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制止中共滥用秘密审判?律师:推翻中共

0

近期,知名维权人士许志永(右上)和人权律师丁家喜(左上)、常玮平(左下),大学教授杨绍政(右下)等都被以不公开审理方式开庭,秘密审判。(推特图片)

近年来,从厦门聚会案到杨绍政教授案,秘密逮捕、秘密审判越来越多。人权律师认为,中共滥用不公开审理,方便对有影响力的公民罗织罪名,破坏法律。中共邪恶政权必须被推翻。

2022年7月29日,贵州大学原教授杨绍政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在贵阳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

据维权网报导,杨绍政教授和辩护律师从言论自由权利、言论无罪等方面进行了无罪辩护。庭审从上午九点半持续到下午四点半(中间午休20分钟),法庭将择日宣判。

杨绍政教授坚持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认为如果任由掌握公权的人不受制约的枉法滥权,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可能受到自己所受到的可怕遭遇。

杨绍政于2021年5月18日被国保秘密抓捕,以煽颠罪指定监居半年后批捕;有心脏病的杨绍政被羁押期间屡遭严重体罚,几次晕倒,体重下降近50斤。

2017年11月,杨绍政曾发文揭露中共党政人员每年耗费20万亿元人民币等的相关信息,被贵州大学叫停授课;2018年8月16日,被贵州大学以发表敏感言论为由开除。

稍早,6月22日、24日,7月26日,“12・26厦门聚会”的三名当事人知名维权人士许志永和人权律师丁家喜、常玮平分别被秘密开庭。他们都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法院将择期宣判。

当事人家属告诉大纪元记者,代理律师都被迫签了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信息。一份辗转流出的“保密承诺书”显示,律师被迫同意“绝不以任何方式,向办理本案的司法机关以外的任何组织或个人泄露(卷宗以及有关情况内容)”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7月29日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对于“12・26厦门聚会案”,以及现在的杨绍政教授案件,还有很多关于异议人士的案件,都采取了所谓秘密审判的这种方式来进行庭审,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

“像这些案件,它不涉及任何的国家秘密,不涉及任何的未成年人,不涉及任何的商业秘密,也不涉及个人隐私。厦门聚会案就是一群热心的公民,有人权律师、社会公民,还有一些访民,大家在一起吃饭、聊天,谈谈时政。杨绍政教授也是同样的,他也不涉及任何的国家秘密,他只是公开地发表一些言论而已。”

 

吴绍平认为,中共连自己制定的法律都不遵守,明显要用这种黑箱司法的方式来操纵案件。中共之所以要搞秘密审判,目的之一就在于方便自己对他们罗织罪名。

“它们不仅政治上玩黑箱政治,司法上也搞黑箱司法、搞秘密审判。实际上就是一种司法迫害,政治迫害加司法迫害的双重迫害。特别是这几年,它就更加明显了,对这类的案件一律采取秘密审判的方式来对他们施以政治迫害。整个法治被中共破坏掉了。”

针对近来一系列案件,湖南株州异见人士陈思明发推表示,滥用秘密审判使得审判本身不具有足够的合法性。如欧彪峰案、丁家喜案、许志永案还有7月29号开庭的杨绍政案也都是秘密审判。他提出一个问题:如何制止中共滥用秘密审判?

对此,吴绍平表示,答案就是推翻中共。只有让中共这个邪恶的政权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在世界上消失,那人类的社会就真正进入了文明的社会。那个时候法律才真正能够起到作用。

“只要是中共盘踞在中华这片土地上,不仅中国人民不得安宁,世界人民也得不到安宁。因为中共它不仅在破坏自己制定的法律,破坏法律正确的实施,同时也在违反和破坏国际规则。”他说,“中共倒台了,我相信中国这片土地可以恢复正常,世界也能够走向更加美好的发展轨迹,中国也能够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吴绍平律师当年也参与了厦门聚会案,他表示自己是获得消息,不得不放弃在中国的律师执业,跑到美国来,这对他整个人的生活和人生轨迹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影响和改变。跟他一起逃亡到美国的还有两位当时参加会议的同仁。

他指出,中共为了掩盖制造冤假错案的问题,想通过秘密审判的方式,避免让自己的丑行见诸于世。但是他们掩盖得了一时,掩盖不了这段历史的事实。

“因为所有的像我们参会的人员,都非常清楚当时的事实情况,我们这些人不涉及任何的违法犯罪。都是希望这个国家和民族、社会能够越来越好的一群人。但是中共它眼里容不下这些正义之士,为了维护自己的极权统治,不惜破坏法律,侵害人权。”

吴绍平提到,“(中共)去构陷这样一群人。如果在那一次会议上,任何一个人说要推翻中共的话,那我相信我们都愿意自己去认罪。”

但是时过境迁,吴绍平表示现在明确认识到了,中共这个政权必须得推翻,也以此作为自己的理想。

“因为他们对许志勇、丁家喜、常玮平乃至未来的李翘楚,以及像杨绍政这样的人,都可以这样迫害的话,这样的政权就足以证明它是没办法跟民间进行理性沟通的一个邪恶的政权。人们只有团结起来将它推翻,才能够改变中国。”他说。