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歌:李克强角色上升 北大77级嘲讽习近平?

0

曾担任美国《时代》周刊和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驻北京分社社长的吉米・弗洛克鲁兹(Jaime FlorCruz)的新书《北大77级》即将在中共20大前出版。

李克强角色上升 北大77级嘲讽习近平?

  1.被誉为“黄埔一期”的北大77级

北大77级,曾被北大法律系很多老师称为“黄埔一期”。大家知道,黄埔一期名将如云,孙元良、关麟征、胡宗南、李延年、桂永清等许多将领,都出自黄埔一期。不管这种比喻是否过誉了,但可以看出的是,北大的老师们,把北大77级的学生誉为“黄埔一期”,不仅是给了这批学生极高的评价,更是表达了他们对孙中山先生、蒋中正总统创立的黄埔军校的致敬。

北大77级的学生中,最著名的要数中共现任总理李克强,以及民主活动家王军涛。其他的还有企业高管、著名法学家、大律师和大学校长等。可以说,北大77级的这批人,是文革结束后,也就是中国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最早享受到高等教育的人才。
《北大77级》的作者吉米,1971年时,作为左派学生领袖随菲律宾青年代表团访华,当时恰逢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下令镇压反对派,导致他在中国流亡数年。他也由此进入北京大学文革后重启的首届本科生班77级。

  2.作为同学 吉米谈对李克强的印象

可以想见,书中当有关中国总理李克强的部分,会是最让读者感兴趣的。所以,作为李克强的同学,吉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被问到,通过在校对他的印象,以及对校友们的采访,李克强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

吉米说,那时李克强在法律系,自己在历史系,所以当时两人并没有真正经常或频繁的交流。吉米说,自己和法律系的其他朋友接触时,见过李克强几次。吉米的印象是,那个时候,李克强是典型的来自北京以外地方的学生,李克强给人的印象是一个看上去很简单,说话很温和的人。

吉米说:“我知道他当时是学生领袖,在某个时候他是学生会主席。他毕业后留在了北大,成为北大共青团的活跃领导人,最终成为当时全国共青团的领导人。后来当他成为副总理和总理时,我在新闻发布会上问过他问题。显然他不仅接受过法律方面的培训,还接受过经济学方面的培训。所以他很适合当中国总理,主要是管理经济和官僚机构。”

  3.李克强是什么样的政治家?

在回答李克强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家的提问时,吉米表示:“他非常聪明,精通法律和经济问题。他显然也非常熟悉中国的政治格局,尤其是高层。我还发现他有一种人们称为稳定的性格。他不会大胆地做或说任何事情,他似乎是个勤奋的人,一个更愿意呆在幕后只专注于他要做的事情的人。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管理官僚机构和监督经济。”

  4.20大权力重组 李克强会扮演什么角色?

李克强被外界认为是中共建政后,权力最小的总理。记者也问到了关于“习下李上”的传言,以及李克强在通往中共20大的权力重组中,将会扮演什么角色?

吉米坦诚说:“我没有内部消息。我只想说,正因为中国现在面临的大问题,就是COVID大流行对经济的影响,部分由于中国选择采取防疫清零政策,对经济、对贸易等诸多方面的影响,我认为不可低估。我认为过去几个月,对中国经济造成的深刻影响,将要用一个漫长的过程来克服。失业率上升,因为许多公司已经关闭或放缓,还有超过1000万的大学毕业生要就业。

所以考虑到这种情况,李克强总理的角色在上升,它变得更大,我认为这解释了为什么社交媒体上有很多传言说他至少会留下,或者他会上升,或取代一号。可能,这对某些人来说,或许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我只能得出结论,一个总理在这种情况下的作用会更大,因为这些都是具体问题,是政府、官僚机构必须处理的生计问题。总理及其内阁有责任处理好中国在未来几个月,在应对疫情造成的非常特殊、非常具体和切实的问题。”

  5.北大77级微信群被封杀

北大77级并非第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上一次人们谈论它时,是因为北大77级的微信群被封杀。

在中国,言论被封杀,本来人们都见怪不怪了,但是,当北大77级法律系群被封时,还是把大家惊到了。

因为这个群很特别,中共二号人物,总理李克强就是北大法律系77级学生,而且也在这个群里。

当时,微信朋友圈里热传一张照片,是该群里的一名群友与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党委书记郭凯天的对话:

友人:“凯天好,北大77级法律系群不知何故被封了,想问您能否恢复?他们这个群因为有政要,一直很自律,从没有发过什么出格的文章和信息。”

郭凯天:“我问问,应该是有内容触发了。”

友人:“总理都在群里,应该不会有太出格言论。”

郭凯天:“是上面命令,我们解不了。”

“上面”是谁?当时有分析认为,敢下令封这个群的无非两个人,一个是习近平,另一个是王沪宁。不过,如果说是王沪宁想封这个群,也要有习做后盾,他才敢于去下令封杀李克强所在的群。这个群被封杀,是2019年的事情。

  6.李克强如何进入北大77级?

我们今天既然是讲北大77级,以及李克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那么我们就不离主题,讲一讲李克强的经历。

李克强的人生中,遇到了几位贵人,第一贵人是桐城派嫡传弟子李诚。

文革时期,“读书无用论”、“读书越多越反动”的歪风盛行。文革时,李克强刚进入合肥八中,学校停课后只好辍学在家,父亲李奉三于是带着李克强,拜访同住在安徽省大院的李诚老先生。国学大师、安徽省文史馆馆员李诚,是桐城派嫡传弟子,桐城派是中国清代文坛上最大的散文流派,道光、咸丰年间的曾国藩正式打出“桐城派”旗号。

李奉三把李诚戏称为“太史公”,非常敬佩,在文革时期,无书可读的情况下,李克强成为李诚的门生,受到老师的精心栽培。

李克强因为这位贵人的出现,把别人荒废的时间,用在了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中。当时,李克强每天都会去李诚家学习1小时的国学,除了学习《说文解字》,还学治学方法以及古今逸事。李诚更为李克强开出读书目录,要他强读《史记》、《汉书》、《后汉书》、《资治通监》等国史,《昭明文选》、《古文辞类纂》、《经史百家杂钞》等书单。

这些内容对初学者来说,起点当然是高的,但李诚说:“读书人眼界一定要开阔,要能看到大场面,大观则大见,小观则小见。”

李克强从李诚那里学到的不光是国学知识,李诚还言传身教,常用孔夫子的话说:“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而已。”李诚告诫李克强,“人可一日三餐无食,不可一日不读书,不然与行尸走肉何异?”

尽管“停课闹革命”了5年,李克强却在这5年接受了同龄人难以得到的中华传统文化的薰陶。所以说,李克强能在恢复高考后考入北大,与他没有荒废学业,一直跟从李诚学习有着直接关系。

李诚离世后,李克强曾在《安徽日报》上发表了题为〈追忆李诚先生〉的文章,他称李诚是“真正的学者,一位通晓国故的专家”。

  7.师从宪法专家龚祥瑞

北大法律系拥有良好的师资设备,李克强进入北大后,当然有幸从最好的老师那里,收获知识、思想和精神。

北大名师中最著名的当推学贯中西的宪法行政法学家龚祥瑞。龚祥瑞曾赴英国深造,对西方政治法治有亲身体会,兼具政治学与法学的素养。当时北大的其他老师,都不敢谈论西方宪政之类的事情,龚祥瑞却会重点介绍西方宪政。

李克强跟随龚祥瑞,开始接触自由主义和宪政精神,宪法具有最高性,即使最高权力机关也必须遵守。在龚祥瑞的引领下,李克强渐渐着重转向外国宪法和比较政治的学习。

在大学期间,李克强翻译了《英国宪法史纲》,作为法律系教学参考书。李克强还以第一译者的身份翻译了英国著名法官丹宁勋爵的名著《法律的正常程序》,该书一版再版,颇受欢迎。

在翻译《法律的正常程序》时,李克强遇有一词弄不通,就向国学大师季羡林请教。季羡林当即做出回答,第二天查询资料后,再向李克强详细解释了这个词的由来及多种含义。季羡林的严谨治学态度让李克强感触颇多。

上面的这些事情,可以让我们感受到,李克强是像温家宝一样,受过中国传统文化薰陶的,正是传统文化,让人们对这两位总理产生了好感。问题的另一面是,当他们充当中共党内角色,用党文化说话时,又让人们感到不适与不信任。

李克强作为中国经济与法律的顶尖人才,又身处中共二号人物的高位,即便具足了这么多的优势,中国的经济与法治还是越来越差,这本身不是对中共体制的极大讽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