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军政府处决民运人士 北京拒施压 分析:缅民主恐续遭压迫

0

2022年7月26日,星期二,一名居住在泰国的缅甸人拿着被处决的政治犯的照片,他们在泰国曼谷的缅甸大使馆外抗议。国际社会对缅甸处决四名政治犯感到愤怒。

2022年7月31日 08:56 林柏宏

台北 —

缅甸军政府上周处决四名民运人士,引发国际挞伐。东盟(ASEAN)和联合国安理会先后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缅甸军政府的暴行,其中,包括对缅甸影响力极大的中国也罕见表态。但观察人士说,中国的谴责流于口头,因为当美国呼吁加大施压缅甸军政府时,北京却以“不干涉内政”的老调推辞,显露其姑息缅甸军政府暴行的立场。事实上,美国和平研究所的最新报告指出,缅甸军政府去年政变夺权以来,中国除扩大两国的经贸合作外,恐于7月初藉参与“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澜湄合作)外长会议,为缅甸军政府“壮胆”,间接促成其对民运人士处以极刑的决定。对于缅甸军政府近日内将处死数十名政治犯的传言,观察人士尤感忧心。

缅甸军政府7月25日处决了4名政治民运人士,他们被控协助民兵与军方对抗,这是该国30多年来首次执行死刑。

缅甸官媒“缅甸环球新光报”证实,别号Jimmy的资深民运人士觉敏友(Kyaw Min Yu)、前国会议员暨嘻哈歌手,也是前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盟友的漂扎亚桑(Phyo Zeya Thaw)、以及拉妙昂(Hla Myo Aung)和昂图拉祖(Aung Thura Zaw)共四名民主人士皆已遭处以极刑。

缅甸政治犯遭“吊死”消息一出,引发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的挞伐。

缅军政府处死政治犯 国际挞伐

东盟率先谴责并呼吁“克制”,其声明称缅甸军政府的行径已破坏了东南亚邻国为缓和缅甸局势的努力。

联合国安理会15个理事国也于7月27日达成共识,包括一向对缅甸政局不表态的中国也背书,除谴责缅甸军政府外,更要求释放所有遭任意拘留的民主人士,包括昂山素季和前总统温敏(Win Myint)等。

此外,欧盟、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挪威、日本和韩国外长也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缅甸军政府的暴行及对人权和法治的罔顾。

综合媒体报道,部分受害人家属指控,军方不仅任意羁押异议人士,期间还拒绝家属会面,更剥夺被告的法律咨询权利,甚至采秘密审判,且处决后,仍不准家属领回尸体或筹办丧礼。

漂扎亚桑的妻子Thazin Nyunt Aung告诉路透社:“这是杀戮和隐藏尸体….他们(军方)不尊重缅甸人民和国际社会。”

家属:缅甸逆天抗命之火将继续延烧

觉敏友的妻子林娜天(Nilar Thein)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的丈夫遭“公然谋杀”,缅甸军政府将为此罪行付出代价。

法新社引述部分家属的话称,缅甸军政府此举只会让逆天抗命之火继续延烧。

漂扎亚桑的母亲金温梅(Khin Win May)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的儿子不是窃贼、也非暴徒,她对儿子深感骄傲,“如果可以取回骨灰或遗体,我要给他造坟,写上墓志铭。”

对于缅甸军政府的暴行,美国除谴责外,也向北京喊话。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7月25日表示,没有其他国家像中国一样对缅甸具有极大的影响力,他呼吁中国对缅甸军政府施压,以协助缅甸重返民主之路,并建议各国停止向缅甸出售军备。

但北京对美国的呼吁却态度消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隔日于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始终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一贯主张缅甸各党各派从国家和民族长远利益出发,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有关分歧和矛盾。”

中国恐为缅军镇压民主暴行“开绿灯”

对于缅甸最新的政情,美国联邦研究机构“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7月28日发文指出,中国在缅甸拥有深厚地缘战略利益,相较于其他国家,对化解缅甸政治冲突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但中国自缅甸军政府上台以来,双方即互相帮衬,深化彼此的经贸依赖度,尤其中国外长王毅7月4日更赴缅甸出席“澜湄合作组织”的外长会议,即有意透过紧密的经贸合作来扩大中国在此区的利益和影响力。

该文作者杰森·塔尔(Jason Tower)、普里希拉·克拉普(Priscilla Clapp)和比利·福特(Billy Ford)认为,中国恐藉7月初的会议为缅军“壮胆”,间接促成上周处死民运人士的决策,而北京一再重申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则意在“洗白”其与此决策的关联。

该文称,随着中国加大对缅甸军政府的支持力道,国际社会对终结缅甸暴力及恢复当地民主将更显得无能为力。

三位作者对缅甸军政府将115名政治犯判处死刑,且近期内恐执行其中41位的死刑,尤感忧心。

对此,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东亚所特聘教授杨昊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北京虽称不干涉,但其与缅甸政府越走越近,就越难规避为缅甸军政府暴行 “开绿灯”的责任,中国只重经济利益、为缅甸政府撑腰的立场将对缅甸的民主进程带来冲击。

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东亚所特聘教授杨昊(照片提供:杨昊)

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东亚所特聘教授杨昊(照片提供:杨昊)

杨昊说:“它(中国)可能对于某一些敏感的问题没有表态,不代表它支持,它当然可以用这种外交辞令去讲(推卸责任)。执政者应该也不会牺牲中国好不容易树立起来、这几年修补的一些国际形象。缅甸军方也会盘算,中国是不是说一套做一套?还是说它真的就是像对北韩(朝鲜)的支持一样,支持缅甸。我想,他们(缅甸军政府)心里应该有一些把握,可以针对某一些民主人士或民主阵营进行清算,或者是采取比较激进的作为。”

澜湄合作强化中国的影响力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位于墨尔本的蒙纳许大学教授考柏(Nicholas Coppel)则说,澜湄合作对北京是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可藉由水利外交,强化中国对该区域事务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位于墨尔本的蒙纳许大学教授考柏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位于墨尔本的蒙纳许大学教授考柏

考柏告诉美国之音:“该倡议(澜湄合作)对中国很重要。这些水电站大坝的大部分发电都将卖到中国,专为中国市场而生产,所以这攸关中国利益。澜湄合作的部分会员国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密切,甚至非常仰赖中国来投资(当地的)基础建设,这对这些国家也有利可图。因此,这涉及政治、战略及经济层面。”

7月初的澜湄合作外长会,是北京高阶官员自缅甸去年爆发军事政变以来的首次到访。王毅除在会中与缅甸外长温纳貌伦(Wunna Maung Lwin)举行双边会谈外,也于会后表示,各国已达成深化经济融合、数字经济合作等合作方向。

根据中国外交部当时发布的声明,温纳貌伦感谢中国对缅甸的无私援助,缅甸将继续支持中方在台湾、香港、西藏和新疆等问题上的立场。缅甸军政府则称,此场会议代表中国对其执政合法性的承认。

中国总理李克强于2014年底提出澜湄合作倡议,这是一个澜沧江-湄公河流域6个国家的多边开发合作机制。该倡议优先针对跨境经济、水资源和减贫等领域扩大合作。不过,这个倡议遭到相关国家环保人士的批评,指出各项建设破坏生态,也威胁到渔民和农夫的生存。

缅军暴行 中国低调以对、避经济冲击

虽然中国对缅甸及其他东南亚国家深具影响力,但政治大学的杨昊说,北京谨守不干涉缅甸内政的原则,也是考虑到自身的政经情势。中国要确保其对缅投资的稳定,以避免拖累下行压力加大的国内经济,并在今秋举行的中共20大前,巩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威权。

杨昊说:“中国近期都一直在推‘内循环’跟‘外循环’,来确保习近平的20大的政权巩固基础,未来缅甸一定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为它(中缅油气管道)跟中国的能源线是扣在一起的,就是绕过马六甲(海峡),直接从(缅甸)内陆拉一条能源管线到中国。第二个,在(中国)海外经济特区的建构上,缅甸的皎漂经济区算是重要的例子。中国(面对)内部经济的问题跟挑战,当然让它不能再失去据点(缅甸),这样子它就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位于缅甸西部若开邦的皎漂经济特区,是缅甸政府设立的三个国家级特区之一,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缅甸的重要支点,目前进行的第三阶段工程将于2025年完工。

另据官媒中国新闻网7月27日引述的最新统计显示,中缅油气管道自2017年中全线投产成功以来,已向中国输送逾5千万吨原油、356.7亿标准立方尺的天然气,带动中国西南区域的经济发展,也让缅甸沿线地区因此受益。

杨昊指出,以俄罗斯为鉴,中国担心其未来对外的军事行动也遭西方经济制裁。因此,打造中缅油气管道,以成为未来取得海外能源的替代方案之一。
学者:北京“战略沉默” 缅甸政局不稳恐波及中资

位于曼谷的缅甸学者海因。 (照片提供:海因)

位于曼谷的缅甸学者海因。 (照片提供:海因)

位于曼谷的缅甸学者海因(Arkar Hein)表示,中缅经贸来往密切,缅甸政局不稳恐波及中资在缅投资,并不符合北京利益,他因此呼吁中国支持缅甸人民,选出可以稳定执政的合法政府。

海因告诉美国之音:“缅甸现况肯定不是北京想要的,部分不稳定因素直接威胁到中国的利益,尤其位于缅甸西北部的若开邦有具战略意义的深海港(皎漂港)项目,以及直通云南省的(中缅)油气管线。我想,除了保持战略沉默之外,中国必须做得更多。中国在缅甸建设不在城市里,它们穿过农村,也在军队和(部分)民族发生冲突之地。中国必须支持人民支持的政府,否则这些项目将因缅甸人民和中国政府间的误解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