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佐科访华 中印各打什么算盘?

0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会晤到访的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2022年7月26日)

2022年7月28日 05:59 杰西

华盛顿 —

本周,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成为北京冬奥会后首位访华的外国元首,双方在会后宣布将深化贸易关系并扩展合作。分析认为,中国和印尼在这时会晤对两国而言都有重要的政治和经济考量。

据两国元首会晤联合声明指出,习近平和佐科“在亲切友好气氛中举行会谈,双方就中印尼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全面深入交换意见,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

此次佐科应邀前往中国受到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因为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一直坚持严格的“清零政策”,除了今年初北京冬奥会期间,习近平没有单独接待过外国元首。

专家认为,中国利用这个机会来展示,尽管疫情限制了中国的外交活动,但北京仍然密切关注区域发展,并可能逐步迎接更多的外国政要访华。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庄嘉颖(Chong Ja Lan)告诉美国之音:“鉴于中国与其他大国以及一些邻国存在摩擦,北京可能希望展示友好和成功的接触。与一个显然不是美国亲密盟友或伙伴的重要亚洲国家合作,有助于强调或许中国并不那么需要美国及其盟友。”

佐科将中国作为疫情后首次东亚之行的首站,侧重为印尼争取更多的经济机会。鉴于印尼在今明两年将分别担任二十国集团和东盟的轮值主席,佐科此行还寻求在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危机中稳定与主要印太国家的关系。

威尔逊中心的亚洲项目研究员帕拉梅斯瓦兰(Prashanth Parameswaran)告诉美国之音:“对中国来说,佐科的访问是一个机会,表明印太地区的关键国家有强烈的需求信号,希望与北京接触,即使是在印尼这样仍然存在紧张和挑战的国家。”

外交平衡

佐科在访问中邀请习近平出席11月的二十国集团峰会。据中国外交部的一份声明,习近平表示感谢并预祝峰会成功,但尚不清楚他是否会亲自出席。

作为今年二十国集团的主席国,印尼一直寻求修复集团内部因为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出现的分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要求将俄罗斯从集团中除名,但中国不愿意公开指责俄罗斯。

为了调节不同立场,佐科计划让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也来参加峰会。上月,佐科前往乌克兰会见了总统泽伦斯基,还前往莫斯科与普京举行了会谈。他当时表示,印尼愿意成为两者之间沟通的桥梁。

同时,印尼面对的国际挑战还包括,如何在印太地区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下协调东盟成员国的立场,推动地区经济持续发展。

庄嘉颖说:“印尼希望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区域主要角色。在与其他国家接触时,雅加达还能够与北京接触,以展现出它弥合分歧的能力和独立的立场。”

在周二结束对中国的访问后,佐科前往韩国和日本访问,这两个国家被视为美国的盟友,也是二十国集团的成员。

中国看中了印尼传统的“不结盟”外交政策,正努力拉近与这个东盟最大、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关系。

中国称赞印尼是一个模范的战略伙伴,并表示两国应该携手维护地区稳定。中国官媒报道称,中国和印尼“在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促进世界团结合作方面展现担当”,并且为“主要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共赢和共同发展树立榜样”。

经济砝码

在佐科与中国领导人会面时,经济合作仍然是一个优先事项。由于中国的巨大经济体量,印尼需要来自中国的贸易和投资。

专家表示,推动印尼的经济发展一直是佐科政府的焦点,佐科将在2024年第二任期结束时卸任,这将成为其重要的政治遗产。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东南亚事务专家哈丁(Brian Harding)认为,佐科的外交政策集中在经济外交上,这可以帮助他实现国内的优先事项。

“佐科试图鼓励友好竞争,因为都在向印尼示好,它的经济规模和作为东南亚最大国家的战略意义有吸引力,”哈丁告诉美国之音。“他将中国进口印尼商品的新承诺看做胜利,这将为他在首尔和东京达成更多交易奠定基础。”

中国是印尼镍铁、煤炭、铜和天然气的主要进口国。在佐科本周访华期间,中国承诺从印尼额外进口100万吨棕榈油,并表示将优先进口印尼的农产品。

中国已经连续九年成为印尼最大的贸易伙伴。2021年双边贸易额超过1200亿美元,同比增长58.6%。今年上半年,中国从印尼的进口同比增长34%。

哈丁说:“中国正确地将印尼视为亚洲最重要的国家之一,而且在佐科的领导下,印尼愿意以稳定和经济合作的名义掩盖其他棘手的问题。”

印尼还是中国“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在东南亚的主要参与国。佐科此行获得了中国对建设印尼新首都和北加里曼丹绿色工业园区建设的支持,北京还承诺打造“区域综合经济走廊”等旗舰项目。

国际战略研究所东南亚政治变化和外交政策研究员康纳利(Aaron Connelly)认为,美国忽视了在亚太市场的经济竞争,印尼与中国的关系已经逐渐成为前者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

康纳利告诉美国之音说:“当特朗普和拜登两届政府都拒绝在投资或贸易方面与中国竞争时,这一点尤其明显。日本等其他亚洲大国在这一领域也很活跃,但在雅加达看来,它们在这些问题上次于中国。”

摩擦来源

虽然印尼需要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但两国关系从长期来看仍然存在不少挑战,特别是涉及安全领域。

帕拉梅斯瓦兰说:“中国在印尼的一些基础设施项目继续遇到问题,北京对印尼水域的入侵不时提醒人们,推动两国关系仍存在摩擦和限制。”

印尼多次指责中国海警船进入其专属经济区,并曾派出军舰到该区域捍卫主权。而中国则认为其南海主权与印尼的部分海域重叠,这一直是两国关系的主要摩擦点。

中国在当地的投资也引发了一些居民的不满,“一带一路”在当地的旗舰项目“雅加达-万隆铁路”已经建设了六年,该项目面临近20亿美元的超支。

庄嘉颖在谈及中国在印尼的基建项目时说:“劳动力、技术转让以及利益和成本的分配,还有环境破坏等问题,也不时挑战雅加达与北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