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中国巨富大逃亡的福地

0

作者:杨眉

法国的观点周刊今天发表发自新加坡的长篇报道,指出最近几年来来自中国大陆以及香港的中国巨富的人数的不断增加,文章指出,许多中国内地的富豪对中共能够任意将他们中最有权势的人投入监狱的能力感到震惊,他们因此移民亚洲的瑞士新加坡,因为那里汉语的使用比英语更加普遍。

因此而造成的现象是:首先,大量的外国资金涌入新加坡银行。 据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家陈光炎的介绍,“从 2015 年到 2021 年,新加坡银行的外币存款每月在 70 到 90 亿美元之间波动,”但 2021 年 7 月外币畜汇巨幅增长了 43%,达到 111 亿美元。在 2022 年 1 月更是达到 216 亿美元的巨额增长。而且这一数字始终还在继续上升。

其次,随着外汇储蓄金额的攀升,金融资产投资与管理机构也不断滋生,今年前四个月就再生了一百多个家族投资管理办公室,香港首富李嘉诚,刚刚也在新加坡成立了家族办公室和十名经理人团队。各大国际银行都计划增加各自在新加坡职工的人员数字。最后,新加坡的英语以及法语国际学校早已达到饱和,已经无力接受新的学生。

12港人之一邓棨然与家人失联

各报有关中国的报道内容繁多,天主教的十字架报向读者介绍了因试图偷渡台湾而被北京当局逮捕的12港人之一31岁的邓棨然的事件,他的家人自今年二月以来,已经没有他的任何信息。据他的家人向法新社透露,由于与冠状病毒有关的健康限制,他的家人自他被捕以来始终无法探望他,只能通过信件往来来与他交流。但上周一,他的家人第二次受到从深圳退回给他们的邮件,信封手写的便条显示邮政服务无法联系到收件人。

东京明治大学研究员、前国际特赦组织驻香港活动家潘嘉偉Patrick Poon 向记者解释说:“他的困境与数千名无法联系律师或其家人的中国大陆活动人士所面临的困境相同。”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担心他会成为酷刑或其他虐待的受害者。他的家人还发现,他在监狱里注册的个人收入和支出记录已经闲置了两个多月,由于他几个月前因健康原因而住院,家人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在香港中文媒体星期三报道了他失联的消息之后,监狱执法部门更新了对邓棨然的两个信息:说他5 月份“违反学习规则”和 7 月份“考试不及格”。根据中国法律,被拘留者必须接受“思想、文化和技术教育”。为了让他们了解他们被捕的原因,以便他们认清自己的过错。 潘嘉偉补充说,说他违反了监狱法是当局惯用的借口,没有任何理由允许剥夺他与家人沟通的权利。而与此同时,邓棨然的母亲正生活在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的无穷的焦虑之中。 十字架报表示:中国内地经常发生敏感案件囚犯失联的情况。台湾前非政府组织工作者李明哲因“顛復国家政权罪”在中国服刑期间,其妻子就曾向外界表示无法探视他。涉及“709案”的中国维权律师,他们的家属也曾被监狱拒之门外。

法国各大早报的头版

左翼解放报的侧重点是即将离任的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负责人奥利维-比以及乌克兰战事,该报社论文章针对一名流行歌星为假名牌表做广告事件呼吁尽快对网络导购广告制定规则,以免误导年轻人。右翼费加罗报关注的是传统右翼党派共和党党内的重组,试图推举出新的领导人。天主教的十字架呼吁政府尽快出台对策,因为旅法游客人口数字正在不断增加,而法国旅游城市的餐馆与旅店却越来越难于招聘职工。该报社论文章聚焦正在加拿大访问的教皇方济各再度高声呼吁反对“取消文化”,这并不是教皇首次就上述议题发表声明。教皇指出,取消文化的初衷是要给受压迫的历史化上一个句号,这本身值得赞同,不过,他认为不应该由一个历史版本来取代另一个历史版本,因为历史是复杂的,多层面的,而不应该由受压迫者提出的一个版本来一锤定音。他担心这是殖民主义的另一种新的方式。财经报纸回声报聚焦法国的企业巨头如何应对不断攀升的通货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