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警告中国对中期选举构成威胁,美国如何捍卫选举安全?

0

资料照: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司法部的记者会上讲话。(2021年11月8日)

2022年7月27日 09:13薛小山

华盛顿 —

美国国家安全高官近日警告称,美国的中期选举正在面临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外国干预的威胁。有国安专家警告称,美国政府亟需就中国对美国选举的干扰威胁和长期的秘密行动,制定相应的威慑和还击措施。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和国家安全局局长、网络司令部负责人中曾根将军(General Paul Nakasone)7月19日在福特汉姆大学出席会议时表示,他们的机构正在努力解决中期选举所面临的新的、持续的威胁。

“我们担心的还是那些常见嫌疑人——俄罗斯、伊朗、中国,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方式干预美国选举。” 雷说,“俄罗斯正试图分裂美国,中国正试图控制美国的衰落,而伊朗正试图摆脱美国的阻碍。”

美情报界接连发出警告

雷周二对《纽约时报》表示,中国有一个政策“试图影响美国政策和政治”。他认为,这不是一个直接的选举问题,但有时会变成选举问题,“中国更关注美国的整体立场”,“选举对他们来说只是更大拼图中的一块。”

他补充说,中国致力于成为主导性的经济强国, 这需要在全球受众中保持一定的可信度。“(中国)更担心被抓到,这可能有助于他们在如何做事方面进行算计。”

7月6日,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也发布报告指出,中国政府越来越多地利用次国家关系,即州和地方级别的商业关系和文化交流,来影响美国政治、推进北京的地缘政治利益。

战略咨询公司“美国全球战略”(American Global Strategies)资深副主席布莱恩·卡瓦诺(Brian Cavanaugh)(照片来源:公司网站)

战略咨询公司“美国全球战略”(American Global Strategies)资深副主席布莱恩·卡瓦诺(Brian Cavanaugh)(照片来源:公司网站)

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咨询公司“美国全球战略”(American Global Strategies)资深副主席、前白宫安全委员会成员布莱恩·卡瓦诺(Brian Cavanaugh)对美国之音指出,“当你看到情报界如此积极行动时,肯定有一些公众无法看到的迹象存在。而在非机密的层面上,中国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落在影响范围内(influence sphere),试图在首都华盛顿特区周边建立一个泡泡。他们更愿意在州和地方层面有很多声音。”

熊焱:中领馆持续干扰美国选举

针对美国情报高官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1日回应道,中国一向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不会去干预别国的选举,并奉劝美方不要以己度人,无端指责中方。

纽约州第10选区华裔国会众议员民主党参选人、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熊焱对美国之音表示,“(汪文斌)那是胡说八道,中共一直在干涉别国内政。我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他们有一系列计划破坏我的选举,包括制造丑闻、车祸、还要派人暗杀,铁证如山。”

“他们非常害怕我当选,因为我一旦当选,迅速使全世界的人们对八九年的民主运动恢复记忆。 ”熊焱说,“中共的手伸得很长,最严重的事情是干扰美国选举,不管是大选还是中期选举都深刻地干涉,直接违背美国宪法,侵蚀美国的自由和价值。”

今年3月16日美国司法部公布对五名个人的起诉,他们被控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收集异见人士信息,进行骚扰、抹黑、甚至策划暴力攻击,包括破坏熊焱的参选。

熊焱在香港机场。(照片由熊焱提供)

熊焱在香港机场。(照片由熊焱提供)

熊焱表示,司法部的声明没有阻止中共的干扰活动,比如中国领事馆会继续威胁华裔选民、阻止捐款和投票给他。

熊焱介绍说,他今年3月16日从乌克兰回来后,原定19日在唐人街的办公室开张,但中国领事馆17、18日致电给亲共侨团说,“你们不能支持熊焱,你们是回国做生意呢,还是支持熊焱?结果他们都不来了。可见领事馆的拉拢、恐吓、威胁、利诱都是实实在在的。”

熊焱还举例说,一个传教士主动到海南同乡会帮他进行竞选宣传,但是同乡会表示不能支持熊焱,因为中国领事馆已经提前打好招呼。

“我呼吁美国人民和政府高度关注中共领事馆干预美国选举这件事,并且呼吁美国政府立即关闭纽约的领事馆。”熊焱呼吁道。

他同时指出,对于中国领事馆官员的处理可能比较棘手,因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享有外交豁免权,“我的参选就28天,哪怕司法部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就逃跑了。他们宁可先犯罪,阻止我参选。”

对此,美国退休高级情报官员、大西洋理事会的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埃菲迪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告诉美国之音,中国领事馆的确在搜集情报和推进中国影响力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比如曾为纽约领事馆充当线人的华裔警员昂旺(Baimadajie Angwang),以及和旧金山领事馆关系密切的中国女间谍方芳(Christine Fang)。

“我们看到中国领事馆的活动与针对美国政治和选举基础设施的秘密活动之间,存在非常直接的关联。这些领事馆绝对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埃菲迪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照片来源:智库网站)

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埃菲迪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照片来源:智库网站)

但埃菲迪米亚德斯表示,关闭领事馆对于美国政府未必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只有大使或副大使才有外交豁免权,其他人只有所谓的有限外交豁免权。那么美国能逮捕和起诉类似的人事吗?可以。但中国会报复,随意围捕美国人和外交官,将其监禁起来进行报复。”

美国全球战略公司的卡瓦诺则建议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和司法部可以考虑关闭领事馆、遣返作案人员等多重选项,美国此前就对俄罗斯采取过类似做法。

“这(个案件)与美国这个国家所代表的一切都背道而驰。今天所看到的证据足以证明,关闭领事馆这个选项应该被研究。如果不关,至少将领事馆中的关键人物遣返中国。”他说。

中共有哪些手段破坏美国选举?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FPRI)研究员、前联邦调查局特工沃茨(Clint Watts)日前撰文分析称,相比于俄罗斯的假信息攻势,中国可能更擅长财政操弄,比如操纵竞选捐款或将特工安插到竞选活动、候选人和国会议员的工作人员之中。

前美国防部情报局高级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Dan Garrett)对美国之音指出,共产主义中国每天都对美国进行广泛的、公开和秘密的选举影响(election influence)并且在较小程度上进行干预行动,这是其政治战(political warfare)的一部分,为了重塑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在美国政治阶层和政党内部进行分化联合。

“虽然与北京非法向美国政客提供资金、贿赂联合国大会主席或色诱国会议员的秘密努力相比,这种恶意的(选举)影响活动大多是公开和不起眼的,但令人困惑的是,它通常被忽视、不受监控、不被承认,或经常被认为无关紧要或不权威。”盖瑞特说。

前美国防部情报局高级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Dan Garrett)(照片来源: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网站)

前美国防部情报局高级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Dan Garrett)(照片来源: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网站)

在媒体宣传上,盖瑞特表示,正如中共操纵新冠大流行和种族歧视、仇视中国和麦卡锡主义等主题来削弱选民对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人的选举支持,中共如今同样也在利用疫情和通货膨胀的叙述体系来攻击拜登政府。

信息安全公司TrustedSec创始人大卫·肯尼迪(David Kennedy) 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目前主要在进行探索性努力(exploratory efforts),尝试在美国的选举系统中巩固自己,蛰伏一段时间,然后在接近实际选举的时间范围内开始进行网络活动。

肯尼迪指出,中国干扰中期选举的手段可能会包含以下情景:第一,扰乱选举过程,让选民无法使用投票系统,在选举周期内造成混乱和恐慌,导致所谓的拒绝服务(denial of service)活动或各个投票点的工作中断。

第二,针对特定城市进行针对性攻击,在美国选举系统中挑拨离间。“如果他们说,嘿,中国实际上能够改变这个城市的投票,那么大家会假设有多个城市都被非法入侵。你怎么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谁被真的选上,谁不是?美国甚至有可靠的选举程序吗?”

第三,选举数据泄露,包括谁投票给谁、出生日期、电邮、社会安全号码等信息被公开发布或者发在暗网(dark web)上,制造大数据泄密和美国人民对政府的不信任。

第四,跨越美国多个城市的大规模黑客事件,导致选举发生实质变化,包括提名和胜选事件、输赢结果。“这对美国来说是最灾难性的,但同时也是最难实现的。”

美国需双管齐下,威慑和还击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中曾根(Paul Nakasone)在7月19日还指出,过去三年该机构在16个国家开展了抵抗网络威胁的五十次行动。

信息安全公司TrustedSec 创始人大卫·肯尼迪(David Kennedy )(照片来源:TrustedSec网站)

信息安全公司TrustedSec 创始人大卫·肯尼迪(David Kennedy )(照片来源:TrustedSec网站)

肯尼迪警告说,美国的选举系统非常分散、去中心化而且投票机器老旧, 特朗普政府时期成立的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试图对其进行标准化管理, 但是各个地区的水平仍然参差不齐。

“问题在于,选举是在州一级举行,然后是县级,然后是城镇或市一级,安全性以及各地设计的保护措施的差距非常非常大。有些县可能做得非常好,其他县可能很薄弱,完全没有安全意识。”他说,“美国无法在合理的程度上保证整个国家的投票过程都是安全的。”

为了更好的阻止和威慑中国的选举干预,肯尼迪建议道,美国需要利用高科技将选举过程现代化,以便验证或核实投票者的身份,而且确保投票过程受到保护;祭出制裁或者其他严厉回应,让作恶国付出代价。

“如果有外国干涉美国的选举过程,后果很严重。战争应该是任何情况下的最后手段,但美国要有能力进行严格的制裁或者作出非常灾难性的反击。”他说。

埃菲迪米亚德斯也指出,美国亟需针对中国在美国境内的秘密行动(covert operations)制定相应的威慑和报复政策,“美国必须采取更多的进攻行动(offensive operations),在情报和网络活动中对抗中国的努力……许多人担心这将是一个升级(冲突)的阶梯,但在这些活动中唯一具有侵略性的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