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穷国反扑 中国自食恶果

0

新兴市场经济恶化,中国难辞其咎。 (示意图,美联社资料照)

中国经济殖民栽跟斗 抛美债自救

〔财经频道/综合报导〕中国经济内外交迫,国内房企崩盘引发连锁性金融问题,海外一带一路穷国也还不出钱,满坑满谷烂帐。英媒估计,中国在一带一路投融资金额高达8380 亿美元(约台币24.9兆),陷入债务减免协商的规模暴冲至1180 亿美元(约台币3.5兆),直言身为穷国大债主的中国将首度面临庞大的海外呆帐危机。

斯里兰卡破产后,外界开始聚焦中国透过一带一路对穷国经济殖民所引发的隐患,中国所制造的烂尾国风暴令IMF及美国财长叶伦超级不爽,怒呛要中国出面进行债务减免协商。 G7财长也在今年5月点名中国,希望中国能对债务国伸出援手减免债务。

但是中国为避免3850亿美元隐性债务曝光,始终不愿意加入多方债务减免协商,除想避免害人踩雷的情事见光,也与经济下行,自身财务困难有关,只好不断施压IMF掏钱金援陷入一带一路债务陷阱的国家。而IMF不积极处理斯里兰卡、尚比亚等穷国债务危机原因无他,就是担心这些国家拿了IMF的钱,私下先偿还中国债务。

这项猜测并非空穴来风,中国因清零政策造成经济走疲,房地产几乎崩盘,危机外溢,随之而来的村镇银行弊案、烂尾楼房贷户拒缴,波及整体经济金融稳定,急需用钱,只好大抛美债,最新持有量降至1兆美元以下,创12年新低,可见缺钱孔急。当然也有评论认为,中国大抛美债单纯是美中脱钩或理财行为。但连续六个月减持美债,难免引起诸多臆测。


斯里兰卡国家破产,民不聊生,中国难卸责。 (示意图,路透社)

一带一路黑洞爆 债务协商3.5兆

到底一带一路财务黑洞有多大? 《金融时报》指出,到 2021 年底,中国所主导一带一路的倡议,在数十个发展中国家的投融资金额达到 8380 亿美元(约台币24.9兆元)。其中,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多个国家因参与一带一路,还不出钱,连锁性债务危机即将炸开。

报导引述智库-荣鼎咨询数据,光是2020 年和 2021 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进行债务减免协商的贷款金额飙升至 520 亿美元(约台币1.55兆元),而2020年之前的2年间仅有160 亿美元,相当暴增3倍多。

荣鼎咨询估计,随着参与一带一路穷国经济及财政急速恶化,中国自2001年以来,陷入债务减免协商的总额高达 1180 亿美元(约台币3.5兆元),约占债务延期总额的 16%,其中许多贷款减免协商涉及注销、延期付款或降低利率。

中国假好心输血 恐1毛收不回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一带一路国家背负的债务激增,中国也发现自己被卷入必须对一些国家提供紧急「援助贷款」恶性循环中,以防止这些国家债务崩溃反噬中国。

威廉玛丽学院AidData发现,中国正在多管齐下找方法「灭火」,中国国有机构提供百亿美元的「援助贷款」计画,这些援助贷款在短期内为穷国注入硬通货,避免债务违约。

AidData 指出,迄今为止接受中国此类援助贷款的国家包括巴基斯坦、阿根廷、白俄罗斯、埃及、蒙古、奈及利亚、土耳其、乌克兰和斯里兰卡。如今,这些国家的信评大都被穆迪和标准普尔等机构评为「垃圾级」,这意味着其主权债务违约风险很大。

以斯里兰卡为例,AidData 执行董事布帕克斯 (Bradley Parks)解释,多年来中国试图让斯里兰卡政府有足够的流动性,来偿还旧贷款,避免评等遭下调,事后证明中国「功亏一篑」,北京援助无济于事,无法将其从债务危机解救出来,最后斯国宣布破产,中国国际声誉再度重挫。

被中国陷害债台高筑的例子还有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是一带一路最大借款国,中国的融资承诺总额达 620 亿美元。如今与斯里兰卡一样,外汇存底快空了,只够2个月的进口支出。于是,最近中国为避免巴铁兄弟主权违约只好金援,上个月允诺给予23亿美元贷款,帮助巴斯基坦度过违约危机。

另外一位苦主就是尚比亚,这个曾经被中国盛赞为非洲一带一路明珠,中企在当地投资了水坝、机场,却在 2020 年就已经爆出外债违约,而中国就是尚比亚最大的双边贷款国,该国 170 亿美元的外债中,中国占了 60 亿美元,惨不忍睹。

尼加拉瓜运河成了烂尾,历经数年只修建了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 (图撷取自微博)

烂帐+烂尾 中国梦变恶梦

鉴于债务危机蔓延,加以全球经济成长放缓,中国也被一带一路国家的债务问题吓傻,投资金额闪崩,烂尾不断,奈及利亚铁路停摆,乌干达铁路线延宕,肯亚的铁路更扯,因难以支应额外的37亿美元经费,最后一哩路无法完成。

亚洲地区同样遇到阻碍,马来西亚取消115亿美元项目,中亚的哈萨克放弃15亿美元的计画。

最不可思议的是,尼加拉瓜醉心尼加拉瓜运河投资,宣布与我国断交。结果被一位只有国中学历的中国「澡堂」老板王靖谎称豪掷500亿美元协助尼国建设尼加拉瓜运河,2014年高调开工,最后虚晃一招,整个运河工程只修了一条约10公里尘土飞扬的「小路」,成了大烂尾。

北京1位高级政府顾问对金融时报坦承,鉴于全球经济风险上升,一带一路倡议引发的金融问题迫使北京重新思考战略,「对一带一路国家大量的投资根本不具商业意义,「实际上是一种资本外流」。且以非洲为首的许多一带一路国家经济前景急遽恶化,这使得我们必须三思而后行。

荣鼎咨询的Matthew Mingey 则认为,现阶段是中国面临「一带一路」倡议启动以来,海外债务压力最严峻的时期,接踵而至债务减免协商预示了中国遭逢首次海外放款呆帐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