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通过开创性芯片法案,为与中国竞争提供长期战略支持

0

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与商界和劳工领袖就《芯片法案》举行虚拟会议

2022年7月30日 01:28 孙承

华盛顿 —

继参议院之后,美国众议院星期四也已明显优势通过了总额高达2800亿美元《芯片与科学法案》。这一旨在振兴美国的芯片制造业以抗衡中国法案被认为是一项开创性的立法,将为与中国的日益激烈地缘政治竞争提供长期的战略支持。

法案自酝酿之初历经三年立法拉锯,几易其名、无数次修改后,终于有望送交拜登总统签署成为法律。

“美国发明了半导体。现在是把制造业——以及随之而来的工作——带回家的时候了。”拜登总统本星期在一则推文中说。“中国非常密切地关注美国芯片法案是有原因的——它试图在制造这些芯片方面领先于我们并且不想被击败。”

中国近年来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大有逐渐占据主导地位之势,而美国似乎一直缺乏长期的应对之策。半导体芯片涉及几乎所有工业活动,是美国工业竞争力和国家安全的关键所在。在目前美国两党政治激烈对峙的政治环境之下,该立法虽被批评为有很多缺陷,其中包括对中国不够强硬,但是仍能够得到两党共同支持充分反映了目前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紧迫感。

就在本星期美国国会两院就芯片法案表决投票之际,国际芯片行业爆出一则颇为令人震惊的消息,称中国可能已成功制造出7纳米芯片。加拿大的科技咨询公司TechInsights星期二在一篇博文中说,通过对一个芯片样品进行逆向工程分析,他们认为中芯国际很可能自去年以来已经能够在没有极紫外光刻机等最先进的设备的情况下生产7纳米芯片。专家们仍在对此进行评估。目前世界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有这样的制造能力。

20多年前,美国拥有全球无可匹敌的半导体制造优势,在1990年芯片产能占比高达40%,然而,近二、三十年来 美国在全球半导体制造能力中的份额一直在稳步下降,目前仅占 12%左右。尤其令很多国会议员担心的是,在先进芯片方面完全依赖越来越可能陷入战争灾难的台湾。

中国近年来倾“举国之力”发展芯片产业,尽管距最尖端技术还相距甚远,但已逐步在产业供应链中形成一定的优势。美国的半导体行业协会(SIA)的一份报告预测,如果保持目前的势头,一年多之后,到2024年,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在全球销售额中的占比可能超过美国,达到17.4%。

一开创性立法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跨党派的基本经济政策一直是推动全球化,无论是什么产品、无论在哪里生产都并不重要,没有上升到国家安全的考虑。而与此同时,中国吸引了大批美国制造商、及其投资和技术,美国失去了数百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甚至某些行业也被掏空,连本应是美国强项的芯片业也大量依赖进口。

这部《芯片与科学法案》被认为是美国最近扭转这一趋势的最大努力,是“几十年来政府对产业政策最重大的干预”,《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称,“这一努力标志着在美国近期历史上对产业政策所做的一次鲜有先例的尝试,”

“制造业工作又回来了。”拜登总统说。“正因为这部法案,我们还将有更多制造业回流。”

非党派组织opensecrets最近的一份报告说,美国在芯片方面的投资和制造项目一直很低,尤其是与其他国家相比。仅仅去年就有多个国家宣布了25个芯片制造项目,而美国仅宣布了4个。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说,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美国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的所占份额在2030年时将减少到10%。相比之下,中国的半导体制造产能将达到24%。报告说,虽然届时中国可能仍然比国际先进水平落后一到两代,但是“其强大的制造基础可能会加快其学习曲线以缩小这一差距。

“这对美国全球竞争力来说的开创性立法。”由美国高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和高级主管创建非党派组织“科技网络”(TECHNET)的总裁兼执行长琳达·摩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它确实让我们非常非常专注于赢得与中国和其他竞争对手的博弈,他们正在寻求开发新兴技术并为世界使用这些技术制定规则。”

摩尔说,13年前,彭博创新指数首次出台时,美国排名第一,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国家。而现在,美国仅排在第11位。她说:“在有关政策上,我们一直在朝着错误的误入歧途,使这一切成为可能,而该法案是一个对方向的修正。”

《芯片与科学法案》主要涉及了两部分,芯片部分是协助厂商扩大生产和研发,而科学部分则是鼓励半导体、人工智能等各领域的科研创新,并加强美国在基础科学教育。

该法案为投资生产半导体芯片的公司设立了25%的投资税收抵免优惠,此前美国一些芯片制造商已经宣布,如果该法案通过,他们将在美国本土建厂生产半导体芯片。

此前,英特尔已经宣布将在俄亥俄州建立一个耗资200亿美元的新半导体制造厂。此外,美光科技表示,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投资超过1500亿美元用于存储芯片制造和研发,其中一部分将用于美国本土生产。

在外国企业投资方面,本星期,就在这一法案获得国会两院批准之际,韩国SK集团当天宣布在美国进行新一轮高达220亿美元的投资。这家韩国第二大企业集团拥有世界第二大内存芯片制造商SK海力士公司和SK创新公司。

拜登总统在宣布这一投资计划时说:“过去,这类技术投资流向了中国。今天,在我这届政府下,这些技术投资正在进入美国。”

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A.T. Kearney)资深合伙人克里斯蒂安洪对美国之音说,以前一些英特尔、台积电、三星等厂商的主管抱怨说,在美国制造芯片没有来自政府的具有竞争力的奖励措施。英特尔的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Patrick P. Gelsinger)曾公开暗示,如果这项立法没有通过,英特尔将考虑在其他市场投资。他说:“所以他不能再有这个借口了。”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总裁和首席执行官阿吉特·马诺查(Ajit Manocha)在星期四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说,芯片法案的投资税收抵免和资金将有助于创造数以千计的高技能工作岗位,“并跟上世界各地的激励计划,”

马诺查在给美国之音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其他国家强有力的激励措施以及美国联邦激励措施的缺乏等因素导致过去20年美国在全球半导体制造能力中的份额下降了大约 50%。芯片法案提供了急需的激励措施,以帮助振兴美国半导体制造基地,从而创造数千个高技能和高工资的工作岗位,改善与多个贸易伙伴的贸易不平衡,并减少国内对服务经济的依赖。”

马诺查指出,《芯片和科学法案》的通过是美国半导体供应链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它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即美国致力于跟上其他国家和地区脚步,也像他们一样认识了到芯片的重要性,并相应地进行投资以加强其本地供应链。

法案亦受争议

“芯片法案”推出之前,参众两院都曾通过了各自的对华竞争法案,但两院迟迟未能达成统一意见,为了能使法案在国会下个月休会前尽快落地,两院优先审议了涉及芯片的内容,并根据这部分内容在协商了一年多之后推出了目前这部芯片法。

持反对意见的国会议员主要对政府大笔投资、而不是依靠企业和市场来振兴美国芯片制造业不满。共和党议员批评说,法案违反了自由市场原则。

对瘦身后的法案另一主要批评是对中国不够强硬,没有包括以前版本中旨在对抗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和贸易行为的关键提案。

在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去年4月发起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包含有调查COVID-19、新疆维吾尔人人权、认识到台湾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等十分敏感的内容,但最新的《2022芯片和科学法案》(The CHIPS and Science Act of 2022)并不包含这些内容。

立场偏于保守的传统基金会主席凯文·罗伯茨 (Kevin Roberts)称,该法案对应对中国威胁方面“不可接受”,它没有让北京对 COVID-19大流行负责,此外,如果美国公司在知情的情况下协助北京侵犯人权,该法案也没有规定要追究美国公司主管的责任。

罗伯茨说,应对中国野心的答案不是花费巨额美元来帮助财富500强公司,也不能保证这些钱最终不会变成资助这些公司在中国的业务。

如何确保政府资金不会使中国受益一直是最有争议的热点问题之一。法案为此加入了俗称的“护栏条款”,规定自该法生效之日起的10年期间,法案所涵盖的实体不得在中国或任何其他受关注的外国从事任何涉及半导体制造的实质性扩张的重大交易,这些限制被认为将阻止拿美国补贴的晶圆厂10年之内在中国发展28纳米以上的产能。

常常对中国持强烈批评态度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在一份声明中说,该法案缺乏保护美国研发的关键护栏,目前这一版本甚至比之前参议院通过的法案更弱。

中国商务部星期五批评说,部分条款限制有关企业在中国的经贸与投资将会对全球半导体供应链造成扭曲,中方必要时采取有力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旨在倡导美国产业回流的非盈利组织“回岸倡议”(Reshoring Initiative) 的创始人和总裁哈里·莫泽(Harry Moser)说,该法案主要是专注于美国本身,确保美国的半导体产业保持技术领先。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是一部关于美国自给自足的法律,并不是专门对付中国。”

传统基金会研究员达斯汀·卡马克(Dusin Carmack)说,由于该法案的部分内容将令投资者在国内外“遵循”政府中央计划好的融资路径,因此法案可能会有损于美国的创新能力,美国不能通过变得更像中国来击败中国。他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应该进一步审查政府施加的阻碍美国公司竞争的障碍,而不是给予特定行业补贴。”

“回岸倡议”的莫泽说,美国的问题是企业运营成本太高,仅凭这部法案无法根本改变芯片制造业渐趋不振的局面。“该法案肯定解决不了问题。”他说。“那是因为问题不在于我们不制造芯片。问题是美国的制造成本比中国、印度、越南、柬埔寨等国家高出30%或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