫谢阳2015年7月被抓捕后,像其他「709」律师那样,在羁押期间遭到严重酷刑。今年一月,他在声援一位湖南乡村老师后再次被捕。 「709」改变了陈博士之前对自己国家的全部的认识。 2017年她带着两个女儿逃离中国,现居美国得克萨斯州。请陈桂秋博士讲话。


我每天晚上精确计算着时差,确保我给谢阳打电话的时候,他不是很忙。我们持续进行着祷告和祝福。这样的祷告,突然在2022年1月11日终止。我再也打不通他的电话了。

谢阳第二次被捕是如此地突然,发生在他去寻找那位被精神病的李田田老师之后。

我是在上班的路上接到建刚的电话的,我依然需要平静地上班,下班后我平静地和孩子们解释爸爸又被关押的原因。我假装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

我知道我需要接受很多事实。自2015年的「709」大抓捕以来,我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没有向长沙市公检法司勾兑屈服,我和辩护律师们、支持谢阳案的人们一起,揭露他们的违法,他们的作恶,我们曾经打过一场美好的仗。

魔鬼没有放弃我,这几年里,魔鬼竭力在摧毁我的家庭。我经历了抑郁、以及随之带来的疾病;我经历了家人与我脱离关系;我经历了八次连续失败的托福考试。我竭力想证明自己,结果我还是不行。我什至不能克制自己的泪水,常常在做饭时嚎啕大哭,我已经等不及躲在厕所里无声地哭。

是的,魔鬼想摧毁我的生活,我的意志,我的希望。但我要出门,在最冷的冬天里,我顶着寒风,我要去教会,我的教会姊妹在等着我,她要为我读圣经,为我祷告,为我擦去眼泪。我终于走出了魔鬼的控制,神给了我平安和喜乐。

我依然每天祷告,祷告圣灵保护谢阳;祷告神赐下平安和喜乐给谢阳。我们家的故事,难道不是我们这个人权律师群体故事的一个缩影吗?

朋友们,吊销我们的律师证、关闭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摧毁我们与家人的亲密关系、甚至利用酷刑、非法关押、闭门审判我们的律师们,你们害怕了吗?你们服气了吗?

它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毁灭。但是他们能毁灭了什么呢?丁家喜、许志永案的律师们被逼签的保密协议能掩盖酷刑吗?能掩盖那个非法法庭的罪恶吗?被酷刑后的余文生律师难道不是在用左手写着「自由」二字吗?

八年的牢狱难道不是吴淦对他理想追求的最好诠释吗?在监狱中被关了三年后刚刚出狱的陈家鸿律师不是再次发出爽朗的声音吗?失踪四年的高智晟律师,不是对中国掌权者最好的讽刺吗?

朋友们,我们不能沉沦,我们要有清晰明辨的心。世界的掌权者是那造物主上帝,不是那些酷刑我们、剥夺我们的探视权、通信权的人;不是那群明知违法却还宣布这个颠覆、那个煽动颠覆的集团;不是那个精于计算、精于奴役我们、把我们当韭菜割、割了我们的父辈、割了我们、又来割我们的孩子们的那个集团。

朋友们,我们要迎接那爱我们的神;我们还要谨防那魔鬼的化身,化身为金钱、权力、性,狡猾地隐秘在细节里,让我们陷入罪里,被罪所控制,剥夺我们内心的自由。这些东西不是我们要敬拜的,它们让我们远离神的爱。因为神造我们,所以我们尊贵,我们应当被爱,我们要借着神的爱联结;我们不要在罪里受折磨,那十字架上荣耀的是上帝对我们的爱。

上帝按照祂的形象和样式造了我们,我们就当有做人的尊贵、荣耀、威严。我们应当被政府所尊重,律师有执业的权利而不是被随意吊销执照,我们有旅行的权利而不是全家被列入黑名单被限制出境,我们有受教育的权利而不是把我们的孩子们拒于学校之外。

我们的身体当被尊重,不能随意被酷刑殴打折磨;我们的信仰应当被尊重,不能囚禁我们的牧师、烧毁我们的十字架;我们有权利选择谁进入政府为我们服务,我们更有权利监督政府为我们服务的质量……

我们有太多想要做的,因为我们爱这片家园。我们有太多需要被尊重的地方,因为我们是尊贵、荣耀、威严的。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人权。这,也是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人权。谢谢。


7. 郭荣铿 – 前立法会议员,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员

香港律师在很多年里为中国大陆人权律师和政治犯高声呐喊。但是最近以来,我们连续听到香港律师遭到调查和威胁的消息。这听起来多么熟悉,因为这来自同一套做法。所以我们不要有任何幻想,香港的法治将会继续遭到破坏。我们来播放香港大律师、前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先生的视频发言。他现在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担任高级研究员。


今年是中国「709」镇压人权律师事件七周年,中国大陆有数百名从事人权案件、为少数民族和普通公民辩护的专业同事被逮捕或查问。

我记得当我在香港担任代表香港法律界的立法委员时,我们总是公开评论和纪念「709」打压事件。因为我们懂得,我们在大陆的同事所做的事,基本上也是律师在香港和世界许多地方所做的事,那就是为客户的权利辩护,坚持对他们的辩护,维护他们在法律下的权利,而这正是律师的工作。

但是我们在大陆的同事,如果接手敏感案件,并在法庭上依法辩护到底的话,会经常面临压制、迫害,甚至人身威胁和监禁。不幸的是,随着香港实施北京所强加的《国家安全法》,香港法律界的这种纪念活动已不再可能。我记得我曾经在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担任董事,关注组为我们在大陆的同事提供一系列支持和资讯。同样,这种曾经在香港完全合法的公民社会活动已不再可能。

但这不意味着全世界的律师应该停止。相反,我相信世界各地的法律界有责任继续为我们在大陆的同事发声,现在还要为在香港从事人权工作、承担敏感案件辩护的律师同事发声。他们需要我们的支持。他们不为什么目的,而只是做一个律师的工作。他们是在行使专业职责,与我们在中国以外的律师没什么不同。本着同样的信念,法治和人权是普世概念,应该适用于每个地方和任何地方。中国之外的律师应该继续关注中国发生的事情,并在需要的时候发出声援。谢谢你们。


8. 影片播放:八名人权律师谈被剥夺执业权 Video:Eight humanrights lawyers — on disbarment

在一个非常真切的意义上,「709」还在继续。继2015年到2016年的抓捕后的几年里,中国当局吊销和注销了将近四十多位人权律师的执照,一直没有停止,比如说,2021年就有七位律师被吊销或注销执照。最近我们采访了八位中国人权律师谈这个问题,他们当中有五位是「709」被捕律师,三位是「709」被捕律师的辩护律师。我们把这些谈话制成了二十分钟的影片。我们显然没有办法派摄影制作人员去实地拍摄,因为那样做太危险了,所以影像质量不好,我先向各位道歉。但是我们总是感谢能够看到和听到他们亲自说话。让我们来播放影片。


影片连结
描述:
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采访了八位近年被吊销或注销执照的人权律师,分别是李和平、王宇、谢燕益、隋牧青、任全牛、卢思位、蔺其磊、文东海;其中五位「709」律师,三位「709」辩护律师,讨论他们被吊销或注销执照的所谓「原因」、过程,并讲述他们的感受,分析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第三节 国际

9. 贾奈特.杰纽斯(Garnett Genuis) – 加拿大议会议员

下面我们开始第二组讲者,他们主要是来自欧洲、美国、和日本的法律同仁。加拿大议员、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共同主席 杰纽斯(Garnett Genuis)先生本来要现场参会,但临时有变,给我们发来了他的发言视频。我们先播放他的简短发言。


大家好,我是一名加拿大议员。

在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日,我们纪念在中国大陆被大规模逮捕、拘留和酷刑的人权律师。感谢你们邀请我参加这个活动。捍卫人权是我参与政治的核心动机。

人权律师站在反对由国家侵犯人权行为的前线,这是任何专制政权的特点。倡导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是一种高尚行为,在冒着自身风险的情况下这样做尤其值得赞扬。律师为这场斗争带来了技术辩论和专业知识,但他们也像将自己与其他年龄和背景不一的战士那样置于危险之中。

当被指控侵犯人权时,中国共产党喜欢指出其对宗教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的宪法保障。当然,任何自1949年以来关注过中国的人都知道,这些自由在中国不仅未得到保护,而且还不断受到攻击和压制。我们从维吾尔人、西藏人、香港人、法轮功学员、基督徒和其他许多人受到的迫害中看到了这一点。

我想提出王炳章博士的案例。他是加拿大永久居民,中国民主的杰出领导人。 20世纪80年代,王博士在加拿大学医,在那里目睹了魁北克公投,也即民主。 2002年他在越南遭绑架后被强行引渡到中国,至今他仍在那里服刑。他绝大部分时间被单独监禁,这导致他的身心健康严重恶化。

我想特别指出的另一位活动人士是高智晟律师,他已失踪近五年了。他是中国最受尊敬的人权律师之一,他为基督教徒和法轮功学员等受迫害宗教少数群体的工作为人所知。他还曝光了中国监狱中的酷刑和虐待。

近年我们也看到香港的人权状况迅速恶化。由于镇压,人权律师大量出走,特别是那些为民主抗议者辩护的律师。随着香港的法治传统和司法建制的退化,人权律师继续面临安全威胁。这清楚表明,中国共产党正快速摧毁香港。

中国对各种群体的迫害是我作为议员在加拿大经常谈到的问题。世界各国都要反对中共的跨国打压活动。如你们所知,中共骚扰人权捍卫者的手臂又长又远。立法者在考虑如何反击时,必须考虑到中国人权律师所面临的独特威胁。我们必须保护那些为争取他人权利和自由而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置之度外的人。

在这个中国人权律师日,我缅怀那些在中国为追求正义和法治而受到迫害的人。我将继续呼吁释放那些被任意拘留的人,并保护那些逃到海外的人。

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我期待着与你合作,继续提高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并倡导真正的政策变化,在所有国家应对这些挑战。谢谢你们,上帝保佑。


11. 德里莎 · 里奇卫(Delissa A. Ridgway) – 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资深法官

我们的下一位讲者 德里莎 · 里奇卫(Delissa Ridgway)法官具有三十五年在国际法领域的经历,目前在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担任资深法官。该法院对涉及美国海关和国际贸易法的案件拥有全国范围内的专属管辖权。


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参加第六届国际中国人权律师日的活动,能够与今天在这里发言的法律名人以及过去曾在这此发言的人共享这个讲台,是一个巨大的殊荣。

感谢主办方—司法改革基金会、改变中国、对华援助协会、人道中国、华人民主书院、和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二九原则(The 29 Principles)将我纳入今天的发言者行列。但是,最大的荣幸是有机会向我们今天纪念的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表示敬意。

人们告诉我说,周年日在中国文化中很重要。那么,这一定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月份。今天我们纪念举世闻名的「709抓捕律师事件」七周年。而上周五(7月1日),又是香港回归中国二十五周年,以及香港《国家安全法》颁布两周年。

正如前面的发言者所叙述的那样,七年前的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对三百二十多名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者发起了抓捕。这一抓捕行动一直持续到今天,中国共产党通过有计划、有步骤的行动,控制和压制那些为政治敏感的客户辩护的律师和其他人。

而自2019年以来,我们也在纪念「1226厦门聚会抓捕」。自2015年以来,中国政府对法律开战,规模和严重程度前所未有,中国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受到骚扰和恐吓;被传唤问话;被秘密警察绑架(「被失踪」);被单独关押在「黑监狱」和其他监狱,遭受马拉松式的审讯和其他形式的愚昧、中世纪式的、虐待性的心理和身体折磨,包括剥夺睡眠、强迫服药、残酷的殴打、电击、长期浸泡在水中、死亡威胁和长期单独监禁。

许多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在没有被指控的情况下被关押了数月,甚至数年,也没有机会接触辩护律师。那些被指控的人往往被审判、定罪,并在虚假的闭门程式中被判处长期监禁。许多人无法接触到自己选择的律师,被指控模糊、宽泛、莫须有的罪名,如「寻衅滋事」、「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一些知名人士被带到镜头前,被迫做出羞辱性的(通常是电视)认罪,表面上看他们在胁迫下放弃了自己的毕生事业,这是世界近年历史上最大的由国家媒体领导的「抹黑运动」的一部分。一些人幸运地没有被判刑入狱。即使他们被判缓刑,允许他们获得某种程度的自由,他们实际通常会受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或其他形式的侵入性国家监控,严重限制了他们的行动和活动。

最新的严厉手段是通过注销或吊销人权律师的执业执照来惩罚他们。

人权捍卫者绝不是「709打压」及其后果的唯一受害者。中国官员还将维权者的家人、朋友和同事,包括维权人士的辩护律师,甚至人权律师的律师,作为威胁、恐吓、骚扰、监控、旅行禁令的目标。甚至更糟的是,中国过去的「连坐惩罚」又在重现。

我们可能很想对我们今天表彰的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表示敬意,将他们视为具有超人的远见、勇敢和坚韧的人。但事实要复杂得多。国际人权偶像、在监狱中度过了二十七年的纳尔逊.曼德拉曾经指出,「勇敢不是不怕,而是战胜恐惧。」

习近平总书记可能打算通过「709打压」及其后果来钳制中国的人权捍卫者。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这场打压对有意从事人权活动的人产生了一些寒蝉效应。

但是,事实上,绝大多数被打压的人都拒绝悄悄地消失;国家的打击行动反而使更多新人加入到倡导人权的队伍中。 「709打压事件」坚定了他们的决心,并扩大了他们的吸引力。当局每摘取一朵花,就会再有十朵取代它的位置并坚定的绽放。

对中国人权律师的骚扰、恐吓、失踪、拘留、起诉、酷刑和监禁,破坏了中国的法律改革,阻碍了专业和独立律师的发展。 「709打压」进一步违反了国际标准。例如,中国政府的行为违反了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第十八条,该条规定客户的立场和他们的追求不应等同于其律师。

此外,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第十六条规定:「政府应确保律师能够在不受恐吓、阻碍、骚扰或不当干预的情况下履行其所有专业职能。 」而且,当律师的安全因履行其职责而受到威胁时,联合国《基本原则》第十七条具体而明确地要求国家「应充分保障」律师的人身安全。

此外,对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的「709打压」与习近平总书记所宣称的在中国建立法治的承诺不相符合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律师的人身权利不可侵犯」,并确认律师对其代表客户提出的意见不负法律责任。

「709打压」及其后续违反了上述每一项法律、原则和戒律,违反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联合国《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等等。

我们已经向习近平总书记和中共当局提出了要求。作为美国公民,我们也呼吁美国总统拜登、国务卿布林肯和国会行使他们的权力,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使中国政府就范。然而,最直接的是,我们必须着眼于我们自己以及我们能做什么。

七年时间,希望很容易变得渺茫。然而,我们必须抵制忘却,不要变得麻木,不要屈服于「同情心疲乏」。相反,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为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奋斗重新奉献自己。我将以一个简短的轶事结束演讲。在我加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之前,我曾担任一个由三人组成的国际法庭的主席,该法庭负责裁决纳粹集中营的美国幸存者对德国提出的大屠杀索赔。

我还读到一个人的故事,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护照和签证伪造者,他为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提供伪造的旅行证件,使他们能够逃离纳粹,从而拯救了他们的生命。文章援引此人的话说,他发现自己几乎无法入睡,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他在一小时内可以制作多少本护照和签证,他感到深深不安,因为他每睡一个小时就会导致特定数量的人死亡。

这个故事一直在我心里萦绕不去。

我们的处境也差不多。我们在中国的「律师手足们」正在受到骚扰和威胁,受到持续的监视,无法发表意见或从事他们的职业,或者被失踪,被折磨,或者被囚禁在监狱中。我问你们:在他们受苦的时候,我们怎么能睡觉呢?在今天的世界里,我们所有人都是人权律师。

在纪念「709事件」七周年之际,我们团结在一起,声援我们的「律师手足们」中国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他们奉献己身、捍卫正义和法治。你们不会被遗忘。你们如同自由的灯塔般闪耀。你们对世人来说是一种激励与启发。


12. 劳瑞丝.克里夫(Laurence Krief) – 巴黎律师协会

我们的下一位讲者 劳瑞丝.克里夫(Laurence Krief)女士是一位巴黎律师,是巴黎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成员。她的专长领域是刑法和家庭法诉讼。巴黎律师公会很多律师长期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通过发表声明、集体上街举牌等多种方式声援中国律师。


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律师同仁们,首先,我想对「二九原则(The 29 Principles)」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他们允许我在这次会议上发言,介绍巴黎律师公会的庇护计画。

COVID-19的流行给全世界的律师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违反法治的行为越来越频繁,从事敏感案件的律师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面临危难和孤立。因此,在国际人权日之际,巴黎律师公会决定为世界各地受到威胁的律师设立一个接待和庇护计画。

这一创新举措旨在为律师提供机会,让他们有机会离开各自的国家,逃离他们所处的紧张和困难的环境,让那些最面临危险的人远离任何直接危险。借此,这些律师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体验法国首都提供的无压力环境,同时在整个逗留期间发展他们的专业网络和技能。该计画的第一批受益者在2021年来到法国,我们得到的回馈是非常正面的。

这个项目是一个短期项目,因为我们认为它更适应律师同仁的职业生活。此外,这个项目的目的不是鼓励我们的同仁来外国流亡,而是为他们在困难的生活中提供一个喘息空间。我们也知道,一旦进入法国,是很有可能申请难民身份的,特别是如果风险程度太高,无法设想回国会遭遇的后果。

因此,受益于该计画的律师将被接待两周至三个月的固定期限。该计画将承担所有费用,并为律师的逗留作出必要的安排,从出发到回国,包括旅行、住宿、生活等费用。

该计画向任何国家的律师开放。我们不把任何国家排除在这个计画之外。我们意识到,即使在一些欧盟国家,对法治的威胁和某些问题的敏感性也会导致我们的欧洲同事面临威胁和风险的情况。

参加这个在巴黎的保护项目的要求如下:首先、律师因其活动而受到政府和/或非政府行为者的威胁。其次、该律师仍在他/她的原籍国活动,或最近才离开该国以逃避危险。最后、遴选受益人将根据预先确定的标准,包括高风险和紧迫性。项目会给申请人提供一个安全的申请和通信系统,也可以根据他们的要求而设立。

巴黎律师公会庇护项目小组负责审阅申请文件和律师的个人陈述,联系推荐人,必要时会要求候选人提供进一步资讯。如果所有要求都得到满足,巴黎律师庇护项目将通知由巴黎律师界主要人物组成的遴选委员会,遴选委员会将选择成功的候选人。

该计画的目的不是为了欢迎大量的受益者,而是在特别符合危难律师的需求和愿望的框架内,以最好的方式欢迎他们。当然,在他们逗留的整个过程中,我们会尊重他们的访问和访问原因的保密性。我们会尽一切努力让他们继续工作,并在必要时对他们的情况进行跟踪。他们会具有一个与他们的住所分开的工作场所,使他们能够及时了解他们所办理中的案件。参加该计画的律师还将能够参与学习,并访问各种法律图书馆和资料库。这个项目还可以根据律师的意愿,安排与一些机构、媒体、非政府组织等会面。在这个休养生息的时期,项目将提供常规的医疗和心理支援。巴黎律师公会已经与Primo Levi心理护理和支持中心签订了合作协定。该计画的受益人可以从咨询中受益,如有必要,可以得到翻译支持。这一点在我们看来很重要,因为我们注意到,从事困难案件的律师往往忽略对自己本人以及对身心健康的照顾。

处于危险中的律师人数在不断增加,所有被控罪的人都跟着受苦。因为如果没有获得辩护的可能性,任何人都无法自由地生活。这就是REPIT计画诞生的原因。在巴黎找到避难所的律师就是一个能够追求其辩护承诺的律师。

巴黎律师公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定地支持我们处境艰难的外国同仁。通过捍卫我们的律师同仁,我们正在保护法治原则,并对可持续发展做出承诺。 REPIT计画是我们这个决心的具体证明。感谢各位聆听!


12-1. 曹雅学:回应

这个支持危难律师的项目听起来不错。但是中国人权律师面临一个独特的问题,就是中国政府禁止他们出境。许多律师出境时,有时仅仅是出境度假,在机场遭到阻拦,说他们出境会「危害国家安全」。

去年我们在为律师节准备的时候做了一个统计,有至少四十七名人权律师发现他们无法出境。 2019年和2021年,分别有两位人权律师在机场遭到阻拦,不许他们离境参加美国国务院全球范围的汉佛莱学者项目。

2021年6月,唐吉田律师的女儿在日本陷于重病,昏迷,中国当局在机场将持有有效护照和签证的唐律师,不许他出境看女儿。有些人权律师,连他们的孩子都被禁止出境。我借此机会把这些事实摆在参会者与观众面前。


13. 江荣祥 – 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主任委员

接下来我们要请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主任委员江荣祥律师发言。江荣祥律师熟悉行政法、立法程序及立法技术,长期参与台湾政府机关法制作业先期研究、研商及咨询,并关怀台湾的民主深化及民主治理、中国与香港的民主转型及人权保障等议题。


各位女士、先生晚安,很荣幸受邀在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发言。

《世界人权宣言》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宣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无罪推定、由独立且不偏不倚的法庭进行公正和公开听审,以及为每一个刑事被告进行辩护所必要的各项保障。基此,联合国继续充实包含《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在内等多项国际人权标准,旨在促进和确保律师发挥正当作用以充分保护人民享有基本人权。为了完善律师职业,维护伦理,保护个别律师免受迫害和不正限制,以实现正义和公益,律师有权组成并参与自治专业组织。

申言之,「律师自治」也是保障人权的重要环节,律师组成的自治组织就是人权保障机构;个别律师有幸担当自治组织的职务,都应该以「人权工作者」自期!

中国改革开放后,于1979年恢复律师制度,其后律师行业不断壮大,社会影响力日增。中国《律师法》规定,律师应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同时成为「全国律师协会」的会员。但是,中共号称「依法治国」(yi fa zhi guo),主张人民必须在党的领导下管理社会事务,既掌控「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及各地方律师协会,也在近万律师事务所内布建党组织,在律师行业内实现「党的组织全覆盖」,加强思想政治建设(以党的规章及理论规范并指导党员言行,引导成为合格党员),自诩此举将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律师制度」。中国律师在维护人民权益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上发挥了积极且正面的作用;诉诸法律来维护人民权益的「维权律师」也应运而生。

然而,中共所讲的「依法治国」终究不同于西方原典「法治」(rule of law)思维。中国《律师法》固然明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及「律师在法庭上发表的代理、辩护意见不受法律追究」,却也载有但书:「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他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言论除外」。

此前,中国人民维权还能够得到有利的成果,无非是建立在两个条件上:一是公益或维权在客观上不妨碍党的统治;二是党在主观上愿意戴上「开明家父长」的面具示人。当中共统治倾向全面维持国家局势和社会的整体稳定,愈发不能容忍异音,维权律师就首当其冲;2015年7月9日,当局大规模抓捕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与上访民众,秘密拘留强制失踪,刑求强迫认罪,轻则论以「寻衅滋事」罪名,重则究以「颠覆国家政权」刑责。

维权律师们的执业证书也动辄遭当局吊销,其后更株连无辜家属。而律师协会及律师事务所早已被党把持,令「律师自治」成为维稳工具,根本无助于保护所属律师免于迫害,反而成为打压维权律师的帮凶。法律之前,律师犹难自保,遑论一般公民!

反抗威权,争取自由,最前线必有法律人。在台湾威权统治解体趋向民主转型的进程中,法律人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中国理应更加了解台湾法律人坚持的价值与精神: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与各个人权团体,长年关怀中国与香港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声援对岸受难的人权律师,并积极营救遭中国不当关押的台湾公民。

台北律师公会一向关切普世人权,多次发出声明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谴责中国残害少数民族、要求中国无罪释放遭到不当关押的台湾公民、呼吁港府撤回修订引渡法并声援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等。除了发表声明之外,我们法律人既以保障人权、实现社会正义及促进民主法治为己任,必须有所行动!

我们法律人必须警觉:对岸为贯彻党意,可以片面宣称《中英联合声明》为过时无效的文件而无法律效力,也无视规范层级与管辖权限,任由民间社团公告废止主管机关的规章并剥夺公民权利(例如海峡两岸旅游交流协会暂停开放大陆居民赴台自由行),皆足可预见两岸签署和平协议并不能保障台湾安全,且「两岸法制融合」也势必损害台湾法治,不应该再隔海唱和对岸的主张!

我们法律人必须醒悟:讨论中国的法律问题,惯性使用我们习以为常的「民主宪政」、「全力分立」及「司法独立」下限制政府权力以保障人权的法治思维,纵使作成违法违宪的结论,根本就不伤中共统治分毫。我们必须直击核心,彻底瓦解「依法治国」理论,根本否定中共「一党专政」、「党比法大」、「领导人终身独裁」的正当性!

中共威胁世界和平与人类存续。现在正是自由民主对抗极权奴役全面开战的时刻,法律人应当挺身站在最前线!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感谢各位女士、先生聆听。


14. 让-雅各.马丁(Jean-Jacques Martin) – 日内瓦律师协会

我们的下一位讲者 让-雅各.马丁(Jean-Jacques Martin)先生来自日内瓦律师协会,是一位有三十多年经验的律师,并从2011年起成为日内瓦律师协会人权委员会成员。他同时在日内瓦大学教授宪法。马丁先生还担任过日内瓦 Carrefour Prison 的新教牧师,目前担任日内瓦新教大学中心理事会主席。马丁先生以及日内瓦律师协会长期关注中国律师的处境。请马丁先生发言。


日内瓦律师公会是一个独立的专业组织,不受国家干预,负责管理其成员的活动,所有成员都在日内瓦律师公会注册。

在其众多活动的框架内,律师公会成立了一个人权委员会,由大约三十名律师组成,他们在瑞士境内外从事与人权主题有关的工作。

一个名为「为辩护人辩护」的小组致力于支持世界各地的律师,他们是政府打压的受害者,仅仅因为他们寻求在完全独立的情况下履行自己的职责。自2015年以来,这个小组的重点之一,是支持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许多律师。在这些律师代理的案件中,政府不打算允许被告按国际标准为自己辩护,但这样的做法在中国却可以接受。这些律师因坚持原则而遭受政府的压制。

我们还关注律师执照的年度检查制度。政府通过这种制度对律师持续施加压力;威胁剥夺他们的执业权利,如果他们胆敢为「敏感」客户辩护。

对我们瑞士律师来说,律师的独立性,以及他们在法庭上毫无畏惧、完全自由地为任何被当局指控的人辩护的权利和义务,是神圣的原则,无论客户被指控的是什么罪行。这是民主社会组织的基础。我要特别指出的是,日内瓦律师公会开设了一条热线,根据联邦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任何被员警逮捕的人,从第一次审讯开始,就可以得到由国家付费的律师的帮助。在2015年7月的大规模打压之后,中国律师、人权捍卫者的处境非常令人担忧和痛心。日内瓦律师公会声援所有这些律师,并将继续尽一切可能,努力支持他们。


15. 托马斯.克勒克斯(Tomas Klerks) –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

在声援中国律师的声音中,我们最常听到的声音之一是荷兰律师组织「律师助律师」。他们通过发声明、公共活动、以及联合国报告等方式,支持中国和香港律师。我们的下一位讲者是荷兰律师助律师基金会中国关注小组负责人 托马斯.克勒克斯(Tomas Klerks)律师。克勒克斯律师的执业专长在金融诉讼法和金融管制法方面。请克勒克斯先生发言。


大家好。我想感谢本届律师节的组织者邀请我参加本次会议。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很高兴有机会在 「709打压律师事件」七年后的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上发言。今天我将谈谈律师助律师基金会支持中国人权律师的工作和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

在谈及具体的声援和支持行动之前,我想简单解释一下律师助律师基金会的工作和我们的声援举措。律师助律师基金会是一个独立、非营利和非政治性的组织。我们的总部设在荷兰,但我们在全球范围内运作。

我们这个机构的确是律师在帮助律师,因为我们的资金仅仅来自于律师事务所、法律组织和律师个人的捐赠,而且我们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七十名荷兰律师志愿者支持的,他们无偿地为我们的组织奉献自己的时间和专业知识。

这些志愿者都与我们的组织有联系,因为他们觉得支持他们在世界各地的律师同事很重要。也因为他们意识到,我们国际同事的权利也是他们自己的权利。我们的志愿者总是尽可能多地声援那些面临困难的同事。

我们的使命是通过支持和赋权那些因工作而面临报复和不正当干扰的律师,促进和保护法律职业的独立性。在律师互助协会,我们开展了不同的项目来支援面临风险的律师,其中包括辩护、赋权和影响力项目。

不幸的是,律师助律师基金会的中国关注小组在过去几年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忙碌。事实证明,「709事件」只是在中国逮捕人权律师的众多轮次中的第一轮。我们已经看到我们的中国同事失踪、被取消律师资格、被监禁、和因害怕被起诉而逃离中国。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一直试图让人们关注他们的案件,并多次呼吁中国当局保证律师能够在不受骚扰或恐吓的情况下开展其专业活动。例如,就李昱函和余文生的长期拘留问题,我们多次发表声明。我们还详细介绍其他中国人权律师的案件,如丁家喜、许志永和常玮平。

我们要对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人权律师表示深深的敬意,他们直面各种困难继续开展工作。

关于我们的活动,我们希望我们所做的事情是有用的,我们满足被救助律师的明确需求,我们选择以最有效的方式达成实质性的影响和持久进展。

为此,我们不断地与有关律师或其代表及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磋商。在世界各地,律师们不断告诉我们,有两件事特别重要:首先,政府要永远意识到国际社会正在关注;其次,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工作的律师要得到道义和实际的支持。

公开指出他们所经历的困难,并公开呼吁(例如)政府结束、减轻或防止针对律师职业活动的报复行为,这被认为是最有效的。公众传播能够使人们认识到律师面临的困难,并为律师创造更多的曝光度,这反过来又加强了对他们的保护。

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参考了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这些原则简明扼要地描述了获得独立律师辩护权的国际规范。遵守这些基本原则被认为是确保所有人都能有效获得独立法律援助的基本前提条件。

我们看到,中国当局并没有坚持《基本原则》中规定的对法律职业正常运作的必要保障。此外,《基本原则》中强调的律师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权利也没有得到保障,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多。

在2021年发布的《律师支持和平集会的准则》报告中,联合国集会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强调了律师在保护集会自由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特别报告员指出,律师确保抗议者的法律素养,并帮助在集会中人权受到侵犯的人寻求补救。

近年来,香港的抗议活动反映了本报告的资讯。香港的一些律师一直站在为被捕抗议者提供支援的最前沿,但是他们在这方面专业活动遇到了困难。其中一个例子是,说明律师代理被捕抗议者的「612人道主义救济基金」被解散了。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将继续依照国际人权标准,对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政府行为进行问责。我们也将继续积极与国际人权机制接触,谴责对中国人权律师的报复行为。作为荷兰的律师,我们最感自豪的是能够支持和声援我们的中国同事。谢谢大家。


16. 伊藤和子(Kazuko Ito) – ヒューマンライツ・ナウ(Human RightsNow 即刻人权)副主席

日本律师人权组织 Human Rights Now 是另一个高度关注中国人权律师的律师组织。请播放 Human Rights Now 副主席伊藤和子律师的发言。


我叫伊藤和子,是总部设在东京的人权非政府组织 Human Rights Now 的副主席和日本的人权律师。

我想对中国的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状况表示严重关切。在「709打压律师事件」发生七年后,中国的人权律师仍然面临着自由和安全的巨大风险。

你们可能都知道,有三百多名律师被抓捕,估计有五十名律师被吊销执照,许多律师事务所被关闭。许多人受到任意拘留、酷刑、监视、对自己和家人的骚扰。在大多数案例中,律师因为代理边缘人群而遭到毫无根据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指控和逮捕。骚扰和打压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模式也在国家安全法的名义下蔓延到香港。

自2006年成立以来,我们的组织 Human Rights Now 一直保持着与中国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见面和讨论的机会,十分珍贵。我们充分敬佩他们在面临巨大困难的情况下推进人权的奉献精神和决心。 2019年,Human Rights Now 为中国人权律师及其家人颁奖,他们作为亚洲地区最重要的人权维护者而受到褒奖。唐吉田就是其中一位获奖者。

他由于为弱势群体辩护的工作,他在2010年被吊销了律师资格,在2014年曾被拘留,期间他说受到了酷刑。去年,中国当局拒绝了他来日本看望女儿的请求,他的女儿在日本留学,因结核病而陷入昏迷。去年12月,唐吉田在北京失踪,最近的消息说,他仍被秘密关押在吉林省,健康状况非常糟糕。

我们也一直关注人权律师丁家喜和许志永博士被任意拘留的问题。他们在被任意拘留两年多后,几个星期前被审判。我们也严重关切女活动人士黄雪琴和劳工权益倡导者王建兵被强迫失踪的情况。我们对他们的状况非常关注,并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他们。这种打压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所保障的基本人权,也违反了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中国当局必须停止对本国人权捍卫者的一切攻击。

Human Rights Now 声援中国的人权维护者。我们持续为他们发表声明,并为保护中国的律师进行了倡导。作为一个具有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地位的非政府组织,我们探索更多的方式帮助他们。

提高世界范围内的了解是很重要的,我们希望成为支持他们的、全球范围内的一个更大的公民社会网路一份子。


第四节 颁奖

  1. 周锋锁 – 人道中国主席

17-1. 周锋锁:颁奖致词

谢谢各位发言。我一边听,一边想,我们非常需要这样共聚一堂的机会,相互认识,相互了解,相互砥砺。这对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来说意义重大。政府希望隔绝他们和外界的联系,让他们感到孤立无助,因此和他们保持联系、为他们提供帮助成为我们的责任。再次感谢各位。中国人权律师节每年向两位人权律师颁发中国人权律师奖。我们请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先生宣布今年的获奖人。


各位嘉宾、各位律师好:当威权扩张、伸延,当法律成为当权者管治、镇压工具,所到之处法治崩坏或如山倒、或如蠹虫侵蛀。中国尤是每况愈下、香港倐然变天更是让人痛心疾首。

尤幸在几近集体沮丧无力的漩涡边缘,我们不但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声援与支持,还有律师同行的相互砥砺和鞭策。面对香港法治已死的哀号,吴霭仪大律师铿锵回应:「我相信只要人民有斗志,法治就不会死。法治未死;因为人心未死。 」

今天,我们把「中国人权律师奖」,颁发与两位久历危难却仍坚持逆风而行,为了履行律师天职,恪守司法公义甚至不惜冒犯政权的律师。他们彰显出无比的毅力和勇气,在在是人心未死的印证,也是我们此后前行的希望和激励所在。 「中国人权律师奖」每年一度,经过广泛的提名程序后由各筹办机构评议选出。

各位女士先生,我很荣幸代表大会在此宣布2022年「中国人权律师奖」的两位得主:谢阳律师、覃永沛律师。


17-2. 周锋锁:得奖律师简历

17-2-1. 谢阳

谢阳律师,50岁,湖南长沙人。 2011年以来多次代理涉及宗教自由、土地权、异见人士、黑监狱受害公民的案件。屡次遭到中国当局的骚扰打压。

2015年「709」案发,谢阳律师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监视居住」。拘留期间,饱受酷刑虐待,至2017年底被判「煽颠罪」成,虽然免予刑事处罚却被长期监控。近年谢律师再次活跃于各地维护人权的活动,2021年先后声援多位因为发表异见而被捕的人士,包括贵州的杨绍政教授、被精神病的湖南教师李田田以及广西法律同行覃永沛律师等。 2022年1月11日,谢阳律师再次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2月下旬被正式逮捕。至今半年,仍未获家人和律师会见。

谢阳律师是「709」人权律师出狱后再次被以「煽颠」控告的首例。他目前被羁押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


17-2-2. 覃永沛

覃永沛律师,53岁,广西人,从事律师职业十多年,其创立的律所广纳多位当地人权律师,长期为被打压的同行辩护,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代理过非法行政拘留、工业污染、强拆案件并冤假错案,渐成为政权打压对象。

覃律师于2018年5月被吊照,并被逼关闭其创办的律所,其后与其他吊照律师成立「中国律师后俱乐部」,继续为民间提供法律服务;又在网上举报地方官员庇权贵及徇私枉法,再次成为针对目标。

覃律师于2019年10月被带走,当局以其在微博、推特等社交平台批评政府为由,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接近七个月后才获准会见代表律师。 2020年6月被起诉,2021年12月31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受审,覃坚决否认控罪。

覃律师被拘禁已达两年八个月,案件至今未判。目前被羁押在广西自治区第二看守所。


18. 周锋锁:介绍领奖人

很遗憾,两位获奖律师今天都身陷囹圄,未能亲到现场与我们分享获奖的荣誉和喜悦。让我们欢迎 谢阳律师的妻子 陈桂秋女士 和 覃永沛律师的妻子 邓晓云女士,她们将代表两位律师接受奖项。先请桂秋。


  1. 陈桂秋、邓晓云:家属获奖致谢辞

19-1. 陈桂秋 – 谢阳律师妻子

我今天不是来领奖的,律师会见不到谢阳,我没有得到谢阳的授权,所以今天我不领这个奖,还是留着谢阳自己来领,或者由他亲自授权给人领吧。这个奖躺在那里多久,长沙市公检法司就在谢阳案件上违法多久。

我也是非常意外,谢阳获此殊荣。我知道他是勇敢的,正如你们一样。但他能做的实在太少,也和你们一样。我们只能看着丁家喜、许志永被法院关起门来秘密审判,而他们的辩护律师们只能签订保密协议,把看见的、听见的全捂在肚子里。

这个国家太多的秘密,那种见不得人的、他们自己都非常清楚的、完全无视法律的秘密。我不知道谁参与评奖,也许是因为谢阳失去自由,所以由他代表大家领取这份荣耀。

其实我想,今天的这个奖,应该是归给整个人权律师群体。是你们的坚忍、勇敢、不畏牺牲,才让我们能在每年的7月9日这一天,全世界范围内聚在一起,纪念2015年的「709大抓捕」,纪念你们所说所做的,纪念你们所经历的苦难,激励更多的人,来维护这个世界的秩序。


19-2. 邓晓云 – 覃永沛律师妻子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好。

在中国,人权律师这个词往往会和抓捕、强迫失踪、酷刑、吊销律师证、株连、失业、威胁等等负面的词汇联系在一起。我丈夫覃永沛作为中国人权律师之一,我真切感受到了这个词汇曾经带给我的困惑、迷茫、恐惧、害怕、担忧、无力、乃至颓废。

直至今天,我突然感到我应该为我的丈夫骄傲。原来在一个物理距离遥远的地方,有一批热心人正在关注和记录覃永沛律师的处境和我们这个家庭面临的考验,并且以他们的方式,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援和帮助,我深表感谢。

我真诚地感谢主办方和所有关注人权事业的国际友人。是你们让我看到了希望,给了我信心,也是你们,让我丈夫的一切苦难具有了价值,我们这个家庭的遭遇也不断升华,使它对中国乃至世界的人权事业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借鉴意义,因为,中国人权律师所经历的磨难不断地告诫那些不曾经历过它的人民,这个世界并不都是美好,也并不是一切太平,我们如果不时刻警醒,我们经历的一切也许会成为大家的日常。我还要特别感谢中国人权律师群体的支持。

有些人权律师比如谢阳、李昱函、常玮平、丁家喜、陈武权、郝劲松等正在经历和覃永沛同样的监禁,上海的张展仍然在以柔弱身躯做最后决绝的抗争。有些人权律师被吊销执照、被打压、被威胁、被失业,还有更多的律师被挟持、被控制、被强迫转化。

他们惆怅、失意、无奈;但是坚守、期待、改变是他们共同的愿望。他们中很多人更应该获得这个奖项,为此我也深感谦卑。荣耀属于中国人权律师这个群体。

我只是一名传统的中国女子,我丈夫的经历和理想也改变了我的人生。像许多人权律师家属一样,我不会放弃为覃永沛的自由而努力,我同样期待大家继续关注覃永沛。谢谢大家!


20. 周锋锁:结语

谢谢桂秋,谢谢晓云,我们期待与谢阳律师、覃永沛律师再聚的一天。在严峻的政治环境里,「人心不死」终将是无权者最强大的武器。历史告诉我们,任何独裁专制的政权,都难逃民众之斧钺。我相信我们已经做了的和正在做的每个小步,都会是推动改变的开始。让我们共勉。谢谢各位。


谢谢锋锁。我相信今天的参会者、我们的观众也持有同样的信念,也就是,我们相信我们的每一个行动都在促使中国走向真正的法治。那一天看起来似乎很遥远,但是我们不认为专制者像他们想像的那样那么强大。不然他们为什么那么害怕呢?

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就到此结束了。我要再次感谢各位来宾。我要特别感谢筹办今天的活动各主办方和志愿者,他们身在幕后,付出了大量辛勤劳动。感谢在油管看直播的观众,包括中国人权律师。我们明年再见!


=============== 完.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