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普丁集团还能强挺多久?—-东海客厅论乌俄

0
【普丁】普丁思想并非一无可取。它对马列主义的坚决反对,非常正确;对西方白左的严厉批判,不无可取。克宫命名“家庭、爱与忠诚日”,让命名“变性人日”的白宫相形见绌。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掩盖其大俄罗斯主义思想的反动,更不足以洗脱它作为独裁者和侵略者的罪恶。独裁是对俄罗斯的造孽,侵略是对乌克兰和全人类的犯罪。它只能被当成一个大罪人永远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普丁】普丁的公德私德都不行,与“爱与忠诚”不仅不沾边,而且言行相悖,对它自己的家庭和政治行为构成了巨大的讽刺。但这是普丁个人的问题,不能因此否定对“家庭、爱与忠诚”的推崇,更不能因此肯定白宫命名“变性人日”之类左倾行为的变态反常。
【乌俄】民族主义害民族,这是一条比较老的东海律。民族主义既易伤害异族,也易伤害本族,轻则伤害本族的人权自由,重则伤害本族的前途和命运。俄鉴就在眼前,普丁集团的民族主义害惨了乌克兰,也害惨了俄罗斯。民族主义没有最激进,只有更激进。普丁既然鼓吹民族主义,出现比普丁更激进的民族主义分子,就是理所当然的。在外邮中看到这样一段“群友评论”:“在俄国高层,普京已不是鹰派,比他更激进的人多了。以前普京当总理时,转任总统的那位梅德韦杰夫总统,曾是亲西方派,当时与已看清西方的普京发生强烈分歧,现在他因西方对俄国的不懈围堵已觉醒,已成了强烈的民族主义者,可能比普京更鹰派。普京很自信,所以出手反倒留有余地。有人以为普京下台走人就可以解决问题,是打错了算盘。我最担心的是核战。”
【普丁】美国和欧洲或许担心一个大权依然在握而深陷绝望的普丁。面对核武大国,还是慎重为佳。暴君恶棍在绝望的时候,最容易产生铤而走险的冲动,尽最大的力量毁灭一切。不要赌普丁绝对不敢或不能使用核武,不要赌其核武能够百分之百被拦截。人类赌不起,美欧也赌不起。即使其核武自毁俄罗斯,也是人类不可承受之重。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俄罗斯人民和土地也不能被毁。
【乌俄】乌克兰内政外交肯定存在种种严重问题,这是乌克兰受到俄罗斯侵略的内因。但不能以此为俄罗斯开脱侵略者的罪恶。乌克兰毕竟民主化了,其内政外交问题都应该在民主框架中解决。其它国家和国际社会可以督促帮助其解决问题,不能武力相加。注意,吊民伐罪的正义之战需要满足四个条件:一被讨伐的政权是极权暴政,二该政权制造了重大持久的人权灾难,三受到该国人民热烈欢迎,四战争造成的损害不能高于原灾难。俄乌之战一个条件都不能满足。
【乌俄】壬寅年世界最大变局,应该是普丁集团的溃灭吧。希望乌克兰坚持到底,希望美欧加把劲,不要让寄生于俄罗斯的这颗毒瘤维持太久。在军事上,乌克兰本非俄罗斯对手,但乌克兰占据道义高地,得到美欧大力支持,俄罗斯将越来越处于下风,经济科技又都没有后劲。故论力论德,俄罗斯必败无疑,而且惨败和分裂的概率相当高。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现在就看普丁集团能强挺多久,能不能挺过今年年底,活到明年。吾觉得不太可能。
【乌俄】孟子说,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乌克兰有自己的问题而且很严重,但这改变不了俄军的侵略性质。乌俄之间,乌得道多助,俄失道寡助,显而易见。美国也有自己的问题而且很严重,但在当今世界,美国不仅在经济科技军事各方面实力无以伦比,道义高度也天下第一。假如没有美国,不知各国邪恶势力会猖獗到什么程度。假如美苏争霸是苏联胜出,只怕天下已亡,人类已退回原始社会。
【民主】民主政治,有优质劣质之异,有成功不成功之别。例如,美国和欧洲较优,印度、伊拉克们较劣;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成功,阿富汗、俄罗斯们不成功。民主品质低劣或转型失败,原因因国而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的主体思想和领导阶层极其不良。例如俄罗斯,民族主义旺盛,普丁集团卑劣。注意,以民主品质低劣或转型失败的事例来批判和反对民主,是极权主义的一大诡计。民主再怎么不好,也非极权所能望尘。
【答题】思考题:俄罗斯失败或崩溃后,国际形势会有什么明显变化?中国有什么好处?能要回被俄罗斯侵占的故土吗?中国人民还能要回些别的什么东西?东海答:俄罗斯败溃是乌克兰人民奋勇抗战的成果。中国没有为之提供什么道义和军事支持,不太可能白占便宜而索回故土。但俄罗斯的败溃意味着人类文明正义的上升和文明进程的加速,值得全人类庆贺。中国大转型的速度也有望加速。
2022-7-25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