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和:世事难料仍需预料,心中有数才能有备无患

0
最近一两年,世界上不断地发生各种各样的大事,有不少是突发性事件,风云变幻非常迅速而频繁,真让人有世事难料之感。世事难料归难料,我们还是应该对世界和中国的经济、政治形势的发展趋势尽最大努力进行预测。如果因为世事难料就完全不作预测,那么我们处事就像是盲人骑瞎马、毫无目的地到处乱闯,遇到未预料到的重大事变就手足无措了。只有对世界和中国的经济、政治形势的发展趋势作出一定的预测,才能心中有数,才能做到有备无患。
我以前曾经对很多与中国有关的世界大事、中国大事作出预测,现在把这些预测放在一起,罗列出来,供海外民运人士参考。作出这些预测的分析过程就不说了(详细说明需要太大的篇幅),如果有读者想知道我为什么作出这样的预测,请去查阅以前我在《北京之春》上发表的文章。在此只罗列这些预测的内容。
(一)全世界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何时能结束?
全世界每一个人都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它是对全世界的经济、政治形势产生最大影响的头等大事。曾经有西方国家的专家、学者预言说,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将在今年夏天结束。现在北半球的夏季已经过去一大半了,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仍在流行,没有很快就结束的迹象。看来这些专家、学者的预言太乐观了。
以前我曾经对全世界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发展趋势作出这样的预测(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个预测,不作修改):在满足三个条件(一、重复感染率很低,二、出现“长新冠”症状的比率很低,三、今后不出现危害性更大的病毒变异株)的前提下,美国、欧洲的大部分国家、印度、韩国、日本等一些亚洲国家、巴西、阿根廷等一些南美国家、澳洲的几个国家和另外一些国家(如:加拿大、墨西哥),在今年5月份以后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将趋向逐渐缓解;到今年11,12月份,这些国家将陆续进入可以像对待流行性感冒那样来对待新冠肺炎疫情、与病毒共存的“群体免疫”状态。可以终止所有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限制,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结束了。上述国家之外的其他国家是众多的不发达国家和一小部分中等发展国家,这些国家到2023年6月份都将陆续进入可以像对待流感那样来对待新冠肺炎疫情、与病毒共存的“群体免疫”状态,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在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都结束了,人类的生活、生产、社会活动将逐渐恢复正常。
新冠病毒仍在不断地变异,现在已经出现了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两个新的亚型株BA.4和BA.5。BA.5的传染性比BA.2更强,好在BA.4、BA.5导致的重症和死亡率仍很低。所以现在我不修改我以前作出的预测。
当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在世界各国都结束的时候,新冠肺炎疫情将只在唯一的一个人口大国——中国继续流行,世界上只有中国这一叶孤舟在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中孤零零地继续漂荡。只要习近平在中国继续执政,他就会坚持采取“清零”政策及野蛮、不人道、严苛的“封城”政策。这是极其愚蠢、极端疯狂的政策,在这种政策下“清零”当然是不可能的,新冠肺炎疫情会继续流行;另一方面,这种政策也使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变慢一些,使中国迟迟不能进入“群体免疫”状态。所以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将流行到习政权垮台以后。好在习政权的寿命不长了,早则在今年的中共20大,迟则在明年,习政权必将垮台。新上台的中共领导人将改变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到那时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趋势将发生怎样的变化,现在就无法预测了。
(二)乌克兰战争何时结束?
对这个问题我作出这样的预测:乌克兰战争何时结束,取决于美国什么时候能提供给乌军足够数量的重武器,使乌军能够遏止住俄军的狂轰滥炸和俄军的攻势,并对俄军的火炮阵地予以重创,到那时俄军既不能通过战争得利,又无力把战争继续打下去,战争就结束了。根据目前的态势来看,乌克兰战争很可能要持续半年以上;战争会不会延续到今年年底,乃至明年年初?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战争拖延越久,则可能性越小;战争持续一年以上的可能性很小,但不是等于零。
(三)习近平会不会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
“武统台湾”和“乌克兰战争”是密切相关的两件事。2022年2月4日,普京和习近平在北京会谈,达成了中俄联合声明。此声明实际上是向全世界宣布中俄达成了新的联盟,中俄合作对抗西方世界。普京和习近平约定,习近平支持普京在北京冬奥会以后军事进攻乌克兰;普京支持习近平在今年秋季“武统”台湾。普京进攻乌克兰计划要速战速决,几天内攻占基辅、全面控制乌克兰,但是他的速战速决的战略计划彻底失败了。这样一来习近平在今年秋季“武统”台湾的计划当然要受到影响,习近平在今年秋季武力进攻台湾的可能性自然就降低了。
但是有人(包括美国的一些学者、政治家)因此而作出预测,说近期内中共不可能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作这样的预测就是有害无益的了。习近平有在他的任期内完成统一台湾的计划,现在他知道和平统一已经不可能了,那就只有“武统”台湾了。习近平绝不会放弃他的野心计划,随时可能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我们必须提高警惕,防备他突然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
有两种情况可能促使习近平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一是美国或某个西方大国在台海问题上的行为跨越了“红线”,使习近平觉得这样继续下去只会使形势变得对他更加不利,习近平就可能铤而走险,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二是在国内党内白热化的权力斗争中,习近平感到自己明显地处于劣势,在中共20大上没有可能连任总书记,这时习近平就可能狗急跳墙,发动“武统”台湾战争,企图通过“武统”台湾的胜利来挽回自己在中共党内的威信。习近平如果想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还会遇到一个他是否完全控制了中央军委和军方高层领导的问题。如果他能完全控制中央军委和军方高层领导,中央军委听从习近平的命令,那么习近平就能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否则的话,中央军委和军方高层领导中的“反习派”可能阻止习近平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习近平想狗急跳墙也跳不成。
美国的一位政治家声称,乌克兰战争长期化会降低中共攻台的可能性。我的看法与他完全相反。在普京速战速决的战略部署被挫败以后,习近平在今年秋季“武统”台湾的计划当然受到影响,发动“武统”台湾战争的可能性自然就降低了。但是如果乌克兰战争长期化了,到今年秋季乌克兰战争仍在进行,这就可能使习近平觉得这是发动“武统”台湾战争的大好时机,因为美国和西方国家将同时面对两场战争,难免顾此失彼。此外,普京久攻乌克兰东部的两个州,虽然有一些进展,但是进展缓慢,这时普京就会对习近平施加压力,要求他兑现2月4日在普习会谈中作出的承诺,在秋季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在东、西两条战线上互相配合,共同对抗西方国家。所以乌克兰战争的长期化将提高中共攻台的可能性。
据《金融时报》报道,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在今年8月份访问台湾。佩洛西是否访问台湾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如果佩洛西访问台湾,那么习近平发动“武统”台湾战争的可能性将增大。更重要的是,佩洛西在台湾将发表什么言论。如果她没有说什么出格的话,那不会引起太大的风波;如果她发表了跨越“红线”的言论,那么习近平发动“武统”台湾战争的可能性将大为增加。
美国参议院外委会正在审议一部《台湾政策法》,现在还不知将审议通过的《台湾政策法》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主要的看点是:这部法所体现的美国对台政策是否仍是“一中政策”。如果美国仍维持“一中政策”,对台政策只是作一些一般性的改变,那么可以把审议通过《台湾政策法》看作是美国在中美抗争中作出的常规性对抗行动;如果美国扬弃了“一中政策”,改为采取隐性地支持“台独”,那么习近平发动“武统”台湾战争的可能性就大大地增加了,可以说处于战争将一触即发的状态。
(四)如果习近平发动“武统”台湾的战争,美国会不会派兵协防台湾?
我的回答是:美国只会向台湾提供武器和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金融制裁及各种制裁,绝不会派兵协防台湾。理由很简单,美国外交政策的最高原则是“美国优先”,如果美国派兵协防台湾,必然会有大量美国军人伤亡,美国绝不会干这样的事。
台湾的民调机构近年来在台湾做了多次民意调查,得到了令人惊讶的结果:相信日本会协防台湾的人数大大超过相信美国会协防台湾的人数。众所周知,日本有一部“和平宪法”,禁止日本派兵出国参战。所以日本派兵协防台湾是违宪行为,根本不可能发生。
日本前首相安倍遇刺身亡以后,日本自民党在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议会中主张修宪的议员人数超过了议员总数的三分之二(这是修宪的“门槛”),在日本正在形成一股修宪的势力,但什么时候能修宪成功现在尚不得而知。关于日本会不会派兵协防台湾的问题,还是等到日本修宪成功以后再来讨论吧,在目前“和平宪法”仍有效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去讨论这个根本不成立的问题。
台湾人民必须抛弃美国或日本会协防台湾的幻想,一旦习近平发动了“武统”台湾的战争,台湾人民只有靠自己,拿起武器来抵抗入侵的习匪军。
(五)习近平什么时候下台?会不会在中共20大时下台?
目前在海外民运中广泛流传着截然相反的两种传言:(1)中共领导层已经通过决议,习近平目前只保留其职位,实际上已经剥夺了他的决策权,在中共20大上习近平将下台;(2)中共领导层已经开会决定,习近平在中共20大肯定连任总书记,在20大上将尊称其为“领袖”,目前正在安排新的政治局常委及委员的人选。这两种传言都说得有凭有据、言之凿凿,都说是板儿钉钉、确凿无疑。这两种传言是互相矛盾的,所以其中必有一个是“假消息”,或者两者都是“假消息”。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传言的广泛流传正说明了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非常激烈,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在中共20大上习近平究竟是下台还是连任尚未确定,于是“反习派”和“拥习派”都尽全力散布对本派有利的“消息”,企图控制舆论,于是就出现了两种传言广为流传的情况。
以前我曾经作出这样的预测:在中共20大之前如果中国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习共政权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习近平就会在中共20大上被赶下台;如果中国的经济危机还不是很严重,习近平还能继续混一段时间,那么习近平就可能在中共20大上连任中共总书记。究竟结果如何现在还不能确定。即便习近平在中共20大能连任总书记,习近平躲得过2022年,也躲不过2023年,到2023年中国的经济危机将变得更加严重,习近平就再也混不下去了,他将在2023年被赶下台。
我是根据中国发生经济危机的严重程度来推测习近平下台的可能性。现在中国已经发生了经济危机,其主要表现为:(1)房地产业的泡沫开始破裂,泡沫破裂的发展趋势势不可挡。最近发生的事件是几百宗烂尾楼项目的业主集体宣布“停贷”,全国宣布“停贷”的业主人数超过一千万。(2)金融危机开始露头,很多银行的储户取不出存款。(3)很多地方政府出现财政危机,负债累累,大幅度地削减公务员的薪水。(4)全国出现大规模的“失业潮”。(5)出现了私营中小企业“倒闭潮”。(6)出现了富豪们移民出国的“润潮”,富豪们“潤”出国带走了上千亿美元资产。(7)与经济危机密切相关的是人口危机,最近联合国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已进入总人口缩减的时期,到2023年印度总人口将超过中国。联合国的报告采用了中国官方提供的人口统计数据。而中国官方提供的数据是伪造的,人口危机实际上更严重得多。在多年以前中国就进入了总人口缩减的时期,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真正的结果是中国的总人口已经少于14亿,现在印度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中国。中国的人口危机及相伴而生的人口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解决,是始终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的一个躲不开的因素。(8)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GDP仅增长0.4%,环比(与第一季度相比)下降了2.6%。根据这些情况,大家可以自行判断,习近平将在什么时候被赶下台。
(六)如果习近平被赶下台,中国是否会走上通向民主宪政之路?
目前在中国只有中国共产党这一支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政治力量,海外或国内民运人士建立的各种政治组织或党派,其影响力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只有中共党内的“反习派”才能把习近平赶下台,然后必定是中共党内的某人成为新的最高领导人,这是必然的前景,绝无其他的可能性。根据中共领导层成员以往的表现来判断,其中没有人认识到必须抛弃共产主义的旗帜,引导中国走民主宪政之路。所以新上台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仍然坚持党的领导,也就是说,继续实行一党专政。
有人说,光是把习近平赶下台、中共政权不垮台,是没有用的,中共另一个领导人取代习近平是换汤不换药,中共政权的性质并没有改变,仍然是一党专政,对中国实现民主化并无助益。不如让习近平继续干下去,让他继续胡搞,把中共政权搞得更糟更烂,等到烂到透顶的时候,中共政权就垮台了,中共政权和习近平一齐垮台,中国就能实现民主化了。
我认为这种理论大谬不然。如果让习近平连任,比如说,连任五年总书记,五年以后在党外会形成一支有全国影响力的政治组织(或政党)吗?应该不会。11年以前我从国内来到海外,当时对海外民运的情况一无所知,我以为可以找到一个民运的领袖,带领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逐渐形成一支有全国影响力的政治组织(或政党),推翻中共政权,建立民主宪政的新中国。我经过11年的考察,发现在海外民运队伍中不存在这样一个领袖人物,海外民运建立的所有的组织、政党都是没有多大影响力的。海外民运已经有四、五十年的历史了,至今未建立起一支有影响力的政治组织(或政党),再过五年或十年也不可能建成。所以在五年以后在党外仍然没有一支政治力量能够推翻中共政权,到那时只能由中共党内的“反习派”把习近平赶下台,新上任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仍然坚持党的领导,实行一党专政。让习近平多执政五年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坏处。
由于习近平的胡搞蛮干、瞎折腾,使中国人民吃尽了苦头,让他多执政五年,就是让中国人民多受五年苦,而且所受的苦难必然变得更加深重。像习近平这样水平极低、蛮狠不讲理的领导人实在是少见,习近平下台以后新上任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总不至于像习近平这样蠢、这样烂吧,中共更换最高领导人虽然对中国的民主化没有助益,但是总会改变习近平的又蠢又烂的政策,有可能让中国人民所受的苦难稍微减轻一点。所以我们对习近平被赶下台这件事应该是乐观其成的。
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在中国实行民主宪政啊!把习近平赶下台以后,我们又该怎么办呢?我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好办法来。在万般无奈之中我想,中共领导层中“反习派”人士的政治观点应该是各不相同的,可能其中有人虽然仍主张坚持党的领导,但他的观点比较接近于认识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已经破产,必须抛弃共产主义的旗帜。党外的反共人士可以在理论上、思想上去影响中共领导层中的这些人,使他们认识到要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必须抛弃共产主义的旗帜。如果新上任的中共领导人能够受影响而改变自己的思想,那么中国的民主化就有了希望。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说,你这是做“白日梦”,谁能够去影响中共领导人?中共领导层中的“反习派”人士有谁会接受影响?你所说的这些都是实现不了的幻想,只是一场“白日梦”。我承认,我的这些想法是“白日梦”,我为什么要做“白日梦”?因为我看不到中国实现民主化的“路”在何方!
多年以前,我曾经多次在《北京之春》发表文章,呼吁中国民运人士来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民运人士具体应该做什么事,采取什么行动,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运动逐步走向胜利,也就是说,希望有人能够向大家指明一条“路”,大家沿着这条“路”一步步走下去能通向建立一个民主宪政的新中国。同时我也呼吁中国民运人士讨论怎样建立起一支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政治组织(或政党),承担起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政权、建立民主宪政新中国的艰巨任务。我多次发出呼吁,至今没有一个人响应,这说明没有人能向大家指明中国实现民主化之”路”。我看不到“路”在何方,就只能做做“白日梦”了。
(七)中美关系的前景
今后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当选美国总统,美国外交政策的最高原则都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根据这个原则,美国在处理中美关系时,首先考虑的是使美国的利益最大化,至于中国政权是民主还是独裁,这是次要的问题。因此今后美国对中国必然采取既竞争又合作,既对抗又绥靖的两面政策,也就是斗而不破,既合作又争吵不断。拜登在上台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做出一副像要团结西方国家和全世界的民主国家组成一个大联盟、全面对抗中共极权专制政权的样子。看他的后续行动,又是雷声大雨点小,所以这个反共大联盟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建成。
在看不到中国实现民主化之“路”在何方的情况下,海外民运队伍中有些人就把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希望美国采取与中共全面对抗的政策,在经济、金融、科技、政治、外交等各方面对中国施加强大的压力,与中国脱钩,直到把中共政权打垮,这样中国就能实行民主宪政了。这个希望肯定是要落空的,因为美国不可能采取全面对抗中国的政策。我不客气地说,靠美国是靠不住的,指望凭借美国的力量来打垮中共政权,同样是一场“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